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景美的工作室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4960字
  • 2020-01-13 07:00:26

雨程呆在便利店的桌子这里,久久也没怎么说话。

“那就按照预定的计划吧。”余冰说道,“我自己先去查探一下。回来有什么我会告诉你,没问题吧?”

雨程微微地点了点头。

两人都怕那屋子里的人会认识兄弟俩,这样的话,只要雨程一露面,那就前功尽弃了。

“不告诉你的弟弟,这样的决定真的可行吗?”临走之前,余冰又问了这样一句。

对于要不要告诉弟弟的事情,其实雨程还是挺犹豫的。但是,当车子快要驶到这边的时候,他在心里先下了这样的决心。雨拓那样的家伙,情绪全写在脸上,如果让他知道的话,肯定马上就让老爸知道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这就是雨程的想法。

在雨程关切的目光下,带着两兄弟深切的嘱托,余冰觉得自己的步子都要迈得比平时更悲壮一些。

不知为何,他的心情竟跳得厉害。

唉。我又不是当事人,我激动个什么劲儿。他这样跟自己说。

从这条有些老旧的街道一直向前走,大概二十来米,就来到了那栋房子面前。

前一天晚上到这里的时候,因为还是半夜,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在那里照着。现在白天来到这里,一看,这房子的确已经不新了,但却像维系得很好一般,仍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余冰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门。

却没有人回答。

既没有人开门,也没有人在里面应一声。

可门并没有锁。

余冰试着推开门,探头进去看了一眼。里面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院子,种了几棵小树,甚至还种了一些青菜。

余冰走到院子里,打量着这栋房子。

要比皮球哥和雨拓兄弟他们所住的那栋要差一些,只有一层楼。远远地看过去,并没有做落地玻璃之类的东西,所以也看不到室内的情况。

余冰走到走廊前,他的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因为怕被认为是小偷的关系,他并没有刻意地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他甚至还有意踩得响一些,以提醒家里的人,喂,这里有人要来啦。

正当他走到门口,准备抓住门把手,准备拉开门的时候。

门哗的一声被拉开了。

余冰吓了一跳。

那门里面的人,在拉开门之前,也突然撞到了正在进门的余冰,她也同样吓了一跳。

“哟。”她惊呼一声,看来的确是受惊没错了。可她随即反应过来,这样好像对来者有些不太礼貌。赶紧稳住情绪之后,由震惊的神情转变为苦笑的神情,道:“呀,你好,差点吓到你了呢。”

“不好意思。应该是吓到你了才是。”余冰诚心诚意地道了一个歉。

双方随即笑了起来。

余冰透过打开的门,看着室内的情况。

里面摆着很多类似于画架的东西,四周却空空如也。可以说,除了在靠近很里面一角有一张方桌子,那里摆了餐布,有点是类似于吃饭的地方。不然其它的地方呀,还真没有什么生活区的功能呢。

“这里……是一个画坊吗?”余冰不由得这样子问道。

打开门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本小木屋的主人,只见她三十五六岁的光景,一副家居的打扮。脸上虽没怎么化妆,但应该是纹过眉毛的关系,头发也是简单地绑了起来。竟还有几分美人样儿。

如果要说这女生在外貌上的缺点,可能就是脸稍微有一些些大吧。

但,对于平时在路上见到的路人,又不是女明星,哪能苛求那么多呢。女生能打理自己到她那样的程度,已经很难能可贵了吧。

这女生笑着说道:“唉呀,也不是什么画廊画坊之类的啦,最多的话,只能算私人工作室吧。”

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鼻子有些不舒服地喷了几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过敏性鼻炎之类的顽疾。

“您是……”女生终于想了起来,便问起了余冰的来历。

余冰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借口,道:“我是一个旅行者。在这个城市玩几天,刚好路过这个有点时代感的小房子,还有这小院子我都觉得挺特别的,就想来问问看,我能不能拍几张照片。”

怕对方觉得太奇葩,余冰又说道:“我是学建筑的。因为专业的关系,也就对这些木头水泥之类的比较感兴趣。如果您觉得太突兀的话,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他也不想太为难女生,便转身要走了。

但这时女生却热情地拦住了他,道:“没关系的。这房子也不是我自己设计的。你就请便吧。如果能给你带来什么灵感的话,我也会觉得很荣幸的。”

听她的语气,这房子虽然不是她设计的,但目前这产权是她的吗?

余冰在心里盘算着她说这话的意思。

得到许可之后,余冰拿出了手机来,先是在院子那里拍了一些照片,又到墙外面,拍了整体房子的照片之后,又拍了一些局部的特写。说实话,他对很多的细节都不太感兴趣,但既然要演戏,那就得演到底才行。

把外面都拍完之后,余冰再次回到门前。这时女生已经披了一个外套,站在他的一侧了。

刚才他拍照的时候,女生一直跟在一旁观看着。

“里面也可以拍吗?”余冰再次征询女生的意见。

女生点了点头,道:“你叫我景美就行了。里面你随意拍吧。只要不放到网上,把我的隐私暴露出去就行。”她礼貌地笑着。

对于这样的要求,余冰当然当场就答应下来。

这样的话,他终于得以进到这个房子里面。

不知是不是因为关着窗的关系,屋内要比室外暖和不少。

果然,整个一楼的空间,除了厨房、卧室、杂物室各一间之外,其它就是一整个连通的大空间。这大空间现在显然就是一个画画的工作室,摆满了各处放着画画的画架,墙上也是挂着一些洗好出来的画作。

从那画作的水准来判断,有些像是本地人士的作品。

“这些都是谁画的呢?”余冰一边看着那些墙上的画作,一边问道。

景美笑道:“都是我画的。有些画得好,有些画得差。当然啦,就每一个爱慕虚荣的人一样,那些画得差的,都被我给藏起来了。现在信息时代嘛,要销毁一幅画倒也很简单,直接用扫描仪一扫,存下一个电子版,那原来手绘的版本也就可以毁掉了。”

“就不会想留下来,久不久的时候翻出来看一下吗?”余冰一边再次参观着,一边问道。

“是会啦。甚至出现几年以后,翻出以前的作品来看时,才发觉有把当时画得不错的作品毁掉的失误手笔呢。”景美苦笑着说道,“但是,因为我画的量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不毁掉的话,别说那杂物房内,就是这屋子也不够放吧。”

余冰看了一眼这室内的空间,如果连这个大工作室的空间都要占满的话,那景美的练习量应该要很大才行。

“画画会占据很多的时间吧?”余冰如此问道。

“当然啦。既占时间,也占心血,除了得到一身病痛之外,钱上面是不会得到多少回报的。”景美有些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口气,道:“这个行当,就是这样子啦。不,应该说所有行当都是这样的吧,哪一行不累呢,哪一行又不辛苦呢。除了那些来钱快、风险高,不知哪天就会进到监狱里的致富奇径,其它做哪一行,都是差不多的吧。”

“以前你也做过其它工作吗?”余冰问道。

“是做过三四年啦。那时候画画就是兼职了,那时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其实工作也不算开心。就是当时还年轻,跟同事也没什么好争的东西,便也就那样了。”景美无力地吐槽着说道,“后来年纪大一些了,自己也有了更多物质上的要求,才发觉,职场上的东西,争来争去的,可能分的蛋糕也就那样大。这样的伪命题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解决的,便看看当时的银行存款,里面也还有一点点钱,便决定出来,把兼职变成全程,做做看了。”

“哇,那现在您可是以全职画画作为收入的人吗?听起来很厉害呢。”余冰发自内心地叹服。

景美却耸了耸肩,道:“有什么厉害的。原本我是想画漫画,并以此为生的。但无奈自己好像并没有这方面的才华,开了几篇作品之后,都没有人气,甚至连网站签约的标准都达不到。在金钱的逼迫下,我只有转而画一些杂志的插画。就是那些杂志上会用到的黑白或彩色作品,根据一部小说的内容,先自己通读一下,然后再把编辑注明的精彩一页,画下一个画面。”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样,又道:“恕我直言,现在杂志里那些小说呀,写得真叫烂。竟然那样的作品还能出版,并且还需要找人为他们画插画。唉。”

余冰倒是被逗笑了,道:“也许,我们这个社会太缺乏真正的好货了吧。很多杂志找不到好货来卖,便只有卖一些水平参次不齐的次品了。”

现在现在的社会,东西好不好是一回事,只要宣传和营销跟得上,一样能够卖得不错。这样才是最可怕的。

甚至那些出版商,还能因为卖次品,压低从作者方买版权的成本,自己赚到更多的钱呢。

余冰有些无奈。

也不知这样畸形的生态链,到底最终受损害的,会是读者还是谁呢?

景美又说道:“除了画偶尔的一些杂志插画之外,因为现在市面上杂志的种类太少了,活儿也不够多,我总不能挂在一棵树上吊死。所以呀,去年年底开始,我听说了在淘宝上可以代人画画,便也开了一个网店,做起这方面的生意来。”

“喔,画画也能开网店吗?”余冰对些倒是真的有些兴趣。

“对呀,只要客人拍下来,付上合适的价格,那我就可以帮他画画。无论是想画成绘画的风景也好,还是想画出来的照片也罢,只要客人需要,都可以帮画的。”景美吐了吐舌头,笑道:“甚至不少人是要把自己已经过世的亲人给画出来,裱框以挂在家里的呢。”

“如果是已经有照片的话,直接洗出来不就行了吗?”余冰有些不解。

“他们说如果是照片的话,因为太真实了,所以看到会让人伤心,太难过。”景美解释道,“而且呀,有些人的亲人在快过世的时候,其实精神状态已经不太好了。看着那些憔悴的照片,也会让人多少更伤心一些。总之因为种种理由吧,才让我们这些代人画画的人,可以找到一点点工作的机会啦。”

还真是个谦卑的女生,一点也没有艺术家那种轻浮的态度呢。

余冰不由得对景美的这种态度而点赞。

“那你现在一天会画很多幅画吗?”

“也不一定啦。有时候画很多,有时候又画很少。但我要求自己,无论如何,每天至少要画一幅吧。”景美吐吐舌头,道:“我画画很快的,都是快餐作品。我也不想成为什么艺术家,我只是想以此作为工作,仅此而已。我还有在微博上开通帐号喔,要不要关注一个?”

她得意地笑着。

余冰当然加了她的微博,并稍微看了一下,名字叫“画画的小女孩z”,很朴素的名字。加上那个“z“的原因,应该是跟其它人有重名吧。

关注人数是八千多人,每发布一件作品,多多少少有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评论吧。

总体来说,应该就是个挺小众的画手吧。

“画画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既然从以前兼职的时候就开始画画,应该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余冰又再次问道。

现在两人反正也聊开了,大房子的门开着,外面街上还是有行人来来往往的,所以安全性上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余冰要图谋不轨的话,她一声大叫,外面的行人就能听得到。

“其实也不意味着什么啦,”景美说道,“人嘛,只要长大到一定程度,就一定需要工作的嘛。对于我来说,画画就是一个挺自由的工作,仅此而已。”

“嗯?”余冰有些仍不太理解她的意思。

景美又说道:“我们工作吧,说得直接一点,无非就是出卖自己的专业技能,然后赚取到能让自己继续生存下去的费用。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事情吧。有些人赚得多一点,他就富有一点,赚得少点的人,无非也就是穷一点。但只要进入职场里面,我就觉得累得要命。我不喜欢听上司发号施令,特别是有些上司很无能的情况下。我呢,比较想要随性地生活,最好能安排自己的时间,那样就更好了。对于我来说,画画就是这样子一份工作,它能给我比较自由的生活,虽然是比一般工作累很多啦,但习惯之后,其实也便不在意了。”

聊着聊着,余冰都对这工作感兴趣了起来。

“这工作稳定吗?我是说……收入方面。”

“都是看水平的。如果你的水平好的话,就会很稳定,现在这个时代,无论你做什么,其实只要真正有才华,都是能挺富有的。而不劳而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景美说道,“但如果你的技能熟练度在全行业平均水平以下,那也是一样的道理,无论你做什么,你都会很艰难的。”

嗯,听起来虽简单,但道理却挺实在。

就是不知道,皮球哥半夜来这个木房子里,是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他每次都这么严肃地来,又如此严肃地离开?

“这么大的房子,就是您一个人住吗?”余冰好像随意一般地问到了这个问题。

景美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她随即缓了过来,道:“对的。目前这里就我住。但有时我的妈妈也会过来陪我啦。喔,不,她常常过来的。”

她给余冰一个客气的微笑。

余冰不能判断这句话是真是假。因为单身的女性,有时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也会把独居的事情进行隐瞒。这很正常。

礼貌地道别之后,余冰再次走到了院子里。

他来到外面的大门这里,再次跟景美道别。

“以后我会在微博上常常关注你的作品的。”余冰说道,“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更厉害的画家呢。赚很多很多钱,过很自由的生活。”

余冰诚心实意地说道。

“谢谢你。”景美真心微笑的时候,说实话,还真的挺甜的。

而余冰注意到,在门口的墙上,那里挂着一个小小的收报箱子。一份本地的报纸从那箱子里伸出了头来。

这让余冰的心突然一纠。

因为那报纸的名称他虽然看不全,但他看到了“老年报”这三个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