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拒绝招揽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104字
  • 2019-08-22 18:08:00

得出这个结论,崇祯心里十分不可思议,也萌生了见一见练武奇才的心思,当看到程殊年龄不及弱冠,随即就想要将程殊收到麾下。

闻言,程殊心中思量开来,腾骧卫属于皇帝亲军二十六卫之一,在所有侍卫禁军中也算得上精锐,更是崇祯的伴驾随军。

但崇祯提这个是什么意思?莫非是看上我的武功了?

脑海里思绪流转,片刻后,程殊得出了结论,上前两步:“回大人,卑职愚钝,武功更不过微末,杀赵靖忠也是由卢总旗与沈总旗在一旁协助,这才侥幸得手,入宫护卫陛下的责任重大,卑职恐怕难以胜任。”

“你们退下吧!”

崇祯面色板了起来,冷冷地看了一眼程殊,淡漠出声。

他不过刚登基没两年,心里正骄傲,听到程殊婉言拒绝,心里很有些不高兴,纵然程殊武功很强,但他身为大明的皇帝,手下并不缺高手。

“卑职告退!”

听到程殊拒绝,卢剑星与沈炼眸子里闪过失望神色,不过想来程殊也有自己的考量,于是躬身拱了拱手,带着程殊出了门。

门外,韩爌见三人出来,径直路过三人,进了屋内。

程殊三人离开后,一路不带停歇地回到了卢剑星的家。

谨慎地关上门,三人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好险!”一向稳重的卢剑星轻声说了一句,喝了一口茶,端茶盏的手都在抖。

沈炼也扯了个笑容,心中有些后怕,杀赵靖忠是仓促之间下的决定,三人还没收好尾,没想到就被侦查到了。

索性没有造成最坏的的结果!

沈炼感激地看着程殊,多亏他找到了理由。

“呼”程殊也大出了一口气,紧绷的心神放松下来。

“小殊,那位大人招你入宫,侍卫可比锦衣卫好的多,你怎么不去?”缓过心神,想起程殊拒绝入宫当职,卢剑星疑惑地看向程殊。

锦衣卫说的不好听,就是臭名昭著的阉党爪牙,与腾骧卫比不了,沈炼看向程殊,他心里也好奇地程殊拒绝的原因。

“你们就不好奇那位大人是谁?”程殊卖关子地微微一笑,瞥了一眼卢剑星两人。

“嗯?那位大人?”

卢剑星与沈炼对视一眼,那位年轻人身份不简单他们看出来了,但具体身份,卢剑星并没有猜出来。

“当今有谁能让内阁首辅等在门外,又有谁在弱冠年纪而身居如此高位的?”

程殊眸子里亮色一闪而逝,提示两人道。

“你是说?”卢剑星非常惊异,端着茶盏的手剧烈一抖,茶水晃了出来都没有察觉。

沈炼微微颔首,面上有些恍然,他早就有了些许猜测,程殊这话从侧面应证了而已。

程殊不答话,只是点了点头。

崇祯在历史上勤政无比,但对臣子十分刻薄寡恩,他还要练武,哪有时间进宫陪伴崇祯左右。

“咳,咱们要叫一川回来,将魏忠贤早点交出去咱们落得个清闲。”

卢剑星若有所悟,咳嗽一声,避过了这个话题。

“砰砰”

这时,门突然间敲响,靳一川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大哥,是我,一川!”

警惕的三人松了一口气,沈炼站了起来,打开门,将面色凝重的靳一川迎了进来。

“大哥,一队腾骧卫包围了废宅,魏忠贤被他们带走了!”一进屋,靳一川就压低声音,沉声说道。

“嗯?”卢剑星眉头微蹙,轻疑一声,“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

此时,程殊心里很是惊讶,吃惊于明朝情报机构的能力,上午他们杀了赵靖忠,下午赵靖忠的尸体就被挖了出来,还根据刀伤推测出凶手是他。

甚至他们并没有说出魏忠贤藏匿的地方,腾骧卫却能直接搜到。

这效率,比起科技发达的后世也不差!

“大哥,你们知道腾骧卫会来?”见三人只有一些疑惑,并没有太过吃惊,靳一川有些疑惑。

“我们所有事情都暴露了,包括杀赵靖忠!”

“那怎么办?”闻言,靳一川面色一变,心头焦急恐慌。

“哈哈,功过相抵,我们无恙!”

卢剑星大笑两声,指了指一旁的座位,“一川先坐下!”

“真的?!”靳一川依言坐下后,目光炯炯地盯着卢剑星,迫不及待地出声。

“真的!”卢剑星微微一笑,“应该书童冒充魏忠贤的事情暴露了,咱们进入了上面一些人的视线。”

顿了顿,卢剑星收敛了笑容,有些感慨地说道:“只要知道了咱们,别的事情只要他们想知道,就一定会知道!”

点点头,靳一川和程殊、沈炼对视一眼,心中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好了,这些事情到此为止,咱们以后都不要提了。”抬起头来看了众人一眼,卢剑星一拍扶手,将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咱们都是小人物,上面的事情要少参与。”

沈炼心中有些感慨,要不是他们贪功,也不会揽下追杀魏忠贤的任务,从而被扯进了阴谋的漩涡。

“要我说,三位大哥干脆别干锦衣卫了。”

程殊心里思量两下,卢剑星三人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锦衣卫又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而且还危险无比,还不如不做。

“锦衣卫总旗一年俸禄二十两,不干锦衣卫,别的差事赚不了这么多钱。”

沈炼眸子一亮,有些意动,随即抛却了这个想法,他们三人除了刀法,别的什么也不会,所以只能干锦衣卫。

“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缇骑,早也习惯了。”卢剑星喃喃一声,也不肯改行。

至于靳一川则有些心动,不过他本来是小贼,杀了追捕自己的锦衣卫,冒领了锦衣卫身份,这才躲过了朝廷通缉,所以他当不当锦衣卫他都行。

见沈炼与卢剑星不肯改行,于是靳一川也就没有再开口。

微微颔首,程殊并没有再说什么,他离去还有段时间,到时候再看看三人的想法,依着他们的想法帮他们一程。

喝了两盏茶,程殊和三人分离,回到了张府。

程殊进屋时,张英正眉头紧蹙地坐在大堂。

“小殊,你没事儿吧?”瞥见程殊回来,张英敲击桌面的手指一顿,眉头一缓,站了起来,有些担忧地出声。

“舅舅,我没事儿。”程殊笑着回了一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