第70章 沉重

  • EVA之第四适格者
  • 长歌之巅
  • 2371字
  • 2020-09-23 16:19:05

“慕羽同学!”正在全神贯注欣赏着水族馆的慕羽听到喊声后猛然回头,却发现来者竟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雾岛真名,当下强颜欢笑道:“啊,是雾岛同学啊,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慕羽同学。”真名来到他面前,毫不含糊地说道:“我到现在还没有慕羽同学的联络方式,你方便…………”

“啊,这样啊。”慕羽一怔,随即回过神来。他虽然很不情愿把联络方式给雾岛真名,但他也不知道如何婉拒,再加上雾岛真名言情诚恳,便只好把电话号码告诉了雾岛真名。

“我刚刚吃饱,可以和慕羽同学一起散步吗?”

“呃……随你吧。”慕羽实在不想和她过多纠缠,点点头之后便沿着水族馆散步,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水族馆里,就可以无形之中忽略旁边的雾岛真名了。

真名闻言立马跟上,还试图用身体有意无意的触碰慕羽,搞得慕羽浑身不自在。

刚好这一幕被赶来的明日香给看到了,一时间,明日香的心情更加郁闷苦恼了。

“我说,慕羽同学,你们都是怎么驾驶EVA的啊?”一边走着,真名一边若无其事地问道,“我一直都对EVA很感兴趣,真想亲自驾驶试一试呢!”真名当然知道驾驶员是怎么操作EVA的,她这样做只是想装作一个对EVA十分感兴趣而又什么都不了解的小白萌新,从而降低慕羽的警惕性,以便套取更多的内部情报。

“啊这……怎么说呢……”慕羽又是一阵强颜欢笑答道:“就是整个人都站在插入栓内,会有一种液体把你整个人包裹漂浮起来,然后用意念操控着EVA,你做什么EVA就做什么。”慕羽当然知道雾岛真名在打什么小算盘,所以就半真半假的编了个谎言来敷衍她。

“这样啊……真是神奇呢!”见慕羽如此警惕,丝毫不上当,真名表面上装作十分新颖,心中却不免有些失落。“那……你们EVA的武器都是些什么啊?”

军方在NERV不仅有许多人手,还有大量的眼线,像这种情报雾岛真名自然是知道的。

“这个啊,无非就是刀剑枪炮啊之类的武器罢了,没什么稀奇的。”回答完之后,慕羽的脚步加快,企图甩掉雾岛真名这个不稳定因素。

“诶,慕羽同学你走太快了,我要跟不上了!”雾岛真名岂会放过这个好时机,见慕羽想甩掉她,便立马加快步伐保证自己不会掉队。

…………

月球表面。

“没想到这就是大地母亲,这是惨不忍睹啊。”冬月从月球方向朝地球看去,只见地球表面上覆盖着一片类似于光环一样的血红色景象,四周和外部全是血红一片,而内部中央却是有着像彩虹一样的五颜六色,看上去十分瘆人诡异。

“但是也有人期待着这般惨状,这是人类无法踏足的,没有被原罪污染,被净化的世界。”随着老碇冬月乘坐的飞船越来越靠近这个光环,眼前的景象便越来越清晰,甚至已经看见光环正中心那漆黑一片的洞口里好像还伸出了一些尖锐物件。

“我更向往的还是被人类玷污的混沌世界。”

“混沌只是人类的意识所产生的印象而已,世界本身是由协调与秩序构成的。”

“只是人的内心扰乱了世界。”

…………

研究机构天台。

“我无法想象在我出生以前这片海竟然是蓝色的。”真嗣和加持在一起聊天。

“你无法想象的还多着呢!”加持笑道。“人类能够生存的环境以及恢复得很好了。”

“但是这海风……”真嗣说话之间不免呼吸到了一些迎面吹来的海风,但这跟他以前呼吸到的海风气味不一样,脸上多出了一丝怪异。“总觉得有些腥臭,味道怪怪的。”

“你鼻子真灵。”加持背靠护栏仰天道:“这些都是海里腐烂的生物发出的气味,是它们活过的证明,虽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说到这里,加持语气中多出了一丝落寞和惋惜。

之后加持先指了指研究机构所净化的蔚蓝海洋,再指了指外面的猩红一片,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里和那片死寂的红海不一样,这才是海洋的原本的样子。”

“这个世界本来是很宽广的,而且充满了形形色色的生命,这就是我想告诉你们的事情。”

“我们一直立志于恢复全世界的大海,想让后代看到的海洋是蔚蓝洁白的,而不是猩红死寂的。”加持的语气越来越坚定。“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们大家的愿望。正因如此,志同道合的我们才会走到一起,然后创建了这座研究机构。虽然进展缓慢,但有竟者事竟成,我们相信终于会有一天会达成这个目标的。”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

见气氛有些沉重,真嗣只好转移话题道:“很高兴知道这些。要是美里小姐能上来看看就好了。”

“葛城她不会上来的,因为这会勾起她的回忆。”加持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不过并没有点火。

“什么回忆?”

“痛苦的回忆,第二次冲击。”与此同时,加持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以往的回忆,不堪回首的回忆。

南极上空出现黑之月,第二次冲击爆发,先是南极变成红海,之后整个世界也变成了红海,海洋生物大幅度灭绝,每个国家的大部分沿海省份都被淹没,许多太平洋岛国也被海洋给吞噬,同时被吞噬的还有千千万万的人类。与此同时,天灾也随即而来,地震,洪水,海啸每天都会在各种国家内出现,人类在短短几月之内损失了数十亿,加持的爷爷奶奶便是在那时去世的。

海浪一次次的拍在了大坝上,也一次次的拍在了加持那沉寂的心上。

沉默了许久之后,加持的嘴唇终于蠕动,缓缓吐声道:“你知道葛城她为什么会加入NERV吗?”

见真嗣没有回答,加持继续说道:“听说她的母亲在生她时就难产去世了,而她的父亲是一位沉浸在自己的研究梦中的科学家,几乎就没带过自己的孩子,所以葛城很厌恶自己的父亲,说是憎恨也不为过。”

一旁聆听的真嗣也想起了美里曾轻松地对他说过的那句话:“你不擅长处理父子关系啊,和我一样。”

“和我一样……”想的这里,真嗣的心仿佛就先被揪住了一样难受。

“但是,她最终却被父亲救了。”加持眺望着远方的海洋,心里无比沉重。“存活下来的人会背负很多东西,比如继续完成牺牲者未能完成的遗志。况且是一人肩负遗志,不是只有你一人会痛苦。”

“所以说啊,有时候活着的人远比死去的人更痛苦…………”

“那个,加持先生,为什么你会这么了解美里小姐啊?”真嗣不知道美里和加持之间的关系,所以也很疑惑加持为什么懂得那么多。

“因为…………”加持终于掏出打火机,给香烟点上了火。

“这些都是她亲口跟我说的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