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拍卖交易日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57字
  • 2019-09-20 05:00:19

只见余冰这家伙好像个没事人一样,一点也不找服待自己的下属麻烦,他什么事情都自己做,除了买菜做饭之外,他的生活起居都是自己解决的。而另一方面呢,他好像没事就去唐十七那里窜门,唐十七好像也不堪其扰一样,整天皱着眉头,一副不得意的样子。

如果说余冰这人松下还不怎么了解的话,那唐十七他可是挺熟悉的人。松下知道,唐十七是一个对自己很有自信,心机上也有一定程度的实力的人。所以,按正常情况来说,他的生活里可能会有一些烦恼,但那些应该都不是能难得倒他的事情才对。

是什么事,让这唐十七一直皱着眉头呢?

难不成这事情与余冰有关吗?

松下产生了这样的猜测。

这一日,他外出打猎,有意把唐十七给带上。在收获了一些猎物以后,他一边骑着马,一边问道:“你这几天在烦什么,莫不是跟你带来的那兄弟有关?”

唐十七叹了一口气,道:“还是眪不过主人的眼光。我那兄弟说,有点贵重的东西,想卖到外面去,看我有没有渠道。”

说实话,松下没想到余冰会考虑到这种事情。

“他的来历你可熟悉,他怎么会知道关于渠道的事情?”

唐十七好像有些犹豫,不太敢说话的样子。

松下便说道:“你只管说,我不怪罪于你。”

唐十七说道:“其实呀,属下也不是很知道这人的底细。我只是很服他的功夫,我真的打不过他。真的,我跟他打了好多次了。”

唐十七这样说着,松下笑了起来。他骑的马更快了,眼看着一个兔子出现在草堆旁边,拉长弓,一箭射出,咻的一声,直接就让这兔子在跳到草丛前丧了命。他说道:“你打不过他,一则可能是你谦虚,二则也许是你的经验还不够老道。”

一说到这个,唐十七就觉得苦呀。如果是真枪实弹地打的话,他一个下毒的好手,说不定还真能打得过余冰那混蛋。但好死不死,自己异能的弱点被对方给听去了,这下倒是连打都不用打了。

他沮丧着脸,道:“不论怎么说,话说回来,我还是真服他的实力。但是呢,我却并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

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为余冰站台。因为万一以后余冰走了,他还要靠着松下混日子呢。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冒险。

但他随即按自己所想的计划,说道:“其实呀,主人,那个家伙呀,是为了打听渠道的事情,才进到府里来的。”

松下一惊。但随即心里也释然了。那样的人才,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的需求,只为了这一点钱的话,又怎么会甘心来这里做别人手下呢。

“他想找渠道做什么?”

松下如此问道的时候,唐十七道:“他说自己挖到了一堆价值连城的宝藏。他需要长期地、慢慢地把它们卖掉。主人,我说实话吧,他都已经说了,只要谁帮他卖,他愿意出20%的渠道费。”

“他那玩意儿很值钱吗?”

松下这样问着,唐十七点了点头。

“值多少钱?”

唐十七说道:“主人您要愿意的话,不如我让他来找您汇报好了。”

松下同意了。

当晚,吃过晚饭,那些下人们都各自去过自己的娱乐生活了,这个时候,唐十七带着余冰一起来到了松下的房间里。

他们坐在大厅这里,各人面前摆着一杯茶。松下看余冰是空着手来的,便说道:“你不是要给我看宝藏吗?宝藏在哪里?”

余冰也不扯什么啰哩八索的事情,直接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灿灿的东西来。

这是一块金元宝,更难能可贵的是,它是用翡翠的材质来做的。

“可以给我看看吗?“

松下提出了这样的请求,余冰同意了。他直接把翡翠递到了松下的手吧。

松下把它抬过头盯,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宝贝。他嘴里不停赞道:“这成色,这做工,真是绝了。”

松下当然是见过一些好东西的。他虽不能很准确地知道眼前这个宝贝的价钱,但他知道绝对是价格不菲的东西。而这样的东西,当然值得通过那种渠道卖到外面去。因为相对于岛上的小市场来说,外面的市场才是开放的市场,在那样巨大的市场里,才能卖出更高的价钱。

“这样的东西,你还有多少个?”

余冰先是一愣,似乎是不满对方提出这样的问题。他犹豫了一下,道:“二十个左右。”

二十个!这家伙竟然有二十个!

这绝对是一笔巨额的财富。

“你是怎么得到的?”

被这样问着的时候,余冰说道:“我不能告诉你。但十七应该已经跟你提到过,我是偶然挖到的。”

偶然挖到的?松下简直对那个隐藏的埋藏地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那个地方还有没有没被发现的东西?就算只有这二十个翡翠的话,那剩下的十九个他藏在哪里了?

这时,松下的心理已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当然仍想把余冰拉过来,让他做自己的得力下属。但,如果这步做不成的话,那想办法吞占他的那二十个翡翠,好像也是个挺不错的生意。

他不是向来都习惯于将手下的好东西拿过来“收藏”嘛,现下余冰也已算是他的下属了,所以,这应该不是太过份的想法。

看着松下那贪婪的表情,余冰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跟凌星云这次应该是赌对了。其实这块翡翠呀,是凌星云连夜让外面后勤的人员想办法送过来的。这的确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为了查出那个隐密度极高,违法性又极强的秘密渠道,警方也算是下了血本的了。

余冰知道,要跟松下这种老油条来较量,可不能太过于讨好对方。该讲原则的时候就要讲原则,该讲利益时就要讲利益。

他走上前,直接把松下手中的翡翠拿了回来。

他像是把一个稀松平常的东西收起来一样,随手放到自己的裤兜里。松下注意到了,他放的是自己的右侧裤兜。他简直想不到,一个这么贵重的物品,就被这家伙像放钥匙一样,就只是丢到裤兜里。

简直是暴殄天物。松下的心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余冰这时却说道:“我实话实说吧。我根本不想做你的什么属下,我就是想把货给卖出去。我那天听唐十七说,你这边有渠道,便来找你了。”

那言下之意也很明确。我来找你是因为你有渠道,如果你的渠道不愿意给我使用,那我也许就要走人了。

松下这么老江湖了,当然明白这一层意思。

他赶紧缓住对方,喝了一口茶,哈哈大笑,道:“唉呀,小兄弟,你来了我这里,你就放心好了。你的这点事情,我一定会当成自己的事一样,去认真办好的。这一点问题也都没有,我这个人呀,觉得讲诚信最重要。”

他还想说下去,余冰却开口打断了他:“那怎么时候?在哪里成交?”

看得出来,他觉得松下讲的都是些客套话,屁话,根本不值得花时间去听呢。

松下一下子也很尴尬。但是呢,这同时也说明,余冰是有一定程度的人,这样倒也好,大家交流都方便很多。

“哈哈哈,兄弟你是个明白人,这样说吧。你可能还需要两三天时间。”

“为什么呢?”余冰等对方说下去。

松下道:“你们也许还不知道这渠道是怎么运作的,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要知道,在这样一个监狱之岛上,把东西卖出外面去,那可是违法的事情。而这种如此危险的生意,又怎么能天天上演呢?所以呀,几乎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会有一次拍卖交易会。”

“拍卖交易会?”

“对,在一个隐蔽的地点,由不定的买家,对我们的商品进行争购。最后,当然是出价高的人得啦。”

“那些人是由哪里来的?”

“当然是组织者请来的。每次请来的也不多,一般三到五个人。当然,这些人的后台可都是超级大富豪。当然啦,富豪们都不会亲自来的,替他们来竞标的,都是些工作人员而已。所以如果被抓,他们倒可以推得一干二净的了。”

“真是肮脏的事情。”余冰有些厌恶地说道。

“而你的运气还算不错,三天之后,就是这个月的交易会了。交易会的时间我跟你说,你可得记好了。它是每个月的第二个周六,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有交易会进行交易。所以呀,你三天之后就可以卖掉你那批东西啦。一共是20个,我没记借吧?”松下很关心地说着。

但余冰却无动于衷一般,道:“这次我不卖20个,我只卖1个。”

“只卖1个,为什么?”

“我哪知道你们的渠道可不可靠,我先卖一个,确保货真价实后,后面的我之后再卖。”

“你……”

松下好像有些生气,似乎认为对方这么不信任自己,有些不讲理一般。但他随即细想,如果自己有这么20个贵重的宝贝,那应该也会如此慎重吧。再说了,知道这交易会的秘密的人,在岛上虽然不多,但可却也不少哩。如果在自己这里没打听到交易会的事情,那以余冰的实力,应该也有不少人会帮他的。

比如格斗协会的那个理事长伍鸣天,那个老头子,只要余冰去找他帮助,他是肯定会愿意帮这个忙的。

别的不说,就是那20%的分红,应该也是一大笔进账了。

可不能让这个好处落到那老头子的身上。那老家伙,一只腿都已踏进棺材里了,还拿这么多钱干什么。

松下于是说道:“小兄弟,那就这样子吧。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后天就是交易日。到时我带你去增长一下见识,同时也把你的那宝贝给处理掉。”

余冰达成了这个约定。

第二日,他就一个人外出,说是要去走走,散散心。他并没有骑马,而是带了一些食物,就徒步而行了。

他走进了森林里,绕了一会儿,然后忽然一个闪身,跳到了一棵树上。他躺在树枝上,那明明不是很容易躺好的位置,他却好似很舒服地躺在那里。同时,如果从地面看上去的话,刚好他就躲在了树枝的背面,成为完全看不到的视觉盲点了。

他才躺下去没一会儿,三四个人就着急地从这树枝下经过了。这几人着急地说道:“该死,去哪里了?“

“快找找,快找找!”其中一人用耳朵听,他的耳朵似乎是有异能的,他听了一下,道:“没有脚步声了,该死。”

另一个人闻了闻,脸色一变,却大声说道:“不好,他的气味很浓,应该就是在附近!”

“在这里呢,小子们!”

这时,余冰从天而降,一声大喝,直接把那用心听细小声音的兄弟给吓得两耳发疼,捂着耳朵,在地上翻滚不已。他大喊道:“呀,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撒,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撒。”听这口音,应该还是个湖南人。

余冰笑呵呵地落到地上,直接两拳就把那另一位鼻子灵敏的兄弟打倒在地,这家伙赶紧跪地求饶,道:“大哥,请放我一条生路,放我一条生路呀。我是有病的,很可怜,很可怜的。”

“你有什么病?”余冰看这家伙活蹦乱跳的,一点也不像身体不健康的样子。

这家伙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我有鼻炎。我们这种异能的人,虽然鼻子灵得很,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一辈子都跟鼻炎作伴。这病可难过得很,动不动就流鼻涕,要打喷嚏,可难受了……”

他自己讲着讲着,都声音越来越弱了,看来自己也是心虚得很。

“去,鼻炎算什么病!”余冰一拳击下,直接把这家伙给打晕了。

另一个兄弟则也是求饶着说道:“大,大哥,我的异能只是千里眼而已,没有战斗属性的,所以,能不能放我一马……我……我们也都是松下先生的奴隶,听令行事而已。请放我们一马……”

“滚!”余冰一声令下,道:“再跟上来,我让你们几个小命都丢掉。”

这几个连滚带爬,才几下子,就都跑得不见了踪影。

看来松下那个家伙,无论怎么说,都是不能信任的混蛋呢。

他见了宝藏,那是绝不会只是看看这么简单的。余冰算是明白了,松下那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对宝藏太过于贪心了。不过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他跟凌星云下的套,才能套中这只老狐狸。

想到这里,余冰不禁也是一阵唏嘘。看来,如凌星云所说,每个人都是有缺点的,只要抓住了他的缺点,就是按住了他的痛处。

唉,也不知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呢。余冰这样担忧地想着,万一哪天自己也被抓住了痛处,那肯定也得脱几层皮的。

言话之间,余冰逃脱了跟踪之后,来到了之前与凌星云所在的客栈。他沿着熟悉的楼梯而上,很快就在房间里找到了凌星云。房间的门并没有锁,所以余冰一脚踢开门,就进来了。

这时,凌星云正好只穿着一条短裤,在房间里做着俯卧撑。这位探长好像很勤奋一样,虽然没怎么有条件,但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积极地去锻炼自己的身体。在这一点来看,他跟余冰也算是有共同之处的了。

成功的人,又有哪个是不勤快的呢?

只有沿着固定的方向,不停地去做大量的努力,才会比别人优秀,不是吗?

但此时凌星云可是光着膀子的,能看到一个英勇的探长光着膀着,就穿着一条短裤的样子,那也不是一般人有福气能够看到的画面。余冰笑嘻嘻地走进来,自嘲般说道:“探长呀,真可惜,我是个大小伙子呢。你这么勤奋的画面,要是被一个年轻女生进来看到,好非得爱上你呢。”

“得了,你不爱上我就行。”凌星云对这开玩笑的话,没好气地回答着说道。

他穿上了衣服,去洗了一把脸,这才坐了下来。“说吧,情况怎么样了?”

他当然很急切。

所以余冰就把唐十七带自己去松下府里以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怎么让松下收自己为属下,又怎么去了那奴隶场打架,怎么赢了那场1V5,然后再把翡翠给那松下看,最后跟他谈了交易渠道的事情。最后他说道:“后天,就是交易日了。到时,我们就行动。”

事情进展得比凌星云想得要顺利。他认为这归功于这翡翠的价值。正是松下动了心,才会这么容易上当。凌星云跟余冰又把接下来要进行的计划细节进行了商量,最终,两人商定了自己的计划。

这计划的前面部分,并没有余冰的事。只需要凌星云跟后勤人员做好沟通,接下来,就是最后那天,这最关键的一战了。

“这场最终的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加油吧,兄弟。”

在离开凌星云房间的时候,他这样对余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