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诸界副本在线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266字
  • 2019-08-16 22:55:29

程殊默然地低着头,脑海里疯狂地想着逃生的法子。

“将东西交出来!”

小胡子见程殊低着头不答话,神色有些难看,语气低沉。

程殊抬起头,眼神迷茫地问道:“什么东西?”

“砰!”

“什么东西?!”小胡子见程殊佯装不知,五指并拢,猛地一拳打在程殊肚子上。

“呕”

巨力袭来,程殊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干呕两声,退了两步,还没等摔倒在地,便被另外两人揪住衣服,架住了!

“这是你吧?”

小胡子脸上有些怒意,左手一抖,一张灵光闪现,栩栩如生的画像出现在手里。

程殊抬眼望去,那画简直就像是他的照片,画上的人分明就是他!

“哼!杀了他再搜身,拿到东西更好,拿不到东西也就罢了!”

见程殊目光惊惧,小胡子冷哼一声,手一抖,将画像重新卷了起来。

收到命令,左边架着程殊的人腾出右手,大拇指与食指一撮,一张白色的道符突然出现,再一抖,道符化作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刀!

“刷”

右手猛地一挥,长刀对着程殊脖颈斩下!

程殊看着斩下的刀,刀面上自己惊惧的神情清晰可见,但两人的手宛若钳子一般,令他无法挣脱!

“这就要死了吗?我死后会回到地球吗?”

程殊失神的想着,临死之前诸般心绪浮现,恐惧等情绪反而淡了下来,有的只有平静与恨意!

眼眸子扫过三人,程殊将阁皂道院三人表情映入眼底,他对阁皂道院恨到了骨子里,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斩杀!

只是却没有实力……

“对不起了,各位村民,在青山村十七年,你们对我十分照顾,因为我,更害得你们丧命!不能为你们报仇……”

程殊喃喃自语,心中痛苦万分,恨意简直要冲破云霄!

此时,持刀者手起刀落,程殊也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着最后的时刻到来!

猛然间,程殊闭上双眼的刹那,突然发现三人呆立不动,刀也停留在了脖子之上!他甚至能察觉到了刀上的冷意!

“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迷茫地出声,程殊随即惊讶地发现自己脑海里出现了一枚珠子,珠子呈血红色,正滴溜溜地旋转着!

“这珠子又是什么?”

程殊十分疑惑,控制着意识小心翼翼地接触珠子,意识刚一触碰到珠子,它旋转的动作一滞,一层层氤氲好似水纹一般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伴随着阵阵神秘莫测的大道圣歌,一个个闪烁着七色霞光的符文骤然出现,从珠子里飞射出来,似乎永无止境一般,要将整个意识填满。

轰!

当符文聚集到极点之时,好似恒星爆炸一般在脑海中炸开,将一切都涤荡的干干净净。

眼前浮现出一行古朴的文字,程殊不认识,但却又看得懂是什么意思。

“可穿越世界:绣春刀。时间累计:一年。”

下一刻,没等程殊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意识消散开来。

等程殊再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红木床上,眼前是一处古色古香的房间。

“表少爷醒了,快去叫老爷!”

耳边,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随后脚步声远离的声音响起。

程殊偏过头,只见一名眉清目秀、身着淡粉红色长衫的女子目光关切地看向自己,女子身后,则是另一名身着同样服装离去的女子。

结合面前女子的话,程殊估摸着另一名女子是通知“老爷”去了。

可“老爷”是谁?还有先前那枚珠子什么意思?

程殊暗自思量着,眼前突然出现出现了一片光幕:

【诸界副本在线】

【世界】绣春刀

【姓名】程殊

【身份】锦衣卫百户张英亲外甥

【穿越方式】灵魂穿越

【任务】无

【离开时间】一年之内随时离开,一年期满强制离开(回归原地,原时间点)

【源点】无(斩杀对手可获得)

【修为】不通武学的普通人(可用源点升级,回归时修为可部分带回)

【功法】无(可用源点优化)

【斗技】无(可用源点升级)

【储物空间】1立方米(可用源点升级,实物需用源点兑换才可带出本世界)

程殊扫完光幕上的信息,心中五味杂陈,最多的便是欣喜!

“得此机缘,报仇有希望了!”

程殊视线着重放在修为一栏“回归时修为部分可带回”一句上,光幕上说得很清楚,他现在意识穿越,在绣春刀位面可以待上一年时间!

最多一年之后,他便意识回归原地,届时他将面临脖颈之上的长刀!

“所以,必须在这个世界获得能逃脱的力量!最好是……能收获开脉的方法与经验!”

“小殊,小殊,我是你舅舅!”

低沉的中年男声令程殊回过神来。

程殊偏头,一个身着白色绸缎锦衣,有些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坐在床边,神色担忧地看着他。

“舅舅……”

程殊偏头之时,光幕消散,见中年男人没有异样,他便能猜到除了他之外,别人是看不见光幕的。

“这么说,他就是锦衣卫百户张英了?好奇怪,我怎么觉得他有些眼熟?”

结合光幕上的信息,程殊推测出面前中年男子就是锦衣卫百户张英,不过令他有些疑惑的是,他觉得肥胖中年男人有些眼熟!

“唉,小殊,都是舅舅不好,舅舅应该早些把你们接过来的,更应该派些人去接应你们的,不然家姐和子贤也不会,也不会遇到山匪……”

肥胖中年男人见程殊又闭上了眼睛,还以为他又昏睡过去,于是自顾自地说着话,说到最后,眼睛竟然红了。

“郎中,你快来看看!”独自哽咽了一会儿,肥胖男人一招手,令候在一旁的老者上前。

“是,大人!”老者微微躬身,而后走到床边,为程殊诊脉,看了看眼睛等处。

程殊还没反应过来处境,只是闭眼静静听着几人对话,期望得到更多的信息。

不一会儿,大夫为程殊就诊完毕,在肥胖男人关切的眼神中,说道:“今日公子气色好了许多,但结合昨日就诊,公子不记得先前发生的事情,老朽推测公子是得了癔症,惊惧过度,恐怕过去一段时间的事情都记不得了!”

“嗯?小殊不记得也好!”闻言,肥胖男人却是有些欣喜,看了看老者和两名侍女,大手一挥,低沉着声音说道:“以后谁也不许提小殊的事情,若是他问起来,就说他自小父母双亡,由我抚养成人!”

再次扫视一圈,见侍女与郎中噤若寒蝉,肥胖男人阴沉着脸,接着道:“谁要是敢多嘴,我便让他尝尝锦衣卫的手段!”

“老爷,奴婢不敢!”

“大人,老夫必守口如瓶!”

老者和两名侍女吓得脸色煞白,忙保证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