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可怜的凌老板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27字
  • 2019-12-08 19:44:27

说实话,余冰等4个人都没有想到,这老板竟没有逃跑,而是直接出来与他们面对。

曾盼看到这凌老板以后,也有些激动,想直接跟对方对质,但这时琪琪却说道:“要不要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再仔细聊聊?”

她这个提问,显然是问的这凌老板。

这个年轻的秃头男子说道:“前面就有一个操场,我们可以过去那边。”

这男子带着余冰等四人沿着旁边一条巷子走,走了三四分钟左右,便来到了一个小学的操场这里。这个操场是与小学相区隔开来的。以前只是一个公用的大操场,后来旁边建起了一间小学,教育局便协调,让这小学的师生上体育课的时候可以到这边来上。但平时的时候,这里就可以供市民玩耍、游乐。

因为今天是星期六的原因,这个点,这里基本没什么人。

太阳直直的照到大地上,一般来说,这时是没什么人想运动的。那操场旁边有一些健身器材,旁边有三棵大树,树荫刚才形成了这个大操场唯一阴凉的一片地方。

凌老板带着这四个人,现下就是往那阴凉之处而去。这树荫底下,原本有一对学生情侣在谈恋爱,但他们看到有大人来了,就往外面其它地方走去了。打扰了这么健康可爱的情侣谈恋爱,余冰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想这样谈一谈简单的恋爱呀。

才到这树荫底下,眼见四下无人,这曾盼就憋不住了。

他说道:“老板,我们就直说好了。我们是来找那偷存储卡的贼的。我们已经找到那些存储卡了。我们想上面会有你跟你那个同伙的指纹,如果你不承认的话,那我们会申请进行指纹鉴定。”

曾盼说完之后,琪琪冷冷地笑道:“才一句话,就把我们所有的底牌都暴露给对方了,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对方是个顽皮的角色,那就会因此而更好地进行反驳了吧。

曾盼察觉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急得脸色一片红。

这时李婉儿说道:“老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老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作为一个5岁的小孩,在他父亲的要求下,去偷拿了一点东西,这样对于他来说,算不算犯罪?”

四人都安静了下来。

凌老板又道:“我自己做的事,如果被抓到了,那我也便承认,这倒也没什么。但是呢,对于他来说,会不会也被认定为盗窃罪,并同时被判刑?他以后还可以正常读书吗,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给他留下案底,影响他在社会上立足呢。”

这老板讲到了这里,越讲越伤心,他甚至低下了头来,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这一个画面,让四人都相当的震撼。刚才他们还像面对一个强劲的对手一般,可现下,对方这么弱势,他们却完全下不了手了。

“你为什么想存储卡呢?”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余冰如此问了一句。

这凌老板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我只是一家小蛋糕点的经营者。其实在今年开这间店之前,我做过很多工作。我去厂里打过工,就是生产线上的那种普工,每天干十个小时的那种。我也去跑过外卖,去工地帮人干过活,甚至在网上拍自媒体我也试过。但总是赚不到什么钱,再加上我年轻的时候又喜欢喝酒,所以花钱也快。”

他像是讲到了什么让自己伤心的事情一样,叹了口气,又道:“唉,这也是怪自己了。老是觉得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怎么着以后也会飞黄腾达的,所以在家里对老婆脾气又差,真是头铁。”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在阿星两岁那年,她走了,只给我留下了一封信,说她要离婚。就再也没回来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她竟这么恨心,就连这么可爱的儿子也不要了。”

也许她是彻底死心了吧。余冰想这么告诉他。但又觉得这话太残忍了,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这凌老板又道:“也是从那时起,我发现自己每个月还要还房贷,还要用自己的收入负责儿子的奶粉钱、读书的钱、买玩具的钱,实在是手头抓急。那时我告诉自己,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了。打工做得再好,每个月也只能拿点微薄的收入,是解决不了我们家的问题的。”

“但打工也有稳定的收入呀,只要勤快,总是饿不死的吧。”

凌老板冷冷地说道:“饿是饿不死。但是当你看到儿子班上同学,明显喜欢跟有钱人家的小孩玩,而对你儿子都是使唤佣人的那种语气说话,当你看到老师的态度也是大为不同的,当你在社会上看着以前的同学开小车,假期去旅游的时候,你的心情,还能如此平静吗?”

他愤愤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不愿意。”他又自嘲一般说道:“也许是我太天真吧,借了几万块钱,开了这么一间蛋糕点。我以为蛋糕谁都爱吃,那时又刚好找了一个愿意帮做厨师的师傅,便把这蛋糕店给开起来了。可谁知道,才开店两个月不到,那个师傅就跑了。后面就剩我自己,又是制作,又是销售,还得请一个店员。这不,这店搞了一年了,却每个月总是在亏钱。”

他说道:“我已经亏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学期我儿子的学费,还有下个月的水电房租这些,我都要缴不出来了。”

所以,只有冒险,干这一笔了。

这时曾盼忽然说道:“如果这一票干成了,你会得多少钱?”

“应该够我这个店再周转一年吧。一年的时间,我可以好好地再盘算、谋划一样,试图翻身,扭亏为盈。”老板的语气里带着坚决,但是似乎也并不是太有信心。也许在这么长时间的经营里,他也已经了解了自己能力的极限。

能不能在这个行业残酷的竞争里活下去,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这次没被抓,对于小孩来说,他从这次的事情里学到了什么?”

曾盼好像很有自己的意见,他连续地抛出问题来。

“喔?”凌老板倒好像有些意料之外。

曾盼道:“如果这次你成功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小孩会如果理解这次的事件呢。你是怎么跟他说的,应该只是说,‘进去帮爸爸把那些存储卡拿出来。’类似这样的话吧。但,小孩心中其实都清楚得很,这就是在偷东西,他就是在做小偷。”

凌老板沉默了。他已被钱冲晕了头脑,实在想不到这个层面上去。

曾盼又道:“想必他也是知道家里经济的困难,所以才假装不知道,帮你去偷那些东西的。但你想过吗,这样的事情会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埋下什么样的种子呢?他以后会成长为什么样的人呢?这些问题,难道不比眼前的经济问题要更重要吗?”

曾盼的话开了话匣子以后,就像泄洪的洪水一般,再也停不下来了。

“这会不会让他连续好几年都当成一个记忆中的黑点,甚至他一辈子都有心理阴影呢?会不会让他在同学面前觉得更自卑呢?又或者,他会因此而尝到了偷窃的甜头,从此走上这条不归路呢?这些问题的代价以及结果,都是你能接受的吗?”

琪琪从来没有见过曾盼如此正直的一面,她都有些被镇住了。

凌老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眼中的泪水,流到了地板之上。

“可是,像我这样没有能力的男人,在社会上真的好辛苦呀。我吃的苦也没别人少,为何最终却沦落到这样的下场呢?”

他似乎是在问着谁一般,向着虚空的空气而发问。但在场的四人都知道,他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需要具体谁来回答。

因为他自己已经反思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喂,要不,这样子好不好。”

这是,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众人一看,是余冰又讲话了。

“你这间破店,还亏多少钱呀?我帮你补上好了。你就把这店先关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说道,“就一个五岁的小孩,也就是每学期开学要点学费,平时吃点东西而已嘛,目前他还不需要多少钱的。等到他小学毕业,或者初中的时候,如果你已经够努力,生活是可以变得比现在要好很多的。”

凌老板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余冰又道:“你把这店关了,去找个蛋糕点帮别人打工好不好?或者你以后想开什么样的店,就先去找同类型的店打工,先帮别人做。也不要好高骛远,你先做嘛,每天慢慢地累积经验,这样你就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怎么完成的。那些人气店的口味是怎么做出来的,然后营销的活动要怎么搞,新老顾额都要怎么争取和维护。只有你知道这些东西以后,你才会慢慢地积累起自己的实力。其实呀,这事情也简单得很嘛,等你实力到了那种级别了,你再自己开店,到时只要自己不懒,想亏都难的。”

人生的成长,本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自然的过程。只是现在的教育呀,总是想让人们制订目标,然后订下方案和计划,就好像每天逼着自己完成那些计划,自己就能最终完成那些目标不成。

其实呀,人的成长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因为按着强行设定的计划去走,所以才达到目的地。而是我们每天都走,不断地锻炼自己,身体也越发强壮,才最终走到理想所在的。

但大多数的人,都被这社会的浮燥给屏蔽了双眼,一直觉得自己进步得不够快,又容易被当下丰富的娱乐方式给占去了宝贵的时间,当然就无法自然而健康地成长了。

凌老板的喉咙已经哽咽了,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余冰淡然说道:“唉呀,反正我钱多也是多着,存银行里也没用啦。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以后赚了钱,就再还给我就行。这没什么啦。”

凌老板又问道:“那剧组那边呢,你们怎么解释丢失存储卡的事情?”

余冰道:“这个就由我们处理就好,你就不用管啦。”

四人回到了游乐场这边,这时林伯通见几人没几个小时就回来了,好奇地问道:“怎么样,人抓住了没?”

“抓住了。然后我们又放了。”余冰这样说着,然后便带着众人一起去见那张导。

余冰说道:“贼我们抓到了,但是,我们看他实在可怜,便又把他放了。我们向你保证,这些存储卡里的内容,一定没有任何副本在外面。同时,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来偷你们剧组的东西了。这次的事件,就点到为止,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那张导说道:“哼,怕不是你们就是那飞贼,现下找不出真正的贼了,就编了个假贼来应付付我?”

“你说这是什么话!”

还没等余冰等人反驳,一旁的琪琪就先开口了。“你信不过他们的话,我你总信得过吧。”她说了一半,好似觉得自己语气似乎过重了。对待自己公司的老客户,可不应该是这样的语气。便又说道:“真的,张导,这次就算了吧。”

张导采纳了众人的意见,剧组也解除了预警状态。一行人准备放饭,等晚餐之后,根据制作组临时召开会议改变的录制内容,晚上加紧着把这期节目录出来。

虽然这期节目因为临时窜改剧本太多,所以出来的品质可能就没这么好了。再者,明星和艺人们熬了一天,都很累了,再在镜头面前强颜欢笑,其实观众也都感觉得到。

不过无论如何,品质的下降,总比开天窗要好。如果今天录不完一期节目,那后面的损失,则完全是另一个级别的了。

而且艺人们好像后面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很满的了,如果再要约时间另外一天录影,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在导演和制作组人员们抓紧时间开紧急会议的时候,几个明星从艺人休息室那边的片区走了过来。他们一起来到了余冰、曾盼和李婉儿等人面前,带头的,正好就是余冰的偶像杨影呢。

杨影说道:“几位朋友,今天你们可帮了大忙了。来,我们敬你们一杯。”

他们的手中每人都拿着一杯啤酒,并且递了一杯给余冰等人。

曾盼和李婉儿都礼貌地把酒给喝了。

这时杨影也是一饮而尽,“啊”的一声叫,看起来应该也是个爱酒中人。

其它几名艺人也都把酒给喝了。

倒是余冰手里拿着一杯冰啤酒,没有喝下去。众人都看着他,等着他的反应。

“你们喝酒的话,一会录节目没问题吗?”

余冰关切地问道,而杨影则是哈哈大笑,道:“小老弟,没问题的啦。我们录节目的,就是要自嗨一点才会有效果。喝点酒,才会更放松,节目效果才更好呢。”

这时旁边一个艺人则笑着说道:“杨大哥,那你那次喝到失忆,然后在片场休息时候睡着过去的事,我们可都还记得呢……”

一行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余冰却并不觉得这笑话有多好笑。

他把这杯酒放到一旁,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是不喝酒的。所以,抱歉。”

那杨影好像觉得有些失了面子,又说道:“一杯酒而已,没什么度数的呢。小兄弟你一定海量,就别客气啦,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不喝酒。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余冰很认真地说完,然后鞠了个躬,转身便走去了。

然后,他听到了自己以前喜欢的明星,现在的剧组的男主角之一,杨影,熟练地跟大伙儿说道:“呀,这位小兄弟肯定是怕沾了酒气,回家被老婆修理。哈哈哈,他还不敢说,真是个可爱的年纪呀。”

他身旁的那帮狐朋狗友,又是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在余冰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感觉挺不好的。自己喜欢的偶像给自己敬酒,但可悲的是,以前自己喜欢他,就是因为他正直、勤奋、善良、朴实的荧幕形象,现在这形象被完全毁于一旦,他纵使能有机会跟这个偶像真人喝酒、吃饭、拥抱,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是自己喜欢的电视上的那个人了。

甚至余冰觉得自己还挺讨厌他的。

走在回来的路上,风吹得人挺凉爽的,曾盼问道:“怎么样,哥,这一躺追星之旅,感觉还好吧?”

余冰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他知道曾盼是一片好意。

他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唉呀,怎么讲呢,如果说自己真实的感觉的话,那就是——这一躺,还不如不来还好吧。”

虽然对曾盼来说有点不好意思,但他此时真的这么觉得。

天刚刚黑了起来,余冰觉得不太舒服,可能是今天晚上的夜风太凉了一些。他这样在心里告诉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