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海边的异能者酒吧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46字
  • 2019-09-25 13:00:25

这个小区果然是高档小区,里面完全没有高楼。竟全都是别墅。而且呀,前面两人经过的那些路边的别墅,还是这片小区比较低房价的。直到他们走到目的地那栋房子之后,余冰才感叹,这才是有钱人的房子呀。

最后这一排的房子最安静,地段也最好。门前就是一个大院子,后院也是一个大院子,关键后院直接对着海,只要把篱笆上的门打开,就可以走到海滩上面去。整个海滩很漂亮,看得出来有人在维护,海水是蔚蓝的,沙滩也是干净的。

余冰跟李婉儿找到了目的地,确实没弄错地方,因为门前挂着一个很小的牌子,上面写着“XX酒吧”的字样。只要是酒吧,在这种偏僻的角落里建的,那余冰觉得要找错的机率也蛮大的。

他推开了院子的门,走了进来。院子里也摊上了几桌简单的桌子,看来是给喜欢露天喝酒的客人坐的。余冰没有多做停留,他直接推开了门,门后的风铃发出了叮呤呤的声音,他走到了室内。

因为是下午的关系,店里的客人并不大。余冰来之前在网上查过,这个城市的异能者酒吧是从下午开始营业的,但晚上相应的关门时间就调整到了22:00,算是相当健康的作息时间了。

“你好,欢迎光临。要喝点什么?”看到有客人来了,在进门左侧那个巴台的一个男人,冒出了一个头来,很自然又熟练地说道。

这男人应该刚才是蹲在地上整理什么东西吧,从他的表情来看,应该也有点意外。看来,下午过来的人并不算多。

余冰打量了一下室内,在他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好像只有一对情侣坐在那靠海的位置上,正在无聊地看着海边的景色。

这家店有个好处,一楼就有一个超大的落地玻璃,透过这片玻璃,直接就可以看到海边那美丽的风景。海边那里,好像现在正有三四个男生,脱光了衣服,就这么在阳光下晒着。看他们的头发已经湿了,应该是刚从海边游泳上岸。

余冰说道:“你们这里还可以下海游泳吗?”

“对呀,只要在本店消费,下海游泳是免费的。而且我们还有泳衣卖的。”这个男生的眼睛一下子就盯到了李婉儿的身上,“这位女士身材这么好,如果在本店下海,那肯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哟。”

他虽说着这怪怪的话,但却没有什么色情的意味。因为这个店员的气质非常娘,看起来不像是喜欢女生的样子。他梳了一个大背头,打满了发胶,整个人应该在有练健身,看起来手臂和上身都挺有肌肉的。

但是他对于女生就是没有那种异性间的攻击力。

“这种时候去游泳呀,可得晒得很黑不可。”余冰说道。

这店员又道:“没错,不仅会晒黑,还会晒脱皮呢。现在时间太早了,大概晚上六点钟开始,夕阳下山的时候,才是最多客人来游泳的。还有晚上八点多那会儿,很多人来消费喝啤酒,本店也就这两个时间点会多人一些。”

余冰跟李婉儿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为了安静的关系,余冰选择了离那对情侣两个隔座的位置。这样的话,便不能听到对方说什么了。

“先喝点东西吧。工作也要做,但工作的时候同时就是在生活。你说对不对?”

他明明问了李婉儿,但却没有征求女生意见的意思。他给自己点了一杯香蕉牛奶,还嘱咐说道:“就用香蕉和纯牛奶帮我打在一起就行了,不用加糖,也不要加其它七七八八的东西了。”

“奶昔什么的也不要加吗?”这肌肉充实的服务生说,“那样……不会很好喝喔。”

“没事,我要吃健康餐。”

余冰这么说完,那服务生下去了。没一会儿,餐点就准备好了,余冰要的香蕉牛奶上来了,李婉儿点的是一杯咖啡。她好像对咖啡情有独钟。余冰就没办法这样喝,他咖啡喝多了,一定睡不着。

余冰看到那海里面的那几个男生玩得差不多了,正向这边房子这里走来。走在后面的男生应该比较调皮,弯腰下去捧起一把沙子,直接装到了前面同伴的泳裤里。然后几个人又打闹了起来。余冰看到这情景,就觉得有人在自己的内裤里放沙子一样,自己都觉得难受得紧。

“年轻真好呢。”他回想了自己以前荒唐的年轻岁月。年轻的时候可以犯错,可以卖傻,可以什么都不错。

但纵使是这样,别人也不能说你什么。你大可以用“莫欺少年穷”这样的理由来作借口,掩饰自己的懒散、不努力,每个月混混日子,时间好打发得很。

这样轻松生活的后果,往往会在十年后、二十年后才会发现。当你看到同龄人不知不觉已都走到前面,过上了更好生活的时候,当你感觉到自己所能进行的选择越来越少,甚至已经没有选择的时候,你才会发觉,“如果十年前我就开始努力,往固定的方向发展,有个明确的方向,那该多好。”

但,人生是没有如果的。不知道这几个年轻人懂不懂这样的道理。余冰为他们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有女朋友吗?”这个时候李婉儿忽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她的手上拿着一块松饼。关于主食的部分,两人并没有点太多,余冰只要了一块原味松饼,还有一份炸鸭下巴。

“啊?有啊。我有一个女朋友。”余冰如实说道。

“她漂亮吗?”

余冰一愣,道:“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仅是好奇啦。因为我觉得好像你在感情上并不饥渴,所以应该是有比较稳定的感情的。而且我猜测的话,你的女朋友应该是比较漂亮的。”

余冰想了一下,眼珠子转了一圈,思考一番后,道:“还可以吧。”

如果菊都只算“还可以”的话,那天底下“不可以”的女生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她还是个异能者,也是S级。”余冰觉得比较有必要,就又补充了一句。

“哇,S级跟S级的人谈恋爱。那你们谁更能打呢?”李婉儿也好奇了起来,像个小学生一样问着。

“呃……我们还没有实际打过,所以也说不太清楚啦。真实对战记录的话,是只有一次,那次是我赢了。但那次她并没有怎么出手,我是用歪门斜道赢的。”余冰道,“如果要真正打起来的话,我想……我应该打不过她吧。”

大概是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吧。余冰这样想着。

但他同时觉得,自己真实实力打不过菊的机率,应该也有百分之五十左右。

那个女人,如果全力跟自己拼的话,应该也是蛮可怕的。

这个时候,后院的门被打开了,那几个男生光着膀子,晒得满脸通红,他们身上的海水早已晒干了,就坐到了余冰旁边一桌上。

按理来说,他们毕竟是从那海里上来的,是不是应该去洗个澡来得痛快些?可这几名年轻人好似并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坐了下来,点了一些啤酒,好像准备空着肚子就要大干一场。

总之,这几个男生坐下来以后,整个店里就吵得不行。这声音吵得余冰有些头痛。他站起身来,往巴台的方向走去。

他刚才还想在这里看看海,喝点东西呢。现下情况忽然变得那么吵,他倒是不想呆下去了。

这一行他来的目的,就是想打听个初级异能培训机构的联系方式而已。这种事情,只要找到异能者酒吧的服务人员,随便一问,最多让他帮打听打听,应该就很容易找到需要的咨询的。

所以他来到巴台前,坐在其中一个高脚椅上。那油头服务生很快地把冰冻啤酒拿好给了那几个年轻人,回到巴台这边后,便慢慢地擦着那些酒杯子。应该这些都是今晚会用到的东西。看不出来,这服务生倒是挺勤快,怪不得可以一个人照顾好这整间店。

余冰坐下来,他没有点什么,但这服务生却递过来了一杯冰水。他看着余冰,笑着说道:“你好,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余冰觉得这个人还是挺靠谱的,便说道:“我想打听一些事情。”

“呃,关于资讯类的东西的话,异能界不是有专门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吗,如果您愿意留到晚上,我帮您介绍一位今晚会到场的好手。你看怎么样?”他的手比划了一下大厅的一角,余冰顺眼看了过去,那里摆放着一架黑色的钢琴,“到了晚上七点半开始,我们店会每天都有人员弹唱到九点半。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跟我们一起听听歌,也是不错的夜生活呢。”

不得不说,余冰还挺喜欢这种夜生活的。早睡,早起。听听音乐。好像这间异能者酒吧经营者的理念,跟他有不约而同之处呢。

不过,应该这种问题,不需要去咨询那些专业者吧。

余冰便又说道:“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城市里,有没有专门帮助刚刚觉醒的异能者,熟悉他们的异能,控制他们的异能,大概是这样的课程,或者培训机构?”

“啊,您要问的是这个呀。这个倒是有的,我这边就有联系电话。还有地址也是有的。”果然,这前台服务生这里就有了联系方式,他拿出几张名片来,让余冰自己挑选其中的一个。余冰也不懂哪个好,便让他帮挑选了一家“正规一些的”,余冰说道:“收费贵点也没关系,只要培训的品质是可以的,那就行了。”

他拿到了侍者给的名片。

这个时候,酒台靠窗位置的那对情侣吵了起来。他们不知为什么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最终,女生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到了男生的脸上。那男生看起来也没有弱不禁风的样子,便竟被整个人扇到了沙发上。

女生用着大声的声音,说道:“你要每次都这么懦弱的话,那我实在忍受不了。天啊,我怎么找了你这样的男人!”

说完,她应该注意到了酒吧里一楼所有人的目光,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去了。

那男人默默地站了起来,默默地坐回到了位置上。其它桌的客人也都回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里,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余冰拿出了钱来,除了把自己点的那些账单给付了之外,还多付了一杯酒的咖啡,他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你给自己调一杯酒好了。”

“先生,你太客气了。”侍者愉快地收下了这份小费。

余冰刚想回到李婉儿旁边的时候,却听到了女生忽然的一声大叫。他快步走回了两人所在的桌子这里,看到李婉儿花容失色,脸都吓白了。

“怎么回事?”余冰问道。

“那个人,他用东西摸我……”李婉儿指了指跟余冰这位置紧靠着的隔壁桌的那个男生。“他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摸了我脚一下。”她还是有点后怕一般,回忆着说道,“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反正粘粘的,湿湿的,挺恶心的。”

这时呢,隔壁座的那帮小男生都已经回过了头来,他们像是凑热闹一样,笑着,看着李婉儿。

也许在他们的世界里,像这么美的女生的确很少见。所以现在他们脸上都带着很得意的笑容。他们的啤酒才刚上没一会儿,好几个人的脸都已经红了。余冰注意到,在旁边就已有空的啤酒瓶,看来,这几个年轻人非得是对瓶吹的了。不然也不会喝得那么快。

余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吁了出来。

“喂,美女,你做事情可得讲究方式方法呀。你说我兄弟摸你,你有证据吗?”

“对呀,他是用什么摸你的,摸了你哪里?你倒是出来指证呀。”

这些家伙的嘴,怎么这么臭呢?余冰的心情更不爽了。

李婉儿委屈得说不出话来。她微低着头,跟余冰说道:“不然,不如我们走吧……跟这帮人在这里纠缠,好像也不太好。”

余冰倒是轻声跟女生说道:“异能培训的第一课,战斗前要及时评估自己与对方的战力差别,如果对方比你强,那就像你说的,找理由开溜,别打没有胜算的仗。那对自己没有好处。”

但随即,他又笑道:“不过,如果对方确实比较弱的话,那也没必要这样自己忍着。”

他向着那巴台的服务生打了个响指,道:“喂,兄弟,我们这边快要打架了,你们要管的吗?”

这油头哥好似早就看惯了这些情形,道:“一般来说,只要是客人之间的纠纷,又没什么证据的,我们也不好插手。如果要打的话,你们自己解决吧。别闹出人命就行,我们这里还得开门做生意的呢。”

这哥们笑眯眯地看着余冰。余冰不知为何,怎么感觉他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呢。

余冰喃喃说道:“我要是在你们店里被砍残了一只手或者一只脚,到时候一定要来找你们索赔。”

“客人呀,您可得小心一点。我们店的注册资本只有不到十万元,要是您被的打残了,那赔偿好您之前,我们店就要倒闭啦。”那侍者笑着说,倒一点也不关心这余冰会输一般。

其实余冰哪里知道,这侍者虽然只是个服务生,但他也是异能人士。他的能力呀,就是能看出异能者的“能力值”,如果要以数值来算的话,余冰是接近一千左右,但那几个啰啰呀,每人还不到一百战力呢。

所以他根本不担心余冰会输。反倒只是担心余冰出手过重,别把对方玩得太伤了。

余冰道:“喂,既然店家不管了,那我们之间的纠纷,只有自己解决了。”

那几个年轻人仍在哈哈大笑。

余冰先对那个被指控为“偷偷摸李婉儿的脚”的年轻人出手了。“听说你最调皮,对吧。”

余冰前一刻还在原地,下一刻就化为了残影,再下一刻,他就来到了这个年轻人的面前。年轻人才一愣神,就被一拳击击在了鼻子上,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墙角的沙发上。

他被对方的这一记重拳,击得发痛。他当然也产生了后怕的感觉。

“一起上,这家伙可怕得很。”

他们也不搞什么江湖上的一对一的单挑了,直接四个人一起围上来,要群殴余冰一个人。

可是呢,他们明明都已经把异能给使了出来,明明是四个人围着一个人打。但怎么,好像自己是被他一个人追着四个人打的模样。那最开始被打倒的男子使出了他的异能来,原来他是可以伸出一个像橡皮泥一样的长长的手,可以去抓远处的东西。刚才,他应该就是用这只橡皮手,摸了李婉儿的脚。

“我让你喜欢乱摸!”

余冰一记重腿,踩到了这只手上。

那个男生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然后,接下来,这个房屋里又发出了其它的惨叫声。四个男生的惨叫声,彼此起伏,回绕在这间异能者酒吧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