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辛成功的秘密武器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237字
  • 2020-02-13 07:33:35

第一场1V1,毫无疑问,景美以不费吹灰之力而胜利了。

只剩下覃一飞那木纳的表情,与覃美那淡然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一旁的辛成功,看到景美这样的实力,心里只有一直冒苦水的份儿。

咋回事呀,这姑娘怎么这么猛呀?这可让人咋整呀。

他没办法回答自己心中所升起耿的疑惑。

但是呢,这时,余冰却像他的救命恩人一样,说道:“这第二场1V1,我们就换一下人吧,我们让克拉克先生来跟您打,怎么样?辛兄。”

辛成功觉得自己心头提起来的那块大石头,一下子松下来了不少。

克拉克那个混蛋?那当然好呀。大家常年都认识的,知根知底,这打起来就有安全感多了。

而且,辛成功心中暗自得意地笑着。如果是克拉克那家伙的话,那个秘密就能用得上了呢。

不能慌,也不能浪。

这一次,他这样告诉自己。

刚才就是自己浪输了的。现在一定要稳住。不能让自己脸上有任何得意的表情。

喂,嘴角,你们在干什么呢,这时候可不能上扬呀。

他这样子告诫这两个不听话的家伙。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辛成功上前,温文尔雅地说道:“既然你们主动提出换人的话,我们也不计较这规矩上的得失了。既然大家是公平竞争这位置的,那我想,为了以德服人,我们总得允许你们做这规矩之外的变更才行。”

覃一飞虽已倒在地上,但心中暗骂不已:你这狗家伙,明明自己占了便宜,还要装得一副理让对方的模样。要是他们说要换上来的不是克拉克,而是余小明那家伙,我看你还同不同意哩?

但无论如何,覃一飞此时已经没办法再跟辛成功竞争了。他虽然仍跟辛成功在同一同盟,虽然他们的同盟还没有输,但现下他这个身体状况,他自己也明白,就算现在赢了,那也只是辛成功赢而已,跟他覃一飞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反倒有点落井下石的意思了。

既然我得不到的话,我也要让你得不到才行。

最好就是余小明那家伙得到这个位置,那才最好哩。

让一个外人来继承这领袖之位,自己的面子还起码好过一些哩。

基于这样的想法,覃一飞便说道:“这可不是规矩所允许的事情呀。我们既然订了规矩,就得按规矩来才行……”

他的话音才说到这里,余冰却打断了他,道:“规矩本就是人订的嘛。而且,明眼人应该都能看得出来,克拉克的实力应该是在景美之下的。莫非你们连这对你们有利的换人都不允许了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覃一飞倒也不好再接着帮说话了。

他只有在心里暗道:“你这呆瓜,我帮你们呢,你倒好,还不同意了?”

没想到余冰说道:“再说了,你们可得想一想,我既然让克拉克上,那就说明我们认为你们打不过他。不然我们不会做出这种对自己不利的换人的。”

“岂有此理!”

这话刚说到这里,辛成功就很不爽了。

你说我打不过其它人,我倒还可能认了。但你说我打不过这个组织里的常年第三?我可是第一、第二名的绝对存在呢。

辛成功对自己的目前战力进行了实际的评估,如果是平时的话,他应该一只手都可以吊打克拉克的。

但现在,算是受了重伤的话,自己应该是五五开吧。没有到打不赢克拉克那么惨的地步啦。

再说了,自己还有那招秘密武器呢。

想到这里,他再次想偷笑。

然后他再次尽量秉住自己的嘴角,这个动作使他看起来像在偷吃糖一样。

但刚刚浪过一次以后,辛成功这次倒学精了。他又说道:“我对这换人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如果我赢了克拉克之后,那怎么算?”

余冰好像挺有信心的样子,道:“把景美换下来既然是我们自己的决定,那便当是她弃权了吧。所以如果你赢了克拉克,这领袖的继承之位,自然是归属于你们了。这冰杖也自然是你们的了。”

惊喜。

高兴。

开心。

乐意。

辛成功没想到这时胜利竟然会如此眷顾他。

果然,人生是有多种可能的呢,谁也不知道上帝给的下一个巧克力是什么味道的。

当他以为一切在最好的时机,他因为自己浪了一下,被覃一飞给收拾了。

但当他觉得自己已经走远的时候,现下余冰那家伙却上头了。哈哈,他竟然给自己这么好的机会。

而且,自己的杀手锏仍一直没有使出来呢。

“哈哈哈……”这一次,辛成功终于忍不住了,他开怀地大笑了起来。

然后他盯着克拉克,就像盯着一只猎物一样,道:“来吧,克拉克,让我看看,这些日子以来你到底有没有什么长进?”

面对这样的质疑,景美也是一阵担心。她用悠悠的眼神看着余冰,余冰却低声说道:“你不让克拉克上场,难道你想连赢两场吗?等你连赢两场之后,占了那么大功劳的你,难不成还想推脱得开这领袖之位?”

景美顿时了解了这余冰的用意。

但她仍比较担心地说道:“可是……”

克拉克那个家伙,除了强壮一点以外,好像没什么厉害的样子。

他……能行吗?

面对这样的担心,余冰只是淡然地笑了笑,道:“没关系,他可以的。”

见到余冰这样说,景美也只有把自己的心稍微放平静一点。

毕竟这家伙好像一直都没怎么错过的样子。

希望他能再对一次吧。

因为这次可是最重要的一次呢。

转眼间,克拉克跟那辛成功已经在场上斗了起来。

这次是辛成功先出手的。他出手的理由也很简单:目前的局势对自己有利,他不想再留给对方反悔的时间。

他连着用拳脚功夫来试探对方,他的出招虽然很快,但并不重,也不沉。克拉克及时强化自己以后,在这拳脚功夫上却是不落下风的。

克拉克甚至允许辛成功将一部分的攻击打到自己身上,因为这样的攻击力根本没办法破防,所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他也知道,接下来的进攻,才是自己跟对方实打实交手的阶段。

以辛成功的异能特色来说,跟他交手一定要注意他释放出来的那种绿色的粘液。只要不被那玩意儿沾中,应该就不至于落败。

对于这一次,辛成功跟克拉克都很明白。

但,虽然克拉克有高度的警觉心,而辛成功却也有着必胜的把握。

除了五五开的目前双方实力分析之外,他必胜的法定是——

那个转变到自己这边的阿胖,给他带来过一个关于克拉克的秘密。

克拉克这家伙虽然强壮,但是强壮是要付出代价的。克拉克之所以能变得那么壮,就是因为他无数次地把自己逼到力量的边缘。每次都要在力竭的最尽头徘徊,把自己逼到“最精华”的位置,然后才在悬崖边上收手。

正是因为这样,他的肌肉、异能能量还有体格都得以超越常人数倍的方式成长。

但,就跟健身一样,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

常在悬崖边上走,哪能不掉下去呢?

正因为用的是这种比较危险的训练方式,克拉克的身体是受过很多次伤的。

那些小伤什么的就不说了,身体休息一段时间,总能慢慢恢复。

但那些大伤就不一定了。

特别是有一次,克拉克伤到了自己的右胸,那次他伤得很严重,整整快一年不能活动。虽然他后面通过自己艰苦的毅力和持续的锻炼而恢复过来了。

但,克拉克右胸口右侧四十五度的那一小块肌肉,一到最关键的时候,仍是会最先失力的一块。

只要那个弱点的地方受到了猛烈的攻击,克拉克便算完了。

这个缺点,本是谁也不能知道的秘密。

但有一次,克拉克这毛病犯了的时候,他有让阿胖去帮买药。阿胖帮当时虚弱的他把药给敷上以后,克拉克这个坚强的汉子竟哭了出来。也许他那个时候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

他把自己的秘密,全然都说了出来。

也许在当下,他是再也憋不住了。再不说出来的话,他自己会心累死的吧。

这本也不是什么值得嘲笑的事情,谁都有脆弱的时候。

只是好死不死,当时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阿胖,当然已经把这秘密告诉了辛成功。

所以,辛成功一直在试着攻击,只是在热身而已。

等自己基本进入了状态,而对方也习惯了这样交手的节奏,他决定——

胜负的时刻要出现了。

他在心里偷偷地笑着。

他的粘液,在对手身手不远的地方,暗自出现了。

他用自己的异能,控制着那绿色的粘液,往着克拉克的后背方向而去。

这粘液很快,速度惊人。

但集中着十二分注意力的克拉克,就在那粘液攻击到他的那一刻之前,他一个转身,往右侧一个翻滚,把这粘液给躲过去了。

克拉克冷笑一声,道:“就这老招式,我还没笨到会中招的地步。”

哼。幼稚。

辛成功在心中对对方进行了嘲讽,然后他手中已凝聚了一杯冰做的长剑,他飞速地向着对方所在的方向,刺了过去。

没错,这一剑的方位,正是那右胸靠右四十五度,正是克拉克最难受也最薄弱的位置。

这一剑,是必胜的一剑,是决定胜负的一剑。

所以辛成功自然用上了十分的力气,十分的速度,以及十分的勇气。

这一次,一击他就要结束这场比斗。可不能像刚才面对覃一飞那家伙一样,再又浪输了。

他的速度很快,角度很精准。

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不得不说,对于这一剑来说,克拉克如果硬接,他是必定会输的。

因为这是他最弱点的位置,最弱点的角度。

他不能以自己的弱点来对抗对方如此强烈的一击。

但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克拉克并没有硬接这一招,虽然这一招是向着自己最脆弱的位置击下来的,但他好像预料到这一击会来一样,他并没有任由自己身体去作出条件反射。

一般人的条件反射,就是去硬接这一招。

然后旧伤会复发,辛成功会大胜。

但克拉克不仅没有硬接,他也没有闪避。因为他知道自己闪也闪不及。

他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都凝聚在了左掌那里。

在辛成功向自己出击的时候,克拉克也向对方发出了搏命的一击。

砰!

咻!

这一剑刺在了克拉克的右胸,而克拉克的这一掌也拍到了辛成功的胸口。

这下两人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

克拉克虽然被击中了胸部,但那里毕竟是肌肉结实的地方,多少还有一些防御力。

则克拉克击中辛成功的那个位置,正是胸口偏心窝的位置。

好死不死的是,克拉克那家伙,不仅击中,他还单手伸到了对方的心窝那里,直接把辛成功的心脏给捏爆了。

“喝!”

“啊……”

克拉克发现了虎啸一样的声音。

而辛成功则发出了惨烈的悲鸣。

这一画面,实在有点让人不敢再看下去。

那辛成功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但现下他已知道,自己是绝对赢不了这场比斗了。

甚至他也永远不可能再活下去了。

这时,他的愤怒,全部都施加到了场外其中一人身上。

他的目光,像盯着死仇人一样,死死地盯着阿胖。

“你个死胖子,敢骗我?”

他用自己生命里最后的力量,将那杯长剑射了出去。

这长精准地命中了阿胖的脖子,直接把他的脖子给切断。

这手法这么凶狠,阿胖倒在地上之后,甚至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那飞黄腾达的梦想没有成功,却这样子呜咽一声,便死翘翘了。

辛成功看到自己“大仇”得以报了,便瞑目地走了。

他死的时候,眼睛是闭起来的。

而打赢这一场仗之手,克拉克当然也是重伤一场。他可是着着实实地顶了对方的一击重击呢。

要不是提前知道了阿胖那家伙叛变,预计到他应该会将自己的弱点告诉辛成功,要不是自己早就有预计,知道那一击不能硬抗,那克拉克这一仗,赢的可能性是基本没有的。

他觉得自己的右胸像火一样地痛,但这时,一个男人把他给慢慢地扶了起来。

这人不是余冰又是谁,余冰把那冰杖不知何时已拿在了手上,递到了克拉克的面前。

说道:“你现在可不能这么弱鸡的表情啊,你可是将要成为领袖的人物呢。”

“领袖?”克拉克有点不明白现下的状况。

余冰也不再征求景美的意见,便道:“对。我们虽然赢了,但我跟景美都愿意把这继承的位置让给你。因为在这一场中,你表现出来了智慧与勇气。如果你再多一点善意的话,那就更合适这个位置了。”

克拉克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但是,景美,你没有意见吗?”

景美当然开心地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克拉克是一种又惊又喜的情绪。

他没想到,最后这荣誉和成绩,竟然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这时,余冰才向着天空大喊一句:“喂,下来吧。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快下来。”

大家也不知道他对着空中在喊着什么。

余冰又道:“你光着身子,不冷吗?高空上面可是挺冷的。”

这喊的是啥东西呀?

众人都觉得有些羞耻了。

这个时候,一个物事从那高空快速地飞下来。

他越来越大。

原来只是一个黑点在高空上,现下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嘿,这不是那只飞掉的“大鸟”吗?

只见这颜色鲜艳的大鸟越飞越低,最后竟落到了余冰等人的身旁。

众人刚想再去抓住这只大鸟,给自己来个加餐呢,这时这大鸟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一个老太太。

这老太太当然就是阿霞阿姨了。

阿霞虽然刚才飞得高,但下面发生的这一切,她可是都看到的了。她变成鸟以后,不仅可以拥有鸟的能力,也一样可以拥有鸟的视力。

而且那大石头自然就是阿霞把它给推下来的。

阿霞说道:“你就是余冰吧,难不成你不想要这领袖之位不成?”

余冰顿了一下,以使自己没显得这么高傲。

他说道:“我当然不想。”

不等对方再问,他便道:“因为我有更好的位置和生活等着我去追求。我看不上这位置。”

这句话虽狂了点儿,但到了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他说的是实话。

以余冰那种实力的佣兵,他自然看不上这种位置。

余冰说道:“所以,这位置给克拉克来做,是最合适的人选吧?”

景美当然也点了点头。

阿霞好像有点犹豫。

但余冰说道:“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话,那只有暂时由您代达叔来履行这职责的工作了。”

阿霞马上改口说道:“怎么不合适,我觉得这位兄弟,应该是叫拉克拉吧,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众人还好像听到她小声地喃喃说道:“搞什么呀,我一个老太太怎么能在这种无聊的位置上浪费时间呢……”

余冰倒是笑了起来。

她连克拉克的名字都还不会读呢,就此决定了这件事情。

看来呀,只要是涉及以自己的切身利益以后,每个人都是很认真、果断的。

余冰看了看天空,冬已深了,这次终于又结束了这边的任务,可以回去短暂地又住上一段时间了。

他好不容易,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下一程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冒险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