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妻管严的反击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54字
  • 2019-12-09 13:33:29

曾盼的心病仍没有解决。

他一看到琪琪,就仍会害怕,本来自己有的异能,也只能用个五成水平。“妻管严”这个词,在他身上可是得到了超级明显的体现。

“这可不行。”晚上的时候,余冰、李婉儿和曾盼三人聚集在一间路边的咖啡馆。李婉儿说道:“你好逮也是我们这个团队出来的成员,怎么能怕女生呢。这个问题太大了,会影响你一辈子的幸福。这样吧,我来教你几招,给你上的对象上一课。”

余冰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听着旁边歌手唱的歌。今晚他们选择的是有驻唱歌手的咖啡馆,难能可贵的是,余冰愿意请客。他一向对吃没什么讲究,反倒是对这种餐厅的额外享受特别有兴趣。看着中间小舞台上,那个坐在高脚椅上的红头发女生,听着她成熟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如意地唱出了歌曲。他竟很羡慕一样,道:“拥有自己特长的人,过的人生还真让人仰慕呢。”

说得好像他也有一道好嗓门的话,就一定会去参加唱歌选秀节目,不会来做这什么破异能佣兵了呢。

“喂,老大,我们刚才商量的计划,你都听到了吗?”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婉儿忽然摇了摇余冰的手肘,问道。

“啊?什么计划?”

“你不会一个字都没听吧。我们都讲了这么久了呢。你不会想要我们全部重讲一遍吧?”李婉儿有点不开心了。

而曾盼倒好似看穿了这位老师的名堂,简单地总结说道:“婉儿给我列了一个计划,说明天要让我亲自实施。她说要给琪琪上一课。”

“没错,这一课之后,琪琪就会知道,在这个家里,只有我们曾盼才是说话算数的那个人。”李婉儿笑道,“怎么样,这个计划不错吧?”

余冰随口而出道:“有那个闲心的话,不如好好练练自己的异能,别一到激动时刻,又穿帮闹出事情来啦。”

他讲到这里,忽然噤声了。

因为他发现李婉儿已经用杀人般的目光在看着他了。便说道:“好啦,我觉得你们刚才说的计划很不错,就照着实施就行啦。”

第二日,当李婉儿让余冰戴上白色的假发,穿上那又老又旧的衣服的时候,还递给了他一根拐仗,便疑问般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按昨天的计划呀。你来扮演一个老头子,然后我来扮演歹徒。他们两人在路上行走,忽然碰到了我欺负你。这时,曾盼出手了,他很英气地救下了我们。这样我们就可以反衬出他的男子汉气概了。这是计划一。”

李婉儿信心满满地说道。

从这个计划里,余冰听出了两个问题来。

“第一,我一个四脚健全、正值壮年的青年,来演那老头子,你觉得我能演得像吗?而且,你这么个清秀的女生,要演歹徒,你觉得会演得像吗?”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李婉若有所思地说道。

“同时,你说‘计划一’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计划二、计划三、计划四吗?你到底做了几个计划?”

“呃,确切地说的话,应该是做到了计划十吧。十最好了,昨天我们不是说了吗,十全十美,圆圆满满。”不过她又安慰一般说道,“不过师傅你放心啦,后面那两个计划,其实都是凑数的,为了凑够十个好听而已。其实我们有效的计划,只有八个。只有八个哈。”

“八个也很多了!”余冰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都爆发了上来,再这么下去,他要脑溢血或中风了。

“那我们转计划二好了?”李婉儿手里还提着一袋道具,那袋应该就是她演歹徒的衣服。一副不舍的样子。也许,她之所以把这个计划列为“计划一”,并不是因为她首先想到的是这个计划,而是她认为这个计划是最好的吧。

或许,她的其它计划都要比这个烂?

产生了这样可怕的想法后,余冰赶紧摇了摇自己的脑袋。

“呃……我是说,既然你已经连衣服和道具都买好了,不如就将就演吧。”

“但你不怕穿帮吗?”李婉儿试探性地问道。

“当然不是我们俩演。”

余冰带着李婉儿,去了人力市场,找到了那些门口在路边站着的那些民工那里,请了两个临时工,专门找了个老的演老头儿,找了个年轻、看起来好吃懒做的,来演那歹徒。

双方都换装完毕,余冰看了一眼,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那演歹徒的家伙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有点不太暴力的样子。

“给他配把刀。”余冰一声令下,曾盼去旁边超市里买了一把水果刀,给这位一看就是游戏宅男的年轻民工给配上。嗯,这样好多了。

于是乎,场景一开始了。

曾盼跟琪琪,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街上。这时他们刚吃完饭,说回去工作还太早,便在街上溜溜弯。

这时,那个既定的黑暗巷子里,传出了“害怕的老先生”的声音。然后那个拿着刀的歹徒把他逼到了墙角,歹徒可能也很少干这种活。他的本职工作是一民光荣的工地民工,你让他做重活,杂活,每天干八个小时,他一点问题也没有。但这种考验演技的场合,他却有点乱了分寸。

他一不小心,左脚踩到了右脚脚背上,整个人摔了一跤。好在那演老头子的对手演员,适时地也往巷子里的死角走去,并且他也“过于紧张”地撞到了路边的垃圾桶处,这才让这歹徒能再次站起来,重新掌握到了场面的主动权。

两个演技略为粗糙的民工,正在僵持着之际。

“喂,你们在干什么!”

曾盼喝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

他刚想斥责这两人的罪行,准备先骂他们一轮,让正义之词占了上峰之际,再进行自己下一步的举动。

却在这时,一道人影从他身侧闪身而上,直直地往那个歹徒的正面冲过去。

“喂,不可以……”曾盼想喝止住琪琪,但是他却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立场要这样做。

既然是歹徒的话,那就应该让他们受到歹徒应有的下场嘛。

如果这时叫住琪琪的话,那就破功了。

终于,琪琪出手了。这个拿着刀子的年轻歹徒,愣在当下,连扣波“666”的操作都没来得及,就被琪琪那力大无比的拳击、扭技、肘击给征服了。

半分钟不到,他全脸上、头上就都是包,身上也有几处骨折的地方。

事后,余冰除了清算完这位年轻人的医药费之外,还加倍了两人的酬劳,以表歉意。

纵使如此,那演了歹徒的年轻人,每逢有合适时机时,都要教育其后的后辈,说道:“这活儿你们一定不能随意接,特别是叫你们演什么稀奇古怪角色的。兄弟们呀,我们一定要明确,我们是卖力气吃饭的,那些文艺所做的高雅的事情,可不是我们能享受的。若不然呀,下场会很惨。上一次呐……”

这年轻人几乎是碰到一个新的朋友,都一定要吹一次这段故事。也真不明白他是什么心理。

话说回来,这计划一算是失败了。这原本要逞英雄的是曾盼,现下却让他的野蛮女友给抢了风头,倒是害那两位兄弟白白地挨了一顿打。

但李婉儿自信地说道:“没关系,计划一失败了,还有计划二呢。”

“这计划二是什么?”此时的余冰,心中已经有些不安了。

“唉呀,老大,这计划二昨天也在咖啡馆说了呀。你怎么什么都没听进去吧。”曾盼也在旁边附喝着说。但他仍很有耐心地说道:“这计划二嘛,就是由李婉儿来扮演那个引诱我的人。我们就演说她喜欢上我了。”

余冰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他摸摸曾盼的额头,道:“你们没发烧吧?你看看你自己的身材和长相,再看看李婉儿的身材和长相,她有可能会喜欢你这样的人么?再看看你自己的才华和口袋,你有哪一点值得这样的美女喜欢呢。”

曾盼被打击得摇了摇头,委屈地叹了一口气,道:“老大,这也没有你这样打击人的吧。”

“要不,我们也去请个女民工,来扮演这积极追求的第三者的角色?”李婉儿试图提出这样的建议来。

“得了吧,前面那个民工的下场你还没看到吗?”余冰否定了这样的想法,“下一个计划,下一个。”

计划三,是给曾盼和琪琪两人的饭菜下毒,让两人都中毒以后,曾盼再努力地寻找到了解药。他再次英雄救美,并以此提升了自己在琪琪心目中的形象。

“你准备下什么样的毒药?”余冰问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呃……来点拉肚子的药如何?”

“拉肚子的药可不算毒药。”

李婉儿这才叹道,“那来点老鼠药呢。”

“那玩意儿,你有解药吗?一不小心可是会弄死人的。”余冰再次这样怼道。

李婉儿这才发觉,在现实生活里跟武侠小说里可是不太一样的,明明那些小说里挺常见的情节,但现实里要做出来,却是挺难的事情。她皱起了眉头来,看来这些事情,她之前都没考虑到这些细节呢。

“那计划四好了,计划四是直接在曾盼和琪琪所喝的饮料里,下春药,然后让曾盼直接在床上征服她……”

这话才讲到一半,余冰就打断了,道:“直接讲计划五。”

“计划四为什么不可行呢?”

“你涉黄了。这种计划可没得商量。”余冰的态度很坚决。

然后,计划五、计划六,以及之后的计划七、八、九,都全给淘汰了。

这下李婉儿可不乐意了,她说道:“老大,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么你自己来做个计划好了,我看你能做出什么好计划来。”她岔着腰,一副指责的样子。

余冰想了想,然后问曾盼道:“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曾盼摇了摇头。余冰又道:“一点想法也没有,活该人家女生会占到主导地位。”

那曾盼“哼”了一声,但想反驳什么,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不如这样好了。直接把你自己的感受告诉她,然后,提出跟她堂堂正正地打一架,这样多好。”

余冰这样说着的时候,曾盼惊道:

“哈?还可以这样玩吗?”

“对呀,你既然没什么计划,那就照着本心走,照着自己的真实想法去做,这样就好啦。”余冰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反正最终决定结果的,我认为应该是你自己的实力,而不是你花时间去想的那些技巧和方式。”

于是乎,想了这大半天,最后好似什么都没想出来。绕了一圈,最终仍是回到了余冰的提议上:没有计划就是最好的计划。

约定的实施这无计划方案的日子来了。这只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傍晚,两人吃完了饭,走在街头。

曾盼走着走着,在经过了一个蛋糕店门前,快要来到一个服装店门前的时候,他说道:“琪琪,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嗯?”琪琪仍想往前继续走,但曾盼已经停了下来。这样她也只好跟着停下来了。

曾盼左右看了几眼,旁边没有近在身边的路人。这样讲话就可以放心一些了。

他原本心里是准备有台词的,但现在讲出来的时候,却把那讲话大纲给忘得干干净净了。

但是他却很容易地就讲出了这段话,因为这段话他已在心里想了太多太多次。

“琪琪,”他认真地说道,“最近我想了很多。我不想再在与你的关系中,扮演一个被动的弱者的角色。我想要变强,我要挑战并打败你。我最近异能练得挺不错的了,我们来打一场吧。”

“喔?”琪琪没想到男生会讲到这个话题。

而且她的回答也让曾盼挺意外的。她直接说道:“既然你想打的话,那就找个方便的地方,来打一架吧。”

两人选择的地点,就是家里所在公寓的楼顶。夜晚的时候,天台上的风很大,但天却很黑,如果眼神不好的话,还真不容易看清对方的出招。

但曾盼却觉得这并不影响他的发挥。只有弱者才会把失败推脱到场地原因上。

他连着出招了,虽然还没有使出异能,但他觉得感觉很好。手和脚得到的反馈都很不错,今天的气息也很稳,身体的状态很良好。也许,今天能赢。

他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两人在拳脚功夫上,有点不相上下的感觉。

对手了三十来个回合,那琪琪忽然说道:“我要出招了!”

她再出拳时,拳头上的力道几乎是沉了十倍有余,曾盼被打得退了回来,靠在墙上,站住了脚步。他知道,女生开始施展她的展能,力量之术。

“我也不客气了。”

曾盼这样说着,他张开大嘴,“吸!”大喝一声,这呼呼的夜风竟被他吸到了嘴里,稍一酝酿后,他呼的一声把这大风给吹了出来。

那琪琪被这强力台风吹得往后连着退了几步,曾盼又加大了力度,女生直接被吹得飞了起来。

她一只手抓到了天台的一角,眼看着,再失手的话,就会被吹飞在这无尽的夜里。

“小心!”曾盼心急之下,化吹气为吸气,再次把女生往自己身边吸过来。

琪琪松开了手,她的身体便由着这台力风暴,把她带向了曾盼的面前。

两人来到最近处的时候,她出了一记猛拳!

“糟糕!”曾盼心中一惊,知道这么近的重拳,自己是要闪避不及了。

他亲眼看着琪琪的这记拳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眼看着直接来到了自己鼻子之上。这一拳重击打下来,自己就算不被打残,起码也要被打晕了。这一架,算是输定了。

却在这时,琪琪“喝”了一声,这拳砸在了曾盼旁边的墙上。

墙上的砖头四落,琪琪竟然一拳就在这墙上打了一个大洞。

曾盼咬了咬嘴巴,心中涌上了无数沮丧的情绪。

“唉,又是我输了。”他无力地承认说道。

但是,琪琪却道:“可是,如果刚才不是你救我的话,也许赢的人就已经是你了。”

“唉,那也只是假设而已。”事情明明不是那样发展的,只要一个假设,又有什么用呢。

曾盼微微地拧开了头。

“傻瓜。”琪琪却扑到了他怀里,他好像感觉到了她的柔情蜜意。“你输了这比斗,才是赢得了爱情。不是吗?”

曾盼有些摸不太清楚现下的状况。

琪琪又道:“你虽然输了,但并不是因为你力量比我弱,只是因为你爱我,做事喜欢让着我罢了。这样有什么不好?难不成你想跟我对抗,最后赢得了吵架,却输掉了爱情吗?”

很多人,明明觉得自己委屈,觉得自己难受,所以要去找情侣去吵,去闹。最后,当他或她吵赢的时候,却失去了对方,最终也便后悔莫及了。

“再说了,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根本不企望去过异能者那种生活。我的理想,一直是做一个好的电视节目后制公司。你在这方面的才干也是不错的,跟我联手吧。我们先再努力做几年,以后有机会了,就创办自己的公司,那样多好……”

“对呀,这样多好……”

夜风中,曾盼抱住了琪琪。

至于以后他还会不会被别人继续叫成是“妻管严”,他觉得这都不是那么有所谓的事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