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小帆船酒店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21字
  • 2019-12-27 15:09:56

这次破组织给的任务,从分会这里派出的人是余冰和慕容水,但还有一个余冰没想到的角色。

两人刚到机场,就有一个急切地等在那里的男生,迎了上来。

这人见到慕容水,就很亲热地握着她的手,道:“天气挺冷的,HONEY,你还好吗?千万要注意保冷呢。”

这人语气暧昧,甚至有点娘娘的感觉,不就是慕容水的男朋友沙鹰又是谁?

这沙鹰本是一个挺硬朗的男人,但不知怎的,一到自己女朋友面前,就全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慕容水轻轻地把他的手甩开,轻声说道:“有同事在。”

然后看了余冰一眼,露出一个稍有歉意的微笑。

而沙鹰则是得意地看着余冰,颇有一番宣誓主权的意思。

余冰真是哭笑不得。

在等飞机的时候,余冰就收到了多重的爆击。

两人一起吃一杯泡面,一起喝同一瓶水,一起用同一块毛巾……

这都不算啥事,甚至沙鹰还提出了“要不要一起去上厕所”这样的邀请……

一起你妹呀,你们一个去的是男厕所,一个去的是女厕!

余冰决定,下次出门的时候,他也要带菊出来,把这狗粮撒向那些没有老婆的单身狗,好好舒缓一下这口恶气。

好不容易上了飞机,正在等着飞机起飞之际。余冰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暂时逃离这鬼魅攻击一段时间了,却忽然听到飞机乘务员在广播中说道:

“呃,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一点时间。今天,有一位特别的乘客,他想要跟他的女朋友表白。因为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他女朋友的生日……”

余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接着,就听着沙鹰的那家伙猥琐的声音,一把抢过了话筒,甚至还略带羞涩地说道:“Hello everybody, I just want to tell her,that I love her so much, so so so much...”

这中式英语的威力,让余冰差点没把昨晚的饭都吐出来。

而且,他还听到坐在旁边的慕容水小声地跟沙鹰说道:“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啦。”

唉,看来,这一次阿联酋之行,是要够难受的了。

迪拜是一座网红城市。

这个城市跟钱息息相关。

它的机场很高大上,酒店很高大上,交通工具也很高大上。

总之呢,如果你有钱,那你来这里可以享受到无尽的快乐。但如果你没有钱,那只能看到别人来享受这些快乐了。

对于这些东西,余冰倒没怎么在意,毕竟自己这一行来,是代表破组织的交流使者团,要跟那红鸟组织交流的。这里虽然是旅游城市,但他们可不是过来旅游的。

很快,才刚刚提了行李,走出行李大厅,就看到高高的一块牌子,上面打印着简单的中文。

水慕容、冰余、沙鸟。

上去一接触,果然是来接机的人员。

这名穿着黑色的朴素衣服的男子,看起来一米七二左右的身高,穿着一双有些旧的运动鞋。余冰看着他,他也看着余冰和慕容水。

余冰准备把这交流的重担留给沙鹰那个家伙。

你的中式英语不是很溜吗,来,交流的时候到了。

可没想到,这位红鸟组织接机的同志竟然会说中文。虽然口音很憋屈,但却还是听得懂的。

他用那带着浓重当地口音的英文,说道:“你们好,破组织的好朋友们,车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走到外面的停车场,我们就可以上车了。”

一边走着,同行的人跟这个名为杰克的外国友人随便聊了些话题。

都是些天气怎么样,今天是个出行的好天气,之类的无关痛痒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那接机的牌子上之所以颠倒了几个人的名字顺序,那是拜智能翻译软件所赐。而另一方面,会把沙鹰的“鹰”字打成“鸟”字,估计是电脑看来,这鹰跟鸟都是差不多的吧。

入住的酒店很不错,按国内档次来换算,怎么着也有四星级了。

余冰对这些住的东西倒没什么,只是觉得干净整洁就行了。晚餐就在酒店里面吃的,原本以为中东的食物自己会不太适应,却没想到,胃竟然适应得很好。也许这只是本地挺简单的一餐,但对于国人来说,却是极有异域风情的一番体验。

吃过晚饭后,杰克提出要带余冰等人去散散步。一行人就在酒店下走了一会儿。

这城市有钱就是不一样,酒店下面就是建设得很好的红色塑胶跑道,很多人休闲地在这里跑着步。经过了一路上的教训,此时余冰可不想再跟慕容水和她那个可爱的男朋友走一排了,他有意落后了一些,跟杰克一同走到了后面。

杰克也是一个异能者,他跟余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原来,杰克是去过中国的。

以前杰克年轻的时候,因缘际遇之下,他曾去中国留学过四年。就在那四年里,他谈了一个中国的女朋友。那时两人都快要谈婚论嫁了,但后来,很世俗的理由让他碰了壁。

纵使在这么多年以后,杰克仍愤愤地说道:“他的父母亲觉得我穷,掀我是生活在农村的,所以不肯把女朋友嫁给我。而其实他们自己也没怎么有钱,不过就是在小镇子上开个小超市而已,也没怎么赚到钱的。”

顿了一下,他又道:“他们还觉得,嫁到阿联酋来,太远了。他们不想让女孩嫁那么远。”

他说起这些陈年的往事,就像一只吃了亏的哈巴狗一样,就差没摇着尾巴了。

最后,杰克的结论是:

“所以你们中国人太坏了。你们不是说要‘嫁鸡随机,嫁狗随狗’的吗,怎么一旦在挑选对象的时候,那么的势利。你们觉得,这还是爱情吗?”

余冰倒觉得这个事情很有趣。

他也没有直接辩护,反倒是哈哈地大笑起来。

“哼,有什么好笑的。”杰克愤愤地说道。

几人又向前走了一小段,有几个才四五岁的小孩子,在爷爷奶奶的看护下,在这跑道上跑出了一身汗。他们好像在玩着什么角色扮演的游戏,一个个觉得自己是超人一样,神奇极了。

“其实,哪个国家的人都是这样的。”余冰终于说道,“当他的能力没有办法带给自己自由的生活的时候,他只能选择现实。”耸了耸肩之后,他又道:“而如果不想这么现实,只有自己多努力点,争取做个自由的人吧。”

这一番话,颇有一番哲理。

这气冲冲的杰克,竟然好像也听进去了。

他忽然问道:“这就是你进入异能组织的理由吗?”

“对。”余冰又补充道,“还有觉得有些无聊。所以我就来这里了。”

无聊?

杰克几乎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词。

这种风风雨雨、危机四起的生活,竟然是别人用了远离无聊的一种生活方式。

这倒让他这种级别的异能佣兵,感觉到是出奇的遥远。

这时,几人走过了一栋非常庞大的建筑,这建筑就像一个带刺的大圆球一样,直接刺入天空。看这架势,怎么着也要有个三五十层吧。

不,说不定更多。

杰克得意地说道:“对于一般人来说,只知道这里是一家科研机构。而同时,这里就是我们红鸟组织的总部了。”

他又指着这大圆球建筑旁边的一个大学校园,道:“那边那个学校,就是我们进行人员培训的基地。”

哇赛,这实体产业的规模,那跟破组织可不一样呀。

“你们的S级异能者,是不是很多?”余冰忍不住脱口而问道。

“呃……这个嘛,倒是没你们破组织多啦。”杰克有些难堪地说着,颇有一番面子上过不去的意思。

原来呀,这红鸟组织虽然有钱,但要论异能者的实力等级,S级以上的只有破组织的三分之一。

如果要追究起原因的话,除了人口方面的劣势外,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人们有钱了,都不太愿意刻苦修炼了吧。

看来,钱这东西,还真是一柄双刃剑。

在这个红色的建筑旁边,余冰看到了自己此行要去的目的地之一。那个小广场处,有一个小帆船样子的酒店。这酒店自然是仿照着拜迪那个网红的帆船酒店而做的,但它却只是一个四星级酒店,并没有七星级那么恐怖。

据说,它就是给那些想住帆船酒店,但又不舍得付那么多钱的客人所选择的替代品。

余冰之所以对这个酒店有印象,是上次,破组织的8人特别行动小组,就是在酒店里出门后,自然而然地就消失了。

那是他们这一行,要开始追查8人行动小队的起点。

这散步大约持续了四十分钟,众人便以想休息调整时差为由,要求回酒店睡觉去了。

回到房间之后,余冰接到了慕容水的电话。

“你怎么看?”女生急迫地问道。看来,她果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事情能在今天完成的,就今天完成。她一天都不想等。

“呃……”余冰一番思索后说道,“我去你房间里说吧。电话里说,不太方便。”

他怕被电话录音。

但稍一犹豫,又道:“还是你过来我房间这边?”

他总觉得,这孤男寡女在外面的,就这么去人家房间好像不太好。

却没想到,慕容水噗嗤一声笑,道:“谁去谁房间都是一样的。你过来我这里吧。”

也对,不因她过来,两个人就不算孤男寡女了。

等了两三分钟以后,慕容水都想打电话再催一次了,房间的门才响了起来。

咚,咚咚。

是很规矩的敲门的声音。

看来余冰这家伙,还真是被吓怕了。现在他的手脚可干净了。

却没想到,才刚进入房间里,就看到沙鹰那家伙也在坏坏地笑着,看着他。

唉,虚惊一场。还以为这是偷偷进入人家女朋友房间呢,殊不知,人家男朋友早就在那等着了。

沙鹰跟慕容水各自坐在一张床上,余冰则坐在了房间唯一一张凳子上。

这更加强了他身为外人的感觉。

三人当然都注意到了那座小帆船酒店。这次碰头的目的,也是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慕容水说道:“我们还没有跟其它组人马接上头,不过组织给过我们微信,现在已经添加进了同一个工作组里了。他们也是住在这个酒店的,只是今晚他们出去逛街了。所以才没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讲到这里,也许才忽然意识到一样,她又解释道:“这房间我跟沙鹰已经看过了,没有安装录音或摄录的设备。”

余冰道:“那那个帆船酒店,我们要去侦查一下吗?”

“要。这就是我叫你来我房间的目的。”慕容水倒也很直接。“我们三个可以商量一下,毕竟我们现在是同一个工作组的同事了。”

“那谁去?”余冰看了看时间,现在刚好是九点不到。从这里走过去,十来分钟。如果不想引人注意的话,要马上出发了。

不然九点半以后还去参加酒店什么的,就太引人注目了。

“你去,你自己一个人去就行。”慕容水跟沙鹰对视了一眼。关于这个问题,他们似乎已经提前讨论过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跟他一起去的话,太显眼了。”慕容水的话说到这里,余冰自然就明白那后半句是什么意思了。

沙鹰这个恶心的家伙,如果跟慕容水走到一起的话,的确是非常的显眼。

想必任何一个外国友人,只要看到他那副德性,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唉,如果是消息闭塞一点的外国友人,别以为国人都是他这副德性,那就麻烦了。

简直是影响我们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呀。

“你们中国人都是这么粘女人的吗……”

“你们男人都这么没出息的吗……”

“舔狗群体在你们国家,应该有很多吧……”

虽然最后一个问题有待商榷,但沙鹰会一眼就被人认出来,那是无疑的了。所以,慕容水跟沙鹰不宜一同出现。

而如果余冰跟慕容水两个人去的话,那一定会被沙鹰给暗杀的。

至于余冰跟沙鹰一起去这个组织,余冰也不想考虑。这家伙恨余冰恨得要死,不给你使绊子都算好的了。这一次的出行,他是不想指望对方的帮助了。

最终,三人简单一商议,便决定由余冰独自前去侦查一下了。

余冰也没怎么伪装,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把墨镜一戴,就此出门了。

在迪拜这个旅游城市呀,夜间戴个墨镜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里本就汇集了各个国家的游客,而游人在旅游的路上,有些自己特别的习惯,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说不定有些人是觉得自己戴墨镜时拍照好看一些,可以把自己那长得有点丑的眼镜给遮挡一下。又或者,人家纯粹是没想化妆,戴个墨镜就可以直接出门,仅此而已。

一路上,余冰没有引来路人的旁观。

他走得挺快,十分钟这样子,他就走到了这个红鸟组织总部旁边的小帆船酒店这里。

他先是在酒店门前的喷泉处坐了一会儿。这个喷泉是免费对外开放的,里面养有小鱼,因为旁边绿树成荫,环境也比较好的关系,虽然九点多了,竟还有游客在这里拿着面包喂鱼,然后拍着到此一游的打卡照片。

余冰注意观察了一下,其它方面倒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那几个保安,站得笔挺,看起来就有一种强势气场的样子。

说不定,这两个保安都还是异能者呢。

像红鸟这么大的一个组织,肯定常常要接待客人。据说这间酒店跟红鸟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也是红鸟入股的大公司之一。这红鸟的人在酒店里进行一些辅助的工作,确保自己业务和客人的安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余冰按着自己的计划而进行。

他走进了大厅里,马上注意观察起来。

因为戴着墨镜的关系,只要他的头不晃动得太厉害,就算他左右张望,旁边的人也发现不了异常。

这酒店大厅挑高很高,是金黄色为主色调的装修风格。一些游人模样的人在旁边的沙发那里等待入住,而几个穿着商务人士衣着的人,则在前台那里跟那漂亮的前台小姐沟通着什么。

当然啦,前台的人员,一律都是外国人。似乎有一个黑头发的女士,看起来就会讲些中文的样子。

余冰走上前去,试着问了一句:“你好,你会说中文吗?”

“中文,可以的。先生,你好。”这位女生用着一顿一顿的中文,答道。

虽然余冰的英文还可以,但既然能有会中文的前台人员,那交流就方便很多了。

“今晚还有房吗?”余冰开口问道。

“稍等一下。”这个留着短头发,把耳朵微微露出来的可爱女生,看起来应该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她柔声说着,然后在电脑上进行着操作。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有的,先生,您要多少间房?”

“呃,是这样子的,我的几个朋友上次住过这里,他们说当时他们住的那房型特别漂亮。所以,我还是想要那间房,您可以帮我看一下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是在上个月的4号入住的,一共是8个人,住的是复式的房间吧。”

余冰把当地货币,相当于70元人民币左右的钱,放到了前台这位女生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