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后厨的卫生很重要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377字
  • 2020-09-21 15:20:17

余冰仍躲在床底,他一动也不敢动。

估算着空气里的毒雾散得差不多了,他才敢把那冰层给融掉。他很害怕唐十七经过这场战斗之后,要来床上睡那么一两个小时的觉。到时候,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见那唐十七杀了人后,很得意地蹲了下来。他再用指甲在这水沟哥的尸体上一刺,那毒便进入了这尸体的血液里。

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余冰都有些不敢相信。

只见这活活的一具尸体,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连同那衣服,全都化为了一滩黑水。最后,连渣都不剩。这个死人,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房间里。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切,余冰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好在这唐十七杀了人以后,也许外面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便在几分钟之后,打开门出去了。余冰等了一会儿,慢慢地坐床地爬出来,他小心地避开那摊黑水,然后来开门边。仔细地听了一会儿,在没有人经过的时候,他打开一条门缝,又看了一下,确保自己的安全,快步走回到院子里。

沿着原本的路走回后厨所在的院子,他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好一会儿,才从晃神的状态缓过来。他来到后厨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那厨房里,找到杀鸡佬所在的地方,捡了一根鸡毛,放到自己衣服的口袋里。

他想了一下,最终一抓抓了一大把鸡毛,又都放在同一个口袋。

就算一根鸡毛效果不佳话,那一大把鸡毛,总归有效了吧。

他让自己放宽些心态,然后回到了自己整理果盘所在的那个角落。酸菜早就把果盘弄好了,她也让它们都泡了盐水,然后才装盘。每一盘都装得很整齐,不亏是女生,做事就是比男生要细心多啦。她应该是等了很久,终于见了余冰回来,但也不敢催这男生,便以商量的语气,说道:“这里弄好了。我可以回去干我的活了吗?那边还堆着很多事呢。”

余冰也不想她出来太久被人怀疑,看了一下时间,这也过了十点了,便让她回去了。

酸菜回去之后,因为也没啥事做,余冰就躺在旁边一个石椅子上,算是闭目养神了。现下已快到中午开餐的时间了,他虽也很想去看松下与那六大族长会面的盛况,但却不敢太过猖狂。毕竟,那六大族长还有他们的手下,还有松下家那么多高手,全都在场。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行踪,那可如何是好?

所以他一边躺着,一边在观望着四周的动向。也不知那唐十七所说的行动,具体是指什么?

就这么躺了半个多小时,转眼时间已经来到十一点多了。余冰快无聊得要睡着了,这里微风习习,又刚好在墙角的阴影底下,倒是个睡觉的好地方呢。

却正在这时,一个人走到了余冰的头顶上。他也不说话,直接就是一脚,往余冰的头顶上招呼。

这人虽没用上异能,但看这脚又快又狠的,如果是一般人被踢中,好逮也要流点血,起码也要去擦点药。如果运气不好一点,搞成脑震荡都完全有可能呢。

好在余冰可不是等闲之辈,他前一刻还呆呆地在那石椅上呢,下一刻就像泥鳅一样地蹦了起来。他这么突然地避到一边,倒是让这人的一脚踢空,一下子踢到石椅上,反而骂娘了起来。

“喂,你这臭小子,我让你进来,是让你睡大头觉的吗?”这踢到石椅的人,不正好就是那把余冰带起来的那个歪嘴斜眼男吗。

余冰看着他捂着脚一蹦一跳的样子,有点想笑,但他当然只有忍住了。他说道:“我把那些苹果都削好了,你看,都在那儿呢。因为现在暂时没事可做,所以,便在这里躺一下。”

这人又骂道:“就算你没事做,也不能躺在这里呀。你是想害死我吗?你这下等人,活该你专门去卖果,天天去卖果。你难道连不忙装忙也不会吗?”

余冰被怼得有点不知说什么好。

卖水果怎么了,别看很多卖果的早出晚归,工作地点就是路边,环境也不太好,但好多卖水果的小摊子,收入比你们那些上班的高多了。再说,怎么着都是劳动光荣呀,又不是好吃懒做,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不过呢,现下可不是顶嘴的时候,余冰很识趣地认了错,说会好好注意,一定把每个筐里那些剩的苹果擦得干干净净,再把自己的筐子也擦得干干净净,如果还有时间,也把自己也擦得干干净净的。反正,总结就是一句话,不要闲下来就是了。至于忙的是什么,有没有用,那……再说嘛。

这歪脸斜鼻男这才满意地说道:“一会儿总管他们要来巡查,你机灵着点,别被找出什么毛病。不然呀,你跟我都吃不了兜着走了。”

余冰赶紧应了下来。这没十分钟吧,就只见两三个人,在十来个人的簇拥之下,从那花园的拱门那边走过来了。其中一个为首的人,应该是个小主管之类的,正在给那走在前面的三个人介绍着自己的工作。他们越走越近,这人说道:

“我们松下府准备午宴,最重要的便是食材的安全性。从选材,到制作人员,甚至厨师的个人身体健康,有没有什么传染病之类的,都是我们逐一要确认的。安全是我们的第一追求,其次才是美味。这是我们办宴席的重点。总之呢,请总管和十七哥、风爷都放心,我们从今天早上五点起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所有都是按之前的计划来的,也做了应急预案,食物什么的是一定没问题的。”

余冰认出来了,那走在右侧的人就是唐十七。从三人的站位来看,那站中间的高个子、穿着很华丽的男人,应该就是韦总管。这韦总管是一直以来都号称是松下家第一高手的存在。但因为近几年他的资历已越来越深,也没什么人敢来挑战他,所以他暂时算是一个挂职的第一高手吧。

至于他现在的身手怎么样,那也好久没人见他出手了。从大家传言来看,有人说他的异能又有了长足的进步,已快要突破神的境界了。

当然嘛,这种话,听听也便算了。只要是处于那样高权位的位置,总会有很多人想拍他的马屁的。所以这些背后议论的事情,也都是添油加醋地渲染出来的吧,余冰这样想着。如果真的想要试一试他的水平,也许只有真刀真枪地动招打一架才行。但是呢,话又说回来,能逼他出手的人,还有没有活下去的机会,那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这第三个人,就是资历一样资深,与韦总管一样实力很厉害,号称是唯一能与韦总管相抗衡的男人风爷了。

这人以前据说就是这岛上很厉害的自由侠客,也不喜欢被谁管着,挂在谁的名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那韦总管给降服了。据说两人打了五百多个回合,最终,韦总管棋高一招,击败了风爷。那个时候的风爷,还只是被人叫为风哥。

这下他就只有两个选择了:第一,归顺于松下府。第二,死。

传说,松下是亲自接见了他,向他保证,一定尽量减少他的硬性任务,仍让他尽可能自由地生活。风爷与这松下见了面,觉得这人也还算亲和,便答应了。

这么些年以来,松下也的确兑现了他自己的承诺。他几乎不怎么派风爷去做什么任务。韦总管和风爷,现在大多数时候的意义,是坐在这儿,就没人敢来侵犯了。

松下家真正的发展,也正是坐阵了韦总管和风爷这两大高手之后,敢来纠缠的家府就越来越少,他们家的生意就越来越迅速地发展起来。当然啦,这么些年过去了,当年的风哥,现在也早就升级成风爷了,这是岛上的人们认可他资历的一种认证。

只见这韦总管、风爷、唐十七三人慢慢地跟着这后厨的小总管,一边听着他说,一边走了进来。他们先是进了厨房,看了看做菜的样子,看已经做到了什么程度。再然后,又看了一些凉菜、汤品等的制作情况,最后,他们才来到了余冰所在的小院子。

余冰过来的时候,负责带他的那个歪鼻斜眼男赶紧恭维地行了个礼,说道:“报告总管和两位大人,小的是负责果盘制作的。我们今天中午呈现的是最健康也最新鲜的水果拼盘,每桌会上一碗。”

余冰以为他介绍到这里,应该也就足够了。说得实在点,不过就是切了几个苹果,拿个碗一装,放上去给客人吃而已嘛。这事既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没什么难度。在余冰看来,更没有什么可汇报的地方。

可这歪鼻男却继续汇报道:“为了保持菜品的最佳品质,我们也是克服了困难,从今天早上五点就开始备料、制作,现在,全部50桌的果盘都已备好在这里。为了预防摔坏等意外,我们还多备了10盘。”

余冰心想,好嘛,怪不得人家能做个小头头,自己就活该落到“卖水果”的地步呢。这“会汇报”和“不会汇报”两种情况,还真是差得天地之遥呢。而且这人讲话还真不会脸红,他明明快八点了才与余冰开始制作,是余冰五点钟就来这里等他,他也敢这么顺口地脱口而出,“我们是从今天早上五点开始”这样的形容,脸皮不太厚的人还真是说不出来。

再说了,多备的果盘也就不到5盘吧,在他嘴里就变成了10盘了。这些碗就放在这里呢,如果人家算上一算,不就一眼就穿帮了吗?

这时那唐十七倒是问道:“你们这果盘,是最后客人吃得差不多了,才上的吧?”

这时,那歪鼻男还想汇报,这后厨的那个领路的小总管却插话了。他说道:“对,果盘就是最后才上的。先是上肉菜,上汤,等客人吃得基本饱了以后,我们再上个清爽的果盘给客人吃。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因为菜品都蛮山珍海味的,所以最后果盘,大家都会吃上一两块的。”

“嗯,很好,不错。”

这时唐十七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与韦总管、风爷对视了几眼。后者,特别是那韦总管,还以一个肯定的眼神。

这时,余冰忽然警觉起来。他想起了那唐十七在房里时,跟他的那几位得力手下所说过的“计划”。他曾让手下们先等待机会,等计划实施得差不多了,再蜂拥而上,击杀目标。

难不成,这计划与他的水果有关?

余冰很注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时,那个唐十七弯下了腰来,他轻轻地了一个一个碗中的一片苹果。余冰很注意地看到,那片苹果一下子就变成了褐色,再然后,在一个极快的瞬间里,这褐色一下子就淡了下去,它退到了整碗的苹果片里面。

他在下毒!

余冰第一直觉,就在自己脑里如此想着。

想到唐十七在房间里施展的那剧毒,余冰现在都还觉得害怕呢。他不由得伸手摸到自己口袋里,嗯,还好,那软软的鸡毛还在。

握着那鸡毛,他心里好像多了一份安定的感觉。

只见这唐十七好像在翻看着这苹果片的质量一般,每一碗他都拿了一片起来,或者简单翻动一下。他好似在检查这食材有没有问题一般,直到最后一碗,包括原本准备要作为备用的那几碗,他都每一碗至少碰了一片苹果,然后下了毒。

也许是在破除众人的怀疑,他在处理完这一切以后,又随便拿起了一碗里的一块苹果片,放到嘴里,咬了几口,边吃着,边问道:“这苹果泡过了盐水是吗?这样看起来新鲜归新鲜,但倒是也失去了一点点原本的味道。”

余冰回答说道:“报告唐大人,这也是被逼无奈。如果不泡盐水的话,苹果切出来一会儿就要黄掉的了。”

这时,唐十七也已把那块有毒的苹果品尝完毕了。他说道:“嗯,大酒席的话,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

余冰心想,我信你个鬼。你自己吃了自己下的毒,怎么着都不会有事的吧。要么他自己体内本就有这种免疫力,要么他自己肯定有解药。

反正现在那些苹果放在这里,他是碰也不敢碰的了。

这韦总管等会结束了视察,在那侧门的拱门那里停了一会儿,那韦总管低声地跟风爷、唐十七说着什么事儿。没一会儿,那唐十七也跟自己旁边一个人,咬着耳朵说着什么事。只见那人好像大吃了一惊,不过他的神色赶紧缓和了下来。他点头,好像答应了唐十七什么事情。然后韦总管、风爷、唐十七三人便带着其它人走了。

只留下了这唯一的一个男人留了下来。

这人跟着后厨的总负责人,也就是那个小头头总管,再次回到了院子里。那小总管带着他去介绍了一圈,大意是说道,这位小哥,是韦总管他们派来直接监督后厨卫生的,大家一定要注意好卫生,不能出什么差错。

余冰注意到了,这个小哥,就是自己曾在唐十七的房间里见过的那个穿着草鞋的男人呢。

这人看起来,实力怎么样先不说,为人做事,一举一动之间,倒是带着一种老实的感觉。也让唐十七把他留下来,就是年了他的老实巴交的性格吧。

这人跟余冰心想的一样,他简单地在后厨的房间里转了一圈,简直就像是在走一个过场,他很快就来到了余冰所在的水果果盘所放的位置,然后在旁边的石椅那里躺了下来。

这哪是检查监督什么后厨卫生呀,他就是被派来盯着这下过毒的果盘,别让人在上菜前偷吃,省得午餐前就毒死了人,影响这盘大棋的完成的。

余冰心中觉得好笑,他想了一会儿,计上心头。才坐了一下子,他便拿过来一块布,就要下手去拿那已经装好苹果片的其中一碗。

只见这草鞋男几乎是从那石椅上摔了下来,他大喝一声,道:“喂,你要干什么!”

说话间,他已两步走到余冰面前。甚至人都着急出了汗,这些余冰都看在了眼里。

余冰笑着说道:“我趁着十一点半之前的时间,想把这碗再擦一遍呢。”

“不用擦了,不用擦了。擦什么擦,一会儿出事!”

这人说了一半,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想了一想,又硬掰着说道:“这种时候,就不要擦碗了,等会儿擦碗时弄碎掉在地上,那可不好。”

“弄碎也没关系嘛,我们有备用几碗的。”余冰这样解释着。

这草鞋男本就言语木纳,这下倒不知如何才好,他想了想,说:“不行,反正是不行!”

“那为何不行呢?”

草鞋男却怎么着也说不出个所有然来。看着急得满脸通红,余冰反倒替他担心,怕这人恼羞成怒,反倒不好对付,便试着问道:“莫不是大人你担心,这办酒席的时候弄破一个碗,不太吉利吗?”

“对,不太吉利!真是太不吉利了!”草鞋男算是抓住了这最后一根稻草,他算是长长地吁了邮一口气。

对于他来说,你给他个简单的任务,让他去做,那还简单。但是你让他动脑子,动嘴皮子,那却不是他的长项了。

经过这个小事故以后,这草鞋男觉得自己后背都有点无力了。可能是刚才太过紧张的缘故吧,他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累。

他回到那石椅上,又躺了下来。

还是躺在椅子上舒服呀。他这样想着,吁出了一口气。

但当他才刚刚放松下来的时候,再看一眼,天呀!这还得了,只见余冰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根牙签,就想要插起一块那中毒的苹果片,眼看着他是想要试吃呀!

“喂,不行,不行,万万不行!”草鞋男几乎是蹦跳了起来,来到余冰的面前,一把就抢过了他手中的那牙签,把他给丢到了一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