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杏雨梨云,烟岚云岫,山温水软。

深山中修着竹屋,与其说是仙人洞府,倒不如说是个隐居的妙处更妥帖点。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甚至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个仙尊所住之处。

季予夺被带到此处是大脑还一阵恍惚,下意识问出了个蠢问题。

“这是何处?”

“是奈奈家哦!”

季予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略有些迟疑,毕竟这处的景观跟富丽堂皇的大殿差距太大了。

奈奈可不管他怎么想的,像这欢快的小麻雀似的蹦蹦跳跳地来到门口,猛得一下把木门推开,朝里面大喊道:“二师兄!”

“哎呦!”

正在院中捧着个陶罐斗蛐蛐的男子,被这猝不及防的喊吓得原地窜了下,手中的陶罐失手掉在地上,里面的小虫趁机爬了出来快速逃离,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姬泽敏锐地发现奈奈身后有外人,便停下自己弯腰,想趴在地上找蛐蛐儿的行为,太不合礼数了。

姬泽拍了拍身上粘上的灰,语气中满是幽怨,“奈奈,你那么大声干甚?吓得蛐蛐儿都跑了,这么强大的斗士,我下次去哪里抓?”

奈奈不管姬泽,拽着季予夺的袖子往院中拉,“我带了个朋友回来。”

奈奈还兴奋地补充着,“二师兄,他叫季予夺。”

“你好,师兄。”

季予夺被动地被奈奈拉着,差点摔倒。

姬泽微微颔首。

“对了!”姬泽一脸不怀好意,“奈奈,师父让你回来去找他一趟。”

这话宛如一道惊雷般在奈奈大脑中劈开,被发现了,要挨骂了!

奈奈强笑着将季予夺拜托给二师兄,自己则艰难地往主屋走去,失魂落魄的背影格外可怜。

屋内,白发男子坐在桌边,撑着脑袋小憩。

傅惊月听到动静后,缓缓睁开了眼,淡漠清冷的眸子却无端给了奈奈一种恐怖的感觉——要挨骂了。

她耷拉着头,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正当奈奈想着自己要被怎样处罚时,傅惊月却忽然轻笑出声。

听到那笑声,奈奈忽然像是溺水者在浩瀚的大海中找到了救命的浮木,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整个人也明媚了。

傅惊月冲奈奈招手,“过来啊,怕什么?”

奈奈应声向前,傅惊月顺势将她护在怀里,伸手为她理由于赶路到家而略有些凌乱的发丝,“如若没有我的允许,就你这傻劲,怎出的去?”

奈奈软着嗓音喊师傅,还拽着他的袖子冲他撒娇。

傅惊月替奈奈重新绑好了头发后,轻声说:“外面的孩子以后就是你的师弟了。”

奈奈没想到她还未开口,师父就如了她的愿,高兴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师父,这就是你所谓的缘分嘛!怎么看出来的呀?”

傅惊月:“了尘是缘,季予夺也是。”

奈奈不懂就问,“他们可是同一种缘分?”

“当然不是。”

说到此处,傅惊月忽而轻叹了口气,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眸子泛起了些许涟漪,“了尘的执念太深了……”

姬泽本以为可以幸灾乐祸,没想到师父非但没责怪奈奈,还给他安排了个指导新师弟的活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