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升哥的神奇岛屿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13字
  • 2019-07-28 07:27:36

“食物本就应当如此简单呀。”余冰道,“只是我们现代人,吃了太多复杂的调味,忘记了去追求食材原本的简单和美味罢了。”

也不知是饿了的缘故,还是这次的食材真的很好吃,凌文文把料理全部吃完之后,竟还真的有种意柔未尽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她甚至觉得,如果被困在这里三五天,每天都吃这些河鲜料理,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呢。

两人把东西吃完之后,凌文文也觉得有点累了,刚想躺下来睡个午觉,却听到余冰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他两手一抓,那河面上很多水珠便飞到了天空。“散!”他再一声令下,那些水露便消失在了空气里。

在凌文文看来,这天空倒也跟刚才没什么两样。只是如果仔细去感受的话,那空气中的水分子好像多了些,有点像……有点像开了空气加湿器之后的那种房间里的空气吧。

她不禁为自己脑海中产生的这个比喻而感到一丝的羞愧。

但余冰却抬头看了一会儿,忽然对着河中心说道:“老铁,你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还在那边看热闹呢?”

原来余冰把这些水珠子透到空气中之后,空中便形成了一面只有他自己可见的大镜子,他透过这个倾置的大镜子,便能看到远方的物事了。

凌文文还奇怪余冰怎么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但没一会儿,却听见那江中心忽然产生了大雾起来,那雾中间,一个人站在那竹排上,却快速地向着他们俩驶来。那竹排的速度,也没见那站竹排上的人撑,却见它飞快地驶来。这倒让凌文文很吃惊了。

那竹排没一会儿就到了江边,那排上的人嘿嘿地笑道:“哈哈哈,我看你这次带来了一个大美女,还以为要给你多制造点独处的机会呢。”

竹排停在了江边,余冰轻轻抓住凌文文的双肩,一跳,两人就飞到空中,再落下时,已在竹排上了。

凌文文从来没想过,原来自己竟能像物品一样,轻易地被人给提起来。

只见余冰跟那撑竹排的人说道:“如果我没看出来的话,你准备在江的那一头,看这好戏看多久?”

这来人也是斯斯文文,虽然没戴眼镜,但却给人一种很文雅的感觉。看来他也是跟余冰很熟的人,应该也就是余冰口中所说的好兄弟了。他大大方方地说道:“最起码我先给你们一个过夜的机会嘛。你也知道,很多男女感情上的东西,都是要过夜了,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才能做成的。”

他好像怕两人觉得尴尬,忽然又说道:“当然啦,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一个过程,你们也不必尴尬。”

余冰哭笑不得。他的这位朋友呀,虽然自己有一个岛,好逮来说也是个岛主,但是在感情上的事情,还有在为人处世上,却单纯得很。说得严重点,也是跟他一样,是不适应这个社会的。

“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儿。”余冰忍不住讽刺他。

这岛主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好像不太合适。想了想才知道,如果此时余冰跟文文真是没成为情侣前的暧昧阶段的话,那现下都不懂该多尴尬了。便赶紧道:“当然啦,晚上的时候,如果你们要做那啥事……虽然是在河边露天,那我肯定也会回避的。”

被他这么一描述,好像空气中的气氛,反正显得更尬了。

余冰苦笑了一声,最后决定还是自己转称话题算了。“这是我的朋友,也是这个岛的主人,你叫他升哥就好。”

升哥跟余冰的确是好朋友,但两人认识也是都已进入佣兵界之后的事情了。就连余冰,也不知道他的本名叫什么。升哥让圈子里所有人都叫他升哥,他总说:“唉呀,名字嘛,不过就是个代号,有得叫就行了。”但余冰也不勉强他,他猜滑,升哥必定是有一段不想再去回忆的过去。“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升哥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要了呢?是不是只要有人叫到他的名字,就逼得他一定要去回想那一整段已被自己封存起来的记忆?那一定是段很痛苦的回忆吧,余冰是这样想的。

也有一次,升哥跟余冰说:“我明明比你还小一岁,却强迫你叫我升哥,这样会不会很讨厌?”

余冰却无所谓地说道:“唉呀,名字嘛,有得叫就行了。还讲究那么多,说不定我嘴里叫你‘升哥’,心里却把你当孙子骂呢。”

升哥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在余冰的眼里,他倒觉得这好兄弟叫什么都无所谓,既然本名会带给他痛苦的回忆,那不叫也便罢了。人生这才几十年呀,解决不掉的事情多了去了。既然他选择了回避,自己也没必要把那些事情挖出来嘛。过去就过去了,这样能放下,也挺好。

也许是因为两人年纪相仿,也许是因为两人性格相投,又或者是世界观和人生观都差不多的关系,总之,两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在那竹排上,余冰把这一行来的目的给简单说了,然后道:“总之,这段时间,这位美女就交给你照顾了。”

升哥的眼睛忍不住往凌文文的身上多看了几眼,凌文文却不怎么敢看他。她倒有些担心了,像她这样的大美女,就给这男的保护在这岛上,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竹排很快就到了江的对岸,也就是上岛了。这个岛很大,根本看不到边。那竹排才刚刚停稳,几人才上了岸没走几步,只见那刚才天空中忽现的大雾就忽然消失了。而凌文文也注意到了,虽然外面是个大晴天,但这岛上却被很多雾气给覆盖着。

这时余冰才介绍道:“我这位兄弟,对阵法什么的最有研究,以后这段时间你在这里,值得惊讶的东西还多着了咧。”

原来这升哥竟是位空气异能的拥有者。而且他专精的方向,不是快速地使出异能,而是将自己的异能缓慢地,但是却长久地布置出来,形成各种各样的神奇的阵法。这也算是升哥的本事了。

三个人上了岸,先走过了一片长长的石摊,然后,便进了一片茂密的森林。升哥在前面带头,凌文文跟余冰跟在后面。凌文文忍不住找机会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轻声道:“喂,你这个兄弟靠谱的吗?”她顿了一下,心想现下不把这事说了,可不行,便厚着脸皮说道:“他会不会喜欢我,会不会在岛上对我做什么非礼的事情?”

余冰一愣,然后说道:“这个你放心吧。我这位兄弟还是挺可靠的。”

“可是……”

文文还想说什么,余冰低声说道:“这么说吧。就算你是他喜欢的型,他也不会主动来扰你的。因为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很好的兄弟。”

那兄弟的妻子,跟兄弟出轨的,新闻报道上还少吗?

余冰又进一步解释说道:“他是我很好很好的兄弟。好到什么程度呢,在这世上我也就只有跟他这么好而已。你不懂你明不明白这样的感觉,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朋友。人一辈子,都会有一个或两个这样的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可以明白对方的想法,会去帮对方,不会背叛对方。那就是很值得信赖的人,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凌文文可没有这样的朋友,她只能嘟了嘟嘴,耍一下可爱了。

余冰又道:“而且呀,你现在跟我所说的这些话,虽然很小声,但他却听得一清二楚呢。”余冰笑着说,“喂,不用在装了吧,都在你的阵法里,这么大的音量你还会听不见吗?”

后面那句,余冰忽然讲得很大声,那一直默默带路的升哥,忽然像是被人对着耳朵大叫了一声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手护着耳朵,道:“你叫那么大声,是想吓死人哟!”

原来,刚才几人走过的那个石头滩,还有现下走的这个森林里,都是布置有升哥的阵法的。在他的阵法里,他自然能迷惑对手,窍听对手的一言一行,所以他刚才听这两人在“背后”议论自己,正觉得有趣之际,忽然被余冰这个死家伙给调皮了一把。

升哥只有回过头来,一边倒着走、带着路,一边说道:“这位美女呀,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既然老余交待过了,那我一定会像他所说的那样,就算你是我喜欢的型,我也不会碰你的。”

因为两个最好的挚友,是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闹翻的。特别是对于余冰和升哥这样有点本事,不愁找不到女朋友的人来说。

对于他们而言,这世上知己难寻。女人嘛,虽然知音也难找,但实在不行,凑和着找一个人过,也都还是行的。

也不知是不是怕对方担心的缘故,那升哥忽又补充着说道:“喔,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是有女朋友的。她是个超模。”他的眼光再次地把凌文文从上到下地打量了几下,然后说道:“她的身材,要比你好喔。脸蛋嘛,我就先不下结论了,免得你伤心。”

凌文文一听这评价,直接就气往心底来。但升哥还像模像样地拿出了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了几张生活照。

凌文文这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那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大美女呀,腿很长,脸蛋很精致,虽然只是化了淡妆,但却有种让人很想亲近的吸引力。要说这样的女生是模特,那是每个人都不会有什么疑问的。

“哼,这女人还不是像海鲜一样,好吃还比不过新鲜呢。多少男人,家里的妻子漂亮得要命,还不是跟外在丑得要命的女人,出轨了。”

凌文文愤愤地说出了这样的话,但她自己却忽然脸一红,忍不住笑了出来。

什么呀,怎么搞得自己好像就是那个想跟别人出轨的“在外面的丑得出奇的女人”一样呀。

“这女人呀,就是不能比较,一比起来,那好胜心上来,一切就没完没了了。”余冰忍不住下了结论。

三个人出了森森以后,就是一大片湖,这个湖这里,他们也是站在一块竹排上过去的。经过了前面的三层阵法之后,几人再走了一会儿,凌文文走到腿都酸了,道:“我今天,肯定走了有两万步了吧?前面还要多久,我快不行了,我走不动了。”

余冰鼓励她,道:“不行,你可千万不能倒,因为我们都不想背着一个人走,特别是一个女人。”

余冰跟升哥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觉得女人是麻烦,特别是漂亮女人,可麻烦了。他们都是潇洒的人,都不想背负太多不该背负的麻烦。

更特别的是,他们都有过很多与漂亮女人打交道的经验。所以他们明白,与漂亮的女人保持距离,就是远离那些无聊的麻烦最好的办法。

所以他们都不想背凌文文。虽然从体能上来说,这对两人都不是什么难事。

升哥说道:“快,你赶紧想象,现在你是在逛街,两边有很多卖衣服、包包,卖鞋子的精品店,你一边向前走,一边打量着前面那些更高级、折扣更好的靓店。快,你赶紧实行这个幻想,不然你一倒下去,我们就丢你在这里,今晚就让你在这里自己睡了喔。”

凌文文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作为富家大小姐,她从小到大,除了在爸爸妈妈那里,哪还受过这样的气呀。她以前一直以为,这世上不太有钱搞不定的人,没有钱搞不定的事。但现下她明白了,眼前这两个人就是用钱砸不动的。如果她现在拿出银行卡来,无论要给多少钱,余冰跟升哥应该都不会答应她的请求的。

因为他们都不太差钱,他们也不愿意钱来侮辱他们的想法和观念。

终于,在凌文文累得快要不行的时候,几人来到了一大片别墅面前。

没错,这的确是一大片的别墅。一栋又一栋的房子,互相之间却是打通的、关联的。他们像一个城镇一样地居立在这个岛的中央某处神秘的位置。升哥打开了一个门,这个门显然不是大门,甚至凌文文都怀疑这样奇怪的建筑会不会有一个大门。进了门以后,他们又是跟着升哥走呀走,穿过了几个庭院,走过几个回廊,上了些楼梯,终于,升哥把她带到了一个大房间门前,道:“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吧。房间里有电视,有WIFI,有空调,你就放心好了。”

嗯,这些现代化的设备,的确很值得放心。

“吃饭那些的话,管家每天会送过来的。”升哥又道,“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可以下楼走走,到院子里走走,都没事的,这一片附近,只要你不出到这一排房子之外,阵法是不会触动的。所以只要你原路返回,一般是回得来的。”

凌文文注意到了,他说的是“一般情况下”,是回得来的。也就是说,肯定存在回不来的特殊的情况。

所以她决定除了在房间里,或者偶尔下一楼的庭院里运动一下之外,她哪里也不要去了。

她洗了个澡,吃了很美味又很原始的食物,使用手机愉快地在空调房里上着网,晚上很快便很舒服地睡着了。这一觉,她睡得很香,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十点多钟。

嗯,这里的环境真不错。她用微信电话跟家里报了平安,然后不禁想:如果是在这样环境优雅的地方,那呆上一两个月,自己也完全接受得了咧。

另一方面,把凌文文安顿下来后,余冰当天就回到了繁华的都会里了。既然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倒要去会一会麻将七兄弟他们了。

他先是在自己的房子里,给自己戴上了一个人皮面具,然后穿上了单独一个房间里衣柜里的一套衣服。这个房间他是专门存放自己易容的服装、化妆的东西用的。这次他打扮的目标,是成为了一个四十出头,穿着衬衫、西裤的上班族。

把黑皮鞋一穿,他就出了门,打了一个网约车,直驶向自己的目的地。

这是一间从外面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酒吧,甚至酒吧都不在酒吧一条街这样的地方。这里也不是什么商业区,只是一个小区的偏僻的街道的角落里。这个小区的居民都觉得奇怪,这个酒吧明明没有什么漂亮的促销啤酒的小妹,地段也不繁华,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来这里消费?

更让人不解的是,这个酒吧的门前,挂着两张人型的立牌,上面写着主打的菜单。菜品的价格都是其它一般酒吧的三倍左右。

这定价部门也不来管一管吗?看这酒吧,根本没多大的装修嘛,真是的。

想必很多居民会有这样的疑问。

而余冰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这个时间点,从店门前停车场停的车就可以看出来,里面的人是很多的。停车场停的也都是豪车居多,像余冰所开的那个代步车开来的话,也许泊车小弟都会上来问一声:“先生,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没有错,上一次余冰就是享受过了一次这样的待遇,所以这次他决定直接打车过来。

他下了车,在门口张望了几下,便径步走进了这间酒吧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