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温暖的种子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11字
  • 2019-09-06 05:00:06

韦我独尊觉得自己离那小孩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小孩就是他的希望,是他今天的活路。

他觉得自己离成功越来越近,所以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得意得嘴角都要笑开了。

“看来是我足够强,老天才足够眷恋我,给我留了一条出路。”他这么想着。韦我独尊这辈子,都很相信努力。他自从自己的异能觉醒以后,就花费了比常人多出几倍的努力去锻炼它,所以,他比别人更强。他也相信一句很土的话,“越努力,幸运”。

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幸运,是因为自己的努力造就的。

他是一个努力的人,本应比别人得到更多。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所以强者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自小的时候,他也是吃过苦的,好不容易,经过了这么多久,他才来到这个地位,得到了这么多的财富,名声,还有权力。这些,都是他应得的。

他那笑意,却在一个瞬间,凝固住了。

因为他发觉,他的脚忽然动弹不得了。

不对,不是他的脚,而是他在红色斗篷下踩着的那双高跷,一点也动弹不得了。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想着,低头一看,却见那木质的高跷,连同他的大衣,不知何时被一大团冰块给缠了起来。

哪里来的冰块?

他带着一伙的神情,却见到自己的右手边不远处,刚才上台号称自己也是S级异能者的那个男人,看来二十七八岁,正面向着自己,作出了战斗的姿态。

“真的是个S级的?”韦我独尊疑惑地说着,眼睛扫了这个男人一眼。

这男子的穿着嘛,半筒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倒是普通得很。他的发型也是剪了一个很一般的短发。脸嘛,长得也不算特别帅。总之,就是一个看起来挺一般,如果没什么特别的本领的话,丢在人群里,肯定是找不出来的那种人。

但这家伙的实力,却让他自事了一层光芒一样。

这人当然就是余冰了。

余冰不仅把韦我独尊给冻在当地,移动不得。他的眼还红了起来,他似乎很生气,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似乎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情绪,他说道:“你们这些成年人呀,就是这样对待这个世界的吗?”

韦我独尊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余冰又道:“他还只是一个一年级的小孩。你们这些成年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这样把他当牺牲品,当诱饵,你们是把叛徒给引出来了,然后叛徒又想把他作人质。现下发现打不过警方了,就把他当成最后的逃生们。”余冰的眼睛,直直的瞪着韦我独尊,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他的感觉,他的家人的感觉?”

他继续往说道:“他的妈妈已经不在世上了,如果她在天上看到自己的孩子被这样欺负,那她会是什么感觉?他的爸爸,因为车祸而身体有残疾,他看到自己的孩子为了赚钱早早地出社会,却被你们这样欺负,他会有什么感觉?他的哥哥,从小一起玩的兄弟,这样差点死在你们手上,他会有什么感觉?”

“你们这些令人不耻的人类,不如,就从这世上,消失吧。”

余冰最后说的话,音量不大,但却已表现出了自己那坚毅的决心。

嗯,是时候,结束这肮脏的一切了。

“臭小子,打得过我,你再说这些大话吧。”那韦我独尊现下在生死关头,可没有心情听这些屁话。他想再使出自己的异能,把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异能佣兵给修理一番。

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完全不听使唤了。

低头一看,那抬起来的手,就像被打上了石膏一样,不知何时被冻得直直的。他根本不能弯手,所以很难灵活地使出自己的控制物体的异能来。

在下面看了这么久,余冰其实早已看懂了。这韦我独尊要使出自己的异能,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来控制自己的异能能量。

所以,他首先对着对方的要害位置,下手了。

韦我独尊还不服输,他想试着,在这种手被冻直的状态下,自己还能不能控制物体,进行进攻。

却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对方喝道:“碎!”

然后,那些两手上覆盖的冰块在同一时间,就化为了冰碎碎,掉到了地上。

这本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他几乎一点知觉也没有,但他的双手,那被冻在了冰块里的双手,就这样跟着冰块给碎掉了。

他的双手没有了!

韦我独尊左右看,他试着移动自己的“双手”,但那原本袖口外有着手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了。

他试图使用异能,更是什么异能也使不出来了。

他被废了!

“你……你个混蛋!”

他想要往前走,再靠近那个人质一点,但他发现自己的高跷已被冰住了。这时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从那高跷上跳了下来,因为斗篷的下摆也被冻住了,所以他也直接从那红斗篷里钻了出来。

这时,现场的所有人们,都惊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原来,这个平时踩在高跷上,看起来有一米八以上的高大男子,真实身高哪里有这么多,他甚至连自己跟四大护法所说的“一米七左右”的标准都达不到,这人掉落到地上以后,一边像耗子一样地向前冲,一边在地上滚了两步,然后爬起来向前跑。

这人也就一米五几这样,根本没有一米六。

而且,他的脸上长着很可怕的斑点,那应该是一种胎记之类的东西,完全地覆盖在他的脸上。

他像要抓住那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想要跑近陈海。这时,陈海身上早已释放出来他那长剑的异能,他直接从自己背上拔下一把长剑来,眼看就要与这可怕的矮子来上一记对决了。

“等一下。留个活口,不能杀人!”

这时,探长凌星云如此喝了一声,余冰在一旁这才忽然想了起来,毕竟是有警方在场的场合,这如果直接把他给杀了,那倒不知如何处理为好。

再者,这陈海毕竟还那么小呢,不幸看到了两次杀人的场景,本就已对他那幼小的心灵来说,是极大的震撼。如果他再被迫动手杀了人,那以后,应该很难从这样的幻境中走脱出来吧。别一不小心,以后又走上了歪门斜路。

余冰赶紧出手了。他这次倒很简单,直接一道水墙召唤出来,挡在了韦我独尊的面前。韦我独尊纵使撞得再大力,这水墙也不会伤害他。他被反弹得重重地跌坐在地上,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凌星云的手下,已跑上了舞台这边来,直接两个手铐,把韦我独尊给拷了起来。

“感谢!”凌星云先是向余冰说了一声,紧接着,又快步上前,对着韦我独尊说道:“你已经被逮捕了。我们作为异能警察,对你实施的犯罪行为已经固定了证据,你有抗辩的权利,但是,我们一定会对你绳之于法的。”

在他旁边,那个帮拷手铐的便衣兄弟,适时地提醒了一声,道:“警长,我们逮捕人时的标准台语,局里规定,不是这么讲的。”

这凌星云呀,什么都好,就是记不住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所以呀,他每次抓人的时候,所说的话,都很随机。有时讲对的多一点,有时讲对得少一点,甚至有时说错话,都是很正常的情形。

现下被属下这么嫌弃,他倒是恼羞成怒了,喝道:“一会儿把他抓下去了,你们再把正确的逮捕用语说一遍,不就是了?这么有本事,下次你们来抓人好了。”

那两个兄弟自然是笑得不可开怀。

接下来的工作都不难,船也刚好到岸,在船上的异能警察和岸上接应的大批异能警察都上了船,把极影会这个非法组织,几乎是一网打尽。在船到岸的时候,余冰看到了等待已久的自己的女朋友。

菊站在岸边,在船到岸之后,她几乎是第一时间上的船。菊穿得很时尚,搭配她那良好的身材,自然是给人很赏心阅目的感觉。余冰不由得说道:“看来看去,还是我家女人好看。”

菊微嗔着说道:“敢情你还在这船上,看了不少其它女人不成?”

余冰赶紧解释道:“啊,那是工作需要,工作需要。”忽然发觉自己这话也不妥,赶紧又改口道:“没看,没看,我是一点也没看的。”

警方因为还有些收的工作,菊和余冰便在甲板上等着,配合一些需要的调查事宜。但总的来说,这个任务是完成绝大部分了。

天色已经黑了,海风吹在脸上,让人觉得有些冷。余冰想到两个小时前,这船上的人还在为韦我独尊举行盛大的生日酒会,与现在这落寞的情景相比,倒是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唏嘘。

那些被捕的人一个一个地从里面走出来,从余冰旁边的板子处走上岸去。这时走来一个男人,这男人身高不高,两臂全都断掉了,两眼无神,不正是那倒台后的韦我独尊不成。因为其是主犯的关系,所以押着他的也都是警局里的中坚力量,看来是不用担心其逃跑了。再者,韦我独尊的异能也基本被废了,此时已成了个废人,再插翅也难逃了。

虽然前一刻他还是站在天上的大魔王,但此时看着他这落寞的模样,倒是让余冰有些于心不忍。

他更没想到的是,韦我独尊走过他身旁的时候,忽然说道:“你觉得,像我这么一个人,脸长得像个怪胎一样,身高又这么矮……”他的声音几乎是哽咽的,道,“你觉得像我这样一个人,如果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会不会被社会所嫌弃呢?”

余冰一愣。他没想到,他所说的会是这些话。

韦我独尊在夜色下,仍然流下了泪水。

“像我这样的人,一直因为身高矮而被人欺负,别人叫我怪胎,更不可能会有女孩愿意跟我在一起。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谈过恋爱。我初中的时候跟一个喜欢的女生告白,她亲自跪在我面前,哭着跟我说,让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它人,不然她会觉得超级丢脸,也会成为全校师生的笑话。”

“你觉得,我是不是天生就需要承受这些?社会以这样歧视的眼神看待我,这些,公不公平?”

韦我独尊此时已全无了精气神,他的语气也是平静的。在他的观点里,世界已不会有他的公道。他只是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倒想听听看,这个满嘴正义之事的男子,倒要怎么回答他的话?

余冰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很同情你的境遇。”

“哼。”回答他的是韦我独尊的冷漠反应。

余冰又说道:“但是,如果你没有因此而创立极影会,没有以恶报恶,那,我会站在你这一边。但你做出的行为,会让那么多人家破人亡,会让那么多人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顿了一下,他思慎清楚了,仍很坚定地说道:“我觉得我必须把你拉回来。”

韦我独尊没有再说什么。

余冰又道:“你要知道,世界上,除了你这样的人,还有一些好人,是需要人保护的。”

“哼,你倒是正义感爆棚呢。”韦我独尊很不屑。

“总之,这样说吧,我很同情你。我觉得社会是不对的。但是,我并不能认可你的恶意,我仍要站在你的对立面。”余冰说着,然后,就是两人的沉默了。

也许,这场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对话,注定要是沉默而结束。

韦我独尊被带走了,不知为何,余冰却觉得心情很复杂。

也许是察觉到了男友的心情,菊靠了上来,她握住了他的手。

这海风,似乎吹得人又更冷了一些。

第二日,余冰和菊送陈海回家。

在网约车快到巷子口的时候,陈海忽然着急了起来。“我该怎么跟他们说呢?”也许,他也知道不好解释这一番神奇而又惊险的遭遇。

余冰让司机停下来,接下来的路,他跟菊走着送他回去就行了。

这里是很普通的老城区,老房子,老小区。路也是旧的,但地面很整洁。这里就是很多普通人过着普通生活的地方。

余冰向前走着,陈海踢了地面上的一块石子。那石子蹦蹦跳跳地向前滚去。

“其实呀,我都跟你哥哥和爸爸说过了喔。”余冰忽然这样说着。

陈海“嗯”了一声,但语气里带着疑问的感觉。

“就是关于你这一行的遭遇呀,还有关于你是异能者的事情,全都说了。”

陈海没有作声。

“你应该是担心他们不能接受你吧。其实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事,什么同性恋呀,变性人呀,之类的事情,那么多家人都能接受。异能者也没什么嘛。也就是身体的功能有点特殊,这样就好。你也还是平时的你嘛。一切都没什么变化的。”

“可是……”陈海说了一半,没有再说下去。异能者不是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吗,那样的话,会不会给家里的生活带来新的麻烦。像那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已经经不起再多的折磨了吧。

余冰接下来说的话,却打破了他的担心。

余冰道:“我还给你找了一个工作,是在异能者协会里的,就是做一般的文职工作。就帮复印一下呀,跑个腿什么的。正好你挺合适的,你是异能者,有些材料不方便给普通人看的,你看了也没事,反正保密就行了。”

见陈海没有说话,余冰又道:“薪水还不错的。到时你去了就知道了,应该能保障你们家好好过下去。到时你去了,要好好工作啊,以后做个有用的人,别再走那些歪门斜道的了。”

陈海的眼框红了,他哭了出来。

“谢……谢谢你……”

他知道,这次如果不是碰到这几个好心人的话,也许自己的一生,还有家庭里的一切,可能都要毁了。

余冰道:“好啦,我们就送你到这里了。前面就是你家门口了,你自己走回去吧。”

“可是……”陈海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大哥哥一样暖心的男人。

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表达出自己的感激之情呢?他的心里,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

余冰倒是好像毫不在意般,说道:“干嘛啦,回个家,还要我们送不成?哈哈哈,你已经是个小大人啦,以后的道路,也要自己走啦。你要现在开始学会独立,慢慢变得强壮了哟。这样以后呀,你才可以有能力保护爸爸和哥哥,还有天上的妈妈,看到你们过得很幸福,她也才会很安心的。”

余冰说完,转身,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菊,沿着来时的那条小巷回去了。

看着这两人潇洒的步伐,丝毫不像是做了什么拯救别人的大事的样子呢。

嗯,没错,以后,我也要做那样子的努力、善良而正直的人。

在陈海的心中,他默默地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这颗温暖的种子,也许十年后,就会在他的心灵里发芽、成长,最终长成茁壮的参天大树。

风风雨雨之后,幸好,这仍是这个故事最温暖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