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竹与花溪

“姐姐,我又完成了一个任务!”

奈奈一回到任务空间,就如候鸟还巢猛得扎进了纪亦妖怀里。

“奈奈真棒!”

“为了确保以后的任务我能与你同行,下个任务会挑选较高的任务世界,很危险,奈奈注意安全!

因为我们随机的身份都是与任务目标有联系的,所以遇到危险就往目标那跑,多依靠别人一点。”

奈奈乖巧地附合她,“我知道了,姐姐!相信我!我可机灵了。”

“奈奈——奈奈——”

刚传进任务世界的奈奈被清朗的男声唤醒,睁眼发现自己头即将磕到前面的椅子上,立刻扶着椅被站直了身子。

奈奈一站直身体就看见广场似的地方,周围都是雕刻着复杂花纹的玉柱,隐隐绕着浅白的雾气,广场上乌泱泱地站了一群身着简易白色衣袍的少男少女,他们垂着头,没有往上望,难掩其恭敬之情。

少男少女面对的方向,高高的看台上,玉石制的椅子依次排开,椅子上的几位衣着略微繁琐。

奈奈正站在其中一人身后,那人的椅子放在未席。

椅子上的白衣男子侧过身,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心,嗔怪道:“拜师会这般热闹,你还能睡着,真是不省心。”

同样站在一位仙长身后的青衣男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供火道:“问月仙尊,这不得好好教训一番。”

“小兔崽子,说什么呢?”

男子话未说完,他前方椅子上坐着的白须老人就不乐意打断了他。

本想举着木杖狠狠揍这臭小子一顿,但碍于拜师大会,老者只能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谁料男子不仅没有反思,反而仗着老人不敢轻举妄动撇过头,吹了声口哨。

白须老人听到这一声,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就地把这臭小子揍一顿。

白衣男子看着这场闹剧,忍俊不禁,“师兄,我不会把奈奈怎么样的,请放心。”

老人听后点了点头,脸色稍有好转。

白衣男子装作沉思了一番后,缓缓开口建议道:“罚还是要罚的,不如本月点心就给了尘吧。”

“不行不行!”

男子话音刚落,奈奈就立刻出声反驳。

“奈奈一定听话!绝对不会再睡了。”

奈奈一听急了,开始为椅子上的男子揉肩捶背,一番讨好。

她软着声音向男子撒娇,“师父师父,你最好了!”

奈奈这么做男子就没辙了,只能败下阵来,叹了口气,宠溺地揉她的脑袋,“好了好了,饶你这一次还不行吗?不然你那些好师伯们又要说本尊克扣小辈了。”

“谢谢师父!谢谢师伯!”

奈奈转头朝一旁的老人甜甜一笑。

经奈奈这么一笑,老人什么气都消了,乐呵呵地应着。

小闹剧后,奈奈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拜师会,“师父,现在进行到哪里了?”

“测灵根。”

“那太好了,奈奈一来就碰到有趣的。”

奈奈左顾右看,发现少了个人,“大师兄呢?”

“帮忙去了。”

“大师兄真笨,尽会挑些苦差事做。”

问月仙尊笑着应道:“对,奈奈最聪明了。”

两人对话结束,奈奈就安静下来,把最后一段剧情给接收完毕。

原主奈奈是上一任掌门之女,掌门升仙离去,无法带走年幼的女儿,便将她托付给小师弟——问月仙尊傅惊月。

原主在仙尊悉呵护下长大,从未受过任何委屈,整个门派无人敢惹,也就仙尊能管教她几句。

这位问月仙尊,待人亲切,为人正直,善良,是个好人。

他说话从来都是温声细语,宛如一捧细雪在心头融化,清冷却不凌冽,反有一股莫名的暖意。

他坐在那,面带微笑,清冷出尘,便是一副画卷。

怪不得有人会对他冠于三界第一美人的称号。

据传言此言论一传进几个师兄弟耳中,他们就立刻恼了,绝地三尺把那个人挖了出来,不顾仙门之首的颜面,狠狠揍了他一顿,怪他酒后谈笑轻贱了师弟。

尽管如此,这名声算是真真切切地传开了。

世人皆说这位问月仙尊容貌英俊,天赋卓绝,是天边的弦月,可望而不可及。

各方子弟都想拜入问月仙尊门下,而问月仙尊目前为止只收了三个徒弟。

大师兄穆岑,字云津,虽修炼天赋不怎么拔尖,但为人成熟稳重。

当初他下凡游历,遇到了傅惊月,傅惊月觉得合眼缘,便收进了门下。

二师兄姬泽,师父赐字了尘,灵根上乘,但为人轻薄,平日里成天游手好闲,怠慢了修炼,唯有饮酒斗虫是他心头好。

师尊也从未催促过他,每当奈奈向师尊告状,二师兄又偷跑下山去了,他只是轻轻一笑,说他自有自己的命数。

而这位二师兄众多事迹中,最广为人知的便是他拜入仙尊门下的那桩传奇了。

世人皆说拜入问月门下难如登天,可他偏不信这个邪。

姬泽扬言要拜入问月门下,周遭人皆笑他痴人说梦,可谁知他说干就干。

当晚他就收拾行囊,卷铺盖滚儿跑到了人家山脚,直言要做徒弟。

这是众人未曾设想的道路,大家本以为他会挨罚,可谁知问月仙尊觉得他勇气可嘉且幽默风趣,便将他收入了门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