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张阿姨的委托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13字
  • 2019-10-08 05:00:09

这张阿姨所卖的小吃,在这景区里好像也并不算生意最好的那一类。也许在大多数游客眼里,这些本地的冰粉凉虾,也就跟南方的糖水,跟其它地方的烧仙草、奶茶一样,并没有什么特色或胜人一筹的地方吧。

余冰跟菊到到了她的小摊子以后,她把两人让到了店里,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两张凳子,让两人坐下。

她热情地给两人各打了一碗小吃。食物是用塑料碗装的,用的勺子也是一次性的。在这人流量巨大的地方吃东西,其实如果对方端出来的是重复使用的不锈钢碗,那吃的人才要担心卫生问题了。

其实这些山城的本地小吃,以前余冰也吃过。不过这次张阿姨所端出来的,是一个凉虾、冰粉都混合着的综合版,余冰倒没吃过这样的吃法。

“其实这样很好吃的。”张阿姨说道,“很多本地人也都这么吃。就是一碗里面,什么都可以加一点。只是卖给外地游客的时候,很多店主赚麻烦、赚不到钱,都不愿意向客人推荐这样的搭配。”

张阿姨既是委托人,也是一位异能者。她拥有什么样的异能余冰不太清楚,但她应该是选择去过普通人生活的那种类型吧。看着她在这小吃摊前忙前忙后,真没想到她能放下异能者那种光鲜的生活,然后做这些小老百姓的小生意呢。从这一点来看,余冰对她产生了敬佩的感情。

他吃了一口碗里的食物,大为惊人。连着又吃了几口。一口接一口,转眼之间,一碗冰粉和凉虾的混合体,就让他给吃得七七八八的。

菊以前没吃过这种小吃,问道:“这东西这么好吃,为什么在全国火不起来?”

余冰苦笑着说道:“等你多吃几家,就知道了。不是这种小吃好吃,而是张阿姨做得好吃。其它摊的冰粉和凉虾,你去吃一吃,就知道这小吃为什么在全国火不起来了。”

张阿姨笑了笑,说如果觉得好吃的话,两人要不要再来一碗?

余冰跟菊又痛快地每人吃了一碗。这冰粉挺填肚子的,这下两个人估计连中餐都不用吃了。

几个人终于说回了任务的事情上面来。

张阿姨还请了一个年轻人帮看摊子,现在的人流量也还不算多,她便跟余冰、菊三人在店里面坐了下来。这里虽然人来人往的,但如果音量不要太大,应该不会被打扰。

张阿姨先是叹了一口气,道:“我那女儿的事情,就麻烦两位了。”

余冰还没知道这任务是什么情况,听着张阿姨跟菊互相聊着,他才慢慢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呀,这张阿姨虽然是异能者,但她一直想过普通人的人生。生活也的确如她所愿,在她在这景区里做餐饮的同时,也给了她体验普通人生活琐碎和艰难的全部经历。

“一开始,我一店生意很差的。”张阿姨笑了笑,说道,“那时我也不敢在这种租金太贵的地方开店。那时找的是一条巷子,那里店租便宜。我就想,如果味道好吃的话,就会有附近的居民来光顾。而且只要东西好吃,现在外卖什么的这么方便,店开在哪里都是可以的。”张阿姨笑了笑,道:“我这人开店呀,跟别人的思维就是不太一样。别人都想怎么宣传,怎么经营之类的,我倒是还好啦。我觉得只要成本我自己还能负担,只要卖出去还能赚钱的前提下,把东西做好吃,做得健康一点,这才是比较实在的。”

张阿姨说,她觉得一个餐饮者,不仅要考虑自己赚不赚钱的问题。

“我们这么辛苦工作,如果只是为了把不健康不干净的东西卖出去,然后自己赚那么点小钱,那有什么意义呢?”张阿姨的脸上露出了淡然的笑容,道:“我是想呀,既然我们把食物卖给客人,就是希望客人能吃得开心,吃得放心。吃得安心。每当我看到一大家子人,或者两夫妻、两情侣,甚至是独自一人的客人,来到我的店前,默默地吃了一份食物,然后带着满意和幸福的那种感觉离开。食物一点也没剩。那才是最有成就感的地方。”

没错,虽然是经营一间小吃店而已,但张阿姨这里卖的不仅是食物,而是一份关心,一份小幸福。

这才是她所向往的人生。

了解到这里,余冰不禁暗自反省自己。似乎自己在佣兵这一行当的境界,都还没有这张阿姨高呢。

张阿姨又说道:“后来我们家赚钱了,我便存了一点钱,把店开到景区这边了。”

“开在这里,应该也有不好的地方吧。景区人流量虽然大,但是租金高。”菊说道,“而且来来往往的都是外地游客,就算口味做得特别好,回头客也仍是挺少的吧。”

张阿姨笑了笑,喝了一口自己旁边保温杯里的白开水,道:“对呀,像我们这种老店来说,在景区里肯定是比不上在以前的地方的。但是我乐意呀。我喜欢整天面对不同的人群,然后为他们提供便宜、美味、健康的食物。以前老店那边,虽然来来去去都是基本固定的客人,那样大家都认识,也挺好。但是我更喜欢景区这里呀,偶尔还能跟一些游客聊聊天,听听他们从世界各地而带来的故事,那可是在这里开店的隐形福利呀。”

看得出来,张阿姨很喜欢她的工作。

而讲到了让她头疼的地方,她皱起眉头来,轻轻地捂着胸口。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我女儿的事情,这一切倒也没什么变化。”

她悠然地说道,然后打开话匣子之后,她继续说了下去。

原来这张阿姨有一个女儿,今年刚刚读大一。张阿姨的爱人在十年前就已经患癌症死掉了,所以她独自拉扯着女儿长大,很不容易。这些年过去了,张阿姨也没考虑再找个人再婚,就这么与女儿相依为命。

为了方便照顾女儿,也方便盯着女儿,她只让女儿报考了本地的大学。

女儿虽然有挺大的脾气,但是两人争了好多次之后,她终于仍是听了母亲的建议。在高考志愿填写的时候,她全部都只填了本地的大学。

既然大学都是张阿姨选的,那专业就由女儿选了。女生最终选了英语专业,好像她的志向是要做一个翻译。也许她觉得那种出入光鲜场合,如意自如地在英文和中文间来回转换,为各种商务人士提供最流畅、贴切翻译的那种感觉,会很好吧。

“女儿读了大学,前面第一学期的时候倒也还算正常。”张阿姨脸上已带着忧愁之色,道:“但她明显跟我说的话没那么多了。一开始还会很不耐烦地跟我说一些,后来直接说,老是打电话给她,会让她很难堪。她说学校里没有人打这么频繁电话的。以前我们是每天都通话的,后来变成几天打一次,后来一周打一次,最近呀,也就一个月才打一两次电话呢。”

如果只是打电话的话,应该还不至于要委托佣兵。

余冰便听着张阿姨说下去。

张阿姨又道:“最让我惊吓的是,我上个星期,趁着她回家的时候,在她洗澡的时候,偷看了她的手机。她手机的密码我是知道的,因为用的就是她的生日而已,很容易猜的。”

偷看别人手机,往往不是看到惊喜,就是看到惊吓了。

果然,张阿姨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她跟一个男人拍了好多照片。好像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旅游。有两人的合影,也有我女儿的自拍照。更为要命的是,这男人看起来起码有四十岁了。这是不是已婚的人,我都还不确定呢,万一我女儿就这样做了别人的小三,给别人占了便宜,那不得亏死吗?”

余冰听阿姨讲到了这里,他低声问菊,道:“所以,这就是你接的任务?”

要帮这老阿姨调查她担心的女朋友,在大学里谈的中年男朋友,到底是已婚还是未婚?顺便再调查一下人家的一些隐私信息,然后回来一一报告给这位阿姨听?

如果是这种简单的任务,似乎没必要出动S级的异能佣兵吧。

也许是常年做生意的关系,张阿姨好像很懂得察颜观色。她好像察觉到了余冰的想法,赶紧说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自然不会麻烦两位的。我当时知道我女儿谈了男朋友,还是那么大年纪的男朋友之后,先是请了一个初级的异能佣兵帮我去做侦探,调查相关的事情。但你们猜怎么着,没出三天,这人拿着我女儿男朋友的照片回来了,他惊吓地跟我说,这活他不接了。”

“他说呀,对方在异能界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他是在我们山城里都能排得上号的人,名叫成方,据说在非正式的实力排名里,他能排进全山城前十名呢。”

余冰听着张阿姨的说辞,直到这时才有了精神。“山城前十名呀,哈哈哈,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得了吧,还说喜欢做简单的任务呢。刚才听了这么久,我看你都快要困死了。”菊在旁边吐槽他。

但总而言之,张阿姨这边的任务也已明确下来了。替她尽快了解清楚,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跟那山城异能者里排名前十位的成方扯上了联系,并确保她女儿的安全。这就是这次任务的全部了。

最后,张阿姨跟菊要了银行账号,再次确认了佣金的支付方式。余冰一听那金额,也吓了一大跳。这一笔钱,对于一般家庭来说,可是很大的一笔开支呢。

“菊,我们最近是不是有开展业务打折的活动呀?要不给这位阿姨打点折扣,少算一点吧。”就连余冰都有点不忍心了。

没想到张阿姨却笑着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做父母的,辛辛苦苦赚钱,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家里能平平安安的,我们人活世,也吃不了什么东西,住不了多大的房子。省下那么多钱,无非就是家里有事的时候,自己有病的时候,能有点钱防身而已。我们家平时也用不了多少钱,再说了,你别看我这店子小,我一年赚的钱可不少喔。”

张阿姨给两人讲了一个数,余冰惊叹,没想到小吃店一年可以赚这么多钱。

再对比一下,那就是说,这张阿姨以前在老街区那边做的时候,赚得还要更多哩。人家果然是已经脱离了经济追求,在追求人生乐趣上面行走的人呀。

真是厉害。

既然对方收入也还不错的话,余冰觉得在佣兵方面也没必要客气了。他再三跟张阿姨说,这事让她放宽,应该不用很久,就能得到一个比较妥善的处理的了。

两人从张阿姨这边离开了。

说实话,余冰走之前,摸摸肚子,甚至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上两碗冰粉哩。

带着遗憾的神色,余冰跟菊两人从那景区出来。

在景区的门口这里,也不方便打车,余冰便跟菊两人徒步往山下走。在这山里走,挺凉爽的,让人感觉很舒服。再加上是下山的关系,走的又是下坡路,没有阶梯,倒是挺舒服的。

两人一商量,便干脆走下山去。把这一段,当成两人约会的行程来走,那就轻松很多了。

两人都没有背包,所以两手空空,走得倒是舒服。

两人走了约有七八分钟吧,忽然间,余冰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奇怪的笑声。

转头一看,哟,这不是刚才那个被自己制止了偷窃行为的男子吗?

只见他的身前,有一个比他更瘦、更黑的男子。这男子带着一群手下,这些人手中都拿着家伙。有些拿着铁棍,有些拿着短刀。

很显然,他们尾随着余冰而来,可不是要喝茶这么简单的。

“喂,小子,我不管你有什么异能,我只能说,今天,你敢在我们夜景公园断我们的生意,你算是做错事了。”那个偷东西未遂的男子站在自己大哥身后,道:“你也不看一看,我们朝天帮是这么好欺负的吗?这公园可是有很多帮派,互相之间打了很久,最终由我们朝天帮给占住了这山头。虽说最近还有一些局部的斗争,但整体来说,我们朝天帮的势力已经是稳定下来,目前已进入了收割利益的阶段。在现下这种敏感的时间,你竟然出来坏我们的好事。哈哈哈,老大,盘大。”

那面前的老大戴着一双墨镜,道:“到底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

那偷东西的男子便不再作声了。

余冰掰了掰手指头,说道:“怎么样,你就是帮主吗?要单挑,还是群殴?”

这帮主先是自我介绍一番,原来他姓乔。这乔帮主说道:“我乔某人建帮以来,一直坚持一个理念。那就是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团体的力量才是强大的。就像筷子一样,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但十根筷子你就很难折断了。所以呀,我们朝天帮从来没有一个人胡乱蛮干的道理……”

“好了,我明白了,你们就是想群殴嘛。一起上吧。”余冰拍拍手,也不想再听他灌这碗毒鸡汤了。讲了这么多,无非还不是不敢单挑,所以就一起上吧。

“现在的年轻人,脾气都那么冲了么?”这乔帮主握紧了手里的短刀,他四下一看,嗯,这山道的地方,目前还没有其它人。

“上!”他一声令下,那手下的帮众们便一涌而上了。

这下子,拿铁棍的,拿刀的,拿着棒子的,都全部上去了。

当,当当当当当。

铁棍敲在了刀上,刀背敲到了棒子上,棒子敲到了水泥地板上。

然后有一声刀割到肉的声音。

“啊,你割到自己人呀!”

“喂,我流血啦,痛,痛痛痛痛痛……”

“这家伙莫不是妖怪么?”

众人发出了惊叹的声音,然后这些声音又转变为了惊吓的声音,再然后,这声音转变为了恐惧的声音。

一群人围着余冰一个人打的局面,很快就变成了余冰追着这一帮人打的局面。

朝天帮,于当天这个日子,经历了建帮以来最惨重的失败。

乔帮主被打瘸了一只手、一条腿,全身内伤无数,起码要在医院住两三个月的院。那些小弟也好不到哪里去,总之,他们帮果然是一条心,就连住院都有小弟陪着帮主一起去住。

“如果不服的话,就好好修炼,以后再来打败我吧。”

在一众人都躺在地上的时候,余冰丢下这么一句话,如此扬长而去。

“这家伙这么恐怖,应该有A级的实力了吧。”其中一位兄弟喃啁地,已被打倒在地上,一边擦着额头上流下来的血,一边跟同伴猜测着说道。

余冰也听到了这句话,他回过头来,调皮地说道:“如果只是练到A级的话,想要复仇还早了些喔。我跟我的女朋友呀,都早就有了S级的实力呢。”

S级?

还是两个?

这一群人的复仇之心,一下子被震得全都破碎。

就单单一个S级,也是在场这帮小啰啰们一辈子也追赶不上的目标了。

这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乔帮主和他这帮兄弟心中,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