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李䉄走了,那天他给奈奈的是践行礼物。

他走了就少一个人给奈奈买糖了,因此奈奈很舍不得他。

奈奈每次看店的时候,都会把兔子木雕放在前台陪着她。

白素问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特意挤出了些时间给她念书。

白素问每晚读书的时候总是心事重重的,看上去被什么烦心事困扰着,奈奈看得出来但她不讲。

李䉄走了,代表冷寻也要离开了。

只是他走的时间比白素问预估的还要早一些。

在一个安静的午后,积雪消融,树上的梅花都飘落了,初春了,却比前几日还要更冷一些。

白素问正在整理今年进的第一批书,她抬头看见了穿着初见时那件黑衣的冷寻。

他正往外走,像个普通的客人,而不是院里的家人。

白素问放下书,像怕惊扰了什么似的轻声问他:“伤好了吗?”

冷寻转过头,隔着一堆堆书向她点头,“这些天麻烦你了。”

白素问垂下眼,不停摩挲着封面,“谢谢你,没有不告而别。”

白素问知道冷寻早晚会离开,此时与其说是失落,更多的是一种满足,还好他还记得跟我告别。

冷寻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周围,“那样太不礼貌了。”

冷寻脑袋一抽说出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与其说是回复,倒不如说是想借此多听听素问说的话。

白素问轻笑了两声,“不太像你会说出来的话。”

阳光透过纸窗洒进来,描绘着书堆前的姑娘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柔与美好。

他的心因那清脆的笑声而泛起阵阵的涟漪,死去多年的心脏此刻无比鲜活地跳动起来。

他想起了昨夜发生的种种。

他本想趁夜不告而别,却被奈奈拦在了房顶上。

“为何如此突然?”

“你们的价值我已经利用,其余的无需多说。”

冷寻冷冷抛下一句,想要赶紧离开。

“我不是店长,没必要给我放狠话。”

奈奈对冷寻没什么好脸色,毕竟他从来没给奈奈买过糖!奈奈可是给他端茶送饭了好几天!

“啊,对不起,我可能忘记了,你可能不敢在店长面前这么说吧。”

奈奈提着灯笼,生怕在夜幕下冷寻看不清她脸上的鄙视。

“不想看到店长落泪,却对小女孩儿放狠话!你可真行。

就算要走,也该好好的道别吧。”

顾念的任务在于她与秦肖河感情地位,罗宾的任务在于帮助杰瑞德达成目的,而店长唯一的执念就是冷寻了吧。

不仅出于想让店长开心,更在于完成姐姐的任务。

“店长很清楚,相比起友好分手,不告而别更伤她的心。

去跟她告别,毕竟除了我,她只有你了。”

奈奈声音柔和了几分,“你试想她这个年纪未婚配,身边还跟了我这个拖油瓶,会遭到周遭多少非议,但她都挺过来了,你是她等来的奇迹。”

“有的时候适当的放纵一下也不是不行,她愿意等你,或者说——

“她想等你。”

回过神来,冷寻听见素问在说:

“我会等你——”

“好啊。”

白素问愣了。

冷寻几步前凑到了白素问面前,盯着她的面容,“我同意了,为何你还会哭?”

白素问听到他的声音才反应过来,伸手抹了抹脸颊,发现脸上一片湿润。

好久没有哭过了。

久到她都想不起来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

好像也是这样的午后。

她受了委屈。

冷寻在安慰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