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哥哥,又带我出来开小灶,小心店长生气。”

奈奈边往嘴里塞饭,边小声嘟囔着。

“那是你该担心的事,而不是我。”

李䉄朝她微笑了一下,随后挑了块鱼肚子上的肉夹给她。

“尝一尝这鱼,本公子敢说出了这家酒楼,你可再也找不到比这还好吃的。”

奈奈有些不忿,“为何这么说?”

李䉄哼笑了一声,语气中带了点骄傲,“这一带我都快逛了个遍,哪里东西好吃我还不清楚吗!可休要小瞧了我。

奈奈将鱼肉拌在饭里细细咀嚼,眼睛刷得亮了起来,“甜甜的!”

甜蜜、馥郁混杂在一起,在舌尖汾散开来,刺激着味蕾。

奈奈记得这是李䉄特意点的,好像是叫孙鼠桂鱼?这道菜真好吃。

白素问怕奈奈蛀牙,所以平日菜里都很少放糖,更别提做这种甜甜的菜了。

奈奈用筷子戳了戳饭,有些犹豫的请求道:“嗯…那我吃完之后能再点一份吗?我想带给店长吃。”

李䉄啪得一声把扇子打开,很是大方,“没问题,想要多少都可以。”

奈奈眼中的笑意更深了,站了起来,捧着饭碗,像只欢快的小麻雀左右乱晃。

奈奈他们在单独的包厢内,奈奈靠在窗边朝外望去,看到人们忽然停止交谈,一起朝着前方望去,那里有个人穿着长褂,手上拿着把扇子,正缓缓走上铺着红布的台子。

奈奈指着那个人,回头问李䉄,“那边的人在干嘛呢?”

李䉄站起身朝奈奈走去,朝下面望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说书啊,本公子最喜爱听书了,今个儿带你这小丫头来长长见识。”

那人在板桌站定,猛得一拍惊堂木,随后摆起惯用的驾势,声音徐徐道来,“上回书说到,彼时的江湖风云变转,会莫难测。

继名动天下的武林盟后,又一势力崛起了,那便是临冷阁。

诸位想必都知天下第一杀手冷寻,而在他之后名不输他的冷颜却鲜为人知。”

奈奈听到这儿没忍住,笑出了声。

李䉄略有些无奈地注视着奈奈,将手帕递到了她嘴边。

奈奈接过帕子,把嘴边的米粒擦掉,随后竖起耳朵继续听。

“诸位可能要问了,这冷颜是何许人也?且容我为您一一道来……”

那人摆着架子,清了清嗓子,“这‘千面郎君′冷颜嗜杀手足,蛊惑人心,相传他平日唯一的爱好便是折磨幼女,所犯之罪庆竹难书,让人不齿……”

李䉄摇扇子的动作略有些僵直。

“哥哥,他在说你呢。”

奈奈转过头望着李䉄。

李䉄收起扇子,摇了摇头,像是在为此苦恼似的,“没想到我名声这么大。”

然后,他摇了摇铃铛,将门外待着的小二唤了进来。

小二推开门,恭敬地问道:“来了来了,老爷有何吩咐?”

李䉄随手抛了两个碎银子,“赏他的,说得不错。”

“好嘞,容我谢过老爷。”小二乐呵呵地收了钱,合上门离开了。

奈奈调笑道:“别人口中的哥哥跟现在的你真是天堑之别呢。”

除了那一夜,李䉄对她一直都是细心温柔的,纵容她的胡闹,包容她所有的缺点,只要他能办到就不会拒绝,无条件的对她好。

李䉄问她,“你可想过他说的都是真的?”

奈奈摇了摇头,“无所谓。”

姐姐教过她,认识一个人要用心去感受,而不是听外人胡诌,要相信世界上有对她好的人。

奈奈吃完了饭,牵着李䉄的手往楼外走,李䉄的手纤细修长,带着一点薄茧,传递着温暖的感觉。

她忽然开口道:“饭菜不错,就是这说书太差劲了,影响食欲,给点钱,撤了吧。”

李䉄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嘴角微勾,“好,都听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