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拟把疏狂图一醉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034字
  • 2019-08-16 15:10:04

说完,程殊暗自一笑,心道自己是白问了,毕竟如果张英有事找他,这老管家又怎么知道。

“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老爷挂念着表少爷第一次出任务,心里担忧,连饭也只动了两筷子。”老管家跟在程殊身后,自顾自地低着头说着。

“舅舅是因为担忧我?”程殊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看着老管家。

“表少爷你没回来,老爷问了五回,还让我在门口等着。”

点点头,程殊心潮腾涌,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半晌,心里都是感动与喜悦。

抬头,天空薄暮轻垂,暗蓝的星辉点点,弯弯的月亮挂在天幕上,朦胧而皎洁,温馨异常。

“管家,你去休息吧,我现在就去舅舅那里。”平复下心情,程殊独自一人前往大堂。

大部分侍女仆人已经睡了,晚上的府邸有些安静。

“小殊,任务进行的怎么样?”张英正端坐在椅子上打盹,听到脚步声,抬头一见是程殊回来了,出声问道。

“任务顺利完成!”程殊和煦一笑,随后将雁翎刀从腰间取下,坐在了下首的位置。

“任务完成就好!”张英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程殊,随后问道:“没受伤吧?”

“没呢!”程殊将后背靠在椅子上,面色自然的回道。

“嗯,没受伤就好!今日人特别精神,就想着再看会儿公文。膳房还有些剩菜,我顺道让人送你房里。”

说罢,不等程殊回话,张英攥着公文,背着手自顾自地从偏道走了。

程殊笑笑,心头暖意十足之余,还有些好笑。

张英对外是趋炎附势的贪官小人,更是大明的蛀虫,但对他来说,不失为一个温暖的舅舅!

穿过大堂,程殊回到了自己房间,房内柳儿已经摆好了饭菜。

“今日还有酒呢?”

程殊看到了桌上的一壶酒,眸子一亮,放下刀便坐到了桌边。

“老爷吩咐膳房备的,说表少爷累了喝壶酒容易入睡。”柳儿一笑,为程殊斟满了一杯酒。

“柳儿,你去睡吧,我一个人就好。”程殊满饮杯中酒,“啧”了一声。

古代的酒醇香绵软,但就是度数不够,不过瘾!

“柳儿等表少爷吃完。”

“去吧,我一个人慢慢吃。”

“可是……”

“柳儿听话,我一个人慢饮慢酌,更痛快。”

在程殊的再三劝告之下,柳儿神色犹豫地走了。

就着六碟肴菜,程殊在微暗的蜡烛光芒中,自斟自酌,一种油然而生的孤独感慢慢在心底里浮现。

神宵大陆十七年,他一个地球的灵魂,渐渐适应了无电无网络的山村生活,不料朝夕为伴的山村一朝被屠戮殆尽!

程殊心里的恨意与愧疚,简直连巍巍黄河都洗濯不清!

“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拟把疏狂图一醉,程殊愤恨道,将闲暇时准备的酒也拿了出来,对酒当歌!

……

“表少爷,表少爷!”

清晨,窗外传来了柳儿清脆的声音。

“唔”

迷迷糊糊醒转过来,看着窗外的亮色,程殊赶忙坐了起来!

“柳儿,等等!”

扫了一眼面前狼藉的桌子,程殊赶忙换了套衣服,才打开房门。

“表少爷,该洗漱了。”

接过柳儿手里的水盆等洗漱工具,程殊回转后洗漱一番。

看着桌上狼藉的碟子和地上碎裂的酒杯,程殊说道:“柳儿,你让人把地上收拾一下。”

“表少爷,我知道了。”柳儿应道。

“舅舅起来了吗?”

“老爷已经去了前堂。”

“嗯,我现在过去。”点点头,程殊将红色锦衣卫常服包好,拎在手里,走了百来步去到前堂。

“小殊,你身上的常服呢?”

饭间,瞧见程殊身上穿着的白色衣服,张英微微一怔,随即问道。

“昨日抓捕过程中将衣服扯了个口子,加上染了些脏物,打算问卢总旗换一套。”程殊嘴里吃着早饭,面色自然,丝毫看不出是在说谎。

“嗯,要是卢剑星那里不好换,你直接去北镇抚司府库取一套。”

轻描淡写地揭过话题,一套衣服而已,对张英来说是个小事情。

“对了,舅舅,卢总旗补缺百户的事情有戏吗?”程殊点点头,随即话题一转。

闻言,张英喝粥的手一顿,片刻后才说道:“不容易,虽然他武功确实不错,资历也够,但终究无门无路的,补缺的事情难!”

程殊心里知道张英恐怕没出力,毕竟轮钻营,巴结上司,张英可是一把好手,如果真肯真出力,恐怕卢剑星早当上了百户。

但程殊没法开口,暂且也不愿开口,所以只是应了一声,接着吃早点。

盏茶功夫,两人到了北镇抚司。

轻车熟路地走进卢剑星这一旗的大堂,程殊恰巧在门外就碰到了沈炼。

“背上的伤口涂了药吗?”沈炼和程殊一边并肩走着,一边轻声询问着程殊伤势。

“没,昨日喝醉了,直接在桌子上睡着了。”程殊讪笑两声,颇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酒度数低,但架不住他喝得多,最终却是喝醉了。

“待会儿我帮你涂点金疮药,虽然伤口浅。但涂了药愈合的快!”沈炼点头,随后踏入了大堂,而声音轻了下去。

“大哥,三弟。”

“卢大哥,靳大哥。”

两人向屋内的卢剑星,靳一川打了个招呼。

“卢大哥,我的锦衣卫常服不小心划了个大口子,想重新换一套。”

在路上,程殊已经将沾染了血渍的锦衣卫服侍丢掉了,所以直接出声问卢剑星换一套。

“好,你拿着批条,去府库支一套!”

卢剑星没有犹豫,直接挥笔写了个条子,盖上了总旗的印章,然后将条子递给了程殊。

“谢卢大哥了!”程殊拱了拱手,道谢。

“嗯,你去取衣服吧,大人召我们三人,我们去看看。”

卢剑星微微颔首,然后和靳一川,沈炼直接出了门。

“舅舅召他们?”程殊微微疑惑,心中计较着找他们的原因。

片刻后,程殊摇了摇头,心头暗道:“等他们回来就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了,现在还是取衣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