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八爪拳击手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06字
  • 2019-12-28 05:00:11

“嗯,好的。”

女生的语气很愉快,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她的手老练地将余冰放到桌子上的小费拉了回来,然后随手放到了抽屉里。

“是中国人吧,对吗?”她一边说着,一边查着酒店电脑上的记录。“啊,找到了。”她的语气雀跃了起来,道:“是1101号房吧。一共是8个人,住了四、五天这样。”

这让余冰忍不住这个金钱横流的国家产生了好感。

在这样的国家里,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什么大问题。这还挺好。

“这房型还有吗?”

“让我看一下吧,先生。”前台的小美女轻快地查阅着电脑,道:“还有的。您可以住两个晚上,也就是今天和明天,大后天的时候有人预订了。”

“那我可以上去看看房间吗?”

“当然可以,先生。”

这位年轻又可爱的前台,拨通了内线电话,用本地语言讲了一些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一个胖胖的大妈走了过来。从这位阿姨的模样来看,应该是负责打扫卫生的吧。

这个前台小女生跟这位大妈用本地语言又讲了一点什么,然后将手在空中比划着,叽叽喳喳的。

神奇的是,余冰竟然好像听懂了她所说的话。

带这位先生去看房,他会给你小费的。

而且还价格不菲哟。

这位大妈很高兴地带着余冰,由电梯而往11楼去。大妈并不会英文,更不用说中文了。但她打开门以后,一边说着本地语言,一边比划着手势。余冰也看明白了,房门已经打开了,您请自由参观好了。

余冰进了屋里。

这里是一间楼中楼的套间。

他忍不住惊叹于这个富得流油的国家的智慧。竟在一大栋的酒店里面,把这样子豪华的两层房子作为一个单独的房间来给客人入住。从介绍来看,这“房间”应该是可以住4-8人,特别行动小队住在这里,那是刚刚合适的了。

余冰来到了一楼的落地窗前,这里看着的方向,正好就是红鸟组织球型基地的总部。从这里忘出去,可以看到基地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员。想必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找到这里来的。

房间里面,余冰随意地逛了逛,也没发觉什么异样。毕竟特别行动小队离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中间肯定也住了一些其它的客人。就算他们想留下些什么,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方式吧。

可余冰就是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

他一边在这楼中楼里踱步,脑子一边思索起来。

如果我也是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那我会怎么做呢?

在出门以后就突然消失的情况下,要么,就把资料什么的带在了身上,然后被暗算的人收邀了去。要么,就是放在房间里的吧。

他仔细地查看各房间,以确定有没有什么暗格。

但他心里又产生了一股不祥的感觉来。

既然自己能想到这一步,那暗算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就想不到这一步吗?

这才是这次最可疑的地方吧。

如果暗算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是红鸟组织的话,那这酒店本来他们就有入股的,肯定已对这房间进行过翻天覆地的搜查了吧。

余冰转而把线索,由查找特别行动小组留下来的东西,转向查找有人来搜索过的痕迹。

那个带人来看房的大妈似乎全然不在意余冰在二楼做什么,她只是在一楼的房门那里等着。可能是她那身厚实的脂肪让她的身体产生了惰性,所以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她也不喜欢动来动去的缘故。

这倒给余冰制造了比较好的时机。

他爬到二楼一个房间的床底下,打开了手电筒的灯,然后,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般的酒店,就算打扫得再干净,床底下这种卫生死角,都会有灰尘。

但余冰却看到,那里灰尘有被擦掉一些的痕迹。

这说明什么,说明近期有人把这床给翻过来,要确认里面并没有藏什么东西。

他灰头土脸地从床底下爬出来,带着满意的笑容。

“Who are you ?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这时,竟有一个高大的男子,黑头发,黄皮肤,用着亚洲口音的英语,忽然质问着余冰。

余冰一愣,拍了拍自己头顶的灰尘,道:“ I'm just walking here.”

这破英语,也不懂有没有表达出来“我只是随便走走”的意思。英语可不是余冰的专业,他是专门搞异能的,不是搞英语的。

余冰觉得自己太尴尬了,他赶紧从这门口退了出来。回到一楼,给了一笔小费给那大妈,那大妈笑眯眯的,指着那电梯的方向,哔哩呱呱又是一通乱讲。

余冰跟她对话了一下才明白,她应该是想让自己搭电梯下去得了。自己就不送了。

该死的资本主义的腐朽味道。拿了钱就不认人了。这时余冰倒是不喜欢这个金钱能倒鬼推磨的国家了。

很快到了一楼,余冰从酒店出来,往自己住的酒店而去。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陷入了麻烦之中。

他被跟踪了。

刚才那个黑衣的男子,带着另一个男人,一直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他。

余冰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他在心里暗道:“我一生最不喜欢麻烦,可麻烦为何偏偏总是喜欢找上门来。”

在一个街头的转角,他快速地转弯,变向,向前而行。

那后面的两个男人看到以后,不禁也加快了脚步。

可当他们追到街角的时候,在那转弯的墙那里,却发现余冰悠然地靠在墙上,似乎正在等着他们。

他们还想装作顺路经过的样子,特别是后面那个小弟,还假装在看着手表,似乎是在确实现在是什么时间。

“Who are you?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

余冰几乎是把刚才对方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对方。

如果这两个人还想狡辩的话,他是可以跟对方对质一番的。他的英语虽然很烂,但可是讲得很流利的。

反正他又不准备成为什么英语专业人士,随便比划比划,只要能听清对方说什么就行。

可没想到,那对方为首那个人竟忽然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那房间里鬼鬼祟祟的?“

好嘛,原来是个国人友人呢。

这多尴尬呀,大家互飚中式英语,彼此都看到了彼此最丑陋的一面。

这下就丢人了。

但余冰很快就把注意力由这里转移了。

他的确没时间去管这些。

眼下,这两个黑衣的大男人,才是他需要注意的目标呢。

”我就只是随意地去看看,那房型不错,我跟我的朋友想去那里度假住几天。“

余冰随意地编了一个借口。

而对方则继续质问道:”你的朋友有几个,为什么一定要住那间楼中楼。“

余冰忽然想起来了,道:“你们又为何出现在那里呀?你们是谁?”

那可是非正常看房的行程嘛。绝大多数客人,要开房的话,就直接在前台开房了。

很少客人会在开房间之前,会提前上去看房型的。现在APP什么的这么方便,很多事情在手机上点一点,就可以很方便地完成了。甚至在手机上看图片和说明,比你现在看房能了解到的事情还要多呢。

所以对方也出现在那里,他们应该也有不轨的意图嘛。

这时候,令余冰有点意外的是,对方竟直接出手了。

只见这两人对了一下眼神,然后从一左一右向着余冰夹击而来。

二打一。

完全不讲道理。

两人的身手都不错,余冰慌了一下以后,退后两步,稍拉开距离。然后他的本能终于掌控了自己的身体,他慢慢地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那种熟悉的控制。

他连着闪过两次攻击,然后往旁边一闪,退后两步,又是躲过了连续的两记腿击。

这时,他刚好贴到了刚才马路边的那个墙边。

他像是做着靠墙静立的锻炼一样,整个人紧坚贴着墙面。他已不再有躲避的空间。

而这时候,那带着的黑衣人紧紧地卡住出来的身位,那另一个年轻人则使出了他的异能。

他明明只有两只手,却忽然变成了四只,然后又忽然变成了八只。

是的,这家伙像一个怪物一样,变出了八只手来。

每只手都以游戏里那种极快地出拳速度,像八瓜鱼一样地向着余冰的方向而来。

“奥义!八爪拳术!”

他不仅使出了自己的异能,还很中二地像游戏机里的人物一样,喊起了口号来。就仿佛他是游戏里的主角,而余冰只是一个活该被打败的配角一般。

这怎么行!

余冰哪里甘心就这样被打败。他瞬间用自己的本能,化了一层冰墙在自己的面前。

砰,砰砰砰砰砰!

八只手的快速拳击,全都打到了这面薄薄的冰墙之上。

十下,五十下,一百下。

量变的确是可以引起质变的。这薄薄的冰墙几乎是一下子就碎开来。

余冰赶紧像丧家之犬一样,从左边墙角的一个位置滑了出来,他的脚就像踩了滑冰鞋一样,一下加速,就向着那一边的方向而去。

“还想走吗?”

那个带头的男子因为在另一边,离自己的方向比较远,此时追来的仍是那长着八只手的游戏怪拳手。

这家伙的声音也很稚嫩,但中文的发音很标准,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是个国人。

余冰被追得像只狗一样地爬,说实话,他也有一些窝火,他一边向前溜去,那八爪拳击手便跑步着追上前来。

“着!”

穿着滑板鞋的余冰,忽然一个低空腾空,然后快速转身,双手射出了一大堆闪闪发光的东西。

那拳击手也不敢大意,速度稍一慢下来,然后疯狂地把这些东西给打碎。

扎扎扎扎扎。

在他自己的疯狂出拳之下,这些东西都被打碎了。

但这些物品,却是一根根冰做的银针。

这银针全都打到了他的手上。

要知道,这八爪鱼拳击手可是没穿手套的。

虽然他的手也很坚硬,但被这带着异能的银针扎进去,也是痛得不行。

所谓“十指痛归心”,人的手一被夹住或刺住,那种痛苦,可是谁痛谁才知道的。

现在一下子多了那么多银针扎进来,这位八爪鱼拳手那可是痛得不行,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他像一只笨重的猪一样掉到地上,然后落地的瞬间,他就飚起了脏话来。

他的脏话作者君就不复述了。文明写文嘛。和谐社会,人人有责。

反正他是天然地造就了一些自己本来都没有掌握的词语,以舒缓自己心里这种很干很不爽的感觉。

而抬头一看,余冰哪里还见人影,早就穿着滑板鞋,溜到街头那边去了。

直到那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跟了过来,这年轻的八爪鱼小伙子才恢复了平时的状态,当然,他的嘴里仍忍不住在口吐芬芳。

“哼,自己技不如人,再哔哔又有什么用。”

这带头男子的一句话,把这年轻小伙子给怼得完全没了脾气。

带头的这黑衣男子又说道:“以后不想再吃这种亏的话,有时间的时候,少玩两句游戏吧,多练练身体。每天玩王者荣誉,你的八爪功是不会有进步的。”

“哼,你管我。Gaming is beliving.”这年轻男子用了一句土味的英语,解释了自己的信仰。

另一边,余冰在街上快速地绕了一圈以后,他才回到了酒店里。他直奔慕容水和沙鹰所在的房间,把门关起来以后,此时一身大汗的他,却看到两人原本是在房间里悠闲地看着电视呢。

“没打扰到你们进行什么私密的事情吧?”余冰调侃着沙鹰说道,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在房间里找了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对呀,你说这男女朋友一起出差,竟不住同一间房间,你说说看,这说得过去吗?”

沙鹰马上就像一个怨妇一样,发起了牢骚来。

对此,慕容水却只是冷冷地说道:“我只是跟你谈朋友,不是已经嫁给了你。你再有那么多意思的话,我们分手身了。”

这女人也真是狠,竟能把分手这样的话,随意地放在嘴边就这样子说出来。就好像在说,“老板,你这水果太贵了,如果不便宜点的话,那我就不买了。”

但沙鹰很快就噤声了。也许他的脾气和罩门,早已被慕容水给掌握了吧。

余冰也不想再在这里被喂狗粮,他把自己这一行的遭遇,一五一十但又比较简单地说了一遍。从怎么去那酒店里,怎么进到那楼中楼开始调查,又怎么碰到那两个奇怪的中国人,最后怎么被对方给跟踪,然后还打了起来。

最后自己差点吃了亏,不过还暗算了对方一把。

这些事情,全都说了。

因为怕慕容水跟沙鹰后面还碰到这两个人,到时如果不熟悉对方的异能,会很吃亏。他特别注意描述了那个八爪鱼游戏小子的异能。

“总之,下次如果遇到的话,注意下他那该死的拳法就行。”余冰总结着说道,“他那拳法虽猛,但只要不被他近身,应该问题不大。”

听到这里,慕容水跟沙鹰竟都坏坏地笑了起来。

从他们的笑容来看,应该是得意不已的样子。

“有什么好笑?要不是我的异能刚好能防御,可能我都被打成熊猫眼,然后抓到哪个小黑屋里,被毒打质问去了。”

“没事没事,这不回来了嘛。”沙鹰笑眯眯地说道。

真是奇怪了,他对余冰的语气,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之前他都是觉得余冰在抢他的女朋友,然后气得要命的。现在怎么忽然变成自己的好基友一样了?

难不成,同情弱者都是人类的本能?

余冰不禁感到有些无语。

“好啦,详细的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啦。”沙鹰笑眯眯地说道,“明天早上八点,我们一起下去吃早餐,然后八点半在酒店的会议室开会。”

他还特别提醒说道:“你一定要先来找我们,然后一起下去吃早餐喔。不然的话,出了什么事,那可不要怪我们。”

他一脸坏笑,余冰倒是觉得有点不太踏实的样子。

时间也晚了,他本就是个早睡的人。余冰回到房间之后,也管不了这么多,洗了个澡,吹干头发,看了十来分钟书之后,便也上床睡觉了。

余冰有个好习惯,就是睡眠质量挺好的。无论接了再大的任务,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高个子顶着的,这是他的良好信仰。

只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要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良好心态,他才能在高压的环境下,仍能健康而持续地成长。

一夜无话。

第二日,其实一早余冰就像老时间一样醒过来了。

说实话,他还真想自己去吃自助早餐,回来再在房间里做一些日常的运动。但时间还不到八点呢,他也不想爽掉跟沙鹰、慕容水约好的八点钟的约定,便在房间里做一些日常的锻炼,又看了一会儿书,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八点钟,这才去敲响了沙鹰的房门。

沙鹰打开了门来,整个人早就洗漱完毕,然后精神气爽、笑眯眯地看着余冰。

他穿着新衣服,人模狗样的。就好像今天是什么节日一般。

“走吧,我们看好戏去。”他带着,走在了余冰跟慕容水的面前。

他的脚步异常地欢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