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复查

  • 小心说话
  • 吾楽之时
  • 2151字
  • 2019-08-24 22:03:31

一个礼拜后,王树还是按照上次医生的嘱咐准备去医院。

他有观察过,他身上的划痕依旧存在,本来他觉得也没有复查的必要,而且这事如果被爸妈知道了说不定还要被问来问去。但他一想到李大爷还躺在病床上,李妮妮也守在那里,王树便以去看望李大爷为名头跟爸妈说去医院。

“我和你爸前几天不是去看过了嘛?”王树妈对正在穿鞋的王树问道。

“对啊,那是你们,我可是一个礼拜没去了。再说了,说不定我还能帮下李妮妮呢。”王树话音刚落便关上了门。

“你让他去吧。这臭小子你还不知道他的鬼主意是什么吗?”王树爸拍了拍王树妈的肩膀笑道。

见王树妈还不明白,王树爸又补充暗示道:“妮妮不是也在吗?”

“是这样啊,这臭小子。”王树妈恍然大悟。

来到了医院,王树先去李大爷病房看望了李大爷,此时只有李妮妮在病床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逗着靠着床的爷爷。

王树拿着医院旁边买的水果篮高兴地走进去说道:“李大爷好啊~看着身体恢复了不少。”

“诶,胖墩儿树,你来啦~”李妮妮扭头惊喜地看着王树。

王树点了点头,把水果篮放在桌子上,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说:“嘿嘿,我来看看你爷爷,李大爷,还认的出我不?”

“好好好,你是大树。”李大爷开心地答道。

“哈哈,我爷爷当然认得你啦,他又不是失忆。”李妮妮把削好的苹果用水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拿了个牙签戳了一块递到爷爷的嘴边说:“来,爷爷,吃苹果。”

李大爷张嘴嚼巴着开心地对大树说:“大树你也吃。妮妮也吃。”

王树以吃饱了饭为由谢过李大爷的好意。

王树和他们欢乐地聊了40多分钟,护士姐姐进来说李大爷要去做检查了,王树这才起身离开,临走时王树对李妮妮说:“希望我下次不用再来医院看李大爷。”

李妮妮理解了王树是想希望李大爷能早日康复的意思,笑着说了声谢谢,便和护士及爷爷离开。

王树来到之前看病的地方,本来打算往里面望一眼是不是上次的医生,结果发现正在看病的是他那个同学吴强。

“吴——强——”王树小声地在门口叫道。

吴强听到有人在叫他,转过头望去。

“诶!大树!你怎么也在这。”

医生也循声望去,看到是王树说了句:“我想起来了,你们俩是同学吧。”

“对对对,他和我一样。”吴强对医生用力点头。

“那你进来吧,你俩一个状况。我一起看。”医生对王树说道。

王树刚一走进去,吴强便问道:“大树,原来你也来看了。”

“那不是顺便吗。对了,你上次的脓好了吗?”

“好了,我估计打了针有效果……”

“好了,你们别聊了,王树是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打住了两人的对话。

“还是老样子,这玩意也一直都在。”

“依旧没什么感觉?不痛不痒?”

“恩。”

“那你最近有没有新的划痕出现?”

“新的划痕?没有吧,没怎么注意,主要它不痛不痒的,也就不会刻意地去关注这事。”

“咦?你没出现新的?”吴强在一旁惊奇地问道。

“对啊,难道你有?”

“嘿,别说,我还真有。”说完吴强便掀起衣服露出肚子上的划痕说道,“你看这条是前天出现的。”

王树低头仔细端详了一下,这划痕的确和自己身上的很像。

“我就奇了怪了,这玩意到底是哪弄来的。”

医生皱着眉头对他俩说:“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你们有没有什么出现过什么不舒服的情况?”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

“不过,就是会做噩梦。”

“做噩梦这应该跟这个没关系。”医生否定道。

“不不不,我们俩做的是同样的噩梦。”

“怎么说?”

“医生我跟你说啊,我们俩同学会那天还一起说过这事,就是我们俩都梦到过一个黑衣人,用小刀划我们的身体,伤口的位置和我们现实中的一模一样。”

“你骗我的吧。”医生不相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对吧,王树,你是不是和我梦到的场景一样。”吴强急着问王树。

王树点了点头说:“他说的没错,我也梦到这个场景。”

“会不会我们被人诅咒了啊?”吴强紧张地问王树。

“诅咒,什么诅咒?我们为啥要被诅咒?”王树不解地问道。

“那不然这个是怎么来的?”

“这我哪知道。”

“你们两个别猜测了,这样,我也不会给你们乱开药,你们再观察看看,如果还是这样,那你们就要去人民医院看了,那边专家医生比我们这多。”

“所以你这边是看不出来咯?”

医生没回答,只是让他们可以回去了。

走出科室,吴强不满地吐槽着:“切,这算什么嘛。”

“看不出有什么办法咯。”

“我们真的要去人民医院看吗?”

“我是不要去看了的。”王树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说道。

“你不看了?”

“对啊,浪费这钱干嘛?拿来买酒喝不好吗?”

“你就不好奇这是什么病?万一……”

“万一什么?”

“我是说万一啊,万一这玩意会要我们的命怎么办?”

王树无奈地斜眼看了吴强一眼指了指脑袋说:“我看你应该去看看这里。”

“喂!你什么意思!”吴强有些生气地拉住王树的肩膀。

王树突然被拉,一个惯性没站稳摔倒在地上,而刚好迎面急匆匆走来的一个阿姨被摔倒的王树绊了下,也摔倒在地上。

“吴强,你干什么呢!”王树生气地朝吴强吼了一声。

吴强见这幅场景不知所措傻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

“阿姨,你没事吧?”王树起身顺势扶起摔倒的阿姨。

“没。没事。”那个阿姨扶着王树的手起身,又弯下腰减散落在地上的病历单子。

“阿姨别动,我来帮你捡。”王树揉了揉微微疼痛的屁股,弯腰捡单子。

“郑祁山?”王树念出了病历单上的名字。

阿姨接过王树递来的病历单子匆匆道谢便快步离开了。

“那个,大树,刚才对不起啊。”吴强这才从呆滞的状态反应过来对王树道歉。

“没事,算了。”王树不以为意地继续走着,嘴里却一直默念着郑祁山这个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