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景美的绘画观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58字
  • 2020-01-16 07:00:41

次日,余冰睡到了十点多钟。

因为前一晚有外出的关系,这个点起来,对余冰来说已经是挺晚的了。

他醒了以后,一边做着日常的锻炼,一边想象着昨晚那荒诞的一幕。

皮球哥作为一个60多岁的老人,长得又不帅,身材更是胖到不行,凭什么能让景美这样年轻而有魅力的女生,任听他的使唤呢?说实话,关于这一点,余冰怎么也搞不明白。

难不成景美口中所说的卖画维生是假的,其实她的画根本没有什么销量,她虽热爱画画,但是皮球哥却是她背后的金主?

余冰忍不住苦恼地摇了摇头。这种想象简直比电影情节还要精彩。

他也曾想过要正面跟皮球哥谈一谈这个问题。就说“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应该告诉我真相”这样的话。但那样的话,结果会是什么呢?也许皮球哥会把自己的心门关起来。甚至他恼羞成怒,一走了之?

那应该不是雨拓兄弟所想要的结果吧。

余冰决定再从景美身上找找线索看看。

他拿过手机来,打开了微博。从社交媒体上,看到景美又发布了一幅作品。她画画真的很快,每两到三天就会发布一幅作品的电子扫描版,而关注她的人气虽然不多,但每幅作品都会引起一些朋友的讨论。

余冰再次打开她的淘宝网店,从那些评论来看,的确是有些人在买她的画呢。

一个大学生评论:“想买一幅画挂在宿舍里,名贵画家的画自然是买不起的,其它画得太差的画手的作品当然也不想要。店家画得很好,我想要画一片大海,最后的成品真的就像一片大海一样。因为没有见过大海的关系,这幅作品变相地圆了我一个梦。而真正地看大海的梦想,只有等以后工作了才有机会实现了。”

一个家庭主妇评论道:“因为结婚太久的关系,先生好像早已忘记了我生孩子的辛苦、日常做家务的辛苦,他常常说我每天在家打打麻将,吃吃喝喝,日子就这么过一天,把我气得很。我让画家画了一幅丑化男人的漫画,就挂在我自己一个人睡的卧室这里。效果挺好,每天看着这幅画,我都觉得很解气。”

还有一个快递小哥评论道:“天天都送快递,回来身体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简直到了沾床就能睡着的地步。在卖家这里买了一幅画,提醒自己,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月薪再高,也要不影响身体为代价。新的一年,加油干吧,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嘿,这外卖小哥还挺时尚,最新的提法都学会了。

余冰除了替那位已经分居的家庭主妇的婚姻有些担心之外,对其它评论里满满的人情味还是挺有感触的。从这些评论来说,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机器人在水评论的样子。

他给景美的最新作品按了一个赞,然后在微博上评论说道:“HI,你好吗。我是那天突然闯进来参观房屋建筑的旅行者。你的画真的画得很棒呢,真希望有机会再跟你请教一下。”

把这一切弄完之后,余冰下了楼,在旅馆前台结了账。前台那个小女生已经换人了,两天都是一位稍有些胖的年轻女生接她的班。余冰知道酒店的前台系统都是可以对客人进行标注的。不知道前一晚值大夜的女生会怎么标注自己呢?

“这家伙真奇怪,每次都是大半夜一个人来开房。第二天又是一个人灰溜溜地跑出去。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为什么不回家睡觉,要一个人来开房呢?”

也许,那个值大夜的女生会这样子标注自己吧。

而这个有些胖的接班女生,可能会这样认为。

“这种男人,看起来也没什么钱,又老是半夜在外面活动,还是少接触为妙。”

余冰在退房的时候,脑子里忍不住地进行着这样的猜想。在每次执行任务中碰到不同的人,然后试着了解和体会他们的生活,这也算是这份工作的一点点小乐趣吧。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余冰拿起来一看,是微博上有新消息。

他点开一看,嘿,这下可乐了。是景美回消息了,道:“如果你对画画有兴趣的话,随时欢迎你过来再参观呢。”

这下倒好,有现成的理由了。

余冰出了门,先找一个粉店吃碗米粉。早餐他不喜欢吃太厚实的东西,吃饭什么的则是根本都吃不下。太油腻的东西也是完全没有胃口。

把这碗有点失去了南方食物原本风味的山寨米粉吃下肚子里以后,他觉得身体都暖和了一些。虽然这个早餐已经接近中午了,但吃到食物的感觉,还是挺好的。最起码让人感觉到人生还是有盼头的,不至于那么无聊、绝望。

任何时候,都没必要辜负一碗美味的食物呀。

就算想跳楼自杀了,也吃碗牛肉粉再上路,那不也是挺好么?

余冰沿着已有些熟悉的街道,很快就走回到了这栋一层的黄色小楼面前。

他在外面大叫了一声,“你好,景美画家!”稍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回答,便慢慢地走进了院子里。

正当他在院子中间,四下打量之际,却见到进门的那个丢垃圾的地方,正好放着一堆木屑和碎纸。那不正好就是昨晚皮球哥撕毁的那一幅画作吗?

仿佛只有见到这些物品,昨晚的记忆才是真实的,才是被证实为真正存在的呢。

实在是太荒诞了。

直到此时此刻,余冰的心里仍难免产生这样的想法。

“你好呀,没想到您真的来拜访了呢。看到您的到来,我真的很高兴。”

这个时候,从房子的门口推门而出的,不是景美又是谁。她今天穿着一件家居的针织衫,淡黄色的,伴着黄色花纹,看起来挺年轻的。

她的脚步很轻,很快就走到了余冰的跟前。她的背后,背着一个大夹子,看起来刚要准备出门的样子。

余冰赶紧解释说道:“那天回去之后,因为在微博和网店上看了不少你的作品,我真的蛮喜欢的。所以,便想来再参观一下。不知是不是冒昧,就此闯过来了。”

为了使自己的话更为圆滑流畅一些,余冰又说道:“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旅行者。在一个城市也不会呆很久,我可能这两天就真的要离开这里了。因为意料之外的行程,才又多呆了几天。”

所以这样的话,今天赶着过来,便不那么突兀了。

余冰还在担心着自己的谎说得怎么样的时候,景美倒是笑笑着说道:“那行呀,您进来吧,我给您看一些自己画的东西。但画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批评呢。”

话说得很客气,余冰却问道:“呃……对了,你要出门吗?”

景美肯定了这个提问,道:“对呀,原本计划的行程是去附近的一家公园写生。干这一行的嘛,手一定要勤快,要多画,才会有进步。也要有一定水平,才能在这个行当里立足。”她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把画手这个工作说得太高尚了,便又谦卑地说道:“其实哪一行都挺辛苦的,要做得好,都是要摆平心态,平常心,慢慢做。这是一样的道理的。”

她对着余冰笑了笑,那笑容很甜。

跟昨晚碰到那个发疯的男生,一脸错愕地站在原地的女生,根本一点都不像。

“那我可以跟你去写生吗?与其看一些画好的作品,我还更有兴趣看你如何现场创作一副作品呢。”余冰抓住机会,如此问道。

“行呀,你不嫌弃我画得差就行了。”景美倒很随和。

两人这便出门了,经过门口的时候,余冰假装随意地问道:“这木屑跟碎纸是怎么回事呀?家里的猫闯了祸了吗?”

景美一愣,但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也知道,人总有画得不好的时候。有些看得自己生气,直想要毁掉的作品,就是这般下场了。”

她有些无力地耸了耸脸,脸上带着一种失败的微笑。

只能说,她演得还不错了。

余冰在心中这样评价道。

两人出了这栋小院子,从街头往景美带着的方向走去。令余冰意外的是,景美的脚程很好,她走起路来很轻快,全然不像一个常常不怎么运动的画家,也绝不像一个宅女应有的样子。

余冰向景美表达了自己的惊讶,她笑着说道:“我也喜欢运动的。除了画画之外,我觉得让自己的身体在运动中享受到一点乐趣,可以让我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保持得很好,对我的画画也是有利的。所以,我喜欢这种健康的快乐。”

“怪不得你画得好。生活方式坚持得好,画画才会更有进步。”

余冰如此说道。

景美带着两人来到了公园里。现在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早上锻炼的热潮早就已经散去。现在还在公园里的人不多,有些是家庭带着小孩子出游,有些是情侣来这里压马路,还有些就是一个人在这里走来走去,也不知他们脑子里在想着些什么。

这个公园也有一个小小的湖,虽然一眼就可以看到一整圈的湖景。但见到了水,余冰仍是心情不错。他觉得这可能跟自己的异能属性有关系。自从以前读书时代起,他就觉得下雨的天气心情会特别好。无论是高考也好、中考也罢,只要当天下雨了,他就觉得雨神有在帮助自己。往往那一次考试就会考得特别好。

景美在这公园一角的长椅旁,把背着的画架给放到地上。她熟练地调整好画架,动作非常地熟练。

不得不说,光是看她在忙碌那些画画工作的样子,就已经是很令人过瘾的一项表演了。

她的动作不慢也不快,但一切都很熟练。让人看了觉得很稳,丝毫不会担心她一会儿画不出什么好作品。

余冰忍不住对画画产生了一点点兴趣。他问道:“你们画家的话,如果没有灵感的时候,怎么办呀?会不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会生气地挠头发,掉一个浴室的头发,然后一直为自己画不好而苦恼?”

景美把画纸架好了,她在拿着画笔,对着不远处一棵湖边的垂柳而比划着。她听清了余冰的问题后,却有些纳闷地反问道:“我们画家?”

她随即又跟着说道:“我可不觉得我是什么画家。我只是一名画手啦。画画是我感兴趣的事情,也是我的工作。我熟练这个技能,希望能靠它混饭吃,就这样而已啦。”

她讲完这一切,笑了笑。

余冰倒是有些不解了,问道:“一般来说,选择艺术类这种职业的人,不是都有很高志向的吗?比如说,我想要成为这个世界上画画最厉害的人,得到大家的认可。或者让自己的作品在死后也能流芳百世之类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喔,你说的是这个呀。”景美像是忽然才想起什么事情来一般,说道:“那是我高中时代才会有的想法啦。大学时代也许也还有,但后来进到社会了,经历过磨练以后,才明白,人要成为世界第一,真的太难了啦。整天想着自己好不好,却最终大概率地只能发现自己过得并不好。不是吗?”

景美这样子想着。余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不由得点了点头。

就算是自己,也不敢说自己是国内佣兵第一人吧。

何止不是第一人,简直离第一人还差得太远了。

景美好像深有感触一般,说道:“所以呀,我们的教育老是教人去争第一名,可第一名能有几个呢?第一名只有一位呀。大家都想要争第一名,但绝大多数的人,都无法实现自己的这种心愿,那人生不是太苦闷了吗?”

对于这种有些反动的调调,余冰很想说她在哪里不对。但仔细思考一下,倒好像还真的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景美这时已经画了起来。她一边画着,一边说道:“所以我认为呀,我自己就只是一个能力有限的人。我当然也喜欢吃垃圾食品,喜欢睡懒觉,喜欢过慵懒的生活。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想要生活更自由一些,想要经济上更自由一些,那我就要再努力一点。唉,这有什么办法呢,人生嘛,总得有点一技之长。我想了挺久的,最终选择了画画这个行当。”

她停了下来,因为这时她画到了一个树枝。她认真地观察着那垂柳的样子,然后选择了一个自己觉得还不错的画法把它给画下来。经过了这个小小的难关,她才又说道:“所以呀,要想在这行当吃好这碗饭,那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技能练好,这才是最基本的。虽然练习的过程是很枯燥的啦,但只要你的练习量够了,你就会画得不错,然后收入就还算可以的了。”

不得不说,景美的这种想法,颇有几分工匠精神。

她虽然可能不是很伟大的艺术家,但社会却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

况且,谁能肯定,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她就不可能成为一名艺术家呢?

那些没有踏实地努力,整天嘴上说着要成为什么成为什么的人,才最令人讨厌吧。

“回到刚刚说的灵感的问题上,对于我来说,”景美又停下来了一会儿,似乎是想了一下,这才说道:“对于我来说,画画是不需要灵感的。灵感可以在画画的过程中到来,甚至在画画前会到来也是有可能,但是,没有灵感的时候,我也是能画的。我最多只是画得丑一点,画得让自己恶心一点,这样罢了。”

余冰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景美又说道:“我是能接受自己状况不好的时候的。人嘛,作为一个自然界里的生物,我们肯定要顺其自然。那人自然就会有状态好的时候,有状态不好的时候。所谓等待灵感来临才能画画的画家,应该就是接受不了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吧。”她这样总结着说道,“而我,却认为画得好的时候的我,跟画得不好时候的我,共同组成了景美我这一名画手。”

余冰更有点纳闷了。

景美说:“不管画得好或者不好,我都会持续地把它们画出来。你不要想那么多,先画了再说嘛。只要是不断地在画,那自己就不断地在进步嘛。自己水平增长上去了,自然收入什么的也会涨上去了。再说了,画得好不好,并不是靠当时的感觉来决定的。很多当时感觉画得很烂的作品,在画到一半的时候,却自己会突然出现神来之笔,把整幅画给盘活了,这样的经验我也是有不少的。”

“所以,不管画得怎么样,先画再说。把眼前的作品专心地画完。也不要管它画得好或不好。最后成品出来以后,如果画得好的,有机会销售的,就把它卖掉。而如果是画得不好的,大不了就丢到微博上面给大家免费观赏,甚至直接把它给再毁掉,这些都是没问题的。”

“而一个画手最大的问题,应该是整天在构思好作品,却不扎扎实实地去努力。这样,最终会因为训练量不够的问题,导致自己得不到进步呢。”

一说到自己的专业呀,景美都有点侃侃而谈。这让余冰有些吃惊。

他原本以为景美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小美女,却没想到她的想法倒是很实在,努力也是实实在在、肉眼可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