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任务

  • 诸界副本在线
  • 贰拾洲
  • 2045字
  • 2019-08-22 11:28:48

笑着点点头,程殊的灵活应变让张英很满意。

“来人,将卢总旗叫过来!”看向屋外,张英和善的面色收敛,变得不苟言笑。

这变脸本事看的程殊一愣一愣的。

盏茶功夫不到,在一名陌生锦衣卫带领下,卢剑星走进了大堂。

“大人,不知唤我前来,是有什么事情?”

躬身行了一礼,卢剑星抬头间看到了一旁的程殊,眸子一亮,微微点头示意,而后看向了顶头上司张英。

“卢总旗,这是新入职的程殊,就派到你们旗了,你负责带一下他!”

“是,大人!”卢剑星一拱手,见张英没有别的事情,就带着程殊出了门。

“小殊,晚上有个任务要出,你就跟着我!”卢剑星没有问为什么要加入锦衣卫之类的废话,而是直截了当地分派起了任务。

锦衣卫中恩荫官宦子弟是常态,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

卢剑星心里也清楚,张英将程殊安排到他旗下,就是想让他照顾程殊!

“好,那白天作做什么?”点了点头,程殊听到晚上有任务,心中有些激动,面上不显,平淡地问道。

“白天养足精神!”

卢剑星将程殊带到他们旗值班的地方,然后和一众人介绍了一下,打了个招呼。

紧接着,大部分人就各自离去,出任务去了,房里就留下了靳一川,卢剑星,沈炼三人。

“小殊,你来锦衣卫算是来对了,有的是人陪你练刀!”众人离去,靳一川冲程殊一笑,调侃道。

程殊的武痴他们三人看在眼里,靳一川猜测程殊加入锦衣卫,想要练刀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哈哈,还是靳大哥懂我!”程殊嘴角微微上扬,上下打量了一番靳一川,接着问道,“靳大哥,身体怎么样了?”

“好极了!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将手里的短刀旋转两圈,靳一川笑道。

“还要感谢你的药,两副药下肚,他好的差不多了!”沈炼抚着雁翎刀,在一旁笑着补充道。

“好了就行,改日我再托人买两幅!”

程殊点点头,接着转头看向沈炼,“沈大哥和周姑娘怎么样了?”

闻言,沈炼面色一僵,笑容缓慢敛去:“不怎么样,一来没有刑部特赦,二来她也不肯跟我走,说除非我拿出一百两金子!”

程殊一愣,原本不是一百两银子就能为周妙彤赎身吗?怎么变为一百两金子了?

一百两金子可不是个小数目,相当于一千两白银,沈炼不吃不喝需要攒五十年!

“莫非是因为没到结局,两人没经历过生死相依,周妙彤对沈炼带人查抄自己一家还耿耿于怀?”程殊心中猜测道。

因为周妙彤父亲写诗讽刺阉党,所以一家被锦衣卫以莫须有罪名打入大牢,她也被卖进了教坊司充当官妓,其中带头的人正是沈炼。

所以周妙彤对沈炼是憎恨的,最后周妙彤情感发生转变,是因为沈炼豁出生死救她,她所深爱的严峻斌也死在了镇抚司大狱。

可以说,沈炼三兄弟悲惨的结局都是因为沈炼对周妙彤的爱,若不是为了给她赎身,沈炼也不会贪图魏忠贤的四百两金子,从而放走魏忠贤,为卢剑星与靳一川的死埋下祸根。

“不提这个了,小殊入职,我们理应请他吃顿饭!”卢剑星瞧见二弟面上黯然之色,摆了摆手,岔开话题道。

“是啊,咱们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不如今天喝个痛快!”靳一川和煦一笑,锤了沈炼胸膛一拳。

“今天喝个痛快!”沈炼强扯了个笑容,轻轻拍了拍靳一川的肩膀。

两人间的默契令程殊有些羡慕。

“走,我们喝酒去!”程殊以手抚刀柄,高声招呼道。

卢剑星三人笑着跟上,四人找了个酒楼点了几个菜,点了几壶酒。

一顿饭下来,花了一个多时辰,饭桌上好拉近感情,吃吃喝喝间,程殊和三人关系亲近许多。

虽然说着一醉方休,但四人都记着晚上的任务,所以浅尝辄止下,四人尽皆清醒无比。

待程殊结了账,四人回到北镇抚司,开始等待着一个时辰后的任务开始。

“卢大哥,今晚的任务是什么?”

抱着剑靠在一旁,程殊看着四周准备弩箭,绳网的锦衣卫们,出声问道。

“我们要去陈嘉鸣的府邸,捉拿阉党余孽许显纯!”

卢剑星抬头看了一眼程殊,见他面色肃然,还以为他在担心,于是宽慰道:“这只是个小任务,你跟着我,我保你安全!”

“不,卢大哥,我要进入陈大人的家里,捉拿许显纯!”

闻言,程殊微微摇头,跟着卢剑星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出刀,斩杀敌人才能获得源点,他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擦拭斩马刀的手一顿,卢剑星微微蹙眉,抬头看向程殊:“陈嘉鸣府邸兴许有埋伏也说不准!太危险了!”

“沈大哥进去就不危险了吗?”程殊直视着卢剑星,反问道。

获得源点是当务之急,他可不会后退。

“可……”

卢剑星嘴巴张了张,面色有些不好看。

张英将程殊交给他是让他照看的,而不是冲在第一线杀人,但这理由没办法明说。

“大哥,刑部陈大人府邸一切照常,小殊跟我一起进去,没事儿的!”

沈炼见两人间气氛有些凝重,打了个圆场。

“好,那你们两人多加小心!”

沉吟了良久,看到程殊眼里坚定的目光,卢剑星最终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决定派一队人在屋外时刻接应两人,而不是按原计划在百米外设防。

一切准备妥当,天色也逐渐暗淡下来。

待最后一抹亮色消失,夜幕完全笼罩大地,众人从北镇抚司鱼贯而出。

一路上,凡是见到程殊等人的百姓老远就退避开来,畏之如蛇蝎。

程殊眼角抽了抽,第一次体会到朝廷鹰犬的“威风”。

“习惯就好了,咱们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见程殊面色有些不好看,靳一川猜到了原因,自嘲地笑了笑,宽慰程殊道。

“嗯!”程殊点点头,跟随着大部队到了陈嘉鸣的府邸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