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自我介绍

  • EVA之第四适格者
  • 长歌之巅
  • 3765字
  • 2020-09-23 16:19:02

这是一条破败的小街,地面随处散落着零零散散的垃圾废品,街边的垃圾桶已经被垃圾给覆盖了也无人清理,散发出强烈的酸臭味。下完大雨之后,由于资金原因,所以排水设施不完善,街边处处都有坑坑洼洼的小水坑,一不小心便会踩入其中。脚下也时不时窜出几只肮脏瘦下的小老鼠,睁着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盯了自己一会后,便夹着尾巴钻入不远处的垃圾堆中。

这条小街所属的区域名叫裕田区,坐落在第三新东京市郊外,虽然隶属于第三新东京市,但其实是一座贫瘠的小城。裕田区也是第三新东京市唯一设置在郊外的区域,离第三新东京市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裕田区是在第二次冲击后,由政府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所建的小城市,面积不大,是专门用于收纳安置沿海省份失去家园的难民。

裕田区刚刚建成的时候,政府便收纳了几十万难民安置在这座城市中,裕田区是比第三新东京市率先建成的,所以在建设第三新东京市的时候,政府就在裕田区招募了大量青壮年,足足有数万之众。

由于第三新东京市的建设项目十分庞大,所以政府原本留给裕田区很多的规划资金,只好先用来帮助第三新东京市的建设。而裕田区才刚刚建成,自然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再加上政府抽调走了大量资金,所以裕田区的发展速度极其缓慢。

第三新东京市建设完成后,因为是抗击使徒的最前线,所以需要大量的人口来建设发展本地,比如大量的防御设施,这些都是要人力来完成的。政府为了吸引大量的居民人流入住第三新东京市,所以推出了很多的优惠政策,比如什么房价大幅度降低,找工作的门槛降低,还有很多的低保。而招募的所有劳工,政府给了他们两种选择,第一就是领了工钱回家,第二则是在第三新东京市另一套小房子住下,也可以把住在别处的家人给接过来。

所以在这些政策和利益的诱惑下,原本在裕田区招募的大量青壮年中有大半选择了留在第三新东京市,只有少量人领了工钱回到了裕田区。而在裕田区安放的很多老人妇孺也被住在第三新东京市的青壮年给接走。

经过这么一折腾后,裕田区原本的三十万人只有数十万,失去的人口足足有一半之多。而裕田区剩下的一部分青壮年里,有大半留在了本地找工作,剩下的一小部分则去了外地发展。

不过裕田区也才刚刚建成数年而已,再加上大量青壮年也都被招募去建设第三新东京市,所以只有少量的人手来发展本地建筑。

在裕田区里能找的工作很少,剩下的青壮年中大部分都成为了建设的劳工,还有少量的人投入到了水产业,还有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是投入到了其他行业。

裕田区唯一的优势就是沿海,在第二次冲击中,日本沿海省份大部分都被淹掉了,但东京湾却保留了很大一部分,裕田便是建设在了东京湾旁边。虽然海产品灭绝了很多,但总归还是剩下来一部分,物以稀为贵,从事水产业的人们很快便通过水产品赚了不少钱,其中也不乏有幸运儿赚得盆满钵满,这些人摇身一变,成为了裕田区少量的有钱人,其中有些人去做了房地产,积极帮助政府建设发展裕田区建筑,盖了很多高楼大厦。

在这些人的帮助下,裕田区的经济终于能缓慢地发展了起来,至少比刚建成的时候好上太多了。不过就算如此,裕田区也还是隶属于第三新东京市中最贫穷的区域。

整片区域中,只有少量的几条街道是繁荣的,而富人也都选择在这些街道旁安家,也自然不会去发展剩下的街道。所以久而久之,便造成了一个循环,富的更富,穷的更穷。

而佐仓桐泽所在的街道虽然不是繁荣街区,但在普通街区里也算是发展的好了,但就算这样,街区中很多设备都不完善,就连最基础的排水系统都做得勉勉强强,普通都是如此,更不用说贫穷的了。而贫穷街区恰恰在裕田区占了多数。

佐仓桐泽此次前来裕田区是看望亲戚的,他是关西人,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去世了,所由远在沿海的舅舅来抚养佐仓桐泽。他一直都是舅舅一家养大,他对舅舅一家的感情自然不用说,甚至比自己的父母还亲。

佐仓桐泽一家也是第二次冲击的受害者,他们的房子也被海啸给淹了。不过幸好人没事,佐仓桐泽的舅舅也只好带着他们一家来到了裕田区住下。

佐仓桐泽在裕田区也住了几年,对裕田区也有了点感情了,之后去第三新东京市发展是因为那边更好发展。来到了第三新东京市后,他因为谨慎和果断的优点,被国防局的某位领导欣赏,并很快便被招募,经过了训练之后成为了一名间谍,并被安排进刚刚设立的NERV机构,在NERV的职务也是一名间谍特工,背后则是效命于政府,真正的任务是监视老碇和冬月一些领导人物,并时不时向上头汇报情况。

前不久,佐仓桐泽被NERV派遣到西伯利亚分部执行任务,结果刚执行完任务不久就遭到了使徒的攻击,正好NERV总部也调遣佐仓桐泽回日本,所以佐仓桐泽也能正好回来看望一下舅舅一家。

正在佐仓桐泽回忆完事之时,他的肩膀突然传来疼痛感,几名小混混模样的青年停在了他身前。

“喂,我说大叔,你刚刚撞到我了啊!”为首的小青年脸上带着一条刀疤,看上去有点瘆人,气势嚣张道。他身后的小混混也跟着连连起哄。

“非常对不起,我刚刚没看路,很抱歉撞到你。”做特工间谍最需要的有两点,第一是谨慎,这点佐仓已经有了,他当初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才被某位领导看中,进而被招募成为了一名特工。

第二点。则是忍耐。很不巧,这点佐仓也有。佐仓曾为了清理掉一名逃到东南亚的NERV叛徒,在一片热带雨林中埋伏了三天三夜,最后击毙了目标。热带雨林一天到晚全是蚊子毒虫,甚者更有毒蛇伺机而动,这是对肉体和心灵的残酷考验。

待完成任务以后,佐仓整个人全身憔悴了许多,更是瘦了十几斤。

“喂,我说大叔,道歉可是要有点诚意的,你这样不痛不痒的算什么?”几个小混混对佐仓的态度倒是挺满意的,不过还是不依不饶。

“那,依你看呢?”一边说着,佐仓的语气逐渐变冷。

“那还用说吗?”为首的小青年似乎是没注意到佐仓语气的变化,用挖了鼻子的手指指了指佐仓洁白的衬衫,用另一只手指了指佐仓的口袋,满不在意地说道:“赔钱,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我也不要太多,一万日元就好了!”

十万日元差不多是六千人民币,为首的刀疤男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大度了,才要这么点钱,要不是看佐仓桐泽人高马大,怕把他逼急后跟自己鱼死网破,说不定还会敲诈更多的钱。

可他依旧没注意到佐仓桐泽的眼神。

杀意!佐仓桐泽的眼中逐渐浮出杀意。如果小混混只是想欺诈他一笔的话,说不定他也不会这么生气,充其量也只是狠狠地把他们给揍一顿。

可问题是,那个为首的小混混竟然把挖过鼻子的手指指了自己的衬衫,这俩者性质就不一样了啊!这可是舅舅给自己买的衬衫,他竟然玷污!!!

内心是这样想的,但嘴巴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位大哥,我现在包里只有八万日元,实在拿不出十万日元,您看可以吗?”佐仓桐泽倒也诚实,说的可是实话,他这次前来看望舅舅,大部分的钱都放在了酒店,只有小部分带在身上以用来应急。

见佐仓桐泽堂堂男子汉人高马大的竟然如此卑微屈膝,刀疤男内心的鄙夷更是加重一分,当下蔑视道:“行吧,八万就八万,看你这么识趣,我就不为难你了,一分不准少!”

“那是,那是!”佐仓的谄笑一时间让刀疤男和他的小弟感觉肉麻不已,他连忙摆摆手,刚想说话便被佐仓打断:“这里大街人多眼杂不好付钱,要不我们去偏僻一点的地方,这样也安全多了,怎么样?”

“大哥,我看他也就一个人,再怎么强壮也不可能干掉我们,我们可是有五个人啊,难道还能被他一个人反杀?”见刀疤男有些犹豫,怕是被佐仓给反杀了,他身边的小弟立刻出言安慰道。“我们会陪你一起去的,到时候也不怕他耍花样!”

见小弟说的有道理,刀疤男的胆子也壮了点,下定决心道:“行,不过我小弟也得你去,防止你耍花样!”

“当然可以!”佐仓桐泽没有任何拒绝,立马答应了。

我还求之不得呢!来一个人也是人,来五人也是人,干脆一起处理掉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鸟。

佐仓带着小混混几人在城市七拐八拐,穿梭于整个城市之间,最后来到了一处小巷里。

不过其中一个小弟却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怎么看上去好像对这座城市那么熟悉,对整个城市的区划好像比自己还了解,想到这里,看向佐仓的眼神便多出了一些异样,但始终没有出声。

“好了,我们到了。”佐仓桐泽率先在一条小巷停下,可是是出于巧合,佐仓等人面前的小巷竟然还是个死胡同。

“大哥们。”佐仓桐泽顿了顿,叹了一口气,最后出声道:“我还有机会吗?”

“你这家伙!把我们当猴耍吗!”听到佐仓桐泽说出此言,刀疤男尚未动手,身后的一个小弟便率先窜了出来,直接一把拉住佐仓的衣领,接着便往后狠狠地一推,接着狠言怒道:“不交钱怎么会放过你!”

佐仓跌了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整理了一下衣领,终究探口气缓缓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你!”那名小弟还想动手,就被刀疤男一把拉住。“先等等,让他说完在动手。”

圣经吟唱:

“我的名字叫做佐仓桐泽,今年33岁,家住在裕田区景春小街一带,未婚。我在NERV上班。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10点才能回家。我喜欢抽烟,嗜酒如命。晚上1点睡,早上六点便要起来,每天要睡足5个小时。睡前,我一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打一套20分钟的拳,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医生都说我怎么还没暴毙。”

“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难道不怕我们透露出去吗!”刀疤男似乎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连忙掏出了别在裤头的钢管,其他小弟见状,也赶紧掏出了带在身上的家伙。“赶紧把钱交出来!不然我就断你一腿一胳膊!”

“当然怕,所以说…………”佐仓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竟然掏出了一把匕首,露出狰狞的笑容,狠声道:“我就更不可能会放过你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