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庄院游走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25字
  • 2019-09-13 13:00:32

这天也慢慢地亮了起来。

余冰很快就回到了那个凉亭里。他从这里开始,又要扮演一个老实的水果摊的老板,等待叫他来的那个下人现身了。

天慢慢地亮了起来,基于有点无聊的缘故,余冰就在凉亭里看着日出。因为有云挡住了太阳,所以红日突破地平线的那一刻,却没让人能亲眼目睹。所以这一天的日出有些无聊。

院子里的人流慢慢多了起来,但余冰挑着两筐苹果,倒也没什么人看他。人来人往的,好像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也没谁有时间去理会他这么一个底层的人。

终于,那个订水果的大哥来了。这家伙还是那凶狠狠的脸,来到大门这里的时候,他远远就看见了余冰。

他迟到了两个小时左右,但看到了余冰,也没有表示歉意的意思。他只是看了看筐里的苹果,道:“还行,你这苹果都是新鲜的吧?”

“都是昨天去补的货,是新鲜的。”余冰介绍着说道,“我再怎么大胆,也不敢来松下家这里骗吃骗喝的。”

“嗯,你那狗眼能看清这些,对你倒是好事。”

这人带着余冰,先走到了大院子那一层,然后往右边的一个拱门走去。余冰也不认识路,便跟着他左绕右绕的,渐渐来到那下人们打下手的一个小后院。他把余冰安置在一个小墙角那里,让他把苹果放下。然后,他带余冰到屋里,拿了一堆碗出来。又让余冰自己抬了个小木桌子出来。

这人说道:“你是外人,那做饭的厨房是不能让你进去的。你就在这里,把这些苹果切片,然后放到碗里摆好盘。到时,中午酒席的时候,就可以一桌桌端出去就行了。”

余冰赶紧点头,说知道了。这人也便走了。走之前,这人说道:“我告诉你,十一点半之前,你一定要弄好你的果盘。一共是五十桌人,一桌也不能少,到时我来检查,你知道没有?”

“我知道的。”余冰说道,“我会多弄个几盘,到时万一打洒打碎什么的,还有得备用。”

“嗯。可以。”这人对余冰这灵醒的头脑很满意,又喝斥着说道:“你要是提前完成了,那可也得在这个墙角里坐着,哪儿也不许去。旁边人家后厨里,那可是像打仗一样呢。你不能去吵别人,更不能乱跑,知道否?”

“我知道的,就算给我十八个胆子,我也不敢乱跑的。”

得到了保证之后,这人便匆匆地走掉了。

余冰就这样被安置在了墙角里,被布置了这削苹果的任务,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削着。

说实话,余冰并不是一个在这种生活锁事上手脚那么勤快的人。他苹果削得并不好,有些切得大,有些切得小,更在一开始的时候,忘了把切好的苹果泡一下盐水,那苹果一下就发黄了。

看不出来,这还是个手艺活呢。

余冰切了两盘,花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眼看按这速度下去,自己可没法按时完成呢。

余冰心里又急,又烦躁。一会儿十一点半到了,自己这边完成不了任务,那这假冒水果贩子的身份可得曝光了。试想,有哪个水果贩子,会连削水果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做呢。

他抬起头来,四下打量了一番。

现下他所在的院子呀,是整个中午酒席制作的后院所在。人很多,每个人走来走去,大家或者相识,或者不相识,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好像也没什么人有时间跟别人打声招呼,或聊聊天。也许,他们有蛮多也是从外面请进来临时做事的人吧,余冰这样想着。

他看到那些正在清洗的碗筷,还有那正在煮饭的手法。不得不说,看过了后厨的情况之后,他对中午这顿美味的午餐,在味蕾上的期待程度来说,那是减轻了不少。因为……这后厨的好多工序,实在是有点脏,让人看得有点倒胃口。

那负责洗碗的都是大妈,直接拿着手就在那儿洗,也不知她洗没洗手。那洗好的碟子就往地上一丢,这人来人往的,谁鞋子上的灰又往上面沾了可能都没人知道。还有那几个大厨,正在做着菜,这手一会儿挠挠自己的头皮屑,一会儿又抓着猪肉来切菜,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不过呢,无意之中,余冰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这位朋友好像还没看到自己。等他走到自己身旁,余冰大叫一声,道:“嘿,你好呀!”

这人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一个蹲在墙角的臭水果贩子会这么亲热地叫自己。但当他看到这水果贩子那张脸时,顿时脸色一黑,道:“怎么是你?”这人不是今天早上的那个阿财,又是谁。

阿财皱着眉头,他已觉得心中一凉。

“哈哈哈,我们好有缘份呐。”余冰亲热地说道。

“缘什么份,我就是在这里工作的。在这里碰到你,那是很正常的呀。”阿财却好像一点热情也没有的样子,他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余冰又说道:“话可不能这样说,有些人没有缘份的,就算住在同一个公寓里,也是永远也看不到的呢。你看过《向左走,向右走》吗?那俩主角不就是见不到面嘛,哈哈哈哈哈。”

阿财的头上满是斜线的感觉。他说道:“说吧,你有什么事。”通过早上的接触,他已认识到,这眼前的家伙,肯定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狠人。

余冰笑着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热情,那我就直说好了。”他指了指自己眼前的两筐苹果,然后指了指面前那小长桌子上的那几十个碗,道:“我现在需要个帮手,帮我把水果给切好,然后摆到碗里。到时中午吃饭的时候,每桌要上一碗果盘。而且,这一切都要十一点半之前做好,到时会有人来检查。”

“那你就切呀,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正在对方纳闷之际,余冰又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冷漠呢。难道你忘记了今天我们早上的缘分?难道我就真的只能问你几个问题,连叫你帮做个事,都这么难么……”

这阿财怕他往下说,赶紧摆了摆说,道:“得,得,怕了你个小祖宗了。这也是女人的活儿,我给你去把酸菜叫来,让她来帮你,可好?”

余冰满意地同意了。只见那阿财走了一会儿以后,这酸菜便过来了。她问清了大概的状况以后,直接就开始切了起来。不得不说,无论是削皮,还是切盘,酸菜做得可都比余冰要好多了。余冰也吁了一口气,看她切了两碗左右,知道按这眼前的速度,在中午之前肯定能绰绰有余地完成,所以便也不着急了。

“唉呀,我肚子疼。”余冰忽然捂着肚子,说道:“我去找个厕所上一下。我习惯蹲厕所蹲得比较久,一会儿要是有人来检查,你就说人有三急,我去拉大号去啦。”

酸菜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女生呀,哪里有什么大男人在她面前讨论什么上厕所的事情。她点不好意思,便问道:“那你要是回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那要怎么办?”

“那你就帮我看守着呀。难道凭我们早上时的交情,这点忙你也不愿意帮吗?”

“可是,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呀?”

余冰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就没办法了。你自己看,这边的事情和那边的事情,到底哪里重要吧。”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语重心长地说:“人呀,在生命里,有时我们得分清主次,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这样才行呢。”

酸菜在心里,也是后悔自己怎么遇到了一个这么可怕的主儿,便也不敢再说什么,由得他去了。

等余冰从那侧门的拱门出去以后,她才想了起来,叫了一声,“喂,反方向才是厕所的方向。”但余冰早就一溜烟,人也不见了。

余冰来这里,主要是要打探那“小海马”的消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当然就是在庄院里找小海马了。能直接找到他本人那是最好,直接就可以问他芯片的事情了。他在这院子里走来走去,如果碰到个人啥的,也不用怕,反正他就照着自己编着的借口说嘛,就说自己是卖水果的贩子,今天被叫来做帮工,现在拉肚子了,要出来找厕所便是了。

不过呢,有些太过于后院的地方,他倒是没敢先进去。他忽然想起今早问过的那唐十七的住处。根据之前自己得到的消息,那第一个发现小海马的,就是唐十七了。他决定先去这唐十七的住所去看一下。

因为来时他有用心记路,所以从做饭的后院去到唐十七所在的房间,倒也没那么难。只是到这一片以后,他就很谨慎了。他先是来到这排房间前面,来来回回走了两躺,然后,才在那最侧一间房这里,轻轻一推,正好,房门竟然没关,他顺手轻推房门,进到房内。

原来这套房跟隔壁那套房是连在一起的。估计原本也不是这样设计,纯粹是因为唐十七的到来,才让人把两套房给打通。这样,居住的面积就可以大一些。

进了房里,余冰先是仔细地听了一下,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他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步伐,也不发出声音,在房间里偷偷摸摸地找起自己想找的东西来。桌子,床上,柜子里,甚至床底下,只要是能找的地方,他都找了一个遍,但却没有那芯片的踪影。

虽然只是在房间里,但他却出了汗。也许是紧张的原因所致。

也正是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几个人走路的声音,这几个人一边走着,一边在议论着什么话题。从他们讲话的语调来看,还是很热情,很高兴的。

余冰心中一惊,四下一看,也没什么地方可藏身。他想像电视剧一样,跳到那屋檐上去躲一躲,但抬头一看,他只有苦笑了。这石质的房屋,却盖得像平顶房一样,根本没有屋檐嘛。看来,这里的用材虽然是朴素的材质,但后法仍是外面先进的工艺呀。

无奈之下,余冰也没得选择,只有往床低下一钻,躺了下去。

这床底估计也有好久没好好打扫了,全是灰。余冰差点咳嗽出来,但他明白,在这种时刻,无论如何都是要忍下去的。

不然他把那外面的人吓死,一会儿也会被这帮人追着打死。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结局。

这才刚钻进床底,躲到了比较里面的地方,门被打开了。

余冰先看到的,大概是七八双鞋。只有一双是草鞋,其它都是布鞋。看得出来,这帮家伙在这府里,应该也算是混得不错的一批人了。

这几个人才一进来,就有三个人坐到了那方桌子四周,另外几人则站在旁边。他们对自己的这种阶级分层,好像很自然一样。余冰估计,那坐下来的三个人,想必就是头头了吧。

也不知这三个人,有没有哪个就是唐十七呢?

只听这几个人继续着刚才的话题,道:

“怎么样?忙完今天以后,松下先生说就可以请今年的假了,都想好要去哪玩没有呀?”

提出这一问题的,那个人的鞋子很好,他会不会就是唐十七?

只听到几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准备去那岛北边新开的怡红院看看。哈哈哈,据说那里可是古风古典式的酒楼,里面的陪酒小姐呀,一个比一个长得有特色。”

“只怕这特色,不是‘长得特别丑’才好。哈哈哈,老三呀,你还是这么好色吗?”

“我呀,我准备去海边钓鱼,钓它个三天三夜的。整天都忙这忙那的,都没得时间去玩一下,我的心都快要垮了呐。”这第二个说话的,好像是那个穿草鞋的人。也许,这家伙的经济实力,也只能选择这种花钱不多,但却也比较健康文明的运动了吧。

众人对他的话题好像没什么兴趣。紧接着的几个人,又说了要去“赌钱”,要去“喝酒”等等度假方案,一行人讲得热闹非凡。

也正是这时,门又被吱一声推开了,这人推开门以后,室内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就连那原本坐在原处的三个人,此时也站了起来,退开到了两边。

七八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十七哥好。”

好嘛,原来这后来的人,才是号称在这松下家里排名前三的唐十七呢。

余冰在床底下,但也注意到了,这唐十七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而且他整个人都好似漂浮在空中一样,走得很轻快,给人以一种很愉悦的感觉。“他的轻功一定很好。”余冰注意到了这点,默默地记了下来。有一天如果自己也要跟他交手的话,一定要注意这点才好。

“十七哥,兄弟们都到齐了,你找我们来,有什么事?”这说话的,应该就是鞋穿得最好的那个人了。

“嗯,鸡哥,兄弟们到齐了,那就好。”

原来那穿鞋穿得最好的人,叫“鸡哥”。呃……这名字,怎么说呢,是挺接地气的,就是也有点过于有特色便是了。

唐十七坐了下来,他说道:“你们也坐吧。”

“不,十七哥你坐,我们站着挺好。刚才坐久了,现在站会儿,挺舒服的。”那鸡哥恭维地说着。他还注意到,唐十七所坐下来的凳子,正好是他们三人所坐过的一张,赶紧拿起旁边一张没人坐过的凳子,道:“十七哥,给您换张凳子,这凳子热。”

唐十七把屁股抬起来,让他把椅子给换了。从头到尾,他似乎都很享受这样的服侍的感觉。

从几人的声音来看,余冰觉得这唐十七应该是这群人里年龄最小的一位。但他们却把他当爸爸一样的伺候。不得不说,这也许都是因为绝对的实力上的差距吧。

这唐十七坐下来后,没有说话,那其它人也便不敢说话了。

唐十七必定是有事情,才会叫他们来的。他们都知道,十七哥那可是很忙的人。就算有一点点时间,他也肯定会花到锤炼自己的异能这样的事情上。没事找人吹水,那可不是唐十七的风格。

不懂怎么说,虽然看不到唐十七的脸,但只是靠近他而已,余冰就已有了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唐十七先是问道:“今天中午的酒席,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那穿着鞋子最好的鸡哥,说道:“知道,知道,当然就是松下主人邀请了岛上几大家族过来,想要联谊一下,大家加深一下认识嘛。只要今天喝酒的这50桌人团结在一起,那肯定以后岛上的好多事情都能垄断了。只要垄断了,嘿嘿,那利益就更深,生意也更好做了。”

鸡哥身为一个小头头,他得到的资讯自然比下面的人多。所以一有机会的时候,他就积极地表现。他希望以后有机会时,唐十七能提拔他一手。

毕竟在庄院里混,有能力很重要,但有人际关系也是很重要的。你上面的人说你不行,那就算你再努力,再有成绩,那也是不行的。

他发表完这番见解后,像个邀功的小孩似的看着唐十七,想等待着对方的赞赏。

却没想到,唐十七淡然开口,道:“错,错,全都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