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不安的梦

  • 小心说话
  • 吾楽之时
  • 1979字
  • 2019-10-12 17:10:53

外卖到了,贾天吃完之后,便看电影打发时间,有些困意了便回房间躺着睡觉。

睡着睡着,贾天的梦境便又开启了。

梦境里面他是个男的,闷闷不乐地在手机上和朋友聊天。

“噜噜,我快撑不下去了。”他发给一个叫噜噜的朋友。

“怎么了?”

“你去看过我之前拍的视频了吗?”

“有啊,我觉得很好啊~而且我觉得你超可爱。”

“可你点进去看过他们的评论了吗?”

“呃……这还真没有。他们说你了?”

“嗯……什么都有,说的我好难过。”

“你别管他们说什么啊,做你自己,别搭理他们。”

“可我……”他忧郁的眼神里掺杂着泪花,信息也只发了两个字过去。

“真的,相信我。你很棒,这没什么好羞愧难过的。”

他回了个微笑的表情包后,便不再和朋友继续聊下去了。

他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凳子上望着桌子上的小药瓶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翻出以前拍好的没发出去过的视频库存反复看了好多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按了发送键。

视频内容是他本来穿着男装,音乐一变,他就打扮成女生的样子。

眼看着评论数一点一点的增加,他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决定点进去看看,万一都是好听的评论呢?

他先看了几个评论,是在夸他可爱和惊艳的,他笑了笑,然后接下去让他瞬间收回了笑容。

他看到有些人写着:

“我去,真恶心。”

“你没病吧?好好的男人不当,偏偏要当女生。”

“你这是心理变态!劝你去看个医生吧!”

“我拜托你,别再发这种视频来侮辱我的眼睛了!”

“娘娘腔!”等等还有很多不堪入目的评论,尽管有几个人替他伸张正义,回怼了过去,但他还是很难受很难受。

当他看到有个人说:“你真想当女的,不如死了重新投胎。”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他发觉自己心胀的很难受很难受,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在眼睛里打转。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多少人会待见他这种类型的人。

他痛苦地起身,把桌上小药瓶里的药全部倒进垃圾桶,然后慢慢地一步一步抬着凳子朝阳台的方向走去。

他朝楼下看了看,然后慢慢地踩在凳子上。

他目视前方,嘴角微微上扬,眼角的一滴泪流了下来,张开双手,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

在他跳下去的那一刻,贾天瞬间惊醒大叫:“啊!!不要!”

贾天不可置信地瞪大着眼睛喘着粗气,背上都是被吓出来的汗。

贾天轻轻摸着自己“砰砰砰”的心跳,试图让它速度缓慢下来。

“我去!这傻小子该不会真跳了吧!”

贾天此时此刻有些不知所措,刚才做梦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还好自己醒的快,不然就要感受高空坠落了。

贾天从床上爬下去,因为腿软差点摔了一跤,他扶稳之后再次起身,把房间的电灯打开。

打开的一瞬间,贾天立刻看向墙壁,上面果然出现了三个字“娘娘腔”。

不知道为什么贾天的心口居然疼了一下。

贾天咬了咬嘴唇,把电灯关掉,又回到床上躺着思考。

这个梦境如果是真实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那个男生已经……毕竟他记得梦里面望下去楼层还挺高的。

贾天不安地辗转反侧,他很想知道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

贾天打算继续睡觉,看看能不能把梦延续下去。

贾天闭上眼睛努力地让自己睡着做梦,但他脑海里永远出现的是他不断地反复往下跳的那一幕。

贾天皱着眉甩了甩头,想刻意地不去想。

但一点用都没有,贾天只好睁开眼睛,坐起身子。

贾天已经没有任何的睡意,大脑和眼睛都是清醒的状态,就呼吸心跳还是稍微急促了一些。

贾天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闹钟才会响。

就这样,他无声地靠着墙坐着发呆。直到闹钟响了才慢慢地起身走出房间。

贾天去上了个厕所,洗了把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果然黑眼圈加深了。

这黑眼圈说来也奇怪,本来贾天没评论的那一个礼拜照理来说不能说睡的很好,但至少比做噩梦的时候要好很多,可奇怪的是,这黑眼圈就好像长在那一样,不管睡的再怎么样,依旧消不掉。

贾天苦笑了一下去房间换了身衣服,戴上黑框眼镜,出门去公司开早会。

去公司前吃早饭的时候,贾天吃着煎饺,另一只手打开短视频。

昨天看的那个男生昵称叫什么来着?贾天努力回想也想不出。

这软件也没有浏览记录,想要找到就像大海捞针一样。

贾天又去微博上看看有没有跳楼自杀的新闻,然而并没有看到,毕竟人口这么多,不可能每一个自杀的人都会上新闻的。

贾天得不到后续的情况觉得心情有些烦躁,来到公司,前台小妹也只是看了贾天一眼。

好像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前台小妹就没怎么搭理他了。

而小淇好像也在躲他似的,他倒是有隐隐约约听说她有男友了,不过贾天仍然自我催眠,觉得这消息是假的。

贾天魂不守舍地开完了会。

“听说了吗?公司貌似要裁员了!”开完会走出来时一个同事在旁边小声地说道。

“不会吧?真的假的?千万不要是我啊!贾天,你觉得这消息真的吗?贾天?贾天?问你话呢,想什么呢?”

“啊?你说什么?我刚没听见。”贾天回过神来问道。

“他刚才说公司要裁员了,你觉得呢?”

“嗯?为啥?这不好端端的,干嘛要裁?”

“就说啊,唉,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

“反正不要是我就行。”贾天接着说了一句。

“哈哈哈大家肯定都这么想的。”

然后几个人该出去跑业务的跑业务,该留公司的留公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