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重叠的力量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310字
  • 2019-09-11 13:00:22

有意思,这可真有意思。

这个队伍碰到作弊的人,竟然还觉得作弊一点问题也没有。他们还想碰到作弊得更厉害的队伍,并且还敢公然地喊话。

这样的奇葩行为,如果不是有着绝对的实力,那就是在作死了。

然后呢,那些吃瓜群众的奴隶主们,对这支突然冒出来的队伍却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他们是谁?他们到底有多厉害?下一场他们还能不能胜?如果他们赢了,那他们能达到几连胜?

这些问题都成为了大家关心和讨论的热门话题。可以肯定的是,来观看下一场他们比赛的人,一定会比第一场要多得多。因为当晚,他们无疑已成了最出风头、最有话题讨论度的队伍。

而在比斗场里,也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说,主办方号称下一轮的对手是随机抽取的,但是其实很多比赛是人工进行安排的。为了让比斗大赛更好看,主办方也是会默默地动一些手脚的。所以余冰这样高调的话,按常理来说,下一轮主办方一定会给他安排个难很多的对手。

回来的路上,余冰说了自己的想法。“反正我们不是想去找人嘛,与其从小啰啰找起,不如把自己搞得很臭屁、名号很响亮,这样关注度也高一点,对于我们找人也有好处。”

他没说的一点是,把自己队伍的人气炒高,对于兰香赚钱来说,才有更重要的意义哩。

这个朴实的女孩,什么时候在自己的优先级里,占据了那么高的位置?

唉,举手之劳而已,就当是助人一乐,自己也赚得一手芬芳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凌星云跟陈氏提起来,就算是没有比赛的日子,也要每天去比斗场观赛。美其名曰,要看每个队伍的比赛,这样才能了解可能成为自己对手的人,对以后队伍更往前走,是有好处的。但其实谁不知道,他想每天去观赛,主要也是想多看一些新人队伍,看能不能发现那“小海马”的存在吧。

陈氏同意了他的要求。所以,凌星云每天晚上都不得空了,他每晚才吃过晚饭,就往比斗场那边跑。不过呢,得益于他选手的身份,进出比斗场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另一方面,凌星云让余冰跟着呱呱一起,从那条线再去找找。因为呱呱白天还要劳动,所以他只有晚上有时间。可晚上凌星云也不在呀,只有让余冰跟着一起去了。

“那个‘小海马’,我怎么知道自己遇到的人是不是呢?”

余冰这样提问的时候,凌星云给了他几张照片。“你先看长得像不像。当然啦,他到了这岛上,衣着什么的肯定会换,甚至发型也会换,但你仔细认一下,多少能有点参考吧。”

余冰认真地看着照片,嗯,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个挺特别的长相。

身材以前应该很壮,但现下好像已经发福了。身高应该接近一米八这样,留着一个短寸头。拍这几张照片的时候,闪光灯的灯有些过了,所以把他的眼睛拍得像鬼一眼地亮,看起来还有些吓人。但是呢,这人脸上却露着笑容,他的脸已经红了,应该是酒后进行的拍摄。

给他最有印象的,就是他额头上的一道淡淡的疤痕了。

据说,那是他小时候碰到的疤痕,当时因为家境贫困,去缝合的时候也没去什么大医院,就在小门诊的一个老太太那里给缝了,所以弄得不是很好。就算到了成年以后,这疤也仍留在那里,倒成为了他这个人最大的特征。

“你如果碰到长得挺像的人,记得试一下他的异能。如果异能也对,那必定就是他了。”

“他是什么异能?是战斗属性的吗?”

“他可以化身钻进任何的木头里,然后又可以从木头里随时跑出来。”

把这些一一记了下来,余冰每晚就像跑任务一样,跟着那呱呱在岛上瞎跑了。可以说,绝大多数情况,呱呱带回来的情报都不准,也没什么参考性。难得有时碰到个长得像一些的人,余冰试了对方的异能,却也最终不是正确的目标。

但在这样的寻找的过程中,余冰倒是对这岛上的环境相当熟悉了。谁家住在哪里,岛上哪里的哪棵果树是谁家的,上面的果实打到什么程度了,还有多久能吃。谁家的女奴隶正在和谁谈恋爱,甚至谁想越狱然后又在海上被淹死了,各种八卦一样的新闻,余冰倒是懂了不少。

但是,仍是找不到那小海马这个混蛋。

很快,他们就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战。

这个晚上对于余冰来说,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时刻。他们三人仍是在后台休息,只有凌星云全程去看其它队伍的比赛。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也就在主办方安排下,从那出场的门口走出来。

观众好多呀。这是余冰的第一感受。

他所不知道的是,因为他上次的豪言壮语,这几天那些主人们可是不断地在讨论他们队伍。这不,无论是对他们队伍有兴趣的,还是纯粹是带个女伴来约会的,这些奴隶主们都很兴奋地坐在上面,等待着这场比斗的开始。

他们好久没见过这么狂的新人了,所以呀,他们都想看看,这几个新人是怎么死的。

再者,爱搞事情的主办法,这第二场比赛,就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绝对够力的对手呢。

只见对面那三个人,包含那个女生,都像坦克一样地站在那里。他们看着余冰等三人的眼神,都带着一种漠然般的藐视。他们似乎是在看着三个蚂蚁一样,不带任何情况。

双方的队伍都来到中央,凌星云适时提醒两位同伴,道:“你们小心点,今天这个对手有点难搞的。”

余冰当然也不敢随意应付,他跟兰香都打起了十二分的机警。

“我们先动手,还是等他们先动手。”

余冰这样问着,凌星云道:“给他们先来吧。先看一下他们的异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事后,其实余冰是有点后悔这个决定的。后面他想,如果自己决定先出手的话,也许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当时,只见这三个虎背熊腰的两男一女,互相看了一眼后,由中间那个男生一声令下。然后,他们同时施展起异能来。他们各自凭空抓着什么东西,然后,地形就变化了起来。

没错,原本是一片平地的比斗场,地上的那些黄土都忽然动了起来。它们立在一起,拼接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大迷宫,把余冰等三人困在了里面。

三人被压挤在了很小的房间里。而且这房间还有越来越小的趋势。

“不好,他们好像想要这么压扁我们。”看着那越来越靠近的墙,余冰发一邮对方的意图,赶紧提醒道。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三人都是土系异能者。他们的主人为了组成一个这样的组合,可是在岛上找了好久,才从其它人手里买来并组成了这个三人都同样异能的队伍。这样组队的效果是很明显的,虽然只是简单的异能,但三个人的能量加到一起,那总体形成的效应就很大了。

一个人怼不过你,那三个人一起怼你,还不行吗?

那墙壁靠近到很小的时候,兰香也只有干着急,反倒是那凌星云上前,衣服一抖,把那扇靠得最近的墙给“偷”掉了。他转身一扔,又把那墙仍在了房间的另外一端。算是勉强应付过了一关。

但这样,好像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吧。

这才刚刚应付完了危机,又见到新的墙体来把这三人当巧克力一样地夹起来。

余冰试图调动自己的异能,但在这土质的迷宫里,他的异能却很难施展。首先,这四周包括天花板、地面的所有土,都是敌人异能所调动的。所以他想要从土里获取到水出来,本就比较艰难了。他聚集到一些水以后,把这些水实体化为冰棍,想说要挡住这土墙合在一起。但也就只撑了一会儿,那冰棍就被压断,碎到了地上。

对方可是有三个人的异能,自己只有一人的力量,要硬碰硬的话,可没那么好占到便宜。

余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没更好的办法,那也只有先按目前想得到的主意,先这么应付着了。

而这时候,那墙后面却有一个男人的声音,笑道:“怎么样,兄弟们,热身也够了,我们来先点刺激的吧。”

原来对方竟没有施展全力。

只见那墙体改变进攻的方式了,在继续压迫余冰等三人生存空间的同时,墙体里不时地飞出土质的刀枪过来,直接突刺三人最不注意提防的所在。余冰跟凌星云还好闪一些,那兰香倒是应对得很狼狈。一次躲闪不及,右侧大腿那里已被一柄长枪划过,一下子流血不止。但女生仍坚定地撑在那里,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余冰的脑子飞速地运转着,他知道,三人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了,不然的话,一定会出事的。

凌星云也很急呀,他不停地把那些靠近的墙给偷出来,然后又还回旁边。可是呀,这等于是拿自己的异能不断跟那三个人换嘛。那三人异能是重叠的,所以呀,本应由一人花能量做的事情,三人合起来做,每人所花的能量是要少于三分之一的。因为同样的异能混在一起,那可是能起到叠加的增幅效应的。就比如三个人一起搬家具,肯定比你一个人搬家具要省力得多,也能持久得多。

这可真不是个办法。

该死。

对方的这一招,难道真的没什么破绽吗?

余冰一边闪避着攻击,一边在心里默想。凌星云应该也是跟他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两人的身体都冒出了汗水来。

余冰已经连这些汗水都要利用上了,他把自己能收集到的所有的水,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右手掌心之上。现下,这里已经有一团西瓜大的水团。这就是他反击的武器了。

不能这么盲目地攻击,不然太浪费体力了。

“快点做点什么呀,就这样下去,那可不是好办法。”凌星云也有些着争了,他当然不想自己探长的一世英名,最后是毁在了这样的地方。他做探长呀,往往都是自己在暗处,让别人在明处。哪里像现在一样,正大光明地跟对方决斗,所以他也有点头疼目前的状况。

“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的呀?”

这时,兰香问出了这样一句话来。因为她被那些刀枪攻击给弄得很烦,她虽然很认真地闪避,但总是最终仍是被伤到。这让她相当的头疼。这不,这才一会儿,她就已经混身上下,有不少的伤口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坚持不住多久了。

但言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对了,对方是怎么看到我们的呢?

余冰一下子就顿悟了。

可以试试。

他的心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所以,他忽然闪身到凌星云的身旁,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一些什么悄悄话。

“唉呀,两个男的咬耳朵呀,真是难看哟。这,简直就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那个对方带头的家伙,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有机会。对方自大的时候,就是自己赢得胜利的时机。

对方再一次地攻击过来,那墙再一次压紧。但这一次,凌星云没有再使用“偷窃”异能了,他好像已经累了一般,任由着这墙体把三人压成三明治算了。

“哈哈,看来我们要赢了。”对方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

也正是这个时候,“着!”余冰一声大喝,他手里的那个冰球,一下子就变成了无数根银针,往着四具的方面发射出去。

没错,这发射的方向就是四面八方的方向。余冰没有固定的目标,他是乱射的!真的完全是乱射的!

他保证每一个角度,每一个方向都有自己的银针,而且针发射的速度,他已用尽了自己的全部体力。

这些针都射到了土墙上。当当当当当,这针虽然坚固,但打到土墙上,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这也本不该有什么反应的。

但是,墙却发现了“啊”的一声叫。

有血!

就在这一瞬间,凌星云已经抓到了这难得的时机,出手了。

他整个人就像闪电一样地飞了出去,然后他在原本几个人所在的小房间的顶部侧面一个位置,对着那墙上两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红色血液,伸手就是一抓。

“不好,被发现了,快走。”那隐藏在墙体中的两人,眼见形势不对,纷纷想快速退去。

他们知道,这土质迷宫是自己召出来的,自己是土系异能者,在自己的领域里,肯定是能很快退去的。

他们对此很有信心,他们甚至都已感觉到自己已离开了那墙体,往远处比较安全的地方而逃去了。但是,一股很急,很强又很准确的力气,把他们给抓了回来。

“哈哈,既然人都露脸了,还能从我手里走开嘛。”凌星双手一甩,就把这两人从墙体里抓了出来,狠狠地丢到了地上。

余冰知道机不可知,也不敢大意,赶紧把那些银针收了回来,变成了两把长刀,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

原来刚才,这三人一直都躲在墙体里,一边观看着余冰等三人的动作,这才能不停地攻击这三人。刚才余冰那一击,既急又猛,他们的老大刚好闪避开,这两人闪避不急,胸口、手臂和脚上都中了招,那血一露出到泥墙上,便是暴露了行踪。而凌星云又怎么还会给他们机会逃走呢?

“哈哈哈,真不愧是小偷呀,只要在你眼前出现过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事,你可都是能偷回来的呢。”

余冰明明好像是在讲着赞扬凌星云的话,却又好像在挖苦他一样。总之,这让凌星云想回怒他,又不知如何反应为好。

“他们还有一个人呢。”这时,在一旁的兰香着急地提醒着。对方两人虽然被抓住了,但那个老大却还没闪身,眼看着三人都还被对方关着呢,怎么就闲聊起来了?

面对女生的疑问,余冰倒是笑眯眯地说道:“不,战斗已经结束了。”

战斗结束了?女生一脸蒙圈的样子。

余冰对那被抓住的两个人说道:“快让你们的老大停手吧。不然,你们两还要不要命了。”

凌星云又说道:“他停不停手对我们倒没什么要紧的影响。但对你们两个,那影响可不小。”

“老大,快停手。”

“不然他们要动手杀我们了。”

这被抓住的一男一女,两人身上都有被伤的痕迹,他们这样对着空气呼唤着。那些土墙便慢慢地瓦解了,那被扭曲的地形又慢慢地恢复了原状,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动过的样子。

站在不远处的,不就正是那个老大不成。

只见他把双手举了起来,显然是已做了投降的动作。

他甚至带着一丝感谢般的语气,说道:“看不出来,你们除了实力不错,倒也仍是挺善良的人。”

因为刚才他们与余冰放凌星云的异能都对过手,人家一人就可以与你三个人重合起来的异能相比,现下你有两个人落到人家手里,就变成一对一了,那还有什么胜算?

现在余冰和凌星云给他们机会投降,起码不算是完胜。已经算是很给面子的了。

这一仗,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直到主持人宣布比斗结果的那一刻,余冰这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看来,随时都不太能放松警惕呢。就算别人单体上的能力不如自己,但只要集合成为一个整体,那谁输谁赢,还真是不一定。

异能者的世界,并不是S级就一定会胜过A级的人的。这也是战斗的风险和乐趣之一吧。

余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在这一次,这一难关总算又是应付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