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老板娘,书到货了吗?”

白素问金店门口传来的男生后,便将手中的针线放下,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裙,撩开垂下来的门帘。

“到了,到了,我特意去京城买的,你看看可对。”

门口书生打扮的男性径止走到前台,将台上的书拿了起来,随手翻了几页,直呼有趣。

在台前吃点心的奈奈剑书生拿着书爱不释手了,便上前将书夺了过来。

“别看了,别看了,你要是看完了,可怎么卖啊?”

书生也不恼,曲着手指在奈奈头上敲了一下,力道不重,“这你就不懂了,这种好书应当一本看一本收藏才对,古人云‘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奈奈想说几文绉绉的话来反驳书生,可绞尽脑汁却吐不出一个字,憋得小脸通红,最后生气地吐出一句,“奈奈只认得钱!这次奈奈可不会容许你赊账了!”

书生撇撇嘴,小声嘀咕道:“奈奈好生小气。”

“奈奈要是真小气,早该把你打出去!然后在门口贴张告示——徐秀才与狗不得入内!”

“你个小姑娘,牙尖嘴利,好难伺候,行了,行了,别看不起小生,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徐秀才往袖子里一掏,拿出个打了补丁的钱袋,将里面的几个铜板放于台上。

奈奈意味不明地看了秀才一眼后才收了钱,脸色稍有缓和,但仍不忘丢下一句,“希望你下次也能像这次这么阔绰。”

徐秀才将书藏进怀中后,向店主控诉道:“店长,你也不管管你家奈奈,怎能这样埋汰人?”

白素问弯下腰,捏了捏奈奈的脸,看着奈奈呲牙的表情,轻笑道:“我倒觉得奈奈说的不错,你就是欠教训。”

她摸了摸奈奈的头,“奈奈乖,中午奖励你根糖葫芦。”

奈奈脸上立刻由阴转晴,“谢谢店长!”

徐秀才不平,“店长,你这偏心偏到城西去了。”

白素问笑着回应道:“我就算是偏到天边去,也轮不到你,拿了书就快回去吧,不是说‘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吗?”

徐秀才知晓她在开玩笑,不恼,乐呵呵地笑了笑,“店主所言极是,小生这就去了。”

奈奈看不到徐秀才的身影后,才收回目光,拉着白素问的衣袖小声嘀咕道:“店长,店长,那徐秀才好生讨厌,以后可切莫为他寻来新书了。”

白素问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嗔道:“奈奈,气量就这么大?”

奈奈像只炸毛的小猫,气呼呼的叫嚷着,“我又不是宰相,肚子里能撑船!”

“心底话私下跟店长讲,是功,该赏;说的是坏话,是错,该罚,功过相抵,我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

白素问将台子上另一叠徐秀才没有带走的书拿了过来,放在奈奈面前。

“中午抽查。”

丢下这句话后白素问就转身撩开门帘,走进去了。

奈奈怎么可能乖乖坐在桌前看书,她抽屉里拿出自己的小钱袋,随后将钱袋揣进怀中,偷偷溜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