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重要委托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231字
  • 2019-09-09 06:12:07

说实话,余冰坐在私人飞机上的时候,仍是觉得如此的不够真实。

身为一个爱自由大过一切的男人,他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再次接受警方的委托。上次韦我独尊那个事件,是因为自己本就是接受了相关人的委托,所以与警方之间也算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但那次事件后,菊对他的所做所为大为赞赏,这给了他很大的动力。身为一个男生,怎么会不愿意得到女朋友的肯定呢?

菊说:“你呀,以前净是在糊弄,我们做人呀,就要多做正义的事情,少做那些只管自己开心,自私自利的事情。”

余冰被她搞得哭笑不得。

更要命的是,凌星云那个臭家伙还加到了菊的微信。他和她一旦勾搭上,余冰就已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这预感便灵验了。

那天是星期六。菊很高兴地让余冰跟他出门约会了一整天,她说:“难得周末,今天我们去约会一下吧。”

余冰也不知道周末有什么难得的。像他们做异能佣兵这种自由职业的,只要不接任务的时候,哪天不都是周末吗?

但既然女朋友这么有兴致,他也不再说什么了。

这一天的行程,都是菊安排的。他们先是自驾,在高速公路上开了约两个小时,到了隔壁市一个大型游乐场玩,他们参加里面的所有刺激的项目,在里面饱餐了一顿,并且还参加了下午的游行和逛欢。余冰以为菊会留在园里看晚上的烟花,却没想到四点多时,她却要返程了。

“晚上我约了一位好朋友吃饭,一起叙叙旧。”菊满脸笑容。

其实余冰最不喜欢社交。你让他做事,他行,没问题。但涉及到为人处事这些东西,他觉得太为繁琐,有点浪费时间,所以一直不那么热衷。好在他的本事过硬,所以虽然脾气倔一些,但这些年也仍一直有生意给他做。

大约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两人回到了市内的一间咖啡厅。看着这个约会的地点如此小资,他觉得菊应该是约的是闺蜜之类的角色。

却没想到,两人上了二楼,来到靠近钢琴的位置坐下,看到那两位早就等在那里的人员,余冰却是有些吃惊。

这是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男生穿着一身西装,好像很有礼貌的样子,脸也弄得干干净净,穿着一双皮鞋。他才见到余冰,就主动打招呼道:“唉呀,余冰老弟,你来了呀。”

余冰哭笑不得。

他跟菊坐下来以后,跟菊说道:“我没想到,你跟凌星云还是旧识呢。”这语气当中,显然是充满了讽刺。

菊笑了下,也不管他。好今天带他去游乐场玩了一天,就是想培养他的好情绪,让他别晚上才刚坐下来,就马上要发飚。

余冰感觉被人赚了便宜,便把气发到了凌星云旁边的那个女伴身上。

这女生长得挺高,但胸部比较平整,虽然颜值不错,但那“飞机场”一般的胸部,依然也是她身上非常突出的一点身体特征。

余冰笑道:“唉呀呀,没想到呀,没想到,我们鼎鼎大名的凌探长,原来喜欢的是这一款呀?”

凌星云低声,正色道:“你别乱说,这是我们警局的警员。她今天过来,是要负责做记录的。”

看着凌星云那灰头土脸的样子,余冰才终于觉得赚回了一口气,总算是放过了他。

这时旁边这女生开口说话了。她说道:“余先生,我也是一名异能者,A级。并不是只靠外貌吃饭的花瓶。”

她很认真地跟余冰解释,而且她也知道余冰的女朋友菊明明就坐在旁边,但余冰却仍不在乎地说道:“警员女士,你可得小心啦,既然你是自己人,那你肯定知道凌探长的异能是什么。他那异能虽然上不了什么台面,但听说,可是能偷到女生的心的哟。”

凌星云脸色一红,喝道:“喂,你乱讲什么呢。我不会拿自己人开刀的呀。再说了,我要喜欢,也不是喜欢这款嘛……”

他发觉自己讲错了话,忽然顿住了。凌星云的异能是“偷取”,所以他可以偷很多神奇的东西。比如偷敌人丢过来的暗器,偷敌人的异能能量,等等。甚至因为他名气比较大的关系,江湖上还传闻他可以偷到女人的心。至于有没有真的这么强大,那就让人不得而知了。但是呢,这起码是余冰的一个最喜欢的吐槽点。

那个文员显然很不爽凌星云的最后一句话,她很正式地说道:“凌探长,我希望你注意你的言辞。不然的话,我会记录到这次的笔录中。到时,请你回去,自己向局里写报告。”

凌星云最怕的就是这些官方的程序性的手续,他赶紧跟女警员连声道歉,然后才马上跟余冰谈起了正事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凌星云道,“这次我还是想找你合作。我们的目的地,是去牢笼之岛。”

“牢笼之岛?那是什么鬼地方?”余冰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还记得以前跟你介绍过吗,我们异能警方,对于一些危险的异能罪犯,最终会关到海面上一些无人居住的岛屿里。而在全球,有很多个这样的监狱之岛,这次呢,我们的目标,就是一个叫‘牢笼之岛’的海上监狱。”

听着凌星云这样说着,余冰想了起来,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样的监狱,是没有警方的人员的吧?”

警方只负责旁边海域的安全管理,岛上是不设警员的。

也就是说,那些囚犯什么时候起床,在岛上做什么,甚至会不会自相残杀,都是没人管理的。那可是十分凶险的地方。

凌星云没有回避这个问题,道:“对,没错。”

“那你们警方还要去这种鬼地方干什么?难不得你们把不该认定为罪犯的人,错误地丢进去了?所以现在要去捞人吗?”

凌星云道:“我们警方虽然也会犯一些错误,但不至于会做这么傻的事。我们是上个星期,把一个罪犯丢进去的时候,事后才经他的同伙招供发现,有一个很重要的器件,被他带在身上,带进了牢笼之岛里面了。”

所以现在,就要去找到那个人,逼他交出那个重要的器件。

嗯,余冰算是听懂了,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那……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凌星云道:“因为这个任务很危险,我需要找一个至少S级的佣兵。而且嘛,我觉得上次我们在极影会的事件中,合作得非常愉快……”

对于“非常愉快”这样的形容,余冰很不乐意地皱了皱眉头。

凌星云又道:“再加上菊姑娘,她很积极地与我沟通。我觉得,有这样的家属在背后支持你,你一定可以在事业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余冰看了菊一眼,菊真的以积极的眼神看着他,甚至还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不得不说,菊的微笑是比较迷人的。但就算此时,这完美的容颜,也让余冰得不到太多好心情。

那女警员的工作效率好像很高,他们才刚刚聊完天,她就已在桌上那台笔记本电脑上把笔录打好了。他用那便捷式打印机打印了出来,道:“余先生,你看一下,如果跟你们聊的内容没什么差别的话,那就签一下字吧。喔,对了,还要按一下手印。”

余冰看发一眼这笔录,可以说,从格式到文字记录,都很正规。记录的内容是他们的真实意思,同时,对于两人吹水聊天的内容,她则做了适当的总结,并没有像臭裹脚布一样地全部记了下来。这笔录的最后一部分,还加上了一段他们没有聊到的内容。凌星云向余冰陈述了一些警方关于内部机密的管理规定,同时也释明了暴露警方工作机密所会产生的后果和责任,余冰表示全部知悉了,并且愿意接受这个重要的委托。

现在,只要余冰在这份笔录上签上字,那就是正式被扯进这个麻烦里了。

余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道:“你还真愿意让我往火坑里跳呀?牢笼之岛,你可也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里面都是杀人犯什么的,而且就凌星云跟一个倒霉蛋下去的话,极有可能会死翘翘在里面的。”

菊温柔地看了余冰一眼,道:“其它人去的话我不敢说,但如果是你去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一定会安全地回来,一根毛发也不会受伤。”

余冰不屑地说道:“你怎么知道,你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不成?”

菊说道:“在我眼里,你是最有本领,最狡猾,也最有办法的男人。如果那些罪犯能把你搞定的话,他们就不会无能到被警方抓起来,关进岛里面去了。”

什么嘛,这算什么逻辑?

敢情是说,那些真正厉害的罪犯,都在现实社会外面横行着,只有那些无能之辈,才被警方关了起来吗?

余冰有些哭笑不得。

凌星云倒是在旁边撮合着说道:“对呀,有余冰兄弟的帮忙,这次我们只要一两天,就一定可以从那里出来的了。”

“得,”余冰可不听他这一套,说道:“我觉得你这进去要长住的。另半年一年,成了个野人才出来。再说了,我跟你可不一样,你个单身佬,一人吃饱全家不慌,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别我去出差半年,回来女朋友都跟着别人跑了。”

他这挖苦的话,倒是让那女警员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凌星云气呼呼地说道:“你个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菊则解释道:“我怎么还会去跟别人,”她握着余冰的手,道:“你要是不去,那我就自己答应这委托,由我去了。”

她还真的拿起桌上的那支笔来,真的要签字。余冰看到这状况,这哪行呀,赶紧跟着女生抢了起来。他才不能让自己心爱的人去那禽兽横行的地方,男生去还安全一些,一个女生,特别是像菊这么漂亮的女生去到那里,那不是羊送入了虎口嘛。

菊眼看抢不过那笔,又抢起桌上按指纹的红印油,道:‘我怎么不能去,我也是S级佣兵呢。我的实力,还真不一定比你弱。你别忘了,你可没正式地跟我打过一场的,说不定呀,你还是我手下败将呢。”

眼看这女生越来越撒泼,余冰可不敢再玩下去了。他赶紧把笔抢过来,草草地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再快速地按了手指印。

奇怪的是,刚才明明跟他来着抢报名大战的菊,却忽然不跟他抢了。她笑咪咪地跟着探长说道:“怎么样,我都说吧,只要我稍微用一些手段,他一定会听我的。我一定能手到擒来。”

余冰苦笑不得,心里感觉有点“上当了”的味道。

“好啦,余冰先生,既然约已经签了,那我们就没必要多打扰了。我要跟这位美丽的警员女士,一起回警局去了。我们的事情还很多呢,剩下来的时间,就给你们俩夫妻进行难得的双人约会吧。我们就不再打扰了。”

眼看着凌星云跟那女警员站起来,就要走,真是太不给面子了。说白了,这俩人是目的达到以后,多一刻也不想跟自己闲聊呀。

虽说余冰也不是什么爱闲聊的人,但他现在也想继续怼凌星云一下,又跟那高挑的美女警员说道:“女警花小姐,你真得小心一些哟,星云探长好像马上要使出他那手偷心之术了。你这种颜值的女生,如果被他勾搭上的话,那从外表上来说,你们这种搭配,还真是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那女警员单手夹着笔记型电脑,倒是笑出了花来。她说道:“你放心吧,我们星云探长今晚上约了其它人,他正赶着去酒吧呢。每次这种收尾的活儿,什么时候不是我们下面做事的人来完事。他有哪次会花时间在回去录手续这种烦琐的事情上面。他急着要走呀,也许是他的女伴已经在发微信催他了呢。”

凌星云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半正经地说道:“说什么呢,别什么事都乱说。”便带着那女警员快步走掉了。

等这两人走后,余冰和菊吃了饭,因为余冰感觉自己被下了套,所以这顿饭吃的氛围倒不是那么好。男生总有点闷闷不乐的意思。

饭后,两人决定在咖啡厅旁边的公园走走。这里附近就是一片海,所以这海边的公园,晚上因为有红色跑道的关系,路灯等设施又装得很完备,便有很多人来这里散步、溜狗,或者跑步。

余冰跟菊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前走。

余冰仍是有些不爽,他不太想跟自己的女朋友说话。虽然海风吹在脸上,还挺舒服的,但他仍觉得自己心中憋着的那一股闷气,还是有些让他很不愉快。

他走着,菊靠近了过来,牵着他的手。他也没有挣扎,便任由她这么牵着。

菊温柔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推荐你接这个任务吗?”

余冰由她说下去。

菊又道:“因为这次警方丢失的那块芯片,其实是一块警方科研所的科研芯片来的。那个芯片上记录的内容,是用来研究如何对付异能残疾婴幼儿的。”

余冰对警方科研所倒有些了解。简单来说,警方科研所也是一种科研机构,唯一特别的地方,只是它的资金全都是由异能警方资助的而已。警方科研所,一般进行的都是一些比较正面、积极的科研项目,所以还是比较正规,在异能界受到很多同仁赞许的。

菊说道:“你也知道,异能的觉醒,目前仍不是科学能解释的问题。虽然大多数人在觉醒的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确实有少部分的婴幼儿,甚至10岁以下的小孩,也许是因为异能觉醒太早、身体机能发育还不到位等原因,异能的觉醒,也会导致他们身体机能上的伤、残,甚至是死亡。”

报道上有过很多这样的案例。明明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朋友,长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但是因为异能觉醒的时候出了意外,成了脑瘫儿,四肢残废,甚至直接导致了脑死亡。这些都是很让人揪心的事迹。

“凌星云跟我说,这次所被偷走的芯片,里面就记载了这样一个重大项目最近十年的研究成果。据说那项目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本是很有希望的一个项目。”

菊这样说着,余冰却叹了一口气,回应道:“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凌星云想必也是很了解你这一点,所以他才拿这件事来跟你说。但是,我跟警方是不同的人,我是一名自由的异能佣兵,以后我也不想改变自己的角色。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性格,还是做佣兵合适。我不想长期跟警方合作,那……会让我很不舒服。”

“嗯,我明白。我跟你保证,我就只答应他这一次。这次的任务做完以后,以后我就再也不帮你接警方那边的任务了,你看行吗?”

“为什么?”余冰感觉到事情好像有一些蹊跷。

菊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这次的委托任务,酬金还蛮高的。”

她说出了一个数额,余冰也很震惊。

天呀,这是他平时接其它任务的酬劳的20倍左右。

余冰这下倒是笑了出来,道:“你这个贪财的女人。说什么正义感嘛,原来是钱把你给打动了。”

这时海风再吹过的时候,余冰觉得心情好像都好了很多。

看来,同样的活儿,给的钱多和钱少,做事的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