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他的童年是暗淡的

  • EVA之第四适格者
  • 长歌之巅
  • 3703字
  • 2020-09-23 16:07:51

“嗯?慕羽这是怎么了?”美里一回到家就发现慕羽一直闷闷不乐地趴在餐桌上发出嘶哑地怪叫。

往常美里回家时,慕羽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看电视,至于作业就没看过他写过一次。

“怎么了?自闭了呗,因为打游戏太坑了所以被我和真嗣说了几句,结果就变成这样了。”明日香不在乎地摆摆手。“他这人就是这样,我都已经习惯了。”

“真嗣呢?”美里点点头,在玄关处脱下鞋子,走进客厅,把手上的手提包放在桌子上。

“他啊,在厨房做饭呢。”明日香话音刚落,厨房处就传出炒菜的声还有油发出的滋滋声。

这个家中平时慕羽和明日香最活跃,但是今天慕羽因为PVP游戏玩得太烂备受打击,所以一直闷闷不乐,干啥都没动劲,所以晚饭就交给真嗣解决了,至于明日香,她?她能炒个鸡蛋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而且慕羽做的全是中餐,相处了半个多月,明日香早就吃腻了,所以也想尝试一下日式料理,只不过她以前一直都不知道真嗣会做饭,而真嗣也没机会大显身手。

过了一会,真嗣端着各式各样的菜盘放到餐桌上,慕羽似乎是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突然打起一丝精神,起身去厨房拿碗筷了。

“我开动了!”饭桌上,真嗣和美里齐声说道,同时双手合十,这是日本的传统礼仪。

而慕羽和明日香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德国人,吃饭时自然是没有什么讲究,不过众人都遵守着食不言这个规则。

…………

“我吃饱了!”

“慕羽,明日香,过来一下。”吃完饭后,慕羽正想去帮真嗣洗碗却被美里叫住了。

三人走到客厅的一处桌子旁边,美里拿起那个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一份文档交给慕羽。“你们先看完吧。”

明日香来到慕羽身边,他打开文档翻开起来。

这份文档里面都是些关于音乐使徒的照片和资料,而且这上面都有大大的“机密”二字。资料上详细地分析了音乐使徒的种种特征和技能。

看完后,三人坐到桌子旁边的沙发上,正巧真嗣刚刚洗完碗出来,美里朝道:“真嗣,你也坐过来听吧,这对于你以后的战斗技巧或许会有帮助。”

待真嗣坐好之后,三人齐看美里,美里才一一讲解道。

“第7使徒只有一个弱点。”美里把刚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啤酒罐“嘭”的一声砸用力地放在桌子上。“同时击破分离的两个核心。只有这个办法哦。”

同时,美里右手举起竖起两根手指。“就是说,EVA的两机进攻的时机要完全一致。”

“为此需要你们两人的动作达到完美的同步才行。”

“所以说,你们现在开始要住在一起。”美里看了看慕羽和明日香。

“诶?!”

“诶?!”

两人同是发出怪叫。

慕羽是真的没想到原本的真嗣竟然换成了自己,而明日香直接惊得站起来了。

“为什么不是由真嗣来?他和明日香的同步率应该比我高啊?”

“很简单,因为真嗣的性格太过软弱了,而想要击败第7使徒,两人的同步率必须完美一致,以真嗣的性格,怕是会和性格强势的明日香产生冲突,从而影响两人的同步率。”美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有些口渴,饮了一口啤酒后继续说道。

“而慕羽的性格不一样,慕羽的包容心很强,可是接受明日香的强势性格,两人互补。而且之前真嗣和明日香的战斗配合有多惨你也不是没看到,所以经过我们多次的讨论,最终由碇司令决定,这次的战斗就由慕羽你和明日香搭档来完成。”

一旁的真嗣长吁一口气,心中思绪不断。还好还好,不是自己和那个女魔头搭档就行,每次和她在一起,心中就有股很强的压抑感,非常不舒服。因为她总是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太想当然,做什么事都不经过大脑思考,而且还要自己一起遭殃。

正在想入非非的真嗣不知道,其实是因为明日香喜欢坚强有担当的男人,而慕羽就是这一类的人,看看两人的战绩就知道,对战水天使中,真嗣被使徒吓得浑身发抖,四肢无力,根本没有作战的念头,而慕羽不一样,同样是第一战,慕羽则大发神威杀气毕露一刀把水天使斩于马下(夸张手法)

虽然真嗣的战绩不咋地,但是也要想想,真嗣的年龄也才14岁,而慕羽的心理年龄已经20多岁了,再加上外挂(许愿)的帮助,才有如此之华丽的战绩。如果慕羽的心理年龄也只有14岁,说不定混的比真嗣还惨。

而真嗣的性格是后天造成的,他妈碇唯在一次实验中死了(其实是和初号机融为一体,成为了初号机的灵魂),然后他爸老碇因为太忙了,搞这搞那,不仅要利用赤木直子(律子她妈),还要复活碇唯,一天到晚累成狗,把自己分成两半都不够有,哪还有时间管他?

而且真嗣对于老碇来说虽然是儿子,但也只是个工具,儿子?儿子哪有老婆重要?儿子可以干吗?只不过可利用价值要高出很多。说到工具人,其实一开始老碇接触碇唯也只是利用她,至于想干什么作者君忘了,但是两人搞着搞着竟然玩出了真感情,还搞出了爱情的结晶——碇真嗣。总而言之,老碇这十几年中东搞搞西搞搞,就是为了一个目标——复活碇唯。

一天到晚忙着复活碇唯的老碇哪有时间管真嗣,所以就在真嗣三岁的时候把他托给碇唯的兄弟也就是真嗣的舅舅一家抚养,一直到老碇派人叫真嗣来第三新东京市来找他之前,父子俩差不多十年中都没见过一次面,而老碇为什么要叫真嗣来找他呢?这不明摆着吗,当然是要利用他这宝贝儿子啦。

说是宝贝儿子也没错,原因既复杂又简单,要想复活碇唯就必须要用到初号机,因为碇唯的灵魂就在初号机内,而想要用初号机复活碇唯又必须要人驾驶初号机,嘿,看上去没什么问题,随便找个人驾驶不就完了?看起来很简单,可关键就在这里,众人组织试了好多次,初号机就是不接受人们的驾驶,你说不接受就不接受了吧,但是初号机的脾气看起来也不咋地——把几个试图驾驶初号机的驾驶员脑子精神污染给搞坏了,有一个变成了植物人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看样子是恢复不了了,而且花的还是国家的钱,你说这不是浪费国家的税收吗?还有几个给震成了个傻子,现在还关在精神病里,天天要喊着要复活,看样子也是受到了碇唯的影响,还有一个人天天喊着下吧下吧,我要开花,嘿,敢情碇唯还喜欢种种花花草草呢。

老碇自己也试过一次,虽然也失败了,但是自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且离开初号机后脑子好像变得更轻了,多年熬夜长时间工作落下的颈椎病啊、风湿病啊、酸痛等等全给治好了,瞧瞧,不愧是老夫老妻,这就是特殊待遇。然后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只有真嗣才能驾驶初号机,我觉得有可能是这夫妻之间心灵感应,就直接派人把真嗣从大老远给叫来了。要知道,碇唯的娘家可是在北海道,真嗣满怀憧憬地从北海道千里迢迢来到第三新东京市,还以为终于要体会到传说中的父爱,醒醒吧,你是来当工具的。

真嗣被老碇抛给舅舅一家抚养后虽然物质生活过得不错,餐餐不说大鱼大肉,毕竟二冲过后,日本沿海的海产品就急剧减少,只有有钱或是有权的人才能吃到新鲜的海产品,但鸡蛋还是有的。但是精神方面就非常空虚,他舅舅一家本身就有三个孩子,他舅舅和舅妈能管住这三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就已经不错了,哪还有精力去管不是自己孩子的真嗣啊,老碇给了他们家一大笔钱,自认是要负责的,所以他们认为只要真嗣吃得饱穿得暖住得好就行了。

当时的真嗣虽然年龄小,但也清楚寄人篱下就要安分守己,这十年中一共犯下的错误不超过一百次,真嗣有好几次都差点背黑锅,那几个表兄弟姐妹见他好欺负,每次闯祸时都串通好一齐把责任推给真嗣。不过那位舅舅虽然没时间过多照顾真嗣,不过为人很正直,也很精明,也是被这些小屁孩给糊弄了岂不是丢大脸了。在那位舅舅的逼问下,那几个小屁孩都承认了是自己惹的祸,然后想让真嗣来背黑锅,结果最后每个人都被狠狠地抽屁股了。

因为环境原因,所以真嗣从小就很懦弱孤僻,沉默寡言,上学时的朋友也很少,每次回到家之后不是看书写作业就是拿着老碇送给他的那个MP3听歌。在学校也很少有人鸟他,存在感也很低,老师有几次念花名册全班都念了就真嗣忘了。不过存在感低也是有好处的,初一时(真嗣是初二转学的),学校里有很多高年级的学生,看了几部黑道电影,头脑一热就学电影中的小混混一样,在校外堵住学生恐吓敲诈,真嗣的那个班也有好几个学生遭了殃。按理说,像真嗣这种瘦弱的学生是最好欺负,可是就因为真嗣太过低调透明了,一直都没人注意过他。(莫名有种加藤惠既视感)

总而言之,导致真嗣懦弱孤僻性格的原因就是从小缺爱,没人关心他,朋友少之又少,没有像东治剑介这种好基友一起野,日积月累下来,真嗣的性格就变成这样了。当然,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老碇,这是毋庸置疑的。

咳咳,才发现扯太远了(水太多了),回归正题。

“可是、这……”慕羽沉默了,明日香倒是有些犹豫,比起优柔寡断比较怯懦的真嗣,充满男人味阳刚正气的慕羽无疑合适多了,而且她在学校中也听说过慕羽之前为了女人而和其他人打架,而且打的人好像还是个高官的儿子。将心比心,如果有男人会为自己和别人打架,那自己会多开心,并且明日香对于慕羽隐隐约约之间好像还产生了些钦慕情愫,所以她也没有像原著那样排斥真嗣一样排斥他。(没办法,应诸多观众要求,只能写后宫了,修罗场准备?)

“男女授受不亲,我们都这么大了,怎么可以住到一起?”明日香瞪了一眼慕羽。

“实话跟你们说,第二波攻击就在6天后,已经没有时间了。”

“这也太胡闹了……”明日香无奈地坐会沙发。

“这里有个胡闹变成靠谱的办法。”美里竖起一根手指。“为了增加你们的默契度,你们要即记住根据这首曲子的节奏编排的攻击模式。”说着,美里左手多出一个小卡带。

“要在6天内完成,一秒也不可以拖延。”美里严肃地说道。

慕羽和明日香对视一眼,不由得苦笑一声,这任务还真是严峻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