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来自于灵魂的暴打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96字
  • 2019-09-04 12:40:26

“说吧,刚才走这么一大圈,你跟她都聊了什么,做了什么。什么也不要遗漏,一五一十地说一遍。”

回到旅店房间以后,菊先是“温柔”地给两人各冲了一杯咖啡,然后让两人坐下来,在床边促膝长谈了起来。

不得不说,每个女人,就算她再自信,但在感情上的事情,也不可能真的大度到一点心眼也没有的份上。余冰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菊说了。包括两人一开始去河边走,然后丽丽忽然就告白了,再后来,她还主动抱了过来。等等。

余冰道:“最后,我用了缓兵之计,说后天游轮之旅的时候,给她答复。”

菊心中一急,伸手把男人的耳朵一扭,道:“你给我小心点,别到时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哼。”

余冰倒是哭笑不得了。

离游轮的时间还有整整一天多,余冰现已确定陈海目前是安全的,他便也不想定在这里,什么事也不做。他跟菊离开了这个乡镇,去了一躺市里。在路上,他用电话跟陈云联系上了,先把大概情况跟他说。当然,他弟弟是一个异能者,现在想在这传销组织里往上爬的情况,这自是没说的。余冰只是说,已初步找到陈海的行踪了,他只是混入了传销组织里。自己已跟他谈过了,但陈海不愿意回来,他似乎认为在组织里混,是个更好的赚钱办法。

电话那端,陈云叹了一口气,道:“我这弟弟呀,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要讨巧,不喜欢吃苦,他总认为自己吃的苦比别人的多,得到的回报却很少。”

余冰安慰了他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不过事实上,陈海的成长历程来说,难道不真的是这样吗?

社会上很多没文化没创业资金的成年人,不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吗?他们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谁都晚,但是,最后得的钱也没见得有多少。就算年轻的时候,靠熬拿了一些钱,但这也不是长久的钱呀。到时年纪大了,可能都做不动了,谁又来保障自己的未来?

也许,陈海就是从这样的困难的生活里,走上了歧途。

对此,余冰也是觉得很惋惜。

他是异能者,他当然有资本可以过更好的生活。只是,他却走了最简单的路径。

而最简单的路径,往往都不是那么正规的,不是吗?

挂了电话以后,余冰久久不能自己。菊笑他,说他应该也是个老家伙了,不然怎么总是为这种忧愁善感的事情在烦心。

这一次回城里来,余冰跟菊是要继续去找老熟人乌鸦。因为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在那里呆着也是呆着,不如回来找乌鸦这家伙,看看能有什么值得采购的线索买没有。

这次余冰是用微信语音跟乌鸦联系上的。两人简单地通了一会儿语音电话后,乌鸦发过来了一个定位,他说他今晚没时间去异能者会所,他在“工作”。所以,让余冰跟菊去工作的地方找他。

“没事的,我们这行当,就算是在工作,99%的时间都是在等待而已。”乌鸦这样笑着说。

余冰跟菊也没什么办法,便让出租车沿着导航走,这次的目的地倒是在城中,车子沿着熟悉的街道走,大约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了。

余冰付了车费,下了车。此时是晚上的十点多钟。对于南方这个城市来说,虽然这个点才是很多人夜生活的开始时间。但因为余冰和菊都是习惯早睡早起的人,所以这时候,竟觉得有些眼困。

余冰站在路边,黄色的灯光下,路过的车也不多。四处张望,除了旁边有一间便利店,还有一间三星级酒店还在开门,其它路边的品牌店铺早就关店了。

四处张望一下,也没见路边停有什么车子。看来,这里还是禁停区。

他给乌鸦又打了微信语音电话,响了五六次铃声之后,乌鸦接通了。

电话那边,正听着喳喳喳的吃东西的声音,听那意思,乌鸦和他的人马,正在吃宵夜呢。乌鸦带着满嘴的油,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哈,没想到你们来得那么快。”

余冰也没在意,反倒问道:“你们在哪儿?现在我去哪里找你们?”

没想到乌鸦却神秘地说道:“看到你们所站的路口,右手边,前方150米这样,有一间连锁便利店吗?”

余冰说看到了,乌鸦又说道:“你走进便利店里,跟那个值日的男店员,说对话密语。就说‘你的女朋友是单身吗’,然后他会回答‘她今天是单身,因为我今天也是单身’,你再跟他说‘你这个单身贵族,不如跟我在一起吧’。就这样就行。”

这奇怪的密语,到底是怎么回事?余冰也有点搞不太懂,但乌鸦却很应付地说道:“唉呀,你就别管了,照着做,十分钟后我们就见面啦。”

电话被嘟一声给挂断了。

余冰叹了一口气,便往前走去。这夜里倒没什么人,只是这密语确实拗口了一些。他走到便利店门前的时候,心里又想了两遍那密语怎么说,这才走了进去。

这便利店跟所有大家家楼下的那种连锁便利店也没什么太多的不同。货架上摆放的都是零食,包括薯片、饼干、方便面等等,应有尽有。冰柜里有冰冻饮料,冰箱里有雪糕,在结账台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透明柜子,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盒饭,如果有需要购买的,店员会帮你微波加热。

当然啦,避孕套,针线,甚至是创可贴等你家里可能要用到甚至你自己都没发觉的东西,这里就算品种不多,但也仍是有的。

很多人觉得家楼下有一间这样的便利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余冰这种人却不以为然。对于他来说,他还是喜欢去菜市场买菜,他喜欢吃到的食材是新鲜的,是没有防腐剂,也没有怎么加工的。现代社会下,能吃到农家自产自销、不放农药的菜果,已经是奢想了。所以余冰也不敢在乎那放不放农药化肥的事情,但是,在他的眼里,如果让他再退步到广纳便利店里的美味食物,他还是觉得太过火了一些。

所以他进到店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要买的东西。

他发现那店员好像也没在盯着他看。店员是一个一米八以上的年轻帅哥,菊倒是轻声说道:“好帅呀。你看,真的挺帅的。”

余冰本就不是个帅哥,这言论有点打击他的自信心了。

他不爽地说道:“好看的话,你就多看两眼。”言下之意,当然就是反讽了。

菊这时才笑着说道:“就许你跟那丽丽搂搂抱抱,就不许我多看两眼其它帅哥呀。”

这时的余冰也有点失去理知了,他心酸地说道:“不行!”

菊笑得停不下来。

也许是受了自己女朋友的反向激励和影响,余冰决定正面去会会这个令人讨厌的男生。

他决定也不买什么了,直接跟菊走到了员工柜台前,也就是平时客人们会结账的地方。

“你好,先生有什么要买的吗?”这位帅哥店员用很礼貌又很职业化的言辞问着,双手放在桌子上,一副很绅士风度的样子。

走近一看,这人的脸长得还真是有板有眼。就是电视里男主角会有的那种帅哥脸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总之,就是五官很深邃又很明显。他的嘴巴,就是广告里常常出现那种吧?

余冰再次打量起了他的身材,身高是够的,毕竟一米八的数值撑在那里呢。让人不爽的是,他穿着便利店店员的员工衣服,却像穿着一个衬衣一样,衣服里面给人的感觉是饱满而结实的。

该死,他不会是在里面塞了木板吧。看着这衣架子一样的身材,就连余冰都有点吃醋了。

他觉得自己的女朋友,现在眼睛肯定在对方的脸和身材之间徘徊。哼,这就是女人所说的那种“眼睛吃冰淇淋”吗?这个臭小子,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教训教训他。余冰在心里这样想着,同时,他也忽然觉得很好笑。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唉,殴打一般的路人这样的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了。余冰搁置了一下自己心里那不爽的念头,回想了一下暗号密语,这才说道:“你的女朋友是单身吗?”

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原因,他觉得自己说的声音有点小。

余冰也没确定自己有没有让对方听清他的问题,正准备要再问一次之际,只听这男店员忽然说道:

“她今天是单身,因为我今天也是单身呢。”

余冰的眼神跟他的眼神对视了。可以看得出,刚才还很礼貌的店员,此时已经很认真地跟余冰对视了。余冰也不知道这搞基一样的台词,到底应该是做什么正当生意的玩意儿。

他只是觉得现在的氛围有些过于安静了。

但好像除了把词再说下去,他倒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便又说道:“你这个单身贵族,不如跟我在一起吧。”

呃……

怎么形容呢。

这台词,由一个男人口中讲出来,再给另一个男人听,还真是恶心。

余冰有这样感觉的时候,这男店员弯腰蹲了下去。他在右下角的柜子里输入了密码,把那密码箱打开后,拿出一个小盒子,慎重地递了出来。

“50万,谢谢光临。”他如此说着,眼神却在余冰身上上下打量,然后说道:“你应该也是异能者吧,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挺猛的呢。旁边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如果不是的话,你可以给我个机会吗?说不定,你自己是喜欢男生的,也不一定哟。”

刚才这男生没说话的时候,还让人觉得挺有气质的样子。现下忽然这么轻浮地说着话,还是个同性爱好者,这下便让余冰都不禁忽然笑了起来。

他先是轻声跟菊说了一声,道:“怎么样,这就是你看上的帅哥,还不错吧?”菊白了他一眼,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却开心得要命。

同时,余冰也在纳闷,这店员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贵?

他直接拨通了乌鸦的电话,然后说道:“喂,你要买的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贵?开价可是要50万喔,你要不要买?”

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打电话,这店员男子好像瞬间就警觉了起来。

那乌鸦在电话里,跟余冰倒说得不多了。他先是问道:“他是不是拿出了什么东西来,要卖给你?”余冰说是的,是拿出了一个盒子来,说要价50万。乌鸦顿了一下,然后说道:“里面是‘净化剂’,你自己看着办吧。”

“啊?净化剂?”余冰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重复了乌鸦在电话那一头的话语。

因为目前的状况,对于余冰来说,的确是太不能理解了。他被莫名其妙地叫到这奇怪的便利店里来,本该是抱着自己女朋友好好睡觉的时间,却来说什么奇怪的台词,然后对方要卖给自己这个净化剂……

等一下,是净化剂耶!

净化剂,是在科学圈里传说存在的研究,就是能将异能者的特异功能给“净化”,使之回归普通人身份的药剂。因为该项研究对于异能者来说杀伤力过强,各国的异能者组织便都将其禁为禁止的研究了。别说买卖净化剂了,就算是进行有可能的净化学科的研究,都是绝对不允许的。

在异能者的世界里,也有协会组织的异能警察。这些异能警察就负责抓捕这样的违法份子,然后将他们处分。

同时,各国的异能者组织都达成了协议,认定研究、运输、买卖净化訷,或者组织、参与、包庇净化科学研究,都是绝对违法的。

现下,身为一人普通的异能者,根据行业同识和禁止性规定,他不仅不能买,正确的做法还应当是,马上把这个人抓住,送给异能警察。并且配合警察作证,把这个人给绳之于法。

但这样的职责,为何要掉落到自己的头上?

余冰缓过来之后,才发现现在自己已经被推到了悬崖边之上。

但同时,那名男子发现对方的言行不对,却早一步就出手了。他的脚忽然像装了弹簧一样,忽然一下子就蹦到了天花板之上,他双手一贴,整个人就像磁铁一样吸在了天花板上。

这个店员也是一名异能者,他的异能,就是手和脚都可以化身为弹簧和磁铁,虽然评定的能力只有B极,但他始终认为自己的这两项异能战斗属性都不错。他从腰间拔出了一柄尖刀,冷冷地笑着说道:“好嘛,敬酒不吃你们吃罚酒。放着好日子不过,你们要跟我较量一番,是吗?那就来吧。”

这个年轻店员,除了平时守店的时间,他也喜欢钻研一些战斗之法,这是他发泄年轻人员的活力,也打发未婚之前的多余时间的一个很好的办法。

今天难得有机会实践,他倒是很兴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站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地,像看着杂耍一样的他的那个男人。也就是余冰,余冰他也很兴奋。

“你这该死的帅哥,刚才我早就想打你一顿了。哈哈哈,现在可好,终于有合理又合法的理由出手了。”

“嗯?”

这帅哥像一只蜘蛛侠一样地吊在天花板上,他不太明白,自己跟对方不是第一次见面吗,怎么搞得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但随即进行的战斗,让他却明确而实际地感觉到了那猛烈的炮火。

此时,如果你在便利店外面听的话,大概只会听到这样一些话语。

“哇,哇哇哇哇哇,这是什么怪物……”

“不要再打啦,要出人命啦……”

“别跑,是男人就要刚到底,哪有投降的道理。跟我再战八百回合。”

“警察,有警察在吗?这里要杀人啦,快,快来把我抓起来,我违法买卖净化药剂,快把我抓去坐牢。”

大约五分钟之后,这场激烈而又惨烈的战斗结束了。

余冰站在便利店门前,伸着懒腰。旁边,乌鸦站在他的身侧。刚才乌鸦跟另外几名人员,其实是蹲点在对面一套商品房里,那个房子的窗户刚好就能监视到这个便利店里的情形。

跟着乌鸦来的几名人员,其实就是异能警察。原本他们今晚就是想抓捕这个违法买卖净化药剂的家伙的,但基于这家伙是惯犯,怕他认识这个片区的异能警察,刚好余冰两人又打电话来,便灵机一动,让余冰帮忙参与抓捕了。

“只是的话,你这小子,平时对什么事情都冷冷漠漠的,这次怎么出手得这么严重啊?”

乌鸦有些不太理解地在一旁说着,此时菊倒是在旁边吃着一根冰淇淋,偷偷地笑了起来。

“哼,谁让他勾引我老婆。我管他买不买卖什么净化药剂呢,只要勾引我老婆的人,我都往死里打。”因为跟着乌鸦也够熟的关系,余冰倒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反倒是乌鸦有些不明所以般,自问自答道:“拟我的情报显示,他应该喜欢的不是女生呀,怎么会勾引你老婆了呢,怎么会这样子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