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被死亡(2)

  • 小心说话
  • 吾楽之时
  • 2286字
  • 2019-08-27 16:08:18

正当王树打算开几把游戏的时候,王树的微信电话铃声响起,一看是吴强打开的,王树接起问道:“啥事啊?我刚要打游戏。”

“大树啊,完了完了,你看微博了没?”

“微博?我前面刚看过,怎么了?”

“那个郑祁山发微博了!!”

“啥?真的假的?他不是已经……”

“对啊!但他真的发微博了,你自己去看看。”吴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王树连忙打开微博,搜了郑祁山,然后点进去第一个就是郑祁山的微博,果然显示郑祁山刚刚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这样的:最近一直在闭关写书,微博没上,要不是好朋友打电话过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死了(笑)~各位读者们,放心吧,我很好,不说了,继续码字去咯~顺便打一波广告,新书不久将和大家见面,敬请期待吧。

王树愣愣地看着这条微博,心想:难道说他们弄错人了?

王树回到与吴强微信界面,打了微信电话过去,问道:“这怎么回事?同名同姓?”

“我看啊很有可能。”

“你不是看到过吗?还说十有八九就是他。”

“唉呀,这不是就瞟了一眼嘛,看错了呗。”

“我看是你心理暗示捣的鬼。”

“现在当务之急是该想想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又不是你说出去的,怕什么?”

“啊,额,对,我没说我没说。”吴强支支吾吾地小声应到。

“对嘛!那你担心个啥。就当是个乌龙。”

“对对对,你说的对。”说完便挂了电话。

王树刚想说什么,便发现吴强已经挂了电话,白了一眼再次打开微博看看郑祁山微博下面都评论了些什么。

“太好了,看到消息的时候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没事就好,不要太辛苦哦。”

“是哪个傻子造谣的??出来挨打。”

“我真的是服了,人家活的好好的。干嘛要去说人家死了?要是我的话我会非常生气。”

“这脾气也太好了,这样都不去追究造谣份子。”

还有好多评论,王树也就不细看了。

退出微博,打开电脑,心想放这消息的人要是在讨论区发的话,评论数一定很高。

诶,对了,要不在讨论区发一条消息就说同名同姓搞错了,这样还能蹭一波评论。

王树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于是便打开了讨论区网站,写道:“郑祁山是去世了,只不过走的不是我们认识的郑祁山,而是个同名同姓的。”

不到一会儿,下面便有几条评论,王树倒没怎么细看,毕竟他发这消息也只是蹭蹭热度,能有几个评论是几个。

可当王树回到首页随意翻了下其他人评论数的时候,看到一个内容下面评论还蛮多的,便好奇仔细读了一下,结果惊到了。

原来这一条写的就是郑祁山去世的消息。

这个是谁写的?吴强吗?

王树刚打算打电话去问,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应该去问。

假设自己问了,如果发消息的不是吴强,那么吴强就会来问他关于讨论区的事,他并不想让吴强知道有这么个网页的存在,如果发消息的是吴强,那么当他就会知道刚才发出去的消息是自己,接着点进去就会看到自己曾经发过的所有内容。

这件事还是不能让认识的人知道,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李妮妮的耳朵里去就不得了了。

王树放下手机,握着鼠标把刚才发出的那条内容删除。可兑换钱的评论数自然也减去了。

王树点进这个人的头像,看看都发了些什么内容。

上一条便是王树之前微博上看到过的家暴事件,原来这事是这人发出来的。

王树去微博上搜了搜,还是跟他之前看到的一样,并没有下文。评论里也有在问这人后续的情况,这人却并没有回复。

怎样才能知道这人是不是吴强?

王树从头到尾,从左到右看了半天,依旧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资料上就写了个男,当然了王树自己资料上也差不多就填了个性别,其他信息没填。

这人头像和吴强的微信头像用的不是同一个,这也不好判断。

实在是没头绪的王树放弃查找,到时候哪天碰面了试探性地问问,看看吴强会不会说漏嘴。

这时,微信的小学群有人在发消息,吴强点进去看原来是上次同学会上说的旅游的事情,带头的赵齐来问大家考虑的怎么样,有没有要报名的。

王树看到李妮妮在群里发了一条家中有事,不方便去了的消息,心中了然,毕竟李妮妮还要在医院照顾爷爷。

既然李妮妮都不去了,他也就没有去的必要了。

就当王树准备关上手机的时候,看到吴强在群里发了一条:“赵齐,算上我一个~”

这倒是让王树感到意外和犹豫,如果自己也跟着去旅游的话,岂不是可以试探出吴强到底是不是发消息的人了?

算了,还是和爸妈先商量商量,毕竟旅游可是件花钱的事。

王树关上手机,走出房间,王树爸刚散步完回家,王树妈在看电视剧。

王树看了看老爸又看了看老妈,还是先和老爸商量吧,王树组织了下语言,对正在厨房倒水的老爸说:“爸,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王树爸喝了口水看着王树。

“额,是这样,上次不是开了小学同学会嘛,然后有个同学组织有空的同学一起出去旅游,你怎么看?”

“可以啊。你要是想去就去。不过你还要再问问你妈的意思。”见老爸这么爽快地答应了,有些意外。

搞定一个,接下来是最难搞的一个了。

王树为难地看了一眼老爸,王树爸用眼神示意儿子去和王树妈说。

王树硬着头皮走向沙发,清了清嗓子说:“妈,嘿嘿,看电视呢!”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打扰我看电话。”王树妈盯着电视机看都没看王树一眼便已经知道王树有什么事来求他了。

王树把事情说了出来,王树妈没回话,王树望了望老爸,老爸却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去了厕所。

这时,电视上放起了广告,王树妈这才把视线看向王树,王树被看的心里一紧,王树妈说话了:“出去玩倒是挺积极的,找工作怎么就不见你积极了?”

“我会找的,回来肯定找。”

王树妈一副我不相信的表情盯着王树,王树被看的发毛,伸出三根手指指着天说道:“我发誓,我旅游完回来肯定找。”

而此时王树爸从厕所走出来,对王树妈说:“你就让儿子去呗,旅游能增长好多知识,不错的。”

“就是就是,我会给你们带特产的。”

王树妈瞪了王树一眼,说道:“既然是你说的,就不能反悔,你要去就去吧。”

王树高兴地谢过老爸老妈回到了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