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彻底的失败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53字
  • 2019-11-04 20:25:31

兰和发财在账篷里睡觉,红中在值班。

他站在河边,走来走去。一开始的时候,刚刚吃饱饭没多久,他这么走来走去,就当散步一样,倒也别有一番乐趣。但很快他就知道无聊了,除了有火光照得到的地方,这河边和森林一片黑漆漆的,甚是无趣。那河水好像长久的烦人的歌唱家一样,没有音调,持续地哗哗哗地响着。

他一开始还保持机警了半个小时左右,但后来便再也无法如此长久地集中精神。

他想叫醒兰和发财,可是却又知道这是不当的行为。

他发现自己无法长久地保持注意力和专注,应该是赌博毁掉了他这方面的能力。赌局上的事情,多快多爽呀,坐到椅子上,一翻两瞪眼,要么大赚,要么就大赔。输了也不要紧,下一局马上有机会可以赢回来。

当然,往往是下局输得更多便是了。

长期习惯了这种生活以后,他已经对真正生活里需要时间、需要耐心的事情失去了兴趣。

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觉得简直难熬得要命。

他听到了兰和发财那匀称的呼吸声,这搞得他更加疲乏,更为困累。

他觉得自己的眼皮子越来越重。他虽然在硬撑着,但真的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也正是这时,森林里传来了一声狼的叫声。

“来了,来了!”红中被吓得大叫一声,赶紧往帐篷和有火光的地方靠近了些。他叫醒了兰和发财,两者刚睡下去,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叫醒,都又累又困。

“什么事情?”兰仍是很机警地起身了,她如此问道。

“有狼,狼群要进攻我们了。”

三个人出了帐篷外面来,这时再看,刚才偶尔听到的一声狼叫,现下却已远去。

“红中,你太敏感了。”兰和发财两人决定再次去睡。

又过了二十来分钟,他们两人睡着后。红中又大叫道:“快,快起来,敌人来攻击了!”

兰和发财再次起身,这时,几人闻到了那森林里花的香味。红中说道:“你看,就是这花香。今天我们就是被这花香袭击的,对不对?”红中已手拿一个湿的衣服,捂到了自己的鼻子下方。

保险起见,兰和发财也给自己鼻子上捂了湿布,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香味只是自然的花的香味而已。

“这里是大自然,有花的味道,那是很正常的的。”兰忍不住说道,“两个小时不到的时候,你已经叫醒我们两次了。这样我们得不到充足的休息,别说到明天了,今晚我们就要被自己人给搞得精神分裂。”

红中苦笑着说道:“我也不想呀。万一真的是敌人的攻击,而我错过了。那不就成了‘狼来了’的故事了吗?”

兰叹了一口气,只有让红中换岗去睡觉,让那胖子发财提前来值守了。

到了发财值守的时候,他的风格就跟红中完全不一样了。

也许是胖的关系,他对人生里的事情是看得很开的。什么花香、狼叫之类的就不说了,他甚至看到了一只黑熊来到了森林边上,都没有主动叫醒另外两人。他甚至还跟那黑熊打了个招呼,笑眯眯地看着它。

这时兰机警地醒了过来,她使用了自己的异能,从手中扔出了一柄匕首。那匕首直接插到了黑熊的眼睛里,那熊大叫一声,便逃回了森林里。

兰的异能呢,甚至她觉得自己都不认为这算是异能,就是她丢东西特别准。她的右手和左手,好像都经过了一种特别的强化一般,只要是投掷某种东西的,她都能将其投得特别准、特别快。她是在初中的第一节投铅球的课程上发现自己的这一特别本领的,后来成为异能者以后,她便更用心地练习,一般她都会带一些有用的暗器,这也算是她自己的一门独门绝学了。

兰有些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们?”

发财惊道:“这有什么好叫的,不就是一头黑熊而已吗?如果它袭击过来,我变成一团肉球来跟他战一战,我是不可能输给他的。”

兰对这样的自信更为恼怒,道:“你若打赢了还行,但如果这真的是敌人的计谋,那你也不要因为自己的自恋而害了我们三个人。”

她觉得自己的队友简直是蠢透了。而现下,还不到半夜十二点呢。要离天亮的话,至少也还要六七个小时。

她深深地为这一夜而头痛。她决定,如果能度过这一夜的话,那就要马上、立即,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若不然,这么长期作战,根本不是个事儿。

兰决定换自己来值班。她才在外面坐了十分钟不到,帐篷里的两个大男人便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么大心脏,还真的让她更为生气。她再一次地明白,整日沉迷于赌博,游手好闲的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以后她有什么亲戚家的女儿要出嫁的时候,她一定坚决让她不要嫁给喜欢赌博的人。赌这种兴趣,可绝不像他们口中所说的,“跟其它娱乐一样,只是玩玩而已”。

她发现自己的想法已经偏掉了,一只鸟儿从那天空飞过来,她很机警地保持着攻击的状态。然后不久,一条大鱼从那河面跳出来,她也吓了一跳。更要命的是,这森林里的动物似乎受过什么训练一样,根本不太怕这火光。

这太奇怪了。她亲眼看到一条草蛇,向着她游了过来。她吓得射了它一镖,那草蛇这才丝丝声地又游远了。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蛇,也是她第一次见到蛇游泳。她这一生,蜘蛛、蟑螂什么的都不怕,但唯一就是怕蛇。她可是吓坏了。

坐下来,又缓了一会儿以后,她分析起自己这方的战力来。

自己这边,发财那家伙就不说了,最多也就只是个肉盾,要想靠他去进攻,那还是别指望了。自己这边的话,投点暗器攻击还行,但敌人迟迟不现身,倒也不是什么好预兆。至于那红中,那家伙的异能其实不是战斗异能,他的能力是“千里眼”,也就是说,他的眼睛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可是呢,这在森林这里却是施展不开的。到处都是树呀,把视线都挡光了。而唯一比较有战斗力的菊和白板,又都分到了另一边逃散了。唉,该死。她越发想念菊了。

白板那家伙也是的,明明跳到水里还比较近,怎么跟着菊那家伙跑了。不然现在的话,就算只是多一个人守夜,那状况也要好上那么一点。

烦心的事情很多,但兰真的头疼得要命。她终于坚持到了十二点,实在受不了了,便把两个男的叫醒,说要换班了。

“换我们谁来值守呢?我又太敏感了,而发财又太大心眼了。”红中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你们猜拳好了,或者抽签,随便你们。”兰这么说着,随后便进了账篷,睡了起来。只再丢下一句话,“我不管你们谁值夜都好,尽量让整个团队保持精力,这样便是了。”

最后,那发财值守了上半夜,红中值守了下半夜。

这么一夜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多,但也很琐碎,总之,三人无论是在睡觉的,还是在值夜的,都在这整个夜晚中,提心吊胆地度过了一夜。天才刚刚亮,也就是六点钟左右的时间,三个人就都坐不住了,他们的精神都很不好,头甚至都有点嗡嗡嗡地响。这么一夜还挺得过去,但在这森林里长住下去,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了。

早上六点多,天还没亮的时候,三人就已坐在那火堆旁,再次开会了。

“我们得想个办法,我觉得我们攻进去的机会不大了。不如想办法,退回去吧。”先是红中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而兰和发财都没有提什么反对意见。看来他们的心里,也是这样的想法没错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退不退的事,而是怎么退的事。”兰提醒他,“我们已经迷路在这森林里了,如果再贸然行事,就在这体力如此疲惫的情况下,再走上一天,那是不是更为危险?”

两个男人都没有声响,他们的样子,简直窝囊透了。

看来,这两个在外面现代社会懂得赚钱、敢去做违法的事情的男人,到了这森林里面,便什么也不太会了。兰觉得自己有这样的伙伴,简直是糟糕透顶。

这时发财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吗?这也不是一个办法吧,如果他们根本不进攻我们,反倒是就这么跟我们拖着,那今晚再让我在这里宿营一个晚上的话,那我非得自杀不可。”

“哼。”兰不屑地说道,“你倒是说得好听。如果有什么好建议的话,自己提一下建议吧。”

那发财刚还想继续说下去,被这么一怼,便也不敢说了。

总之,三个人都在头疼。他们沉默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久久,只有不时一两人的叹气声。

就这么持续了十分钟左右,这时,红中忽然看着那森林一个方向,警觉地说道:“有人来了。”

他还话音还没落,那树根后面就走出了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余冰和升哥了。

这两位朋友看到了他们的敌人,却好似看到了空气一般。

余冰道:“好玩好玩,老升,看来你的这些玩意儿,还真是厉害呢。这才一天而已,就让他们绝望了。”

升哥也是笑道:“什么啦,我的玩意儿都还没拿出来十分之一呢,他们就这么打退堂鼓了,倒是没意思得紧哩。”

余冰又道:“以后出去了,我一定好好帮你吹嘘吹嘘这段故事。我就说呀,只要是在你这个岛上,你这A级的异能者就变成了S级的异能者啦。别说是来三个A级的人,就算是来三个S级的人,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呢。”

升哥道:“你这可不是尬吹。说不定这还真是事实咧。”他哈哈大笑,又道:“当然啦,如果是出了这个岛屿的话,也许我就连一般的A级的人都打不过啦。”

他笑得很开心,让人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余冰和升哥这两个人,就这么你唱一句,我唱一曲,就这样说着,笑着。好像眼前的兰、红中、发财三名异能者完全是摆设一样。

兰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们为何现身了?如果你们继续藏着的话,应该可以对我们产生更大的压迫力。”

余冰正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因为我们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我们不想浪费时间在这无趣的事情上。我是说,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

兰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余冰又说道:“因为我们都觉得,经过昨天一天,昨晚一个晚上,你们应该已经能明白,你们是没有希望赢我们的。”

发财反倒喝道:“什么没有希望,我们有三个人,你们只有两个人。哼,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愚蠢。

兰刚想这样斥责他,但也是这一刻,余冰动了。他的身形快得令兰吃惊,她后退两步,却发现已经到了那小溪的边上,赶紧惊吓之下,飞速地射出了一枚飞镖、两柄短剑,还有三个舍利子。

这已是她身上接近半数的暗器数量。如果不是碰到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她还真不会如此地重视。

她坚信,她的暗器是很准的,很快的。对于这一点,她很有信心。那是一种长期的坚持,是很多的汗水所换回来的信心。

她对于这两点,也一直没有失望过。

而今天,她也的确没有失信。她的暗器的确全部很快、很准地击到了余冰这里。但余冰却在这之前,全身穿上了一身冰制的铠甲。那铠甲就像是凭空产生的一样,余冰只是全身一亮,就已被这些冰甲给裹得严严实实。

她的暗器的确又快、又准,但力道却并不是最大的。

所以那些暗器全都射了出去,但却没有一枚能击破这铠甲的防御力。

余冰已落地的时候,像一个机甲战士一样,重重地导致地板一震。他又高又大,站在了吓得跌坐在地上的兰的面前。余冰虽然赢了,但他并没有骄傲,道:“我想你已经明白了,S级跟A级,还是有明显的差距的。”

那升哥也说道:“而且的话,菊跟白板那两个家伙,你们也别指望他们了。他们明天就已经输掉,离开这里了。”

兰、红中、发财三人都很吃惊,但余冰倒是很可惜地说道:“你们那个菊呀,还真是有点东西的。原本我一直期待能跟她大战一场,但是呀,唉……还是有点可惜呀,能好好打一架就好了。”

只有菊这样级别的对手,才会让他产生战斗的欲望吧。在兰的心里,她忍不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余冰又道:“所以,我们想跟你们谈一个交易的问题。”

交易?他会有什么交易?按眼下的状况,他们几人根本不是余冰和升哥的对手,那还有什么交易的资本?

余冰只是说道:“我们希望今天就让你们离开这里,作为回报,你们以后再也不能牵扯凌文文和庞霸天的事情了。”

“就只是这样吗?”就连那胖子发财,也很不可思议一般地应道。

难道对方把自己打得这么惨败,就只是提这么一个要求?

“嗯,就这一点就行了。”余冰想都没想,说道,“我们与你们为敌,本就是因为接了佣兵任务而已,那是没办法的事情。至于私人感情方向,我们与你们是没有半点恩怨的。”

“当然啦,”他又说道,“如果你们把你们老三的死,要归责到我们头上,那我也是不认的。是他袭击我们的人,我们为了自卫,当然不能任他宰割。”

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答应这一条件。

还有什么可以讨论的空间呢,这对于现下的他们来说,已是所能想到的最优惠的条件了。

“还有,你们以前的老大,我是说梅,他已经离开这里了。”余冰又道,“他说,毕竟以前跟你们也认识一场,既然相信我们能谈妥这边的事情,那他就不现身了。他说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希望以后你们能各走各的路,各自好好生活吧。大概是这些啰啰嗦嗦的事情。”

兰、红中、发财三人认识到了自己跟顶级佣兵的差距,在战战兢兢中,与余冰达成了协议,然后在升哥的指点下,沿着西南方向走,大约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便走出了森林。

看到了停在河边的那艘船,他们是连奔带跑地上了船,想了离开这个岛屿。如果这时船已经走了的话,那毫无疑问,就算是马上游泳离开,他们三个也是毫不犹豫的。

因为这岛真是太可怕了,而那岛上的人,更是让人能吓破胆子。

他们可不想再跟这般强悍的家伙扯上关系。

值得一说的是,从这岛屿回去以后,菊就不知去了哪里,她连口信也没回,就这么消失了。而跟她一起逃出来的白板,则是简单跟他们通过一次电话,那次电话他说得很长,说菊已经消失了,他也想去找她,但一直找不到。所以他还是想继续去寻找她。

白板说,经过这一次以后,他明白了,爱情比钱要重要,健康生活比沉迷赌博要重要。

他说他要把菊找回来,只是,他的这个愿望到底还能不能实现,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