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柄夺舍重生的魔剑

青山城,荒山。

这里参天古木林立,斑驳的阳光透过树林,炎热的气息在四处溢动,杂草丛中,不时惊现一些蹿动的灵兽,发出沙沙声响。

位于一座悬崖峭壁处,一名穿着破衣袍的少年盘坐良久,他的一侧放置着一柄奇特的黑色之剑,忽然间他睁开了眸子。

那眸子一开一合间,仿佛是历经了万载岁月,何其沧桑。

“我终于夺舍重生了!”

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是一座远古大魔头的呓语。

是的,他夺舍重生了。

不过,夺舍重生的,并不是远古的某一尊大帝,也不是来自地球的穿越者,而是一柄剑。

准确来说,是一柄魔剑。

“苏元”拾起了一侧那一柄通体漆黑,透出绝世锋芒的剑,一时之间眼神恍惚,仿佛是有着一股莫名复杂的情绪。是的,他就是这一把绝世魔剑的剑灵!

看到自己遗留下的曾今的躯壳,“苏元”目光怔然失神,仿佛看到了自己数百亿载的岁月。

是啊,数百亿年了,他曾今乃是一柄惊天地泣鬼神的魔剑!

这一柄魔剑,诛杀过大帝!

它仍旧记得,它的第一世主人,乃是一位魔域的魔神,驾驭它称霸九天十地,无人可挡。

到了第二世,它落在了一位仙帝的手里,与其并肩作战,将其余两尊仙帝斩落马下!

而到了第三世,它落在了一位绝世剑客手里,目睹腥风血雨,也斩杀了数之不尽的强者。

……

前面九十九世,能够掌控它的,不是惊天动地的大魔头,就是威震八荒的帝者,实力通天彻底,直到第一百世……

而第一百世,他的主人就是这一具身体的主人,苏元!

可惜的是,这一世的主人,没有惊天动地的修为,也没有万人敬仰的身份,而是一个入赘的窝囊废,修炼一途毫无进展。

就在这一世主人不堪耻辱,即将跳崖自尽,魔剑决定将其夺舍,占据这一具身体!

这一世,它终于成人了!

“唉,这一副孱弱的躯体,真是有辱本座的名声……”

魔剑甚至有点想不通,为何这一世他的主人竟然是如此窝囊不堪。而他的前世主人,无一不是盖世枭雄,顶天立地,在九天十地赫赫有名,震慑八荒。

而它曾今更是血染仙帝,斩下的帝首也是不下一手之数。

这无数年来,他陪伴着每一任主人,见惯了各种大风大浪,也不断地吸取一切所闻所见。

是的,它暗暗修炼着。

百亿年了,它不仅拥有灵智,更拥有了无人能及的见识,以及拥有了惊天动地的修为!

“难道是天意?”

这一世,他的主人平平无奇庸庸碌碌,甚至可以用废物形容。也正是因为如此,魔剑才能够获得这一副身躯,重获新生。

“还真是废物的很……”

与宿主的记忆融合,魔剑与这一副躯体真正合二为一了。

原来,这苏元乃是青天域苏氏家族的长子,却因为天生废体的缘故无法修炼,结果入赘到北冥域的曹氏家族,做上门女婿。

不仅如此,这苏氏家族还特地割让了几座领土,当做陪嫁。

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简直是赤裸裸的耻辱啊!

不出意料,苏元天生废体,不仅得了肺痨,整天病恹恹,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竟然连魔剑都无法催动。这对于一个武道家族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入赘曹氏之后,苏元更是受尽了冷眼虐待,这几年之中,病得骨瘦如柴,这才自寻短见。

“不过是区区曹氏,你虽然辱没了我绝世魔剑的威名,不过如今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本座就让曾经辱没在你手中的魔剑,绽放出真正属于它的锋芒!”

苏元身上的青袍猎猎作响,眼神之中迸发出一股惊人的魔意。

是啊,虽然这一副身体何其的孱弱,甚至让它有点不适应。但是毕竟他身为绝世魔剑,斩过帝首,染过帝血,拥有百亿年的修为。即便化为人形,也绝不一般!

“曹氏,这一次咋们可以好好会一会了……”

若不是为了那割赠的领土,曹氏绝不接受这个上门女婿。不过,曹氏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欺人太甚。但此苏元已非彼苏元,他瞳孔投射出一道魔光,将魔剑的躯体收入瞳孔之中……

魔剑的身影,消失在了荒山。

……

青山城位于北冥域的北部,也是一座地域极为辽阔的城池,这里依山傍水,物华天宝。

因此,这里也成为了北冥域的商业中心之一,极为繁华。

而曹氏族在青山城的地位可不一般,乃是与柳氏族是并驾齐驱的两大财阀势力。这两大族彼此之间是竞争关系,几乎垄断了这里近九成的商铺与资产。

“一品灵宝玄生宝剑,售价五百中品灵石!”

“小玄术打折促销,只要999中品灵石!”

“售一品丹药青灵丹一枚,售价八百下品灵石!”

时值晌午,繁华的街道两处传来了一阵阵商铺热闹的吆喝声,往来的武者络绎不绝。此刻苏元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袍,蓬头污垢,正神情冷漠的走在往来的商铺之间。

“咦?这不是消失了几天的曹氏赘婿苏元吗?”

这时,商铺里传来了惊讶声。

“哈哈哈,没错,是他,这个废物竟然还没有死!”

一些往来的路人也是纷纷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苏元身上,周围一阵唏嘘,眼神鄙夷不屑。

“呵呵,曹雪也真是瞎了眼,竟然迎娶了这样一个废物!”

有人愤懑道,苏元迎娶的可是曹氏族的天之娇女曹雪。要知道曹雪不仅容貌绝美,武学天赋更是惊人。然而这样的大美人就配了这么一个废物,令人心疼啊!

“身为一个男人入赘曹家也就罢了,还“陪嫁”了几座城池,丢尽了祖宗的面子!”

“嘿嘿,你还真别说,要是我是个娘们,也想娶,白白赚了几座城池,那也不亏。”

“真是连曹家的猪狗都不如,竟然连修炼都无法修炼!”

“这种男人算什么男人!”

苏元充耳不闻,冷漠的面孔犹如是冰块一般。

这些废物也有资格辱骂他?

“让开让开!”

咯哒咯哒~

前方传来了一阵吆喝声,霎时众人迅速让开了一条通道,一匹威武的龙马驾驶金车而来。

“还不快让开!”

见到苏元一动不动,车夫一脸不耐烦,便是呵斥了一声。

这时金车之内,一名身穿华袍的少年扬了扬眉,走了出来。

“是柳氏族公子,柳齐!”

柳齐下了马车,不由得上下打量着苏元,嘴角微扬,目光玩味,

“哟!这不是赘婿苏元吗?你这个废物不好好在家伺候老婆,洗衣做饭,相妻教子,怎么一副乞丐样跑出来了?难道被曹氏族扫地出门,出来要饭了?”

声明一下:本文是无敌流,开篇略有套路,请坚持看到后面,会有不一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