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私人侦探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65字
  • 2020-09-20 20:09:54

这名摄像助理说起话来很紧张,但是从他的言行来判断,还是比较老实、靠谱的人。

他说道:“今天我是三号摄像机的摄影助理之一。我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帮忙打灯,收音的事情我们是不用管的,因为有专门的录音组进行收音,而我们的节目,都是通过后期来进行声音和画面的融合……”

张导演及时打断了他,道:“说重点。”

这摄像助理又说道:“今天呢,我除了帮打灯、拿道具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存储已经拍摄好的本机位的摄像存储卡。本机位的摄像大哥,快要拍满一张存储卡的时候,就会让我进行换卡。我呢就负责把空的卡片换进去,把已拍好的存储卡取出,标上序号,放到自己身上。”

“嗯,快说重点。就说偷东西那一段。”张导演显然是对这些琐碎的细节没什么兴趣。但是世界上偏偏有这名年轻的摄像助理这种员工,他们喜欢描述各种事情的细节,以及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如果不让他们这样讲话呀,他们还真的无法表达自己的思想了。

张导演显然对这样没有效率的下属很不满意。如果不是找不到暂时顶替的人,也许他早就把这名摄像助理给鱿鱼了。

好不容易,又经过了张导演的几次打断和引导之后,这位不上道的摄像助理终于开始陈述主题了。

“刚才休息的时候,我在旁边的树荫底下休息。因为今天起得太早了,所以我有点犯困,便睡着了。”

这些助理呀,都还是年轻的年纪,虽然白天去拍摄节目,但晚上不知要滚到哪个夜店里去泡妞和喝酒,所以如果他们平时犯困,那是最自然不过的正常现象了。

但这助理接着说道:“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女生正从我口袋里把一包烟拿出来。这可吓了我一跳,因为这女生竟是朦朦胧胧的,看起来竟像是梦一样,有点透明。”

也许是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太丢脸,摄像助理没有陈述下去。他反倒说道:“我原本以为自己在做一个很美丽的梦,以为自己梦到了一个女神,而她将与我发生点不可描述的什么呢……但转念才发现,自己越来越清醒,这不是梦!我是真的醒了!我再定晴一看,这个女生哪里是什么透明的女神呀,她简直就是一个女飞贼,她的手里,这不,正拿着我昨晚买的那包烟嘛!”

“这下我急了,我跳了起来,抓住她的手腕。好家伙,她的手可真滑呀……啊,那不是重点是吗,好的,我也闻到了她身上那种香香的味道了呢,真是销魂呀。如果这样的女生是我老婆的话,别说烟,就算老子的命给她偷了,我也愿意呀。”

摄像助理的这番话,让在场的那些兄弟都笑了起来。但张导及时喝斥了他:“你想屁吃呢,快说重点。说这女飞贼的事,还有我们摄像存储卡丢失的事。”

这年轻的兄弟才终于又意识到自己又说偏了,吐了吐舌头,又道:“但就是这样吧,我就抓住这可恶的女飞贼了。我质问她,除了偷这包烟之外,还有没有偷其它东西。你说可笑不可笑,她说人偷我的烟只是在练习,她们不会偷贵重的物品的。哈,你说可笑不可笑,这贼连包烟都偷,她还说她不会偷其它东西呢。估计我要有一包薯片放在身上,她也得偷吃几片。”

这话说得李婉儿脸上一阵红。她虽然从小家境不好,后来嫁入星家后一夜富贵。但从小她就是一个勤俭、正直的女孩,若不是这次余冰布置说要偷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不然她也不会做这坏事。

现在被人抓了个人脏俱获,她倒没什么好辩解的。只是脸上红一阵,青一阵,这老实的模样,倒是看得余冰也心疼。

余冰问道:“你们刚才说丢的,不是那存储卡吗?怎么又说到香烟上面了?”

这时张导演质问着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抓住这个女飞贼以后,我们让兄弟们都盘点一下,有没有还丢失什么东西。因为贼一般不会只偷一些无用的东西的。这不盘点还行,一盘点,那可吓了我们一跳。”

这时琪琪在旁边,搭腔一般说道:“制作组今天早上,所有已经拍满的存储卡,全都不见了。”

“全都不见了,那怎么可能?”余冰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琪琪说道:“对,没错。全都不见了。有些是拍完给摄像助理的,也有些摄像师比较有责任心,拍完的带子都是放在自己身上。但,无论是由谁存放的带子,无论是放在了哪里,都不见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她说着这奇怪的事情的时候,眼神却是看向了她的男人。

琪琪说道:“我这边还掌握了一些情况。首先,你们是曾盼带来的吧。我们往期拍了那么久都没事,你们一来就出事了。这也太巧合了一点。其次,这女飞贼偷东西是被抓了现行,她再顺手偷其它东西的嫌疑,当然也最大。”

李婉儿无话可说。她刚才又练习用隐形异能偷东西的时候,明明感觉到能量还是有的,但也许是那被偷的人忽然醒了,让自己有些措手不及吧。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从隐形变成了半透明状态,再然后,就被人家抓住了,还是人脏俱获的那种。

余冰想了一下,看了看李婉儿,又看了看曾盼,问道:“东西是不是我们拿?”

两人都摇了摇头。

余冰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事情有点疑点吗?”

张导演跟琪琪看着他,好像并没觉得有什么疑点。

余冰道:“如果真是我们偷的,那偷完了存储卡之后,我们难道还不溜掉,还要继续偷包烟这么不值钱的东西吗?”

张导也愣了一下,随即他说道:“谁知道呢,也许有些人的确就有偷东西的癖好。”

但随即他自己应该也觉得这种解释有点牵强,他只是呶了呶嘴,不再说话了。

张导演说道:“我们只想要回我们拍摄的存储卡。说实在的,就算是你们偷的,只要现在把卡拿出来,我马上头也不回地放你们走。那些画面对我们来说很珍贵,我们已经占了这一大群明星,拍了大半天了。如果一切都要重拍,我们今天就拍不完了。而要另外再换档期的话,所有人的人工,特别是明星的费用,都是要另计一轮的。这不是小的开支。我们一期的制作费用,从来没有低于一百万以内。”

余冰当然知道这一些,他又说道:“但如果真不是我们偷的,我们又怎么拿得出来?”

他想了一下,道:“不如你让我们来试一试,看能不能找出这偷东西的内贼好了。”

“内贼?你是说不是你们?你是说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其它的贼。”

余冰点了点头。

张导说道:“这简直是在开玩笑。我已抓住了一个贼,你竟说还有其它贼,然后还要我放了你们。这真是开玩笑。”

而这时,那琪琪却打断了他,说道:“我倒是觉得,不如给他们一次机会。”

张导等她说下去。他虽然不喜欢这个女生的观点,但他知道,她往往不会乱说话。

“我们可以把这个女生,还有我们外包公司的曾盼给先关起来。让这个家伙去寻找一下所谓的‘贼’的下落。如果他找得到,那这事儿正好就全查明了。如果找不出来,那我们再打电话给警局,让警方来做他们该做的事。”

不得不说,虽然张导不明白琪琪为何这么提议,但好像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余冰也很同意这个主意:“反正警察来的话,你们只有偷一包烟的证据,至于你们那些存储卡,那可不知是谁偷的了。”

他这语气里,带着丝毫威胁的味道。但张导最终还是同意了,不然的话,他也不知如何是好。拍摄综艺节目他还算拿手,但处理这些社会事宜,他觉得自己远没有琪琪成熟,而且他也不太愿意管这些事。

其实琪琪要求这么做,也是有她的考量的。她是知道自己男友曾盼异能者的身份的,从那个被偷烟的摄像助理的描述来看,这个偷烟的女飞贼应该也是个异能者。而既然那个后来的家伙是这两人的带头大哥,那身手应该不更矫健了。只要这种时候,找得到一个异能者愿意帮出头,那在时限内找出偷存储卡的真正的飞贼,成功率就高了很多。

对于余冰来说,他觉得在这游乐场里找出一个飞贼,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便答应了下来。

反正就算找不出来,大不了也只是等警察来,依着证据办案罢了。以星家的关系和实力,总不会让自己的儿媳妇因为没做过的事情而被关的。

他先是让张导演吩咐所有人,把这个游乐场给全面封闭。当然理由嘛,就只能说是拍摄最终任务的需要了。禁止所有工作人员、相关公司人员、演员、经纪公司人员再出去游乐场,就连送盒饭的车辆,也只能送到门口,然后由工作人员带进来。

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再带出这个游乐场。

这样,如果这批存储卡还没有被带出去的话,天黑之前怎么样都要找出来。

余冰立下了如此的决心。

他先从那个发现李婉儿的摄像助理入手。

这家伙留着半边黄头发,看起来瘦瘦的,腰有点驼,脖子有点前倾,一看就是个臭宅男。

他让人把这个摄像助理带到旁边的一棵树下,两人就坐在石桌子旁的两张椅子上。

“你说一下吧,最后一次发现存储卡还在身上,是什么时候?”余冰冷静又深着地问着,声音之中带着一川紧迫感。

这摄像助理明明刚才还是指证对方的人,现下却像个犯人一样被审着,忽然有些不太习惯。他似乎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应该是拍完门口的任务介绍之后吧。那时摄像大哥的存储卡快拍完了,便让我换卡。我那时候,还换了新的卡,并把今天早上换出来的两张卡,都放在了我的包里。”

“你刚才不是说是放在自己口袋里的吗?”余冰又说道。

“那是刚才人太多了,我一时紧张,说错了。但又看到这么多人在现场,我不好意思再改口了。”

好嘛,看来这个摄像助理,也不是什么靠谱的类型。

“你的包在哪里?现在带我去看一看。”

两人站了起来,走到旁边一大堆人所在的地方。此时剧组里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余冰是调查这个存储卡失踪事件的临时侦探,所以看向他的眼神都带有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两人来到了众多制作组人员所在的场合,自然不少关切目光都投到了余冰这里。

余冰也不理会这些人,跟着这位摄像助理,来到一个围着了围栏所在的区域。

“这里就是我们放摄像装备之类的地方,也算我们临时的仓库吧。我出去拍摄的时候,一般就把那个盒子放在这里,一般是放在我的包的旁边的。”也许是怕对方误会,他又说道:“我自己的包也是放在这里的,以往一般也是这样放,都没丢过的。”

“那你自己的手机和钱包呢,也是放在这个双肩包里吗?”

余冰这样问着的时候,这摄像助理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他说道:“手机因为随时要联系……”他还想往下编,但却发现自己好似编不下去了。

然后他又喃喃地说道:“到底是谁会来偷这些东西呢?这些东西也没什么用呀。”

随即,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余冰又问了其它一些摄像助理。他慢慢地摸清了事情的一些线索。

其它摄像助理也是一样的,都是把拍好的存储卡放在这一片固定存放的区域。据说以前这种区域还留守工作人员在这里的,但后来发现只要围起了红线,就不会有无关人员进来。再加上在游乐场这种地方,相关群众都已经清场了,所以便也不再固定地安排值守人员。毕竟现在制作公司的经费也是紧张的,能节省人力的地方,都默认地越少人越好了。

摄像助理们都是随身带一到两块空白的存储卡,以备随时可以为摄像大哥更换。但是呢,换出来的卡,他们一般马上就会找个时机,来到这边把卡放进专门的储存盒里。因为裤兜里汗比较多,又比较热,他们也担心这些电子器件会坏在自己手上。

反正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失窃的事件,便大家都放松了警惕。

其实呢,按理说事件调查到这里,便也算大致告一个段落了。毕竟按现行的证据,是没能排除掉合理怀疑,并证明李婉和就是偷存储卡的人的。但余冰仍想继续往下走走看。

余冰还让张导布置下去,让所有的人都查一下自己带来的物品,看还有没有丢失的东西。统计结果很快就报告上来了,“除了那些存储卡,还有那包烟,没有丢任何东西。”

余冰找个机会,在琪琪在旁见证的情况下,单独地见到了李婉儿。

余冰选择琪琪作为旁观与监督人,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因为她也是异能者,有些异能者间才能聊的话题,她在旁边听到的话,倒也无妨碍。

这次谈话是在一间小房间里进行的。为了谈话的严密性,余冰让琪琪吩咐其它人,谁也不得再靠近或进入这个房间。

房间很白,四周空旷无物,除了一张桌子摆在中间,李婉儿跟琪琪坐在桌旁的椅子处。而余冰,他则是慢慢地走来走去。

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他都喜欢边走动边思考。他觉得人不动的时候,整个脑子也不会跟着转动。那样不利于自己保持一个活跃的状态。

余冰先是问李婉儿,除了那包烟之外,还有没有偷其它东西。李婉儿坚决地否认了。

然后余冰又问道:“那你在现场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事情。什么样琐碎的细节都可以,想到什么你就说什么。也许你觉得没用的东西,但在我们的角度来看,就会有用了。”

李婉儿想了想说道:“这一天,大家的情绪都不好。也许是跟上午突袭任务时出的差错有关。张导演的情绪很差,他到处骂着脏话。那些明星,我不知道他们平时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但从今天来看,好似也有些梦游的感觉。”

这时琪琪反倒在一旁说道:“那些家伙,何止今天,他们哪日拍摄不是在梦游。”

在琪琪的角度来看,这些二三线的明星,往往都是不够努力,才会变到今天这般地步。什么事都拈轻怕重,做什么都只想到自己,不肯付出,不肯努力,这就是他们失败的原因。

超一线的明星,能长久发光发热的明星,都是在经纪公司之外,凭着自己超越他人的努力,才一步一步地长久走下去的。

那些昙花一线的人气小生,就只能仅凭着年轻时靓丽的外貌,凭着的经纪公司捧,打下了一些人气基础。但随着年纪的增长,那些一线的经纪公司不再愿意在他们身上投入之后,只要一签到二、三线经纪公司名下,马上就会人气暴跌,然后被后续上来的新人给取代了。

这样的事情,琪琪在这个行当之内,那可看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