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芯片的线索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56字
  • 2019-09-17 05:00:17

但虽然凌星云说“我们开挖”,可“我们”却并没有行动的样子。

余冰见凌星云没有动,所以他也没有动。

凌星云笑眯眯地看着唐十七,那意思当然是不言而喻。

你挖吧。我们三个人里,你不挖,难道我们挖吗?

唐十七已经有好多年没干过这些下等人做的事。在松下府里,哪还有这种纯花体力、不花脑力的活儿给他做。他只要一伸手,马上有好几十个人过来抢着做哩。毕竟可是松下府的三大高手呀,只要他看得上,在主人面前说上两句好话,那以后在松下府里不得吃香喝辣的,混得如鱼得水、风声水起嘛。

但现下,唐十七所有的苦也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吞。他感觉这两个人真是做得出来的,只要没挖完,真的会让你搭棚子、点火把,甚至彻底加班来弄这玩意儿,都是有可能的。

唐十七的动作不算快,搞了大半个小时,才把这黑土地挖了个长方型的地儿。

余冰跟凌星云在一旁聊天,也没怎么注意这人儿,这下一看,惊了一阵,道:“喂,兄弟,我这是让你来把那死尸挖出来,可不是让您给自己挖个放棺材的地方呢。”

凌星云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唐十七只有解释着说道:“这地儿比较硬,土不好挖。”

余冰走上前,看着那软乎乎的黑土地,道:“这种土有什么硬的,你莫要磨洋工,不然我要把我的鸡毛令牌拿出来了。”

那唐十七听言,赶紧加快了速度。这不,一下子效率起码提高了三四倍,没一会儿,就把这坑挖到了连人头高。

眼看着这位勤奋的兄弟还要再挖下去,余冰连忙摆手,道:“好啦,好啦,你先上来。莫挖先,再挖真的可以埋个人在这儿了。”

那唐十七跳了上来,余冰道:“如果要埋人的话,应该不会埋这么深吧。”

唐十七点头,道:“可能不是这里。那天不是我挖的,我有点忙了。”

看着这人有些狡猾的神情,余冰又道:“那天是谁埋的?”

唐十七想了一下,道:“是二狗子、胡下、唐芯那三个家伙埋的。又或者是其它人埋的,那么久了,我有点记不住了。”

余冰点了点头,道:“嗯,好。二狗子、胡下、唐芯,这三人的名字我记下来了。你叫去叫那三人来,我先给他们讲讲你这怕鸡毛的弱点,然后再让他们亲自挖好了。”

唐十七道:“您就别这么玩我了。”

这时余冰忽然喝道:“我不玩你,那你怎么敢玩我!”随即闪身上前,一手抓着唐十七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唐十七没想到余冰看起来身上肌肉并不夸张,但力量如此之大。可异能者的能力,本就在于实力的高低,又怎像健身房里的肌肉男一样,光凭肌肉的大小、好看程度定高低呢。

余冰的手松下,一阵冰从地底冲了上来,架住了唐十七的脖子,这冰阵就像一个架子一样,说得难听一点,有点像个断头台。现在余冰如果拿着一柄刀,一刀砍下去的话,正好能把唐十七的头给砍掉。

唐十七如果施展异能,当然能比较轻松地从断头台逃出来,但是,他却并不敢动。他怕惹怒余冰。

余冰喝道:“说吧,你带我们来这森林,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唐十七道:“我是来找那……你们说的那‘小海马’的尸体……这尸体埋在这里……”他说到最后面几个字的时候,音量越来越小,甚至给人一种在听蚊子说话的感觉。

很显然,他很心虚。

余冰不想跟他绕这么久,便道:“我给你说说我看到的情况好了。你若没玩什么心机,肯定不会给钱那个卖铁铲的老板。事实也证明了,你只是想叫人来保你。现在你给我们在这森林里玩过家家,告诉你,这种玩泥巴的游戏,哥可没时间跟你玩。我25年前才是玩泥巴的年纪,现在,我都快30了!”

唐十七没想到余冰生起气来这么吓人,而且看到他施展异能的样子,应该实力不会低于自己之下。他有点哆哆嗦嗦地说道:“你……你是S级异能者吗?”

余冰此时哪还有心情跟他玩这种猜测的游戏,道:“哥几年前就是S级了,其它我不敢说,但把你玩死玩残个十次八次,那可是够了!”

余冰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忽然这么暴躁,但现下他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也许是,本以来很快就可以找到芯片,收工回家,但是现在这家伙在玩什么阴招,搞得自己回家见女朋友的行程受阻,所以才会很生气吧。

这次出来,已经挺久了呀。余冰在心里一边骂着,一边想:下次,可不要再接这么复杂的任务了。

凌星云担心这余冰生起气来,真会一不小心把这唯一的线索人给灭了,赶紧走过来,让余冰到旁边树底生消消气。然后他把唐十七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喂,哥们,你眼罩子可得放亮了些,我这兄弟生起气来,不仅杀人,还要碎尸的。”

唐十七刚被余冰给凶了一顿,还被架上断头台了,他当然已知道了余冰的厉害。

凌星云想了一下,作了一个决定,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外面的人派来的。我们来这岛上,是有重要任务的。”

在这岛上的人员来说,“外面的人”的人唯一就是异能警察了。不然其它的民众或者异能者,都是不会进入这种麻烦的地方的。

外面的人来这岛上,当然是岛上有重要的值得关注的人或事。

唐十七当然明白这些事不是自己可以问的。而这时候,凌星云从怀里拿出了一张报纸来,他把这报纸递到了唐十七的手中,指着头版头条,再指了指上面那张大照片,道:“看到没有,我就是这个人。这个人就是我。”

唐十七稍微看了一下这头条新闻的文字介绍,赶紧弯腰行礼,道:“凌探长,您好。”

凌星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点了点头,道:“好了,你现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我告诉你,想必你也知道,我们这身份在这岛上,那可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不小心暴露了,我们有可能会身首异处。所以,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保密。”

唐十七道:“我一定会保密。”

“我可跟你说好了,目前我们只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所以,以后不管是你说出去的,或者人家从你的一言一行猜测出来的,甚至是人家自己猜出来的,只要我们这个秘密暴露了,我们都拿你是问!”

凌星云这样说着,这威胁可也算是够大的了。因为他们手上可掌握着唐十七怕鸡毛这个超级大秘密。唐十七想要在这岛上混,看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好好配合,希望两位大人早点完成他们的任务,然后顺顺利利地离开这个牢笼之岛吧。

要是能那样的话,他就拍手大乐,万事大吉了。

凌星云等了一下,估计唐十七也想清禁这层关系了,便说道:“好了,你现在再重新说一说,那‘小海马’有关的事情。”

唐十七显露出了胆怯的神情,他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是不是在找那‘小海马’身上的那件东西?”

他这话说到这里,哪里还是个什么都不知情的局外人呐,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点名堂的嘛。

凌星云这次才再把余冰叫过来,道:“喂,这家伙有货,快过来听听。”

那余冰走过来了,他的眼神仍很凶狠,就直直地瞪着唐十七。唐十七赶紧笑了笑,道:“我接下来一定配合警方的人员执行公务,一定全力配合。”

余冰“哼”了一声,那唐十七道:“其实,那天我们确实在抓那个‘小海马’,那家伙也的确像我所说的那样,不能忍受这个岛上的奴隶制度。他拼死地与我们搏斗,也许他觉得自己有点本事,能打得赢我们吧。嘿,谁知道,他竟连我手下都打不过,那二狗子和胡下出手重了些,就直接把他给打死了。”

讲到了这里,唐十七耸了耸肩。那意思倒是说:你看吧,你们要找的人实力太弱,而且杀人的也是我的手下,那我也没得办法。

余冰一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腿,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你们把他的尸体怎么处理了?”

“其实呀,这尸体我还真不知道埋在哪里去了……”

唐十七话刚说到这里,便唉哟一声大叫,他又被一脚踢在了屁股上,痛得直接跳了起来。

他赶紧把这话说下去,道:“我是说,你们想要找的如果不是那个人,而是那人身上的东西,那我知道在哪里!”

余冰跟凌星云对视了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有东西?”

这下唐十七不敢再犹豫了,赶紧一口气地说道:“一般来说,无论是活抓生肉,还是不小心错死了人,我们都会搜身。按我们以往的经验,新来岛上的人,也许都要混着一些好东西在身上的。”

试想一下,本来被投放到岛上的罪犯,如果按正常检查程序的话,身上除了衣服,是什么东西也不会有的。但他们却冒着生命危险,要带在身上,那肯定就会是个好东西了。

“所以你们搜出了什么?”

凌星云这样问着的时候,唐十七说道:“我们搜出了一个玻璃制的小瓶子。瓶子里面有一块电路板一样的东西,看那接口,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

凌星云心想,这就对了。警方的科研所出于保密的需要,都把芯片做成了电路板的样子,而且这些电路板的接口是定制的,只有接上警方特制的读取机器,才能读得出来。

他心中砰砰直跳,但表情上却不敢显露出来。深吸一口气,道:“那小瓶子后来怎么处理了?”

他似乎想装平静,好像这小瓶子里的东西,真的是一个破电路板一般。

没想到,唐十七直接说道:“那个东西,当时二狗子、胡下、唐芯他们几个都很失望,说是个破瓶子,装着个破电路板,在这岛上连电脑都没有,肯定没什么用。我见他们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名堂,就直接把那东西装进自己口袋里,然后提前回去了。”他好像有些惭愧一般,说道:“后来小海马那小子的尸体,就是二狗子他们处理的,所以,埋倒是埋在这片森林里,但我真不知道埋在哪里了。”

讲到这里,他好像怕这两位冤家生气一般,还拍着胸膛保证道:“我发誓,我说的一定都是实话。绝无虚言。”

余冰跟凌星云对看一眼,估计这唐十七也不敢再在这问题上撒谎了,便由余冰又继续问道:“那后来那个小瓶子,哪里去了?”

唐十七道:“这小瓶子我拿回去以后,先是自己保管了一阵子,后来,因为我自己也摸索不太出来它是什么,便把它交给松下主人了。”

“交给松下?你不是不知道它是什么吗?为什么还交给松下?”

余冰如此问道,唐十七这才说道:“不是这样的。那玩意儿我估计也算个有用的东西,虽然一直没有摸清楚它的名堂,但便随手放进了我的柜子里。这事儿也放了几天,但松下主人倒有个习惯,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我们几个得力手下房间,让我们把近期收集的各种珍宝给他看。”

“他为什么要看你们收集的珍宝?你可得说实话。”余冰如此喝令着,倒是让唐十七心有余悸。

唐十七脸露怒意,道:“我们虽是那松下的得力干将,但是,这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想必天下人都懂。他每隔个十天左右,就会来我们各人的房间,美其名曰喝点茶,聊聊天,关心一下我们下属的近况和生活情况,那可是好听得很。”

“难道其实不是那样吗?”

“呵,如果你把他那演技算进去,把他那些计谋的术语算进去,那倒是个糖。只不过,里面包的是毒药罢了。”

余冰倒没想到,这看起来一心想向上爬的唐十七,倒也会背地里这么想他的主人。

唐十七说道:“每次松下来呀,他都会先客气地嘘寒问暖一番,有时坐个半个小时,有时一个小时,都不一定。但每次呀,他都会很自然地把话题转移到我们最近的收获上来。”

所谓的收获,就是从那些新肉身上,或者从其它各种渠道收集来的精美的宝贝了。

唐十七道:“一开始,他就让我们把这些宝贝给放到一个统一的地方,他定期过来欣赏欣赏。但是呢,每次他看到好的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委婉地说要拿回去收藏。他是主人呢,我们说好听点是总管,是高手,但实际上还不是人家的奴隶。人家主人要的东西,我们还能保着不给不在成?”

看来呀,唐十七等几人算是没少把东西栽到了松下的手中。

余冰大意上也明白了这行当是怎么回事,便催唐十七赶紧说主题。

“后来呢,那芯……那瓶子,是怎么回事了?”他差点说漏嘴,直接把“芯片”给说出来,凌星云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唐十七说道:“其实呀,我们下面几个人,虽然老被这样欺负,但我们也是老狐狸啦,我跟韦总管、风爷他们几个都私下聊过,其实呀大家都是一样的,把自己真的觉得最好的宝贝,都偷偷地藏了起来。每次松下过来呀,我们就给他看一些其它的存货、新货,反正,就是拿走了我们也不心疼的那种。”

“难道……”

“对,没错。那瓶子我拿到两三天,也不知那玩意儿有什么用,便把它当没用的东西一样,丢到了那个收藏柜里。那一天,松下过来以后,看到了这个瓶子,他好像很满意一样,直接就把那瓶子给拿走了。”

“那松下知不知道那瓶子里是什么东西?”余冰问道。

唐十七苦笑着说道:“当时我看着松下那两眼放光的神情,自然知道那是个被自己低估的好东西了。我后来找了一个他喝多了点酒的机会,假装请教他,问他那东西是什么,松下就说了,那东西是芯片,而且从接口来看的话,是警方的科研所的芯片。虽然不知道小海马那家伙别的不带,冒险带这芯片上岛有什么用,但他说,只要是警方的芯片,那肯定就是价值连城的。”

“这玩意儿有什么价值?你们又没有读取的设备。”

余冰这样说着,唐十七倒是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我们岛上虽然无法直接使用这玩意儿,甚至连读取的办法都没有,但是,我们有渠道,可以把这玩意儿卖出去。”

“你们能卖出去?”

听到这里,余冰跟凌星云都吓了一大跳。这可真是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唐十七笑道:“没错,我们虽然一直在你们警方的眼皮子底下,但是,如果碰上什么稀奇的宝贝,我们还真是有门道把它卖出去的。哈哈哈,你们没想到吧。”

唐十七得意地说着,就好像这买卖的方式是他这个底层的一个奴隶会知道的一般。

虽然这种高等机密不是他所能知悉的事情,但他仍是很得意。因为他仍是这岛上的一个罪犯,只要是能让警方出糗的事情,他都觉得非常的有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