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绣花枕头?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027字
  • 2019-08-27 23:34:08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眼见程殊偏转了头,田伯光笑容缓缓收敛,眼底闪烁着寒光。

“……”

什么意思?接着吃饭的意思呗!

程殊无语,懒得搭理田伯光,自顾自地喝着小酒。

要不是不通内力,打不过田伯光,再加上他不想浪费道符,他今日就要杀了田伯光。

采花盗,是他最厌恶的那类人之一!

气氛逐渐凝固,酒楼中的一众人也察觉到不对,纷纷结账跑出了酒楼——田伯光在江湖也略有凶名,不是他们这帮不入流的武者能招惹起的。

见程殊旁若无人的吃饭,田伯光面色冰冷,思索了一阵,心底却打起了鼓。

他三流的实力能活到至今,脚下卓越的轻功有一半的功劳,另一半功劳,则是他脑子灵光,从不招惹那些惹不起的人。

想杀他的人打不过他,勉强能杀他的人追不上他,弹指能杀他的人不想杀他!

如今程殊坦然自若,甚至不拿正眼瞧他,他反而不敢轻举妄动了。

“哈哈,田兄站着作甚,坐,坐!”

这时,察觉到气氛不对,令狐冲打了个哈哈,将田伯光拉了下去,“田兄,今日你我可要好好喝上一杯!”

“哼!”冷哼一声,田伯光眸子一闪,顺势坐了下来。

兴许是畏惧田伯光,不消多少功夫,酒楼伙计便将他们的菜上齐了。

“来来,吃菜,吃菜!”令狐冲瞧见桌上的好酒好菜,食指大动,虽然他是为救仪琳而来,但并不妨碍他吃肉喝酒。

说着话,令狐冲便招呼着田伯光吃了起来,想起仪琳吃素,这桌上都是荤的,于是又给仪琳点了一碗素面。

“小二,我的菜呢,催一催。”程殊这桌还就上了盘花生米,一壶酒,别的菜还不见动静,于是催促小二一声。

“兄台,不介意的话,过来一起吃吧。”灌了杯酒,眼角余光瞟到了程殊,令狐冲放下酒杯,笑着招呼程殊道。

田伯光眼角一跳,下意识想要开口阻止,随即念头一转,闭不做声。

“唔,也好。”

没想到令狐冲会邀请自己,程殊一怔,随即爽快地起身,边走边吩咐小二,“我那菜就不要做了。”

走到令狐冲这桌无人的一边,程殊麻利地坐下,不准痕迹地打量了一眼令狐冲。

“兄台,来,喝酒!”令狐冲嗜酒如命,也好与人饮酒,张罗着给程殊倒了一杯,而后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砰”

程殊爽朗一笑,举起了自己的杯子,与令狐冲一碰,而后满饮了杯中酒。

“哈哈,兄台爽快!”令狐冲眼睛一亮,面上高兴,也将自己杯里的酒喝完了。

接着,两人慢饮慢酌,缓慢地攀谈起来。

“不愧是令狐冲,洒脱而不失聪慧,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不过几杯酒,几句攀谈,程殊心中对令狐冲感官好了许多。

他与令狐冲的攀谈,多是讲的一些酒以及江湖中的趣事,别的令狐冲一概没提。

“客官,您的面来了。”这时,小二端着仪琳的面上了桌。

田伯光正恼着,令狐冲与程殊两人聊的开心,将他晾在了一旁。

吃不准程殊的来路,他只好忍着心里的不快,没有发作。

但看着仪琳小口小口吃着素面,他心中火气腾地上来了。

“砰”

“吃什么素面,跟大爷我吃肉喝酒!”一巴掌将碗打落到地上,田伯光沉着脸,大手将仪琳拽到了身旁。

见状,程殊脸色难看,心里的火气腾地上来了,这田伯光明显是拿女人撒气。

一想到田伯光本就是渣宰,给那些无辜女子带来的耻辱,在这个时代甚过谋杀千百倍,程殊便抑制不住心中怒气。

“你死不足惜,本想饶你一命,奈何你不珍惜!”一拍桌子,程殊腾地站了起来,目光骤冷地盯着田伯光。

依照剧情,田伯光最后也会改邪归正,程殊本想着放过他一马,但此刻看来,他却是心慈手软了。

放过田伯光一时,还不知有几个无辜女子会遭殃!

“小子,你有种报上名来!”田伯光不再隐藏杀气,一把抓起长刀,掀翻了桌子,站了起来。

他早就心中不快,程殊发难,他也不想再克制了。

“你会知道的!”嗤笑一声,程殊懒得多言,“出刀吧,让我瞧瞧万里独行田伯光的厉害!”

“锵!”

“刀剑无眼,阁下小心了!”

长刀一翻,便腾空飞了起来,田伯光脚步轻点,握住刀柄一甩,刀鞘便朝着程殊打去。

“两位兄台,打架哪有喝酒好,不如我们喝酒!”两人这就要交手,令狐冲一愣,忙上前一步劝道。

他主要是担心程殊,毕竟程殊看起来还不到二十,他觉得程殊不会是田伯光的对手。

“你闪开!”田伯光一把将令狐冲扒拉开,冲着程殊冲去。

“令狐大哥。”仪琳扶住了摔了个踉跄的令狐冲,面色也有些担忧。

手一抖,鸳鸯短刀甩了个刀花,然后出现在手中。

“砰——”

斜劈一刀,将射来的刀鞘劈开,程殊冷笑一声,摆了个双刀法的起手式。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使用道符,是想看看与田伯光的差距,好推测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属于什么水平。

没看清程殊短刀如何出现的,田伯光眯了眯眼睛,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我就不信,这小子是打娘胎里就开始练功。”好歹也是江湖三流的高手,田伯光定了定心神,将杂念抛开,一心想要好好教训程殊。

刀主杀伐,尤其是田伯光使出了看家本领,狂风刀法,长刀挥舞间更是杀气腾腾。

田伯光的大刀宛若海浪一般,一重接着一重,绵延不断。

程殊只接下了两重,之后便陷入了苦苦招架的境地。

“不好,他危险了!”脸色一变,令狐冲看出了程殊危险的境况,眼神一阵闪烁,开始思索办法。

“小子,我还当你是什么厉害人物,不想却是绣花枕头稻草包!哈哈!”

发现了程殊实力不济,田伯光愣了片刻,猛地加快了攻势,同时口中嘲笑出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