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计谋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02字
  • 2019-09-15 13:00:33

这徐太公稍顿了一下,又笑道:“还是松下兄觉得,我跟石藤兄名下的这两位剑师,都不足以有资格向你名下的第一好手韦总管、第二好手风爷进行挑战?”

他说这话的时候,用的是开玩笑的语气。这虽是句玩笑话,但却也贼得很。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说“不行”的空间。

这松下倒只有顺着这老狐狸的话,道:“好,那是自然很好。”

那韦总管、风爷原本是站在松下身后的,这时拱手一行礼,两人都跳到了场中央。他们所在位置离这场中央本就不近,但两人只在地上落地一次,就已来到了那“陈皮兄弟”的面前。

韦总管说道:“鄙人很多年以来,都没有真刀真枪地动过手了。这些年安顿在松下府内,更很少参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如果落败到两位手上,还请多多承认。”

他的意思是自己近年主要负责府里的管理事务,至于身手那些,恐怕是荒废了。

那陈兄笑道:“放心吧,韦总管,我陈兄这剑,肯定是点到则指的。”

旁边的皮兄应道:“不过,刀枪无眼,要是不小心伤到了总管,那一定是我俩人无心之过。”说到这里,他还把剑在空气中挥动了几下。与其说是谦虚呢,不如说是示威。

旁边的风爷,倒也是笑笑着说道:“没错,刀枪无眼,如果无意被伤,我俩肯定能体谅的,两位就请放心出手吧。”说到这里的时候,这风爷的眼里已露凶光,他凶狠地看着对方。就像一头公狮子,看着其它闯进自己领地的公狮子一般。

“那风爷好狠呀。”此时,坐在余冰旁边的一个吃瓜群众这样评价着。余冰转头一看,这位兄弟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香瓜,一边嗑着,一边把那流到嘴角的香瓜汁给擦掉。还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吃瓜群众了。

说话间,场内几人已经动手了。刚才那陈皮兄弟对招的时候,只是剑气四射,很像古装的电视剧一样,打起来倒没有多么火爆。但这下韦总管和风爷下场,那就不一样了。

只见那韦总管虽上前了,但仍与陈皮兄弟两人留着一定的距离,先行攻击的,倒是那脾气火爆的风爷。

这风爷刚才在台上也看到了陈皮兄弟两人剑法的厉害,所以也不想去刚对方的长处。他转身一跳,整个人跳到高空中,便施展起自己的异能来。

他像一个凤凰一样,从自己身上射出了百来根羽毛,这些羽毛都是金色的,看起来材质极其坚硬。咻咻咻咻咻,那些羽毛射到地上,竟然直接像切豆腐一样,射入了石质的地板里。

陈皮兄弟当然不敢大意,两人手中长剑施展起来,形成一个剑阵,活生生用剑光把自己给围成了一圈。

当当当当当。羽毛射到了剑光上,都逐一被屏蔽掉了。那风爷冷笑一声,默念一声:“收!”却没想到,那已被射到地上的羽毛,竟像被磁铁吸引一样,从那地上收了回来。它们像是听到了主人的号召一样,飞速地反方向射了回来。

陈皮兄弟可没想到这一招,一不小心,被那反方向射回来的羽毛,擦伤了腿部几处,流蔓延了出来。

风爷落到了地上,他笑了笑,道:“韦总管,你说我这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韦总管好像没什么感情一般,道:“风爷出马,又有哪次任务完成得不好呢?”

这两人一提一答,好像并没有怎么把陈皮兄弟看在眼里一样。而且陈皮兄弟明明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他们却说得好像胜负已分一样。这当然让二人恼火不已。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六大族长手下最厉害的两人了,怎就这样看不起人吗?

这时,余冰倒是注意到了一直站在松下一旁的唐十七。只见他笔挺地站在那里,像一条毒蛇一样地看着场内的形势。虽然离得有点远,但因为余冰视力比较好的缘故,他还是能看清唐十七的表情。

这时,唐十七像是看待什么好看的电视剧一样,一点紧张的情绪都没有,他静静地看着场内。但也是此时,他的表情忽然变化了一下。

应该是有什么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余冰再往场中一看,这时,陈皮兄弟已再次出手了。

两人手中的长剑,在这两人手里施展开来以后,就像是自己身体一部分一样,左一刺,右一砍,每一挑、射,全都是长年以来不停努力的后果。不得不说,看这两人用剑,还真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而余冰也很快意识到了他们出手与之前的不同。

他们的剑比刚才更快、更强,更团结。

没错,“团结”这个词,应该才是他们这次进攻的关键词。

刚才两人对阵的时候,那剑法仍只是花哨而已,看起来并不实用。但现下,他们显然拿出了真正的实力。他们的剑极快、极狠,每一招都是杀招,这哪里只是在过招而已,完全是要人命的姿态嘛。

这时坐在余冰旁边的那吃瓜群众也看出来了,道:“这两个玩剑的家伙,剑玩得好不说,还真是够阴险的呢。”

刚才两人比斗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拿出自己的杀招。而现在,一下子把最后一手给用了出来。这真是可怕的两个人。

那风爷连着闪避了几次进攻,但他很快就被一剑砍到了身上。所幸他早就让自己的那一身漫天飞羽形成了铠甲,凝聚在自己身上,所以剑光只在自己身上砍出了金光,并没有伤及皮肉。

可是,这剑如此之疾,如此之快,就算没有砍穿防御,但那重击的感觉,也已让他心脏和身体吃不消。

再者,这两人的剑,竟互相补足,互相增强。按正常来讲,一个人的剑法再厉害,他出招的时候,就一定会的漏洞,只要对方抓住这漏洞,他就必定会吃亏。因为有长处,就一定会有弱处,这本就是上帝设计好的很公平的道理。

可这两人,却像是长期的挚友一样,一个人出招的时候,另一人出的剑就把对方的漏洞给补足了,而后一人出招时,那韦爷也看不到他的漏洞。

他很着急,知道自己中了这两人设计的陷阱。

这两人哪里是对手呀,根本就是很好的盟友好吗?

其实这次酒会之前,徐太公、石藤早早就设计了这一局,他们让自己底下的两名剑师每日同练剑阵,刻苦、专心,就是在为着今天之势。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今天,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要在这比斗之中,取掉韦总管和风爷两人的性命。

或者就算拿不了这两人的狗命的话,也要把他们的人给废掉。

所以这陈皮兄弟两人此时目露凶光,出招狠毒,根本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

那韦总管见势不妙,赶紧闪身而上,加入了阵局。

这原本是一边倒的压制,在韦总管进来形成二打二的阵势之后,却并没有多少好转。

只见这陈皮兄弟两人,好似早有准备一样,他们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来。他们只看着韦总管的身体和脚,绝不与他的眼睛对视。

因为他们已做了充分的了解,他们都明白,这韦总管纵使再厉害,他也是幻觉系的异能者,只要不与他对视,他所制造的幻境,最起码已经减弱了一半左右的威力。

据说,只要与韦总管对视一眼,他就能把你拉进一个他自己制造的,绝对真实的惨痛梦境中,让你想到小时候的创伤,成人之后社会的现实,梦想未能实现的无力,家庭破碎的痛苦,生死病死的无奈……总之,就是生活里会出现的各种痛楚,他都能让你在一招之内体会完毕。

有人中了他的幻境,自杀了,也有人中了他的幻境,发疯了。目前还没有能正常地从那梦境里逃出来的人。

但这陈皮兄弟有备而来,有意识地不看韦总管的眼睛,而且他们似乎进行这样的训练已有多时。虽然只看着对方的脚和身体,但剑阵却并没有变慢、变弱,反而仍保持着之前的水准。

余冰旁边的那名吃瓜群众此时已经停止了吃瓜,他捧着那半只香瓜,不由得叹道:“不好,这优势已落到陈兄、皮兄那边了。”看来,他是松下府里的人,当然是希望自己府里的高手能赢下这场比斗。却没想到,现在优势已落到了对方人员手上,所以当然有些紧张了。

只见这场里,忽然形成了很多石头做的石柱子,他们把四人围了起来。然后这些石柱子不停地向着陈兄、皮兄两位剑客而来,同时它们还喷出了火焰,眼看着,每一记攻击都相当危险,会对人产生一击致命的后果。

但这陈皮兄弟两人,却完全不理会这些柱子的攻击。

果然,每个石柱子,在击中两人的那一瞬间,就从两人的身体内穿透了出来。而两人也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些幻境呀,只不过是韦总管耍出来的一点把戏而已。

现下,陈皮兄弟两人的目标倒是很简单,他们只要注意防着风爷的羽毛就行。因为只要不与那韦总管对视的话,他是没有办法产生实质性有威胁的攻击的。而他们此时的方针,也明确得很,那就是先把那风爷给废了。

两人的剑阵再次增强,这一次,他们往的是风爷所在的方位。

“事不宜迟。”那陈兄如此说道,他向同伴使了一人眼色,两人的剑就一下子附加上了自己的攻击属性。

陈兄在两人的剑上附加了风系属性,这两柄剑上都带上了蓝色的风系能量,这下,他们的剑更快了。

而那皮兄,则在两人的剑上附加了火系属性,这两柄剑上又同时带上了红色的火系能量,这下他们的剑威力更强了。甚至在击中对方的时候,可以产生出火焰爆炸的威力加成。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将那攻击全都往风爷的身上招呼而去。

风爷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他只能用着自己的羽毛来规避和硬抗这伤害。

当当当当当。

他的羽毛被那火焰攻击加成以后,变得越来越热。它们变烫以后,直接把风爷烫得受不了。再这么打下去,没到结束,他就要被成一个烫熟的死凤凰啦。

可急归急,现下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呢。

风爷知道,在如此凌厉的攻势下,再这么守下去,只是死路一条而已。他不能再等,要拼一命了。

看中了两人剑招都稍缓的一个间隙,他把自己全身的那漫天的羽毛射了出去。就是这时,不管如何,都要以攻为退了。

他这是赌上了自己的地位、荣誉以及生命的一次攻击。

但是,那陈兄却在这里,发出了冷冷的一道笑声。

不知为何,这一笑声让韦爷产生了绝望的感觉。

只见陈兄和皮兄,就像是早就已安排妥当的两个人一样,默契地配合起来。他们一人继续进攻,现在韦爷身上的这一身羽毛都射了出来,他当然很容易就击中了目标。他刺入了韦爷的身体内,那柄带着风系属性的剑,很快速地在他的身体、胸前、大腿,脸上,连着刺了八九剑,这每一剑刺入身体之后,那些火焰能量都爆炸了起来,这些爆炸,一下子把韦爷给炸得粉身碎骨。

那坐在余冰旁边的吃瓜群众,忽然看到了如此血腥的场面,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看来,这瓜他是没有胃口吃进去了。

而韦爷在死之前射出来的那一身羽毛,则被及时由攻化守的皮兄,以全身的剑阵防御盾,将两人给笼罩在剑光之中,均一一给化解了。

那些金属材质的羽毛,被挡飞出去后,再也没有受到异能的控制,有些无力又悲伤地落到地上。它们的主人已经死掉了,以后,它们再也不能很有生命力地飞翔了。

这陈皮兄弟杀了一人后,精神大震,并没有休息,反倒是一鼓作气地转身了韦总管。

那韦总管眼看着一点胜算也没有,他一个幻系的异能者,在被对方破了自己的道儿以后,不就如一只被洗白放在砧板上的小白兔一样,任人宰割了吗?

所以,早已看到胜利大门的陈皮兄弟,他们的心情是大好的。苦练了好几个月,两人每天除了吃饭、休息,其它时间都在练这无聊的剑法。他们过着苦行憎一样的生活,而这一切的努力,终于在今天将会有很好的收获。

这两人还怎么能不开心?

一会儿打完这一架以后,他们的任务便完成啦。一会儿吃饭时,他们一定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好地爽一番。

今天中午,不需要什么丰盛豪华的菜肴,随便来点花生米,来点米酒,他们两人就可以喝个痛快。

因为战胜了韦总管以及风爷,还要亲手杀了他们,就是他们最好的下酒菜。

这松下家最近家大业大,已多次找六大族长说要“合并”的事宜。说是合并,其实就是要那些族长服从松下的管理,产业松下会给众人做,但提成的份额却高得吓人。那样子的合作,与其说是共同做大,倒不如说是要归并这些族长于松下家族之下了。

他们当然都知道松下是什么样出身的人,也知道如果恼怒了他,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这六大族长中比较强的徐太公、石藤两人,便商量并设计了今天的这一场计谋。

眼看着这一计谋很快要成功了,而陈皮兄弟的任务也快要完成了。

所以他们当然心情愉悦。

但他们却忘记了一点,他们心情愉悦的同时,他们也放松了自己的警惕。

他们认为,韦总管已经没有其它招了。

他们也下意识地认识,只要是在这比斗场之内,就一定无法还有第五个人向他们出招。

他们以为韦总管是一个会遵守赛场规则的人,但……他们太高估了韦总管的品德。

不知何时,陈皮兄弟两人身手已早就多了一个人,这人低着头,好像很痛苦的神色。但他却发疯了一般,向着陈皮兄弟攻击而去。

这人才一击,就已击中了陈兄的后背,另一击,则也把皮兄手中的长剑给击落。

陈皮兄弟转身回头,一看,这人却是一名围观在旁边的路人观众。这位路人,本就只是松下家的一位普通的奴隶而已,甚至他的异能只有B级。他明明刚才还在场边看着打斗,一副乐得其所的样子,但很快他就与韦总管刚好对视上了。

隔着近20米的距离,他觉得自己忽然被拉入了一个痛苦的幻境之中。在幻境里,他的父母被陈兄杀死了,而妻儿则是死在了皮兄的手中,他明知自己不够陈皮兄弟厉害,但仍是找了一个空隙的时间,发疯似地攻击两人的后背。

终于,他得手了。

他在击中了那陈兄之后,拼了命地向他进攻。这陈兄下子受伤,剑气都浑身泄出,正处于青黄不接之时,此时虽然对方只是个B级异能者,但因为中了幻境的缘故,实力却大涨。而且,这家伙像傀儡一样,不怕伤,不怕死,倒是比一般对手要难缠。

陈兄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但这时可不是松气的时候,他只有与那发疯一般的傀儡人斗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