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寻找埋藏之地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273字
  • 2020-09-20 20:13:49

余冰的眼神,此时很悠闲地看着唐十七。

唐十七这条毒蛇,此时却像没穿衣服一样,被对方那几乎如同是透视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他咬了咬牙,想了一会儿,终于承认,自己是不可能斗得过对方的。他无力地说道:“说吧,你想要干什么?”

那已经几乎是一种祈求的语气。

而这一切却早已在余冰的预料之内。

他笑了笑,说道:“跟我走。”

“走?要走去哪?”

余冰却没跟他过多解释,道:“你现在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就是跟我走,别废话这么多,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第二种,就是你顶着你自己的天生弱点,与我一战。说不定从此你就此克服了自己的心理缺点。再也不怕鸡毛了呢。”

这第二种做法,好似一个很善意的建议一般,但唐十七一想到那玩意儿,就已头晕、恶心、脚软起来,哪里还有战斗的能力。

唐十七“哼”了一声,表达了他的不满。同时,这也已经表明了他的选择。

接下来,松下、徐太公、石藤等人都见证了眼前这新奇的一幕。

只见那新来的年轻人不知跟唐十七说了些什么,他再次起身,唐十七便乖乖地跟着他而去。走之前,他交待了唐十七一句什么话,唐十七脸一红,拱手向众人宣布道:“各位,今天这一战,是我唐十七认输了。我打不过这位小伙子,也辜负了主人的期待,实在没有脸再在这里呆下去。”

那余冰哈哈大笑,沿着来时的路飞快地退了出去。

走之前,他不忘大声交待着说道:“你们最好检查一下中午的饭菜,特别是那饭后的苹果果盘,说不定正好有人下了毒,而你们吃下去以后,也正好都会一起死翘翘哩。”

这松下听到自己的计划被这样当面说出来,脸色一阵严厉,但当下也不知如何是好,忙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喝令下面的人去检查饭菜去。但无论如何,那六大族长也不是没有涉世经验的小朋友,这下见引发了这一出,倒是瞬间就明白了松下的诡计。

这样一来的话,应该今天就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吧。

余冰心里松了口气。他顺带求这六大族长,主要是想还那水沟哥兄弟一个人情。

既然你冒死救了我,那我也冒死救一次你的主公吧。大概只是这样的想法。

说话间,余冰已从那松下家跳着出来了。这异能者施展起能力以后,移动还是挺快的,他几个起落之间,已进入了那海边的森林。唐十七一点也不敢马虎,他跟着余冰,向前而去。

对方可是掌握着他的命脉呢,如果他不跟上前,万一对方一生气,把他这个绝不能让人知道的弱点给公诸于众,那以后自己岂还有任何生存的空间吗?明白了这一层利害关系的他,现在可是一点造次的想法都没有。

只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倒是想对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大下毒手,看看能不能杀人灭口哩。

两人就在这林子里快速地移动,一前一后,余冰虽已快施展开自己的最快移动能力,但唐十七仍是能跟上。看得出来,这人实力是真不错的。余冰庆幸自己得知了对方的弱点,如果是硬打的话,还真不一定是这个用毒高手的对手呢。

他们俩在林子里穿行了一会儿,一会儿沿着人行道走,一会儿穿过茂密的森林,沿着完全没人走过的道路而行。很显然,余冰对这里很熟悉。

这来来去去之间,不一会儿,就到了一片有人居住的地方。余冰很熟悉地来到了其中一栋三层的小木屋面前,推开门,上了楼,来到三楼的一个靠边的房间,他轻轻敲响了门。没一会儿,探长凌星云就打开了门。

“怎么还有其它人?”凌星云有些意外,但是仍是把余冰和唐十七给让了进来。

但余冰还没说话之际,凌星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进来的是什么人。他有些吃惊,道:“这是……”

“对,这就是松下家手里前三名的高手唐十七。”余冰坐在方凳子上,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在这里他显然比在松下家的时候更自在了许多。他笑眯眯地说道:“不,十七兄现在应该不止是排名前三的高手,而是排名第一的高手了,对或不对?”

排在他前面的韦总管、风爷都死掉了,现下他不排在第一名又还是谁?

但唐十七却苦笑一般,说道:“我现在还不知自己排这排名,仍有什么意义没有呢?”

正如他所说,现在唐十七就是个砧板上的肉,那不是任人宰割嘛,自己还能不能好手好脚地回到松下家,那还真是未计的事情。如果现下余冰要取他的性命,他又拿什么来抵抗呢?他产生了这样无力而悲观的想法。

却没想到,余冰直接给他来了一个落井下石,道:“哈,没错没错,你这话说得倒是真的。”

唐十七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凌星云看得好奇,但余冰随即把事情都一一说了。包括他如果潜进松下家,如果打听到了唐十七的姓名,又如何正好见到了唐十七杀人并听到了他的弱点,再如何在那比武大会中把人给带了回来,并且顺便毁掉了松下家精心设下的阴谋。凌星云全部都听完以后,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这遭遇,那可真的可以拍一片电影了。”

余冰接着又把唐十七怕鸡毛的事情重点说了一下,并且让凌星云把这情况用手机跟后勤方面的人员进行了告知。

这下,唐十七是真的死心了。

现在不止是两人知道他的秘密而已,他们的“同伙”也知道了。就算自己动手,能顶着一地鸡毛把这两人给杀掉,那他们的同伙也肯定会马上把这消息散播出去。试想一下,如果岛上的人都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以后每个人拿着一根鸡毛就可以来逗自己玩了,自己这算是哪门子的松下家第一高手哩?

他不禁觉得有点想哭。

这时,余冰笑着说道:“所以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你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人跟我们合作。你明白了没有?”

唐十七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

余冰又说道:“其实我们费那么大的周章要把你找来,只是想打听一个人而已。”

他没有说自己想找那小海马身上的芯片,只是把小海马的特征、样貌,还有出现的时间给说了。最后又道:“据我们了解到的消息,他作为生肉降落到这岛上的时候,那天是你们抓住了他,对或不对?”

讲完这句话,余冰其实心里多少还有些紧张哩。他很想对方马上就提供出小海马的下落,但却又怕其说出其它的事情来。比如说“一开始是我们抓到了他,后来被其它人劫走了”,或者“那小子狡猾得很,后来自己逃走了”,之类的事情,然后调查又要重头再来,那便累得要紧了。

现在到了这个节点,余冰倒真的想回家了。他以前也不是没做过比这困难得多的任务,但是,这人好像有了家人以后,就会无比地思念家中的情况,他一想着菊在等他,就多一个星期,甚至多一天都是一种额外的煎熬。

唐十七听到这里,倒是对这人很有印象。他说道:“呀,那个人是独自而来的吧。我记得他穿着红色的上衣,一条牛仔裤,还有一双阿迪的鞋子。当然了,那鞋子是仿冒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以前唐十七在外面的时候,过的是很好的生活。所以他对鞋子什么的还是挺有研究。

眼看着这身高、样子、样貌什么的都对上了号,余冰倒有点激动地听他们说了下去。

而唐十七却说道:“他的确被我们抓住了。”

“那他人现在在哪里?”

“确切地说,他现在被埋在树林里。”

余冰有些听不懂他的话。

唐十七又道:“那家伙已经死了。我手下的人把他给埋了。那家伙可没你们所说的那么老实,我们告诉了他,这岛上就是奴隶社会,他现在是新被我们抓住的奴隶,但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机制,硬要跟我们动手。你们也知道,刀枪无眼嘛,打来打去之间,我的一个手下把他给打死了。”

余冰想了一会儿,他跟凌星云对了一眼眼神。

凌星云接着问道:“所以你们把他给埋在了森林里,对吗?”

唐十七点头道:“对。”

“那就带我们去找一下那个埋藏之所,我们想确认一下,这也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

唐十七说道:“行,不过我们要买点锄头、铁铲什么的才行吧?”

“好。”

事不宜迟,这三人也没怎么休息。现在时间本就只是中午,所以正好适合马上出发。几人先是随便找了点东西吃,然后在唐十七的带领下,他们在这片区域离开,来到了靠近松下家附近的一间小店,他们找到了一个卖铁具的老板,准备买一点工具。

这家店倒也没什么高级的产品卖,只是些铁铲、锄头、扁担之类的劳动用品,样子也是很简单朴素的外型,可以说,一看就是最底层的劳动人民所用的生产工具。

唐十七这才刚进门,这位老板就很热情地迎了上来。他上来拍着唐十七的肩膀,热情地说道:“呀,十七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唐十七说道:“我来买一把锄头、一把铁铲。”

“唉呀,这点点小东西,怎么需要您大驾光临,直接让下面的吩咐一声,我给您送上门去不就行了……”

这老板还想说一去,但却看到唐十七严厉的眼神,他赶紧住嘴了。

这老板姓陈,平时唐十七都叫他“陈老板”,有时人少的时候就叫他“老陈”。这老板什么都好,就是长得很矮小,异能战斗能力也不强,所以呀,他只有做这买卖劳动工具的买卖,赚点小钱在岛上讨个生活。他这小店呀,常常被这样那样的地头蛇所欺负,保护费是交了不少,但这家那家收了钱以后,感觉都没对他这小店进行什么“保护”,倒是让他觉得生意那是越来越难做了。

身为一个做生意的人,这陈老板明白,人家来找你要钱,如果自己惹不起的话,那给钱便是了。做生意不法计较那么多,如果利润扣除这些七七八八的费用之后,还能有所剩余,可以让他这个光棍勉强度日,那便也是挺不错的事情了。

所以这一天,当他看到松下家的唐十七出现在他家店里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很紧张的。

这唐十七上门,莫不是要找自己什么麻烦?若不然,平时他连进自己店里都会嫌脏的人,怎么会亲自来买东西?

再加上他身后站着的那两个不苟言笑的人,年轻点的那个倒还好,他那扑克脸只是显得有点冷漠而已,而后面的那个家伙,倒是一脸横肉,好像天下人谁都做错了事情的感觉。

这陈老板把店里最好的一把锄头,还有最好的一把铁铲给拿了出来。唐十七问他多少钱,他却是打死也不敢收钱的,忙说道:“这两个东西都不值钱,十七兄您看得上,能来我们家来取,已经是很赏光了。”

唐十七却硬要给钱给他,而且他想要推辞,却还被硬是塞到了手里。

这陈老板哪见过这种阵仗呀,哪有老板要给你免费,你还硬要给钱的哩?他觉得自己莫不是犯了什么恶事,急得哭了出来,连忙跪在地上,哭道:“十七兄呀,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事,那您直说就是了。我一定改,一定改嘛,您可得留我一条活路呀。我这么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也不容易……“

眼看着这么个七尺大汉,就这么跪了下来,余冰倒是不知如何是好。这场面,还真是有够尴尬。

谁知凌星云却忽然闪身上前,他一把抢过了唐十七那要付的钱,拿到了手中,放到了怀里。

他像是做了一个老好人一般,热情地说道:”唉呀,你们一个要给,一个不敢收,不如这样,这钱我就收下吧,免得你们麻烦。“

唐十七却因为这个动作,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倒是看得余冰云里雾里的,有些看不懂了。

唐十七以商量的口吻,说道:“那能不能让这老板跟我们一起去,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

谁知这凌星云却说道:“算啦,算啦,这要是死了人,还平白无故要多一个目击证人哩。”他言下之意,是再次威胁唐十七,你不好好听话,我们可得把你弄死。

凌星云跟余冰让唐十七抗上了锄头和铁铲,几人便从那店里出了来。凌星云要那唐十七带路,三人也就再次进入了森林里,往那新肉最多的降落点而去了。

见余冰好像有些看不明白,凌星云却是笑眯眯地,把刚才抢到的那钱递给了对方。

这是一种本岛上印制的纸币,从制造工艺来看,水平倒是挺一般。不过,在这岛上,想要仿制这玩意儿,本就不是很容易的事。余冰见这钱也没什么好看的,不知凌星云为何把这玩意儿给对方,却听这探长笑道:“你看看背面就知道了。”

余冰把钱翻转过来,原来,那钱的背面,正印着一句求救的话哩。

“回去松下家,让主人带人来救我。”除了这一句话之外,旁边还写了“精锐之森”四个字,很显然,这应该就是他们目前要前往寻找那尸体的森林了。

余冰看完后,倒是把这钱币揉作一团,就要丢掉,凌星云赶紧制止了他:“你干嘛呀,不要的话给我留着呀。以后我们要是出去了,这玩意儿可是个很棒的旅游纪念品呢。而且上面还有我们这位朋友写的这么有趣的话,以后呀,在酒吧里跟女生吹牛的时候,光是这一段话,我都可以讲出一个不错的故事来。”

余冰鄙视了他一眼。

几个人走了一个小时左右,便来到了这精锐之森这个区域了。不得不说,这一片余冰所认识的“新肉森林”的区域,其实当地的岛民已经把他分为很多不同的小块了,每一部分都有自己的名字,所以,那“精锐之森”其实面积倒也不大。

只是眼看着唐十七带着他们东走西走,却一直都没有走到那藏尸的地方的样子。他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却又一直摇摇头,久久没有动手的样子。

“该死,这段时间下了几场大雨之后,这里的地形我都认不出来了。”

他如此说着的同时,凌星云却像是个很有耐心的老人家一样,说道:“没关系,你慢慢看。你可以看细一点,免得看错了。”

他抬头透过那树叶,看了一眼天空,又说道:“不过呀,今天一整天的时间,你应该能找得到那个埋藏之处吧?”

“呃……应该吧。”唐十七不知对方为何这么说。

谁知凌星云又道:“因为如果你找不到的话,那可得麻烦你今晚在这里搭个小木棚子给我们大伙儿休息一下。你看,这夜里也挺冷的,还得找木材,烧点火儿。再者,晚上也不安全嘛,你还得给我们守个夜才行哟。”

凌星云笑眯眯地说着,这些话却像针一样地刺到了唐十七的心头。他唐十七在松下府里的时候,哪受过这种气呀?这根本就是下人的事情嘛。

也不知是不是这话起了作用,唐十七终于找到了一个大树,在树旁一片黑土地上,他把那铁铲往下一扎,说道:“就是这里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应该就是埋在这里的。”

凌星云说道:“好,那我们现在开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