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所有弟子都分配完毕后,各位长老挨个回峰去了。

傅惊月也准备离去,剑刚出鞘却发觉被人拽住了袖子,一回头看见了一脸依依不舍的奈奈。

“师父,你又是走过过场吗?”

傅惊月回道:“缘分急不来。”

傅惊月见奈奈还是一脸不舍,便从储物袋里拿了块糕点喂到奈奈嘴边,低声哄她,“奈奈,想说什么便说吧。”

奈奈被戳穿心思也不恼,开嘴把糕点咬住,这糕点是师父亲手做的,清甜可口,奈奈全咽下去才缓缓开口道:“奈奈想去给大师兄帮忙,可以吗,师父?”

傅惊月没想到是这种小事有些失笑,他微微颔首,“允了。”

顿了下,又补充道:“不过早点回来,了尘从凡间给你带了桃酥。”

“好的!”

奈奈告别了师父,从储物袋里拿了飞行灵器,飞去寻大师兄穆云津了。

奈奈修为不够,飞行灵器会对她产生极大的负担,洛归诗见她每次长途飞行都很辛苦,心疼得不行,便为她特意定制了这飞行灵器,供日常使用,只需定期往里注入灵力便可。

奈奈坐在花朵形状的灵器上,没过一会儿就看见了与人低声交谈的穆云津。

奈奈离地面仅有半尺时收了法器,站在穆云津身后拍他的肩,“大师兄,奈奈来帮忙啦!”

穆云津向拍肩的方向望去,谁知奈奈换了个方向,从他另一边绕到了前面。

奈奈顺手揽过了些眼前陌生弟子怀中的玉牌,“我也来搭把手,给新晋的弟子们分发物品。”

奈奈朝眼前弟子笑得非常非可爱,让弟子也忍不住为她的快乐感染,会心一笑。

穆云津被捉弄了也不恼,笑着刮了下奈奈的鼻子,“好好,谢谢奈奈。”

被收为内门弟子的都被指定峰的师哥师姐领到峰中分发事物,而留下的外门弟子基本上是由空闲的弟子以及望重峰的大师兄组织负责。

奈奈抱着玉牌乖巧的跟在后面。

她手中的玉牌是宗中弟子用来证明身份的,在外修行时遇到危机可将灵力注入玉牌,这是万不得已的保命法子。

他们一行人进入大殿,刚刚还有些喧闹的大殿,瞬间像是热锅里泼一盆冷水,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噤若寒蝉地盯着他们。

穆云津向人们认真详细地介绍了各大峰,宗中禁忌,以及一些修行安排。

“另外!如果想下山去,可以去找崔管事登记,剩下的人过来领玉牌。”

常常有人自视清高,觉得自己被判为外门弟子是玄天剑宗有眼无珠,打算离开宗门另投他处。

“玉牌收好了,切勿弄丢,还有储物袋里面有些下等灵石,切记不可乱用,每月初五才能领一次灵石。”

未了,穆云津真诚地祝愿道:“修仙本就是逆天之事,望各位师弟师妹在这坎坷之路上不忘初心。”

穆云津简单发言后,旁边的弟子便开始安排新弟子挨个领灵牌了。

季予夺对自己进入玄天剑宗的事情有些不敢相信,走路的时候都是轻飘飘的。

他感受到玉牌冰凉的触感时才恍然惊醒,忙红着脸朝眼前矮个子的姑娘道谢,“谢谢姑娘了。”

他还没有习惯师姐这个新称呼。

奈奈边将储物袋给他,边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不客气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