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白素问害怕奈奈被坏人骗了,刚想继续询问她,她却直接跑进了内院。

白素问挽着袖子,叹了口气,转而苦恼地看着桌上的零嘴,不知该将这些东西怎么办才好。

昼食时白素问再次询问了奈奈,她还是那套说辞。

白素问气了,即使她的抽问奈奈都打出来了,她还是将奈奈的餐后零嘴给扣了,还将她拎到房内让她读念书,不许她下午上街玩耍了。

奈奈好生委屈。

入夜了,奈奈吃完晚饭依旧被拎到房内要求念书,她只能坐在案前用毛笔在纸上乱画。

奈奈或是画画,或是发呆,好不容易熬到了戌时,被白素问勒令去洗漱睡觉。

奈奈满肚子苦水却无处倾吐,只能缩在被褥里不去理白素问。

白素问站在奈奈榻前好生无奈,明明是罚她,她倒委屈起来了。

白素问弯腰摸了摸奈奈的头,随后转身轻手轻脚朝门口走去,关了门。

申时,奈奈被屋顶细微的声音惊扰了。

来者不善。

奈奈缓缓睁了眼,随后一个闪身下床,几片开了门,灵巧翻身上了房顶。

奈奈像只翩跹的蝴蝶,动作灵巧敏捷,屋上的人还没来得及逃远,她便追了上去。

银光一闪。

奈奈将手指间夹住的小刀掷了出来。

“铿”的一声,前方的黑衣男人微侧过身,一柄长刀和小刀碰撞在一起。

黑衣人用长刀将小刀弹开,手却被巨大的力道震得发麻。

黑衣人一惊不想这小刀不仅准头好,而且力道那么惊人,完全不像个小女孩能做出的攻击。

黑衣人当下放弃了原本对奈奈的轻视,情况有变,撤退,于是他加快了速度,想靠自己引以为傲的轻功来摆脱她。

黑衣人在房顶上快步奔走,动作奇快,轻点一下就奔出去几米远,脚下的瓦片未曾因他的速度而移动分毫。

黑人离开了他们的院子,奔了许久后,一个闪身躲进了一个漆黑的巷子里。

良久,他身穿一件墨绿色的长袍,晃着扇子,正大摇大摆地准备走出去,陡然被冰冷的刀锋抵住了脖子。

“哥哥是来给奈奈送零食的吗?东西还没到,人怎么走了?”

男人身体僵直,转头对撞入了奈奈含笑的眸子里,他目光一横,一侧的长刀半出鞘。

他微抬起头,笑着说:“这么晚了还不睡呀?”

奈奈面上含笑,但手中的刀更近了一点,在男人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哥哥也没睡呀。”

奈奈歪头,直视他的双眼,“咦,哥哥没有带零嘴呢?那深夜造访所为何事呢?”

“哎呀!”

奈奈一手拿刀抵着他的脖子,另一手掩唇惊呼出声,“该不会是为了冷寻哥哥吧…”

男人眼光一凝,刚想拔刀来个出奇不易,奈奈手中的刀却先人一步更进了一分,月光下威胁的眼神不做任何掩饰,像一只孤狼般凶恶。

“冷寻伤好后随意,但他在这养伤期间,你要是敢动他——”

奈奈嘴角咧开,吐出充满恶意的话语。‘“你可以试试。”

男人身体一寒,立在原地,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窜了上来。

对视了几秒,得到男人认同的眼神后奈奈才收了刀。

奈奈不再垫脚,她将刀收了起来,蹦蹦跳跳地出了巷子,“累了,奈奈要去睡觉了。”

男人瞬间调整好情绪,刚死里逃生的他眼中竟然划过了几分兴味,他朝奈奈走去,语气中带了几份笑意。

“累了,那我背你回去?”

奈奈笑得很可爱,跟刚刚的凶狠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但说出的语句却又让她跟刚刚的形象十分融洽。

“哥哥很会挑战奈奈的耐心呢。”

“我只是不想让店长困扰而已,处理哥哥的尸体可是相当麻烦的事情。”

可谁知男人是个不怕死的,竟然好心情的请求道:“那可以将我的尸体分送到不同地方吗?毕竟我可有个环游四海的梦想。”

“太麻烦啦,顶多给你送回临冷阁。”

“真无情啊……”

男人晃了晃扇子,突兀的说了一句,“我叫李䉄。”

奈奈继续向前走,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