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发现古币

  • 小心说话
  • 吾楽之时
  • 2083字
  • 2019-08-15 15:09:42

晚餐时间。

王树爸还在问王树关于李妮妮的事,王树不耐烦地赶紧吃完饭,擦了擦嘴巴进房间。

“这孩子估计害羞了。”王树妈笑着夹了菜说道。

“没想到我们家这小子的春天来了。”

进了屋的王树打开微信看了看李妮妮的朋友圈,又退出回到聊天界面,发什么好呢?

哎呀,还是算了。王树烦躁地用手擦了擦头打开了电脑。

那条鱼的评论有很多,但始终没有一个人提到微博热搜的。

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难道这帮人都不看微博的吗?

正当王树思考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响了。

王树打开一看是李妮妮,王树赶紧点开看:胖墩儿树,我一会要陪爷爷散步,你要一起吗?

王树笑得嘴开花,连忙答应。

放下手机后,王树跑进厕所对着镜子照了照,还刷个牙漱了漱口,甚至还洗了把脸。

走出厕所便看见爸妈奇怪的看着自己,王树尴尬地打哈哈说:“我一会儿出去一下。”

说完便回屋里取手机。

王树爸向老婆使了个眼色悄声说:“肯定是要找妮妮去了。”见王树走出来,又恢复成正在吃饭的样子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王树撇了爸妈一眼说道:“我走了。不会太久的。”

关上门王树兴冲冲地来到李大爷家门口,伸出刚想敲门的手又缩了回去,敲门会不会显得很粗鲁?还是按门铃吧。王树看了看门铃按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听到李妮妮在里屋喊:“来了”,门便开了。

李妮妮见是王树便让他进来说:“这么快,我还在洗碗呢。你先进来坐会儿吧。”

王树一听说在洗碗,便破天荒地说:“我来帮你吧,你去陪你爷爷多聊会天。”

说完也不顾李妮妮的阻止强行洗碗,李妮妮拗不过他只能放弃,转身去陪爷爷聊天。

要知道王树在家里可是什么活都不干的。但没干过不能代表不会,王树还是像模像样地把碗洗干净了。这场景要是被他老妈看到了,下巴估计要掉地上。

三人总算是出门了。李大爷左边一个王树,右边一个李妮妮,笑呵呵地慢慢走着。

来到了一个公园的河边,走了没多久李大爷说要坐一会,两人便把他搀扶到河边的板凳上坐下。

李妮妮和爷爷唠嗑着,王树一人插不上话觉得有些尴尬,便自己走到对面的草坪边蹲下低头看蚂蚁。

那是什么东西?

只见右边方向离自己大概半米的草堆上有一个与草坪颜色极不和谐的东西。

王树走近一看,竟然是个古币,马上也不嫌脏地捡起来仔细端详。

这个古币长得和电视里看到的差不多,但他不懂怎么看这是哪个朝代的,总之先收起来,

回去研究研究,下一个发布的内容算是有了。

“你在干什么呢?”李妮妮好奇地在背后问道。

“啊?没……没什么,就看了会蚂蚁。”王树说完便起身顺势把古币放进口袋里。

李妮妮没发觉说:“没想到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看蚂蚁。”

“嘿嘿,是吗?”王树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嗯,走吧,爷爷要回去了。”

“好。”

两人把爷爷送回了家,李妮妮和爷爷告别之后,王树又陪李妮妮来到了小区大门口。

“好啦,你就送到这吧,快回去吧。改天见。”

“嗯,改天见。下次我请你吃饭啊。”

李妮妮做了个OK的手势便拦下一辆出租车,转头对大树说了Byebye便扬长而去。

王树爸见儿子回来了,便问道:“去哪了?”

“咳,就附近公园。”

“哦,和妮妮?”

“还有李大爷。”王树知道老爸在想什么,白了个眼回道后便进屋关门。

王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突然想起捡的古币,便拿出来用纸擦了擦。

上面并没有什么字刻着,他打开电脑搜索了下,好多古币图片都是带着字的,好分辨年代。

那他手上的这个是假的咯?王树大脑里搜索了下,并没有懂这方面的朋友。毕竟他还年轻,懂这个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王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之前帮他P图的朋友微信。

“在不?”

“你又想干啥?”

王树拍了张照片发过去说:“那个兄弟,要不再帮个忙?帮我把这古币上P四个字,康熙通寳”

“又P图?你最近在做什么啊?这个我可不帮。鱼的事都还没平息呢。”

“拜托嘛,最后一次,帮我P一下,我请你吃饭。”

“别,你找别人帮你去吧。我还有事,告辞。”

之后王树不管怎么发消息,对方死活不理他。

无奈之下王树只好放弃,闭上眼睛想别的法子。

王树想了个主意,用泥土往上面涂一些,假装是刚挖出来的,当做还来不及擦干净的假象。如果有人怀疑,那就再想怎么解决,总之能骗几个评论也好的。

于是王树匆匆下楼,找了块绿化,用古币不停地刮泥土,然后见古币上沾着一些泥土了,便对准按下拍照键,看上去像是刚挖出来的一样。

王树很满意自己拍摄的照片,乐呵呵地上楼回家。

王树打开讨论区网页写道:“今天运气真好,挖到一枚古币。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待我好好研究。”并附上照片。

过了几分钟,评论数量开始增加了。

“哇塞,你运气也太好了吧,早上钓大鱼,下午挖古币。”

“这是刚挖出来的吧,在哪?还有没有?”

“接着挖呀,说不定还能挖出更多的出来。”

“你好歹也擦干净点呀,说不定这里有懂行的帮你看看呢。”

这些评论中有王树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

他现在先看看情况,如果有大部分的人要他再拍一张清楚点的,他再考虑怎么办。

他关掉讨论区打开平常玩的游戏,一打就打到了晚上10点。

本来他还想继续玩,但起夜上厕所的老爸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敲了敲门推开说:“怎么还不睡?”

“额,睡了睡了。”王树只好关掉电脑,躺在床上。

渐渐地王树睡着了。

梦里他再一次梦见了那个黑衣人,往他的右肩划了一刀,王树又被吓醒了。

王树看了看时间,才凌晨2点。深呼吸一口继续倒头大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