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回雁楼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031字
  • 2019-08-29 23:08:12

半月后。

青山村废墟旁,一间简陋的树屋坐落在半山腰上,往外散发着迷蒙的亮光。

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枕靠着树干,程殊随手灌了一口酒,望着繁星点点的天空,默默地想着心事。

远处,一重重山岭笼罩在黑夜中,繁茂幽深的老林不时传来一声野兽的吼叫,惊起野鸟秃鹫乱飞。

“前世已矣,不必再提,这一世,却在我脚下!”

脑海里闪过前世种种光景,程殊脑袋晃了晃,仿佛要将所有杂念抛出脑海,“没有贪天之念,怎么能成贪天之事!这一世,我要法力通天名扬天下!”

“这一世,我要青史留名长生不老!”

“这一世,我要行走诸天,纵横神宵大陆!”

眸子里亮光一闪而逝,变强的野心好似杂草一般,在程殊心底疯狂生长。

“万界副本在线”,顾名思义,以诸天万界为副本,供养宿主一身!

只要有穿梭万界的机遇在,程殊自信能成长为翻江倒海的大能,甚至是力压天下的一代巨擘!

说出心底的想法,念头通达,程殊心神激荡,法箓吸收元气的速度猛地快了一大截。

直到经脉中元气汹涌澎湃,法箓吸收的速度才慢了下来。

“天枢与手三里主脉元气满了,如果有功法,此时便能直接打通下一条主脉!”先是一喜,而后叹息一声,程殊喃喃出声。

法箓暴动的机会可不常见,如果他有功法,便能充分利用这次机会,也许还能打通一两条主脉。

不知不觉间,午夜渐过,程殊脑海里的血红色珠子猛地一跳,将他心神吸了进来。

一层层氤氲好似水纹一般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伴随着阵阵神秘莫测的大道圣歌,一个个闪烁着七色霞光的符文骤然出现,从珠子里飞射出来,似乎永无止境一般,要将整个意识填满。

轰!

当符文聚集到极点之时,好似恒星爆炸一般在脑海中炸开,将一切都涤荡的干干净净。

“可穿越世界:南宋群侠传,时间累计:二年。”

一道漠然的声音在程殊心底响起,而后他便眼前一黑,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

“你们听说了吗,衡山派的刘正风要金盆洗手,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了!”

“这哪能没听说啊,刘正风身为衡山派顶梁柱之一,竟然一心归隐,转而投身仕途……”

“这件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江湖中那个不知道!”

……

此时,刚刚栓好了马,程殊踏入客栈便听到了这番话。

一个时辰前,他出现在一处偏僻的村庄,经过观察,他发现这是个古代世界。

但除此之外看不出别的东西,于是他便找村长买了匹驮货物的马,寻找消息灵通的酒楼打探消息。

没想到一进来,便听到这么有用的讯息。

“这个世界是笑傲江湖么?”眸子一亮,程殊不懂声色地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招呼客栈伙计上些吃食。

边吃着盘里的菜,程殊边留意着客栈其余人的交谈。

“近来江湖真是多事之秋,先是中神通王重阳仙逝,而后东方魔头横空出世,北方更有元兵南下,江湖危矣!”

“谁说不是呢……好在五绝还剩四人,还有武当张真人等人在……”

夹菜的手一顿,程殊嘴角抽了抽,武当张真人?中原五绝?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这时,另一桌有人开口道:“可惜,谢逊老贼不见了踪迹,不然有屠龙宝刀在,更增添对抗元兵的把握!”

“倚天,射雕,笑傲……这尼玛是个混合世界?!”放下筷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程殊心道。

“难怪叫南宋群侠,原来背景是南宋,世界是多个武侠世界融合的!”

系统提示副本名为“南宋群侠传”,先前他还纳闷,南宋哪有群侠,原来是多个金系世界融合而成的。

多个世界融合在了一起,虽然危险系数大大增加,但机缘也更加大了,程殊眸子一闪,心中计较开来。

“小二,上酒!”

就在程殊脑中回忆着相关剧情时,一道粗犷的声音从酒楼门外响起。

回过神来,程殊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粗壮的带刀汉子带着一个容貌清秀的尼姑,身后还跟着一个剑客打扮的年轻人,三人迈过门槛,走进了酒楼。

只是三人模样都不太好看,粗壮汉子右手拎着长刀,左手拽着尼姑的衣服,左肩上有些血迹,而娇俏秀丽的尼姑神色倦怠,俏脸上有些委屈,佛衣更是有些脏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三人中,状态最不好的当属最后进来的年轻人,虽是拎了把长剑,但他衣衫染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布,衣服残破的如同乞丐一般。

酒楼中,众人虽然有些好奇这三人奇怪的组合,但他们都明白江湖险恶,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连交谈声都低了许多。

程殊看了两眼,便挪开了视线。

“嗯?”

一声轻疑,他又将视线移了回来,因为他觉得这幅场景莫名眼熟。

“这不是回雁楼令狐冲智斗田伯光的剧情么?!”

猛然间,一道亮光自程殊脑海里闪过,他想起来了,看这三人的搭配,不正就是田伯光,令狐冲,仪琳三人组!

这边,点完菜后,田伯光拉着仪琳坐下,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四周的人。

看到一眼自打自己进来后,低声说话的众人,田伯光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经意一瞥,他看见了眼神深邃的程殊。

“小子,你看什么?”

见程殊看的是自己这桌,田伯光当即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指着程殊喝骂出声。

“你可是万里独行田伯光?”程殊微微一笑,被喝骂也不以为意,反而出声问道。

虽然他十有八九打不过拥有内力的田伯光,但他并非没有底牌,储物空间中躺着的数十张道符便是他的倚仗!

“你还有些见识,竟然认得你田大爷!”

闻言,田伯光哈哈大笑,神色间颇为得意。

“果然是他们!”

得到了肯定回答,程殊瞥了一眼开始诵念佛经的仪琳,继续吃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