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余路有淮安
  • 江知春
  • 2241字
  • 2020-09-20 12:47:51

余颂言背着书包从楼道里走出时,又一次看到了他。

明亮的路灯映在他的身上,路面上是和他一样动作的影子。

他又来了。和前几次一样,坐在那个台阶上,手里捧着一本书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等着她下课。

大概是低头太久了,他扭了扭脖子,抬头恰好看到了她。

“学姐!”他合起书站了起来,漂亮的眸子里瞬间溢满了藏不住的高兴。

余颂言点了点头,走到他的身边朝他淡淡地道:“走吧”

“嗯!”他重重地应了一声,拿起放在地上的书包冲她笑着说:“学姐,我们回家。”

……………

漆黑的天幕上一轮弯月安静地悬挂着,周围的繁星与其相得应彰。

一路上,他说个不停,好像是要把白天发生过的所有的事都和余颂言交代一遍。

若是在平常,余颂言只是安静的听着。不过今天她却难得的回应了几句。

虽说是简单的几句,但却让他非常的开心。他一边平复着内心激动的情绪,一边再接再厉地和她说着话。

终于,余颂言停住了脚步难得的打断了他的话:“淮安,你以后不要等我了。”

路淮安的表情一变,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余颂言问道:“为什么啊?”

余颂言面色不变地答道:“我自已可以回家的。”

“可我想等你啊,我想和你待着,我想陪你……”路淮安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句几乎接近呢喃。

余颂言定定地看着他,眼眸沉静:“可我不需要人等。”

她的世界一片冷寂,她不希望把无辜地人拉进她的世界,变成和她一样的人。

“可我需要等你。”路淮安执拗地看着余颂言,语气坚定的反驳了她。

像是一个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沉默了片刻,余颂言无奈地转过了身,到底还是妥协了:“随你吧”

路淮安的眼睛瞬间一亮,刚才一脸丧气的样子一扫而空。他紧紧地握着余颂言的肩膀前所未有的激动:“那明天老时间,我还在那等学姐。”

余颂言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算是应许了他的话。

路淮安咧嘴一笑,脸颊两边出现了两个深深的酒窝,他松开手朝余颂言道:“学姐,我们走吧。”

余颂言点了下头走在了前面。身后,路淮安笑眯眯地跟着她,像只狐狸

……………………

余颂言和路淮安的相识纯属是意外。

那是在校庆的前夕,余颂言作为二中的校花兼学霸被选为了周年庆的庆典主持人。

一开始,余颂言是拒绝的。她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地方,也不喜欢站在舞台上面对所有的人。后来在班主任周敏的再三劝说下,余颂言答应了。

不过这个答应的条件就是仅此一次。

校庆那天的人很多,场面也比较喧闹。余颂言拿着词稿从教室走到了后台。

她刚坐下准备通读后面的词稿时,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声响。

余颂言转身看去,是一个少年。少年摔倒在地,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头套,身上还穿着卡通服。

余颂言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词稿,快步地跑到了少年身边:“你没事吧?”

少年摇了摇头,指了一下膝盖:“就这个地方有些疼。”

余颂言把他扶了起了,让他座在椅子上。手轻轻地碰了碰少年的膝盖:“是这里吗?”

少年点点头,一双大眼盯着余颂言看着。

“你先把卡通服脱下来,我去上医务室给你找点药”余颂言站起来,朝少年交代了几句后便转身去了医务室。

学校的医务室离这里不远,余颂言抓紧时间跑了过去。

一切都还来得及。余颂言回来的时候庆典还没有开始,她松了一口气,拿着药水推门进了后台,

“现在怎么样了?”余颂言弯着身子,向少年问道。

“还是疼。”少年坐在凳子上,身旁是刚换下的卡通服。

余颂言蹲在少年面前,轻轻地挽起了少年的裤角淡淡地道:“药涂上就没事了。”

黄褐色的药水轻柔地涂抹在了少年的膝盖上,并遮住了已经红肿的部分。少年的对面,余颂言皱着眉头认真的帮少年涂抹着,时不时的问他痛不痛。

少年的耳尖泛红,心跳不断加速。

“学姐,要开始报幕了。”一个女同学拿着演出服走了进来向余颂言提醒道

“知道了。”她放下手中的药瓶,看着少年解释道:“我要去报幕了,找另一个人帮你涂好不好?”

她的语气难得的轻柔,让少年的脸也红了。

“不,不用了。”少年摆了摆手,紧张的看了一眼余颂言,然后…低下了头:“我自已可以的,学姐去忙吧”

“那好吧。”沉默片刻,余颂言将药水递给他起身去了前台。

那天的庆典结束很早,余颂言回到后台时,少年还待在那里等她。

“你怎么还没走?”余颂言问他

少年红着一张脸,挠了挠头:“我想等学姐。”

余颂言不明所以:“等我做什么?”

“我,我想向学姐说一声谢谢。”少年似乎有些害羞又把头低了下去。

余颂言看了少年一眼,从桌子上拿过了一本书抱在了怀里:“走吧。”

“嗯?”少年愣了,一时没反映过来余颂言的话。

“不回去吗?”余颂言问道

“回,回!”少年反映了过来,拿起放在地上的卡通服,跟在了余颂言的身后。

………………

也就是从那时起,少年总是来找余颂言。他像是认定了余颂言一样,从开始时偶尔地几次刻意偶遇,到后来的每天给她早餐、每天等待着她晚自习下课、每天不知疲倦的和她讲话、每天帮她抢占图书馆的位置…………

少年就像是一团不会熄灭的烈火,无论余颂言再怎么的泼水,他还是在那里不断地燃烧着,既炽热又明亮。迫使着冷漠的余颂言从最开始的明言拒绝到后来的无奈默认。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整了。余颂言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对面的少年开口道:“我到家了。”

少年了然,他朝余颂言摆了摆手笑道:“那学姐我回家了啊。”

余颂言点了点头开口提醒道:“路上小心点。”

少年的眼眸弯了弯:“知道了学姐。你快进屋吧。”

他催促着。

余颂言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你…………”她看着底下的少年叮嘱的话还未出口便被少年抢了先:“我会小心的,学姐你进去吧。”

余颂言勾了下唇嗯了一声。

一阵晚风从道口处刮来,带着夏日少有的凉意。

路淮安站在余颂言家门口,亲眼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才回身迈入黑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