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沉默中的抉择

  • EVA之第四适格者
  • 长歌之巅
  • 1356字
  • 2020-09-23 16:12:07

第二天。

一阵冷漠的狂风从寂静的荒野无情地呼啸过,这是一片墓地,漫山遍野的土地上竖立着黑色的墓碑。

老碇和真嗣站在一座墓碑前,真嗣知道,这就是他母亲碇唯的墓碑,他机械般的走上前去,在墓碑上放下一束康乃馨,他知道,母亲最喜欢这种花了。在蹲下的一瞬间,五味陈杂的情绪犹如泄洪一般纷纷涌入心头,但更多的还是悲伤与茫然,以及孤寂。

“我们俩人一块来这,已经是好几年以前了。”老碇率先开口了,依旧是那个冷冰冰毫无情感的声音,这以前也时不时地让真嗣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真嗣从来没见过又对儿子这样的父亲。真嗣心目中的父亲形象应该是慈祥、善良、勇敢伟大的,但老碇很明显不是。

“我想不起来这是母亲长眠的地方了。我就连她的面貌都记不清了。”一想到这里,真嗣原本哀伤的语气就掺杂了怨恨,拳头也紧握了起来,但陡然又无力地垂下。

“人只有忘却了过去才能好好活着,但是也有永远不能忘记的东西。”老碇无视了真嗣的小动作,接着说道:“唯教会了我什么是永远都无法替代的东西,我正是为了证实这个才来到这里,顺带着让你看望一下母亲。”

真嗣调整好情绪,缓缓立起身子,看向了远方,道:“还有其他的照片吗?”

“没有了,除了给你的那张照片以外其余的什么都没留下。就连这座墓碑都是摆设,里面什么都没有。”

“那为什么那张照片是不完整的?”

“…………”

换来的是无尽的沉默。

“正如舅舅所说,全部扔了啊。”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笼罩着整个真嗣,巨大的压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全部都在我心中,永远,这样就足够了。”

…………

时间到了,有人来接老碇了。

“时间到了,我先回去了。”话音刚落,老碇便调头向正在降落的直升飞机走去。

视力极好的真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上的丽。“她怎么也在这里?”

一看到丽,真嗣的心里就涌出一股强烈的念头,是羡慕?还是嫉妒?

与此同时,真嗣心里的最深处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呐喊:说出来,一定要说出来!说出我的真心话!

“父亲!”

老碇停下了,缓缓转过头,直直地看着真嗣。

“你……你根本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为什么你只关心过绫波而从来没有留意过我,而一到紧急关头就第一时间想到我,安全以后就把我扔在一边,你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难道、难道我只是个工具吗?用完之后没有用处就丢在一边?你有把我当过你的儿子吗!”真嗣终于豁出去了,我不再是那个懦弱的孩子了!(可怜的孩子啊,你现在才知道。)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是吗?”

真嗣呼吸一窒,就这?

“原来你就是这么想的吗?”老碇脸上依然毫无表情波澜,甚至还扶了一下眼镜。

“难道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依旧是无尽的沉默。

…………

看着逐渐升高的直升机,真嗣彻底无力了,整个人虚脱一般蹒跚着走向远处的林肯车。

美里靠在车门上,见真嗣走来便打开车门,扶着真嗣坐了进去。美里离得比较远,所以父子两人之间的对话听得不太清楚。

…………

林肯车行驶在弯弯曲曲的山间公路上,美里看向一旁的真嗣问道:“如何,真嗣?”

真嗣没有反应,左手支撑着下巴靠在窗边眺望着远方。

见真嗣心情不好,美里便出言安慰道:“其实见了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毕竟碇司令也是你的父亲。”

“幸好没在家里憋着,到这儿来多好啊,能呼吸山间的新鲜空气,还为你的母亲扫墓了。”

“这只是一次不愉快的回忆而已。”

真嗣心中的痛苦试问有谁能理解呢?

…………

帮真嗣代打了一下,嘻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