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微黄的灯光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如出一辙的笑,仿佛醉在了这灯光中,神态上带上一股懒惰,在酒杯碰撞的清脆声中交谈着。

纪亦妖站在二楼,身体靠在栏杆上轻轻晃着手中的酒杯,她看惯了人们脸上虚伪的笑容不免生出几分厌烦。

按理说,她呆在这儿静候宿主完成任务即可,但一想到奈奈可能遇到一些突发状况,她就有一种说不上的烦躁。

这时一道苍老且疲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亦妖。”

纪亦妖转过身,微弯着腰,礼貌问了声好。

“纪先生。”

纪亦妖不太习惯称呼一个初次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为父亲,好在纪先生并不在意她的疏远。

纪先生还是穿着那套中山装,端正且优雅,完全不像个前黑帮老大,反而像个退休的老教授。

纪先生关心道:“饿了吗?要吃点东西吗?是准备的饭菜不合胃口吗?”

纪亦妖是唯一一个被纪先生主动关心的人,以纪老的地位,无论是末日前还是末日后,他都不需看别人脸色。

纪亦妖礼貌的拒绝,“不用,谢谢您的关心。”

不过纪先生主要目的也不是这个,旁边的西装保镖弯着腰恭敬地捧着一个黑绒盒子,那个盒子像装项链的礼盒。

纪先生接过盒子递给纪亦妖,“亦妖,给你的礼物。”

毕竟老人家的一片心意,纪亦妖不好拒绝。

纪先生见她接受盒子才放心,松了口气,“这个东西你收好了,这可是保命的东西。”

纪亦妖微微一愣,心里瞬间有了思索,反问道:“您怎么不自己留着用?”

纪先生笑得有些苦涩,“我这副老骨头没几年活头了,但你的路还长。”

这个在黑暗边缘叱诧风云了一辈子的老人,此刻却瞬间苍老,变成了个普通的老人。

纪先生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体会到这么强烈且复杂的情感,“为什么?”她理解不了老人的感情。

纪先生眼睛眯起来,笑得格外慈爱,眼前仿佛是自己唯一的珍宝,此刻的他身上的强势消失的一干二净,只留下温情,“因为你是我女儿。”

纪亦妖摇摇头,这部感情压在她心头,让她感觉胸口闷闷的,“不……”

“是,我们并无血缘关系,但你依旧是我最珍惜的女儿,你好好活着便是我最大的宽慰。我这前半辈子了无牵挂,而后半辈子……只有你了。”

纪先生反过头看向楼下,意味深长,“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纪先生看得出基地内部的腐朽与肮脏,他无力改变,但这虚假的和平早晚会打破,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纪亦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不过心里多少已经理解为什么都到这种社会了,依旧有一群人全心全意的跟随纪先生。

这是位重感情的爷,可惜命不久矣,而他真正在乎的女儿也并不在这儿。

纪亦妖低着头有些感伤,“谢谢。”

纪先生笑着拍拍她的头,“没事,可惜以后的路爸爸没法陪你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