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新年将至,华灯初上。

摇曳的灯光中青色衣裙的女人正在灶台忙碌着,升腾的蒸汽使她脸颊微红,平日里清丽姣好的面容此时染上了些烟火气。

白素问把馒头放在蒸笼里蒸好,然后将办好的馅儿和饺子皮一起端到了院中央的石桌上。

“叮叮——”

奈奈把书搁到了屋里,往后院跑去。

“店长,我来帮你包饺子。”

奈奈穿着红袄,头上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她趴在石桌上,兴奋地双眼放光,紧盯着正准备包饺子的白素问。

白素问用手帕将手擦干后,摸了摸她的头,“好啊。”

奈奈耳朵动了动,随后好看的眉眼弯成了个小月牙,“那可不,我可不像某些人,光想着坐着那坐享其成。”

奈奈不用看也知道,此时听见动静后缓缓推开门的冷寻脸色肯定变差了。

白素问注意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疑惑地看向他,“冷寻?”

“帮忙。”

冷寻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面上的寒霜似乎并没有被新年的温馨而融化半点。

冷寻抛下两个字后,几步走到石凳边。

白素问嘴角上扬,心里有些小窃喜,“行,你先去洗个手,擦干净后蘸点面粉看着我做。”

两人都洗完手后,白素问挖了一勺菜放在面皮上,认真地教导他们俩,“一勺子馅儿,置于正中,然后蘸点水,沾湿一圈后再粘起来,像这样。”

两人小儿学步般跟着店长的动作。

白素问留神去看他们俩的进度,忍不住指导冷寻,“太用力了,煮的时候,馅很容易漏出来呀。”

奈奈顺势朝冷寻吐了吐舌头以示嘲笑,“冷寻是个笨蛋,店长,看!我包得是只兔兔哦!”

奈奈捧着饺子凑到白素问面前。

白素问将小兔子放在手心,伸出手指戳了下,称赞她,“真可爱,正好厨房里还剩下些红豆,我这就拿来给你当兔兔的眼睛。”

奈奈点头称好。

白素问起身去厨房拿红豆了。

奈奈趁店长不在,开始嘲讽,“冷大杀手,怎么连个饺子都包不好。”

奈奈咧着嘴像个小恶鬼,“真可笑,你要不收拾收拾滚蛋吧,让我来。”

冷寻不理她,她也不嫌烦,继续捉弄他,等店长回来了才消停。

白素问将装着红豆的小木罐递给奈奈后,走到了冷寻身后,“我看看,哪一步没有把握住力度。”

白素问凑到了冷寻身边,他们俩是几日来第一次离那么近。

冷寻嗅到了一股好闻的梅花味,不知是院中盛开的红梅,还是她身上沾上的味道,清冷悠远,很是好闻。

起初白素问身上总索绕着一股清苦甘涩的药味,冷寻知晓她为治好他的身子费了不少心思,他心疼却难开口,只能将吐出的言语都拧成个干涩的果子咽下去。

如今他的身子一天天好起来,素问身上那股药味终于淡去了,就如他所想的那般,她身上是油墨味,是梅花香。

冷寻略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开始自我厌嫌。

她们边聊天边包饺子,主要是白素问和奈奈在说,冷寻很少搭话,不过他听得很认真。

他们很快就包好了,白素问去下饺子,奈奈拿了本故事书让冷寻念。

冷寻一直记着奈奈的仇本不想理她,但眼见她快把刀掏出来了,只能接过书认命开始捧读。

冷寻语气冷淡,毫无起伏。

奈奈在心里默默评价,不如李䉄念得好。

过了一刻钟左右,白素问端着冒着热气的饺子,走过来了。

他们俩引颈而望,目光都放在了那盘饺子上。

白素问分别为他们两个盛了盘饺子。

他们几个人口味都比较清淡,因此白素问往醋中滴了几滴香油便端上来了。

奈奈夹了个小兔子饺子往递到白素问嘴边,“店长吃我的,不要吃他的。”

白素问咬了一口,剩下的留在碗里。

她小声嗔道:“奈奈不许淘气。”

白素问随后夹了一只跟周围精致不同的,明显形状奇怪的饺子,“寻哥包得饺子很好,我很喜欢。”

他想让店长吃他包的饺子。

饭后,白素问将剩下的饺子装进了篮子里,上面盖了厚厚的棉布。

白素问想让奈奈去给李䉄送饺子。

虽说一开始感觉李䉄来者不善,对他多有警惕,但相处下来他未展露出任何威胁,冷寻亦未有任何动作。

白素问便将李䉄暂时当做可以结交之人,过年送礼也是应当的。

“乖,去给李公子送饺子。”

“好哦。”

奈奈像是早就料到白素问会这样做,临行前朝她喊了一句:“店长,新年快乐!”

白素问笑着向奈奈挥手告别,“新年快乐!”

白素问一回头撞进了冷寻的目光里。

“新年快乐。”

白素问像是没料到他会这样说,慌不择忙地来了一句,“明年快乐!”

冷寻同她:“为何?”

白素问想了下,回答他,“这样你欠了我一句,明年就要还给我。”

冷寻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白素问,当她以为他不会再说话,有些懊恼刚刚的话时,冷寻忽然来了一句——

“好。”

“喂,哥哥!”

奈奈猛得推开了门。

靠在窗框上,在幽暗的屋内隐藏了大半面容的李䉄被这一叫喊声惊得缓过了神,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翻身落地,把手中的酒杯置于桌上,轻笑着问道:“不与店长一起跨年,为何来见我?”

李䉄伸手替奈奈解开被雪水浸湿的披风,他将披风放于一侧,递给奈奈一个精致小巧的袖炉,顺手刮了下她的鼻子。

“我这里好酒好菜的,你难不成还想蹭一口不是?”

奈奈接了袖炉,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他,“这里是饺子。”

李䉄特别买了离他们不远的宅子,并且李䉄没有锁门,因而奈奈跑来时饺子还没有凉透。

李䉄接过篮子,掀开棉布,将里面那盘饺子端到桌上。

李䉄夹了一个小兔子形状的饺子,若有所思,“嗯……包得不怎么美观啊。”

李䉄看向主动坐到凳子上抓干果吃的奈奈,“怎么还有小兔子?不是店长包的吧?”

奈奈把刚刚塞进嘴里的干果咽下去,洋洋得意地挺直了腰板,“是奈奈包的!好看吧。”

李䉄轻笑了两声,未作评价。

李䉄将饺子吃完了,才开口问她,“为何给我给饺子?”

奈奈眨着眼睛,苦思冥想了一番后答道:“唔…就像你给我糖一样。”

李䉄笑了,“你知道我是为何一直对你好吗?”

你知道我会利用你做什么吗?你知道我透过你在看谁吗?

“不知道,但目前为止你对奈奈好,奈奈就对你好。”

奈奈给他夹了一只饺子,“快吃饺子吧,要凉了。”

奈奈不仅带了饺子,还带了本书。

李䉄哪能不明白奈奈的意思,乖乖给她念书,给她山精海怪,描绘百川风貌。

奈奈听得开心,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

直到李䉄念完那本书,奈奈才罢休。

完全入夜了,虽然李䉄知道奈奈比他安全,但还是以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为由,陪她一起回去。

奈奈拽着他的衣袖,走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

安静的夜晚使这条路好像变得很长很长。

她忽然开口。

“新年快乐。”

李䉄一愣,奈奈的话语唤起了他深藏在心中最深沉,最不为人知的记忆。

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那个会给自己包饺子,祝自己节日快乐的妹妹,爱吃甜食,爱睡懒觉的妹妹,那个……被他亲手杀死抛尸荒野的妹妹。

他的妹妹拽着他的衣服趴在他的怀里,咬着字,努力地吐出话语。

“哥……新…年快乐……”

窗外的烟花嗖得一声飞入半空,在空中绽放出绚烂的光芒,夺目的亮光照亮了他在黑暗中的面庞。

李䉄目光愈发柔和,声音有些沙哑。

“好,新年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