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新闻

  • 小心说话
  • 吾楽之时
  • 2037字
  • 2019-08-31 18:41:46

吃完饭,王树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打了个超响的嗝离开座位往房间走去。

“我们来看下一个消息,最近,一家小饭馆被爆出老板为了降低成本用老鼠肉代替其他肉类,食品安全问题令人堪忧……”电视里播的新闻让王树停下了脚步。

王树返回到电视机前看,果然讲的是他在讨论区里说的那个,王树爸坐在沙发上来了句:“诶,这个店我怎么感觉这么眼熟?”

擦着桌子的王树妈瞥了一眼说道:“这不就是我们小区外边那家吗?怎么了?”

“新闻上说用老鼠肉代替其他肉给顾客吃。”

“还有这种事,我看平常生意还不错的,这是有多少人遭殃了哟。”王树妈皱了皱眉头,又对王树说:“大树,你以后少在外面吃。”

大树敷衍地点了点头,心里默默地说:昨天才刚吃过这家。

新闻上后面说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查了,到时候会给群众们一个结果。

王树走进房间,玩了会手机,吴强发来了消息:“大树,我们是不是要找住的地方啊?”

王树拍了拍自己脑袋,他怎么把这事儿给忘掉了,回道:“对,还好你提醒我了。我们现在找起来,选好了让他们俩在里面挑一个?”

“没问题。”

于是王树便下载了个app,在里面找离W市的著名景点稍微近一点的住处。

毕竟是男生,住的地方只要便宜,干净就行,其他花里胡哨的他们也不讲究,所以王树找了几家评论还可以,价钱也能接受的发给吴强。

“你这里面有一个也是我刚才看中的。”吴强指的是青年旅社的四人间。

“我也觉得可以,上下铺有上大学时候的感觉。”

“那要么就定这家好了。”

“行,我发到群里问问他俩,不喜欢再说。”

王树把旅社链接发到旅游群里,班长和赵齐都很满意这个决定,赵齐说他先把钱付了,到时候大家AA后统一把钱给他,省的乱套。

随后,班长把他做了一半的攻略发到群里,“才做好两天的。”

王树点开飞快看了下赞道:“不错啊,不愧是班长,牛!”

班长谦虚回道:“还不是因为我喜欢写这个,我要是不喜欢,一个字都写不出。”

赵齐把订好的票也发到了群里。万事俱备,就差整行李了。

但王树想想反正还有明天一天时间,便也懒得现在去整,于是就打开电脑玩游戏,这一玩就到了傍晚。

“大树!”王树妈在客厅大声叫他。

王树刚好打完,喊道:“来了来了。”

王树以为要吃晚饭了,结果走出房间,王树妈就递给王树100块钱说:“去,帮你爸买一箱啤酒回来。”

王树接过晃了晃问:“那剩下的呢?”

“给你当跑腿费行了吧。”

王树这才满意地穿上鞋子,出门买啤酒去。

来到超市门口,王树突然想起那家小饭馆就在不远处,于是便继续朝前走,看看现在这都上新闻了,还有没有人敢去。

当王树经过小饭馆往里面张望时,果然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看来大家都看到报导不敢进去吃饭了,而门口站着迎宾的服务员见王树在店门口徘徊,热情地迎上去问:“帅哥,要吃饭么?去我们家吧。”

“不去不去,我可不想再吃一次老鼠肉。”

“这位帅哥,凡事都要讲证据的好吧?你是亲眼看到我们大厨往里面放老鼠肉了?”服务员语气并没有像刚才那么好了。

“我亲眼看到你们……”王树刚想说菜筐里看到老鼠尾巴,但一想到这不变相暴露自己是那个曝光的人了,到时候找他麻烦就完了。

“你说啊,你亲眼看到什么了?”

“哼,没什么,不和你一般见识。”

“切,自己没证据就不要乱说。”

“我劝你还是换个工作吧,说不定你的员工餐里也有……你懂的。”王树不依不饶地吓唬道。

“你胡说,我是内部员工,有没有我还是清楚的。”

“那就拭目以待咯~”王树无视掉服务员姐姐瞪着的眼珠子,乐呵呵地返回超市买老爸要的啤酒。

回到家放下啤酒,便坐下吃着老妈已经摆放好的饭菜。

“你刚才是不是又顺便去哪瞎晃了?”王树妈瞟了一眼王树。

“你咋知道?”王树啃着鸡腿好奇道。

“我会不知道你?买个啤酒用不了这么久。”

“嘿嘿,我刚才去那个小饭馆看了下。”

“是不是没生意?”王树爸问道。

“对啊,都这样了肯定不会有生意了,多半没过几天就关门了。对了,我刚才还和门口的服务员争论了一会儿。”

“儿子,这你就不对了,这问题出在老板身上,你说人家服务员干嘛?”

“如果服务员知情者不报不也和老板一个性质?”

“你怎么知道人家知不知道,说不定人家还蒙在鼓里呢?”

“是是是。你说的话比我多,比我有道理。”

“诶,你这臭小子……”

见老爸有点生气了,王树立马认错:“好了,爸,我错了,开玩笑开玩笑的。”

王树爸这才放过王树,王树悄悄地呼了口气。

吃完饭回到房间,王树打开微博看了下小餐馆的调查进展,然而并没有出来。

王树觉得没劲,打开电脑讨论区里大家都在发些什么,也好取取经,为下次发消息积攒灵感。

王树看一个吐槽一个:“这都是些什么事,还不如我发的厉害。”

“哈哈哈哈,这个人发的好假。一下就穿帮的东西也敢发出去。”

“这个还行,不过不够劲爆,这评论都没有我第一条的多。”

王树爸和王树妈在客厅听到儿子在屋里一会儿说话一会儿笑的,互相看了眼,以为儿子是不是谈恋爱了。

王树妈眼神示意自己的老公去听听,王树爸指了指自己的老婆让她去,正当王树妈决定自己上前偷听的时候,王树房间门开了,王树妈略有些尴尬地看向王树爸。

王树奇怪地问道:“妈,怎么了?”

“啊?没什么啊。”

“哦。”王树去上了个厕所回到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