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完美的圈套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63字
  • 2020-02-18 07:40:19

讲了大半天,这老兄终于讲到重点的地方了。

余冰赶紧说道:“你就从你那天晚上,去黄明天的家里的事情开始说起。慢慢地讲,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觉得有哪里有点奇怪的地方,都可以讲。”

蓝纹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其实那天晚上我出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左边眉毛好像有点一直跳动的意思。我的心也不太安定,其实呀,这一切早就有预兆的了……”

他还想再说下去,余冰则板着一张脸,说道:“讲重点!”

“好吧。”蓝纹有些不乐意地说道,“那天晚上,我到了他住的那个小区。我到了他所住的那个单元楼,然后我按电梯上了楼。在电梯里我就闻到了很浓重的酒精的味道。对,就是在医院里才能闻到的那种味道。我以为是哪家的小孩子乱搞的玩笑,毕竟我们小的时候也常常弄出一些这样那样的恶作剧来。然后呢,我到了19楼,黄明天所住的楼层。我来到他所在的房间门前,轻轻地敲门。”

“有人开门吗?”

“没人开门。我敲了几声之后,后来干脆改成拍门了,因为他的商品房没装门铃的关系,所以有时候敲门里面是听不到声音的。我使劲拍了两下,却发现,房门开了。”

“房门怎么会被直接拍开?”

“房门只是拉了起来,没有锁上。”一说到这里,蓝纹就展露出了很恶心的神情,道:“肯定是有人陷害我。只有很精心地去关门,才能关到这种看起来已关起来,但门却还没锁上的地步。”

“后来你推门进去,看到什么了?”

蓝纹回答着说道:“我先进门了,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进去的小厅那里,也就是厨房的门前,那餐桌上摆着一些没吃完的菜。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酒鬼都是这样的,喝酒喝到一半,常常就跑去睡觉了。醒来如果还想吃点什么,放到锅里去热一热,又可以再喝一顿了。”

他似乎是想到了不舒服的东西,又道:“我喊了几声黄明天的声音,却没有人回答我。屋子里只有空寂寂的那种声音。你知道那种声音么?就是只有空气安静地响着的那种感觉。”

蓝纹又道:“我觉得黄明天会不会是在房间里睡觉,所以我就走进他房间里看一看。该死,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余冰大概也能猜到他看到了什么。

“黄明天那个混蛋,竟然拿着一条绳子,把自己吊到了那挂在屋顶的飞机造型的灯具上面,来了个自杀上吊哩。”时隔这么久了,一说到这当时的情形,蓝纹仍是瞳孔放大,呼吸急促。看得出来,他仍是非常不舒服。

“后来呢,后来你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他可是自杀的呀。”蓝纹有些惊恐地说道,“我在那里看了看,并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思考我应该怎么办。报警吗?我可不想与这种事情惹上什么关系,再说了,万一警方调查起来,把我跟他生意上的一些事情给捅出来,那可不好了。”蓝纹振振有词地说道,“而且,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他也不是我杀的,我为什么要报警呢?我报警的话,警方会不会怀疑我?会不会对我也进行详细的调查。”

很显然,蓝纹很担心自己那些不该见人的事情。

“所以最后你是怎么决定的?”余冰引导他继续往下说。

“我也许在那屋子里呆了五分钟,也许呆了十分钟。反正我不知道。不过,最终我决定,就此不说话,灰溜溜地走了。”

余冰忽然笑了起来。

他哈哈大笑。

说实话,这真不是一个应该笑的场合。谁听了一个杀人故事的现场之后,应该在男主人公面前大笑呢?

但余冰实在是忍不住。

对此,他有些许不太好意思。

蓝纹皱着眉头,作出了他此时应有的反应。他说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不觉得你应该发笑。”

余冰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朋友,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人还能笑得出来,就应该多笑一笑,这对我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都是有好处的。”

他说完这哲理性的话之后,又道:“我只是对于你当下做的决定,感觉到有些愚蠢而已。”顿了一下,他又道:“对不起,我不应该用这个词。但我确实想不到其它词语能更贴切一些。”

蓝纹等他说下去。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显然,人家给你留了门,就是希望你闯进去的。而你在里面发现了一个杀人现场,或者说,它被伪装成了一个自杀的现场。然后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留下了自己的指纹,再然后,你选择不主动报告,而是灰溜溜地走了。”说完这一切之后,余冰说道:“你做的这一切,刚好最符合作贼心虚的杀人凶手的角色定位呢。”

蓝纹一下子大声地说道:“我没有杀他。你要相信我。”

余冰耸了耸肩。

蓝纹还想说服他,余冰却说道:“我相不相信你没什么用,关键是如何使异能警局的人相信你。你前后都是从电梯上楼的吗?会不会被监控摄像头给拍下来了?”

“那个小区的确有监控摄像头。但……”蓝纹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但下楼的时候,我是走步梯下楼的。因为……因为我怕被拍到。”

很显然,说完这里的时候,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个很蠢的办法了。

“上楼的时候有你的监控录像,却一直没见你下楼。到时警方就可以给你安上一个心虚的实锤的名字了。”余冰拍起了手来,说道,“干得真棒。”

蓝纹此时已被余冰数落太多次了,他甚至已没有再维护自己脸面的力气。

他只说道:“反正我真没有杀他。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才对,但,请你帮帮我,不然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说后续吧。”余冰转移了话题,道:“如果你真没有杀人。既然我已经接受你的委托了,能帮得到的地方,我会尽力的。”

这句话的下半句余冰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我只能尽力帮你。如果帮不到忙,那也只有抱歉了。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绝对能成功的事情。

对此,不懂那蓝纹听没听出来。

但蓝纹已经开始接下来的陈述了。他面前的咖啡杯,早就喝空了。但余冰也没替他加。现下,余冰只希望他能更为流畅地把这故事说完。

就这样子就行了。

“我从那里回来,一两天我都在思索着那边的事情。但是,我不敢去打听,我仍像平时一样地生活。但与此不同的是,我暂停了自己手头上的生意。除了已经订单的我按时交货之外,能退的生意我都退了。我就像外面在盛行大瘟疫时一样,我每天都呆在家里,就算是采购食品,我也是点的外送。我不出家门,因为我觉得,只要我一出家门,我就有可能被抓。”

余冰忽然问道:“你的女朋友知道这件事情吗?”

“她不知道。我也不觉得这是告诉她这种事情的最佳时机。我觉得她除了跟我分手之外,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对我有利的选择。”蓝纹满脸苦恼地说道。

余冰很想对他说,其实你的女朋友也许会做出不一样的决定。你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对方的感情和态度?

只不过,这话他也没说出口。因为余冰知道,感情上的事情,还是任由它顺其自然发展的为妙。

强行去压迫的感情,最终就算开花结果了,也不会有甜头的。

蓝纹接着道:“我在家里也许呆了四天,也许呆了五天,我都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自己为了让自己心安一些,我花遍了所有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方法。我疯狂地吃很多零食,虽然我也知道那些都是垃圾食品,但我不介意,只要能让我有点事情做,我就乐意一直干下去。”

“我还疯狂地玩游戏,电脑上的网络游戏,手机上的手游,还有看综艺,看电视剧,我都干,只要能让我打发时间,我就干。甚至连女生喜欢的购物,我都花了很多时间在上面。”

“但我仍是睡不着。我晚上很晚才睡。不到半夜两三点,那种睡眠的困意根本不会来找我。而那种困的感觉,就算我当下马上把手机和灯给关了,闭上眼睛睡下去之后,最多一个小时,我又忽然醒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我完全没办法好好地入睡。虽然我什么事情也没有,但每天八九点钟起来的时候,我总是挂着很重很重的黑眼圈。这太难受了。”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会崩溃的。”

听到这里,余冰适时地给他建议,说道:“下一次,你应该试一试运动。”

“运动?可是我是在家里呢。”

“家里也可以运动的。试着做做广播体操,玩玩俯卧撑,或者找个地方做做引做向上什么的。甚至你可以原地跑步,要不就从客厅跑到卧室,再从卧室跑到客厅,只要你尽量轻手轻脚,我想楼下的邻居不会知道你在做什么。”像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余冰喔了一声,又道:“还有,听说爬行运动的效果也不错,就是像狗或者像蜥蜴一样地爬行。别看这动作挺难看,但运动量还是挺可以的。因为它同时运动到了你的手、脚,还有腰部和脖子等部位,是个很不错的运动。”

也许是怕对方听不懂,余冰进一步说道:“运动才能让你的身体和心理尽量地平静下来。人嘛,出一点点汗,心里上的压力也能有一个宣泄口。”

蓝纹则说道:“呃……好吧,下次我会考虑这个建议的。”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大骂一句,道:“呸!这种鬼事情,我再也不想要下次了。”

余冰默不作声地打量了蓝纹一眼。他只是随意地瞄了他一眼,就好像在看他今天身上的衣服穿的是什么颜色一样。

但就这一眼,他已注意到,蓝纹的眼皮底下,确实有挺重的黑眼圈。

看来,他说实话的机率也还是有的。

最起码这家伙应该是的确过了几天很痛苦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后来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余冰再次问下去。

“我也不敢去打探这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呀,便只有每天在家里呆着。但是,我忽然从本市的异能协会的官网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你说我惊不惊吓。”

蓝纹说道:“那天,我也像往常一样做着自己的事。但心里因为挂念着黄明天那离奇死去的家伙的原因,我还是每天上午、下午都刷一下本地异能者协会的官网。一般本地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或新闻,上面都会有些许报道的。”

“这一天,你猜我在头条上看到了什么?”

“《他杀!异能警方正在侦查嫌疑凶手》,这个标题我永远都会记得。我点进去那篇报道,里面有一张图,图片上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我看得直起鸡皮疙瘩。那张图,就是黄明天被吊在自己房间的灯上面的上吊图,我认得他那身衣服,认得那个现场。”

“我几乎不敢往下去。但是,我又不得不逼迫自己快速地往下看。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最后发现,里面报道的就是黄明天死的事实。大意的话,是异能警局已经开始调查这件案件了。他们将现场判断为他杀的主要理由是:”

“第一,黄明天是中毒死亡的。他是吃了饭桌上的饭菜之后死的。被人挂到了卧室里,显然是一个轨迹而已。一个已中毒死亡的人,是不可能再爬回到自己房间去自杀的。关于这一点,尸检报告已经能予以证实。”

“第二,黄明天生意上出问题了。他欠了很多人很多钱。据报道里说,他其实是赚了很多钱的,但他又把这些钱花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不还那些债权人的钱,这些都是警方值得奇怪的地方。顺带说一句,对我更不利的一点是,据警方调查,黄明天做生意,全部都是用的现金交易。这家伙就像一个原始人一样,从来不使用银行,也不使用支付宝、微信这些玩意儿来结账。这很显然,他做的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交易。所以他不想记下账来,让警方有抓住他马脚的机会。”

“最后一点,就是对我最不利的了。警方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现了其它人的指纹。”

讲到这里的时候,蓝纹真是脸色黑沉。

他的头上,就像笼罩着一片乌云一般。

“那显然是我的指纹。”蓝纹说道,“报道里也说了,里面没有任何人的指纹。除了黄明天之外,就只有这沙发上唯一一个人的指纹。”

余冰拍起了手来。

就像欣赏到了一幕极为精彩的话剧表演一样。

蓝纹有些责备地用眼神盯着他。

你可是我委托的异能佣兵呀,这可不是拍手称好、落井下石的时候吧?

但余冰则说道:“这是一个很精彩的诡计。现在它把你套了进去,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不是吗?”

蓝纹很想再争辩一番。

但最终他只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唉。

“现在,我除了等死,也只有逃出来,来找你帮忙了?”蓝纹说道,“我平时也不在意收集和结识一些佣兵信息。所以也找不到什么好的人帮忙。要不是女朋友说到了菊,还说到菊好像有一个还算蛮厉害的男朋友,我倒也不知这次要找谁帮忙了。”

余冰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行吧。这算是你这次不幸中的万事了。”他又补充说道,“我是说,如果你前面所说的都是事实的话。”

蓝纹急起来了,说道:“我说的都是真话。你要相信我。”

而余冰则老练地说道:“好了,伙计,我没法相信你。因为我在之前的任务中,被雇主骗的经验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要实事求是地看待一些问题。没有确实的证据的时候,就不要先下太早的结论。不然的话,我会吃亏的。”他苦笑着说道,“我恰恰在这些方面吃过的亏,还真不少。”

蓝纹无奈地说道:“连雇主都不信任。那你会认真地为我做事吗?”

他的言语里,颇有几番不满的意思。

而余冰则是先顿了一下,他想让对方先平静下来。

人嘛,总是情绪的动物,给他几分钟的时候,他自己就能想开一点儿。

房间里,只有静静的声音,还有那大钟滴答滴答地向前走着的声音。

大概过了一分钟吧,余冰平静地说道:“我稍微更正一下。虽然这可能有些不太礼貌。但是,其实嘛,说白了,我是在为钱工作,不是为你工作。我付出劳动,是光明正大地获得报酬的。所以,我想我跟雇主是平等的关系。如果你认为你付出了钱,我就是你的劳动力,要听你使唤,那我想我可以全额退款,您可以另请高明。”

唉。

蓝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现下,他除了相信余冰,全部都听从这个奇怪佣兵的意见之外,好像也没啥办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