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出道院,遇险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050字
  • 2019-08-11 15:10:16

“起身吧。”

等程殊起身后,老者眸子里一道光芒闪过,诸般星象浮现,将程殊从头扫到脚。

片刻后,老者眼里的异象缓缓消散,眼神归于平淡,咳嗽两声,似是不经意地说道:“我以黄阶下品秘术,一卦纯清之法查看了你的面相。”

见程殊只是抬头看向自己,并没有插话,老者不禁在心里赞道:“好心性!”现在沉稳的少年可不多见!

不过,他的法箓品阶实在太低了!

心中叹了口气,老者面色自然,接着说道:“秘法批注,你眉头双旋主孪生,须眉有痕非我同宗!”

微微皱眉,前半句程殊没听懂,不过后半句他懂了。

“非同宗么?”

程殊喃喃出声,眸子里诸般色彩消失不见,黯淡下来。

原本以为可以拜在大若岩门下,等修行有成好去阁皂道院报仇,但既然批注有言,那么就另寻他处吧。

“多谢院长受箓之恩!”

“多谢韩大哥救命之恩!也多谢韩大哥为我讲解修行常识,将我领上修行之路!”

“程殊如今孑然一身,身无长物,若是来日修行有成,再来拜访院长和韩大哥!”

躬身下拜,程殊面色诚恳,先后朝着老者与韩睿行了一礼,无论如何,他在心里都十分感谢他们。

说完,不等两人说话,程殊起身,打开房门,依照着记忆中的路线朝着道院外不急不厉地走去。

屋内,韩睿犹豫了片刻,向着老者问道:“院长,当真不能留下他吗?”

“道院的规矩百年不变!”

右手拿起笔,老者低下头,接着翻阅桌上的书籍,声音坚决,顿了顿,老者用带着劝诫的语气说道,“韩睿,同情心太盛,不是一件好事,它只会令你变得软弱!”

“我明白了。”脸色失望,韩睿转身出门,待门关上的刹那,一道低沉而又坚定不移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大若岩入门道经有言,诛恶扶善,我只不过在践行它!”

闻言,老者正在书写的笔一顿,一道墨迹污了纸张,随后他轻轻拿掉纸张,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天岳居中地阁稳,值此我道当中兴,面相是一顶一的好,只是可惜,法箓品阶太低,注定成不了强者......”

出了门,韩睿快步追上了程殊:“程殊,你等等!”

“嗯?韩大哥还有事吗?”程殊转身,见韩睿叫住了他,于是问道。

“你身无分文,更是刚受箓,这是韩大哥的一点心意,你拿着吧!”韩睿

从怀里取了个小布袋子,递给程殊,眼见程殊摇头拒绝,他将面色一板,“你要是不拿我当兄长看待,那就别要吧!”

犹豫了片刻,程殊接过了沉甸甸的袋子,轻声说道:“韩大哥,谢谢你!你我非亲非故,承蒙你颇多照顾!”

“哈哈,咱们现在可不是非亲非故!”拍了拍程殊肩膀,韩睿停止了洒脱大笑,又轻声道,“我与你一见如故,但神宵大陆弱肉强食终究是主旋律,日后你可千万别轻信于人!”

程殊心中感动,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韩睿就是他的贵人,他将韩睿的恩情记在了心里。

“走吧,我送你到门口!”

韩睿和煦一笑,和程殊并肩走出了大若岩道院。

目送着程殊的背影渐渐远离,韩睿微微叹了口气,喃喃道:“当年的我也像你一样无助,如今我成了道院弟子,但愿你也能找到自己的归宿,在强者之路渐行渐远!”

等程殊的背影消失在主道之上,韩睿收回视线,转身进了道院。

离开大若岩道院的程殊默默想着心事,一边沿着主道朝着大若岩镇外走去。

“受箓不过相当于在体内种下一颗修炼的种子,没有道经,没有种种斗技,我还是一个普通人!”

程殊踏着青石砖铺就的大道,缓慢的走着,有的砖块十分破旧,时不时发出一声轻响。

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空的红日,光芒璀璨的有些刺眼,程殊举起有些粗糙的手掌,挡在眼前,嘴里接着计较道:“当务之急,是要拜入一间道院,学习开脉之法!”

神宵大陆,修士受箓之后,第一道修行大关便是开脉。

受箓之后,法箓便能从外界吸纳元气,但人生来百脉淤塞,元气入体后不能正常流转,更说不上在体内循环!

此时,入体的元气很快会从人体内回归外界,所以需要打通人体主脉,令元气在体内畅通无阻,循环流转,从而蕴养肉体,为下一境界淬体作准备!

人体内八条主脉:中府、天枢、云门、天府、下关、手三里、足三里、少冲,每条主脉分布在人体不同部分,合起来就囊括了整个人体,等八条主脉打通,开脉也就圆满了!

但没有道经,开脉何其困难!道经不但记载着开脉方法,更是记载着前人的开脉经验!

程殊也想过不要道经,凭借着法箓吸收的元气强行打通主脉,但这种法子太过危险,稍有不慎,经脉就会被狂暴的元气损坏!

届时别说是开脉圆满,整个修行路都会被斩断!

所以思虑过后,程殊放弃了强行开脉的念头。

“附近的道院只有阁皂道院,我不能去,只能去别的地方看看!”

念头闪过,程殊也走出了大若岩镇。

到了偏僻的一处土坡上,程殊停下脚步远远望去,大若岩道院雄伟的建筑仍模糊可见。

“瞧瞧,我就说他会出来的吧。”

一声略带嘲讽的声音,令程殊猛地转过身来。

视线看向声源处,只见三个身着紫色披挂罩袍的男子背靠土坡,戏谑地看着他。

瞧见熟悉的服饰以及三人胸前的阁皂道院徽章,程殊瞳孔一缩,心神一震,而后转身便跑!朝着大若岩道院跑去!

他心里清楚,只有大若岩道院才能救他!

“还想跑?我们十来人守在镇外,可是等了你许久了!”

脚步轻点,三人纵身一跃,敏捷地跳过土坡,来到程殊身旁,将他围了起来。

伸出白皙的手,在程殊脸上拍了拍,三人中一蓄着小胡子的人调侃道:“你倒是再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